第一百零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下一章:第11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风雨欲来的指环战开始前, 还有约莫一周的准备时间,川上晴也在和八岐大蛇“约会”归来的第二天,见到了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爷爷沢田家光。

川上晴猜测,大概是里包恩把她的事情和彭格列总部汇报过了, 家光爷爷倒是一点没见外, 推开门以后, 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就好像从前每次见面一样,小姑娘一下子被放到了他肩膀上。

川上晴眉开眼笑地抓住他的手,冲着仰起头欲哭无泪的沢田纲吉露出灿烂的笑容。

小姑娘这样的笑容实在很可爱, 沢田纲吉叹了口气,妥协了。伸出手在她下面虚虚地扶了一把,一边对着马大哈的爸爸说道:“您小心点, 别晃到晴酱了!”

“还有,记得低头啊!”眼看着走到室内,他又赶紧拉了一下沢田家光, 小时候他就不止一次在骑大马的时候被这个粗心的老爸磕到额头!

噗。

仿佛知道了什么的川上晴露出悄咪咪的笑容,暗戳戳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

沢田家光在平日里,看起来就像个吊儿郎当不修边幅的大叔, 然而川上晴却知道, 他这位爷爷在里世界那可是赫赫有名的。

只是,他全部的温柔都给了自己的家人, 并且深爱着奈奈奶奶。在白兰事件结束后, 就非常干脆利落地拉着奈奈奶奶一起去环游世界, 把彭格列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爸爸......

想到这里,小姑娘抓着他头发的手都不由得一紧。

沢田家光头皮一拽,就看到之前还被哄得眉开眼笑的未来孙女突然耷拉下肩膀,哀怨地冲着里包恩告起了状。

“里包恩叔叔我告诉你,就是因为家光爷爷偷懒把所有事情都扔给了papa和你,所以你知道大家私底下都说,第一杀手都快要成为彭格列的保姆了呢。”

沢田纲吉:“...噗。”

沢田家光:“......咳,里包恩你冷静啊!”

里包恩面无表情,随后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收回手木仓,对着使坏儿的小姑娘说道:“从今天开始,你骑着的这个男人将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里包恩你这个鬼畜大魔王!

沢田家光暗暗叫苦不迭,无奈地伸手在小孙女额头上戳了一下,偷偷埋怨道:“你这个小坏蛋,一点都不像你父亲。”

就算是他未来儿媳,笹川京子那个女生也不像是这么腹黑的啊!

川上晴骄傲地挺起胸膛,真诚地回道:“我这都是您言传身教啊。”

“......”沢田家光沉默片刻后,同样认真地说道:“那么宝贝孙女你为什么不能学学你爷爷,擦亮眼睛选一个像你奶奶这样的温柔大美人呢?”

惨遭嫌弃的八岐大蛇露出狰狞的笑容。

川上晴:“这都是因为您每年只顾得拉着奈奈奶奶去环游世界,潇洒肆意,言传身教得不到位啊。”

“呵呵,那没有关系,爷爷现在也可以教你,晴酱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

“哎呀,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只是我可能在这一方面没开窍,所以如果有时候半夜去找爷爷请教,还希望爷爷不要嫌弃我打扰哦。”

确认过眼神,是不对付的人。

爷孙俩如出一辙的贱兮兮的对话,眼神来回厮杀了好几回,沢田纲吉一心一意地为自家宝贝闺女打气,怼他,怼他,怼了这个一走好几年他还以为真的变成星星挂了的男人!

沢田家光的出现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和未来孙女斗嘴,他是为了指环战而来的。

并盛后山对于川上晴来说是非常熟悉的地方,前面也提到,川上晴的英雄训练就是在这里修行的。

当然,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里包恩所谓的英雄训练夹杂了多少彭格列继承人的私货。

川上晴伸出手拉着爷爷的手,藏在一颗巨石后面,瞧着悬崖边的父亲努力地开始训练。

“晴知道阿纲这是要做什么训练吗?”沢田家光叼着一根青草,随口问道。

川上晴瞅了他一眼,“当然了,如果想要打败xanxus叔叔,彭格列家传绝学肯定要学会嘛。”

沢田家光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颌,“看来你已经学会这一招了?”

川上晴点点头,回想起自己当时还把这一招当成了普通的冰属性,并且暗戳戳地以为自己和轰君撞了个性的场景,也不由觉得有点好笑。

现在想想,那些事情离她好像已经非常遥远了。但是无论她在哪个时空,仍然在无时无刻地不在怀念着属于自己的世界。

即使在这个有papa和mama的过去平行的世界,她也由衷地怀念着自己的亲人。

沢田家光轻轻看了她一眼,小姑娘眼中的思念之情一闪而过,却没有瞒过他的眼睛。沢田家光在接到里包恩的情报时,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冒充,要对纲吉和奈奈不利。

但是随后,无论是她所掌握的那些除非是彭格列继承人否则绝不可能知道的情报,还是里包恩轻飘飘的那句“反正我是信了”的话,沢田家光的态度也从完全不信,转变成了将信将疑。

直到,他亲眼见到了小姑娘。

太像了。

和阿纲小时候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与此同时,几乎不需要再做任何确定,亲人的血缘羁绊已经让他不由自主地伸出胳膊抱住了小团子。

虽然事后证明,比起他白团子的儿子,他这个未来孙女是个实打实的白皮黑陷芝麻团。

他当然能看出来,虽然是个三头身的小宝宝,但是实际上,未来孙女应该是像里包恩那样身体变小,而实际上...这应该是个大孙女了啊。

也到了被一群猪隔着栅栏垂涎的年纪了呢。

沢田家光想到那个寸步不离的男人就觉得生气,紫色唇彩和眼影完全不符合老年人的审美观!妖里妖气的!哼!

“您就不要再对着蛇蛇生气啦,他都已经不敢出现在您面前了。”川上晴抬起头看了一眼家光爷爷,就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由得有些头疼。

为什么不论是她的守护者们,还是papa和爷爷都对蛇蛇那么挑剔?川上晴觉得八岐大蛇的人缘真是让人头秃。

沢田家光冷笑一声,他那是不敢么?分明就是有恃无恐!沢田家光当然知道为什么,他索性蹲下身子,在小姑娘发顶拍了拍,笑道:“马上就要走了是吗?还能看完这一场指环战么?”

小姑娘笑着点点头,朝着正在努力攀岩的纲吉看了一眼,认真说道:“我会在这里留到不能停留的最后一刻。”

“传奇的开端,我也想亲眼看看。”

沢田家光注意到她的用词,不能停留这句话用得有些微妙,不过他并没有过多地再说什么,只是笑着将小姑娘抱到肩膀上,像骑大马一样朗笑道:“哈哈哈那么,从今天开始,晴酱就和爷爷一起,去见证他们的奇迹吧。”

本丸中还是一片晴朗而悠闲。

在没有晴的时候,八岐大蛇会变得非常难以接近,窝在天守阁二楼,就没有人敢去上前撩虎须。

三日月坐在走廊边慢悠悠地喝着茶,五虎退的其中一只老虎惬意地躺在他腿上,被顺毛得好不快乐。

不多会儿,一抹耀眼的金色从拐角出慢慢走近。

凛冽,正直,而端正的步伐踏在木制的和式走廊上,感觉有点怪异,不过却并不意外。

来自古大不列颠的骑士王露出温和礼貌的微笑,向他问好,俊雅的容貌和优雅的礼仪,足以让任何人心生好感。

三日月也不例外,举着茶杯冲着这位少年骑士敬了敬,忽而笑着邀请道:“今日阳光明媚,天色大好,不知亚瑟殿下可有时间陪我聊上一聊?”

金发骑士并不敷衍,认真地点点头,恭敬地坐在三日月旁边不远不近的地方,真是因为看到了他怀中的小老虎,所以连坐下的动作都轻柔了三分。

真是个好孩子啊,三日月想到。他们的这些同僚确实很有意思,高深莫测如宇智波鼬,孤僻冷淡如齐木楠雄,又或者忠贞正直如亚瑟殿下,不论性格如何,本质上却都是难得温柔的人。

大概是因为主君本身也是非常温柔的人吧?

大概是在这样温柔的环境下,所有人都会变得非常温柔,三日月在一连三天看到亚瑟脸上隐藏得并不完美的疑虑和担忧时,才会忍不住出言喊住了他。

他面前摆放了一盘草莓大福,还有一小壶茶和两个茶杯,其中一个倒满了茶水,被他纤长的手指握住,另一个空空如也,被另一只手缓缓地提着茶壶倒入浅绿澄澈的茶水。

氤氲的水汽带着点丝丝茶香,容貌昳丽得不似凡人的和服男人优雅而充满韵味的风范似乎让整个空间都变得温和优雅起来。

“请。”

直到一杯茶推了过来,亚瑟才稍稍清醒了一些,赞叹道:“多谢,您的风姿浑然天成,当真是举世无双。”

弯如弦月的眼中带着点点的笑意,三日月笑着捧起茶杯抿了一口,亚瑟也学着他的姿态,轻轻喝了一口。

茶香浸润着舌尖,清冽平和的气息好像将心中多日来的忧虑与苦恼也一并伴随着茶水冲走。

三日月宗近想要和一个人拉近距离,那么几乎没人可以抵挡这位天下最美的男人的攻势,亚瑟本来也并不是一个会掩藏自己心事的人,半杯茶水和两块大福后,他犹疑着开口道:“三日月殿下会不会觉得,主君现在......”他想要找一个词来形容,但是又似乎找不到很合适的词来表达此时的感触。

三日月宗近却非常理解地点了点头,笑着接过话道:“您是否在担心,主君沉迷于眼前的虚幻,而忘记了真正要做的事情?”

这个世界对川上晴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里有她熟悉的父母,有她所有的亲人,而更重要的是,这个世界是稳定的,是和平的,是不会面临大厦将倾,岌岌可危的。

倘若就这样作为一个四五岁的孩子,有沢田纲吉、笹川京子还有其他所有熟悉的叔叔们的宠爱,再也不用奔波在一个又一个危险的世界,再也不用将一整个世界当成包袱背在身上...她可以成为真正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不会哦。”三日月宗近笑了笑,“她可是我们的主君呢。”

“我们的主君,从来都不是会被苹果迷惑的亚当。”

他说得云淡风轻,却又如此笃定,亚瑟微微一怔。

三日月宗近偏过头温和道:“我理解亚瑟殿下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担忧,不过老人家毫不客气地说一句,倘若是姬君心心念念的彭格列灭亡了,她也绝不会像您一样。”

三日月宗近回想了一下少女的风姿,即使面对神明也没有胆怯的身影,轻笑道:“大概最有可能的,便是从头再来吧。”

况且,对于川上晴来说,重要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彭格列,而是彭格列的这群人,她的父母亲人,她的叔叔们,还有她的伙伴们。只要他们还在,那么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彭格列。

所以,将这一切看得如此分明的少女绝对不会在这个和平美好的世界耽于享乐。

所以,尽管属于川上晴真正的世界残缺不堪,岌岌可危,那也是她唯一的归宿。

不远处的樱花树下,一道靛青色的雾气悄悄消散。宇智波鼬看着金发骑士露出了悟而恍然的笑容,原本紧绷的表情也稍稍松快了一些。

连他都没有丝毫犹豫地就从大佐助那个世界离开,川上晴又怎么会被这样一个温柔却“虚假”的世界所迷惑呢?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冷静清醒,理智从容得可怕,她的目标清晰而明确,从来不会为了路上的温情而停下脚步。

宇智波鼬欣赏的便是这样的行事作风,与她拥有相同的理想,希望他们的世界可以摆脱原有的轨迹,摆脱走向毁灭的结局,所以他甚至甘愿抛下族长之名,也要追随在川上晴身边。

而川上晴,也从来不会让他失望。

亚瑟并不是不相信她,只是他有过这样陷入心魔的经历,所以才更担心只有十六岁的晴会忍受不住这样的温柔的“陷阱”。

殊不知,川上晴这女人,是冷静到连神明都无可奈何,只能心甘情愿地为她折服的人。

宇智波鼬看了二楼那门窗紧闭的天守阁一眼,就是这神明有点精分变态,一旦晴不在,就给他们上演大蛇冬眠现场。

巴利安提前登场的时候,川上晴并没有在现场,等到纲吉爸爸满头大汗地托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她才惊讶地问了一句,到底怎么回事?

里包恩将巴利安提前出现的事情和她简单说了一下,小姑娘托着腮帮子,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大抵是在她心里巴利安的叔叔们虽然是凶巴巴了一点,但是就算是xanxus叔叔,也是小时候抱过她,还冷着一张脸给她讲了半夜的童话故事的面冷心热好叔叔。所以,此时的她完全没有真实感。

里包恩也挺理解这种错觉感,并且也没有打算让她参与进来,只是想了想,换了话题问道:“这几天也没有见到你的守护者们,都在那个神奇的空间里?”

和了解你的聪明人打交道确实是非常愉悦的事情,川上晴了然地笑道:“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里包恩轻笑一声,也就不再多言。如果什么都让首领来面面俱到,那么守护者之间便会各自为政,怎么能够团结一致呢?作为大空,如何让个性南辕北辙的守护者们彼此认同,守望相助,这也是一门大学问。

晴,做得很不错。

晴守战率先打响,了平舅舅惊险地获得胜利,接下来第二场是雷守战。

和自己差不多高的蓝波,即使十年后也还是个长不大的爱哭鬼。川上晴若有所感地拉着沢田纲吉的手,并没有像第一场晴守战那样选择隐藏在一边暗自观看。

一踏上天台,乌云密布,比树干还粗的避雷针针针高耸入云,地上盘桓交错的比麻绳还粗的电线密密麻麻,穿着黑色皮衣的敌人们站在天台水箱上居高临下,眼神森冷。

川上晴眨眨眼,小声对着里包恩说道:“斯库瓦罗叔叔这个样子真有点帅嗳,和我平时见到的完全不一样。”

里包恩也有点好奇,就连紧张的沢田纲吉都忍不住回头了。晴是从未来而来,但是他几乎没有从小姑娘口中打探出任何关于未来的事情,这个时候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纲吉也不由得回过头看了一眼。

川上晴回想了一下,诚实地说道:“我小时候分不清男女的时候,还以为斯库瓦罗叔叔是xanxus叔叔娶得老婆来着。毕竟斯库瓦罗叔叔长得很漂亮,厨艺还很好,而且非常会带孩子,讲得床头故事既有趣还温馨,是我见过最合适贤妻良母这个词的人。”

沢田纲吉沉默地往上看了一眼,一脸杀气的男人完全就像一只嗜血的鲨鱼一般,挥舞着寒光凌凌的长剑,无论从哪个角度也看不出一点贤妻良母的感觉。

而且——

原来二十年后的我竟然牛掰到能够让这么厉害的男人给我闺女下厨还讲床头故事了吗?闺女你真不是在安慰我吗?

沢田纲吉表示质疑。

这眼神恰好被斯库瓦罗看了个正着,银色长发的男人皱了皱眉,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咧开嘴露出恶意满满的笑容,“vio——!臭小子,你是来开幼儿园的吗?!!这样的小崽子,老子一刀可以串三个!”

真小崽子蓝波茫然地抬起头看着他,离得老远也没看清他凶神恶煞的长相,于是开始从蓬蓬头里掏出棒棒糖。

伪小崽子一号川上晴呵呵地笑了笑,并且决定今年的新年礼物就送斯库瓦罗叔叔一打糖葫芦好了。

伪小崽子二号里包恩露出微笑,转而看向蓝波,充满威胁的目光看得蓝波浑身一抖。

“没有打赢,你就给我去死。”

蓝波:咻!!!qwq

蓝波把咬了一半的棒棒糖差点扔到沢田纲吉脸上,刚想要逃跑还没三步,就被一边狱寺隼人抓住,在那双特殊金属做的小牛角上写下了蠢牛的字样。

自古岚守和雷守不对盘啊。

川上晴默默在小本本上记下这一点,嗯,她以后需要找一个和亚瑟不对付的雷守...想了一圈,似乎只有被轰回英灵座的吉尔伽美什比较合适......

emmmm,川上晴决定这个想法还是藏到肚子里就好。

战斗一触即发,形势显然对蓝波非常不利,尽管他有着天然的天赋优势,但是毕竟才五六岁的年纪,无论是战斗经验还是真正的力量显然都不是列维的对手。

而蓝波,也完全没有听纲吉或者大人蓝波嘱咐的意思,直接跳进了十年火箭筒里。

十五岁的蓝波叼着饺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也是他第一次和五岁的晴面对面地近距离对视。之前,川上晴都有意无意地避开了十年后的蓝波或者一平,而这次,她没有避开。

十五岁的蓝波吓了一跳,筷子上的饺子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川上晴歪歪头,看来她猜得没错,于是小姑娘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蓝波哥哥,加油哦,不然我会去就告诉云雀叔叔,你训练不认真,连这么丑丑的对手都打不赢。”

蓝波:......确认过了,是那个小恶魔没错了。

列维:???

十五岁的蓝波真的是非常怂了,川上晴也没想到他能一边哭着说“就算被彭格列打死我也认了”,一边毫不犹豫地又跳进了十年火箭筒里。

“......”

十年又十年,川上晴眨眨眼,目不转睛地看向那粉色雾气之后,穿着毛领深棕皮衣外套的男人,身材高大,目光锐利,像一头慵懒的狮子,慢慢地转过身。

“真没想到,还能再见你们——”

低沉沙哑的嗓音,好像带着无限的感伤,沢田纲吉只觉得心里一空,就连里包恩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心中考量着他那句“再见你们”是个什么意思。

有着英俊的脸庞的男人,碧绿色的眼眸好像沉淀着岁月的沧桑,成熟而冷静,一个又一个地看向他们,再然后,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晴身上猛然停住。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下一章:第110章
热门: 孤芳不自赏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影帝是双面小娇夫[娱乐圈] 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古剑奇谭·琴心剑魄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荒原闲农 清洁女工之死 穿成总裁的顶流替身 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