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耀战结束后, 似乎只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转而便是更加可怕的风雨欲来。

——指环战, 要开始了。

川上晴曾经在爸爸的口中听说过这次的对峙,当然, 她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家是搞mafia的, 所以沢田纲吉在将指环战当成床头故事和女儿讲的时候,也虚化了很多的背景。

她在年幼的父亲身边, 渐渐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叔叔。这似乎非常新奇,因为现在的他们,和二十年后, 真的是非常不一样。

二十年后沉稳可靠的狱寺叔叔,现在还带着年轻人的毛躁。但是二十年后仍然会在手下不在的时候做出左脚踩右脚的糗事的迪诺叔叔, 还真的就是那个迪诺叔叔。

自从迪诺出现以后,沢田纲吉也觉得有点酸。之前这位师兄第一次出现在他家,还把浴室毁了的时候, 沢田纲吉就觉得晴酱那么兴奋的表现有点怪异。

而这次, 师兄的再次出现,完全就佐证了这一点!

他的闺女!最喜爱的发色!居然不是棕发而是金发!

沢田纲吉酸了。

八岐大蛇更酸。

眼看着那柄相谈甚欢的场景,默默蹲在了墙角的二人组互相对视一眼, 一个人掏出了剃发刀, 一个人掏出了脱毛剂。

“没想到, 您也和我想到了一块儿。”八岐大蛇高深莫测地说道。

沢田纲吉干笑着, 眼睛瞥到他手里拿脱毛剂上大大地印着“永久脱毛, 绝不反弹”的宣传语, 真诚地说道:“比起您还差得远呢。”至少他对师兄的发囊还是很友好的!

里包恩脸上的微笑都快要保持不住,一脚踹到纲吉的脸上,冷声道:“敌人都快要杀到眼前了,你竟然还有功夫去吃醋?是老师不够严格?还是你作业训练太少,蠢纲?”

沢田纲吉捂着脸悲痛地看了他一眼,就不能让他先逃避一会儿吗?!一定要提醒他如此残酷的事实吗?

那个银色长发大嗓门的男人,一看就非常不好惹,离得老远沢田纲吉都能感受到那股萦绕不去的残酷与血气...更不要提,就连狱寺君和山本在他面前都好像一只小猫崽一样不堪一击。

到现在,他们还在医院病床上躺着。

太可怕了。

对于一个十四年来人生最恐怖的事情也不过是考试没及格的普通初中生来说,这完全超乎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但是现在,他又处于进退维谷的境遇。因为里包恩说了,就算他放弃,对方也不会放过他这个候选继承人,甚至还有他身边所有的亲人、同学、朋友,都逃不掉。

“嘛,其实如果你不愿意,现在换人也不是不可以。”里包恩黑色的眸光微闪,还不等沢田纲吉兴奋地抬起头问他有什么办法,这位玩弄人心一流的彩虹之子又继续慢悠悠地说道:“那么就让晴来吧。继承人之战总共七场比赛,她已经有了四个守护者,就算对上巴利安那样杀人不眨眼的mafia,也还是很有胜算的嘛~”

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已经完全明白了里包恩的险恶用心,苦大仇深地看了他一眼,耷拉下肩膀,从他手里拽走了那一半的大空指环。

“我,我...”他握紧戒指,看了紧闭的病房一眼,大声道:“总而言之,就算我来参战,也不可以把狱寺君和山本同学,还有晴酱拉扯进去!这和他们无关的!”

这句话好像用掉了他所有的勇气,说完沢田纲吉就跑了,里包恩啧了一声,到没有阻止,从他肩膀上跳下来,转而跳到一边托举着花盆的台子上,与垂眸的八岐大蛇来了个准确无误的对视。

男人漫不经心地勾起嘴角,似乎只是随意的打量,带着高高在上的漠然,像是看蝼蚁一样的视线在他身上转悠了一圈就收了回去,随即便好像没有意思一样,抬起眼看向了和迪诺说话的晴。

——目光灼灼。

他越想越觉得不爽,虽然知道这是晴的叔叔,但是邪神比起神明最为不同的便是他们的随心所欲,肆意放纵。八岐大蛇毫不犹豫地抬起脚向二人走去,身后传来小婴儿淡淡的声音。

“我的弟子,还不容许任何人来欺负。”

就算是神明就怎么样?纵横里世界的世界第一杀手,微微绕起耳边那一缕黑色的卷发,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带着凛凛的杀气与警告。

在人类中间,称得上绝对的强者了。

八岐大蛇赞叹了一声,但也只是赞叹了一声,他头也不回,只是同样淡声道:“只要他还是晴所看重的叔叔,那么吾便不会动他。”

八岐大蛇的意思也很简单,身为神明的他自然不可能被人类最强者给吓唬住,就算这个男人身上的杀气浓郁到让他兴味,但也不足以让他在自己面前提出什么必须要遵守的原则。

他唯一的原则就是川上晴,只有川上晴能够制止住他,只有川上晴是他唯一的锁链,拉扯着他所有仅剩的一点底线。

八岐大蛇并不怕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底线,只有无能之人才会觉得让喜欢的人躲藏在自己身后是保护她,但是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最好的保护,莫过于与她并肩作战,让她成为与自己并肩的强者......

他看了女孩一眼,纵然被困在这样弱小可笑的三头身里面,但是属于川上晴的光芒依然耀眼得可怕...或许,是他要成为与她并肩的强者才对。

他的女孩,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因为她完全降服了一头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龙。

说实在的,在男人离开后,里包恩也确实松了口气。这种源于力量上的压制,并不会让意志坚定与他动摇,但是被压制的感觉对于世界第一的男人来说,总是不爽的。

里包恩轻轻啧了一声,又想到跑走了的沢田纲吉...彭格列的大空,各个都是会“勾引人”的笨蛋。

但是偏偏就是这样的笨蛋,才会成为别人的救赎。对于黑暗中的人来说,他们的火焰有种撕破黑暗带来光明的力量,张牙舞爪地绚丽,轻易地就能攥住任何人的心。

虽然沢田纲吉极力阻止里包恩拿着戒指对狱寺和山本的“虚假宣传”。但是就算十年后他进化成了黑兔子也没能搞得过自己这位雷厉风行的老师,里包恩一旦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可以更改的。

更何况,无论是狱寺和山本,也都对那一场完全被压制看扁的战斗耿耿于怀,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接过了岚守和雨守的半枚戒指。

“里包恩你怎么可以这样啊!”被里包恩捂着嘴含泪目送狱寺和山本齐齐离开的身影后终于被松开嘴的沢田纲吉非常不满。

他是真的不想把无辜的狱寺君和山本君卷进来,一直竭尽全力地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他已经隐隐有所了解那个世界的可怕,如果说他是因为血脉继承不得不参与进去,那么狱寺君和山本君就是无辜被他牵连的。

里包恩看了他一眼,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向一旁的晴。

“我想,已经有四个守护者的晴酱或许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川上晴认真地思考了一下,雾守宇智波鼬是她一句话诱拐进来的,云守齐木哥哥是每天的咖啡果冻贿赂进来的,岚守和雨守都是自己主动出现认主,并且一副跟定您了的表现,仿佛如果自己不答应,就会自我了断一样......

emmmm......

小姑娘照实说道:“和papa比起来,我觉得自己那不存在的良心都好痛痛。”说着,她还似模似样地捂住了胸口。

沢田纲吉:“......”

“但是,”她话锋一转,又笑眯眯道:“这也是因为我的真诚打动了他们,我的理想得到了他们的认可,我有信心和我的同伴们一直走下去,把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好,为着我们共同的理想而奋斗。”

“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守护好他们。”

明明还是个三头身的小团子,连说话都带着口水音,但是那双与京子酷似的橙色眼睛,在说起这些,说起同伴们的时候,流露出的表情刺目得耀眼。

他能做到吗?

做到这么自信地说出,保护一个人的话......

“当然可以。”小姑娘不知何时已经从墙上跳到了他手边,伸出手抓住他的两根手指,握在手心里,抬起脸认真地说道:“在黑曜乐园对战六道骸叔叔的时候,papa战斗时的身姿,是晴心目中最厉害的大英雄。papa只要回想一下那一刻,就会知道,您早就找到怎样去守护别人啦。”

小小的手甚至握不住他的手,攥着他两根手指,温温软软的。沢田纲吉其实从来没忘记自己在黑曜乐园时下定的决心。

少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内心,川上晴轻轻地晃着他的手指,露出小小的笑容。

她的爸爸,正在保护她呢。

真好。

真幸福呐,川上晴。

待到这场斯库瓦罗的闹剧终于暂时告一段落,目送着若有所思的沢田纲吉回到房间,里包恩坐在客厅餐桌前,对餐桌对面的小团子赞叹道:“等到哪一天彭格列破产了,你也完全可以去当一个家庭教师了。”

川上晴笑眯眯地说道:“这都是老师言传身教教得好。”

“更何况,papa心里其实早就清楚了。他是我见过最温柔睿智的男人,即使在迷茫的时候,也能做出最匪夷所思最正确的决定。”川上晴毫不客气地赞叹道,“我虽然比父亲多了一些力量,但是在待人处事的真心上,还远远无法与父亲相提并论。”

里包恩:“......”

第一次见到如此好不做作地花式彩虹屁,第一杀手也不由得沉默了。

沉默之后,他淡淡地扯起嘴角道:“你就这样,挺好的。”再来一个蠢纲他怕不是要过劳死!

更何况,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蠢纲有蠢纲的特点,晴也有自己的魅力,否则,那些人中龙凤的守护者,又怎么会心甘情愿地追随她呢?

“里包恩老师这是走神了咩?”对面的沉默让川上晴不由得挑眉调侃道,“也是,都这么晚了,里包恩叔叔也该到睡眠时间了。我们就不打扰啦,我先回本丸了。”

说完,她就非常机灵地拉着八岐大蛇瞬移回了本丸。

本丸的时间流速和现实世界保持一致,刀剑们大多也都已经安然入睡。只余下每天轮换的近侍,还守在天守阁内。

加州清光揉揉眼睛,似乎感受到了某种熟悉的气息,立刻清醒了起来。

不会错的,这是姬君!姬君要回来了?

小辫子打刀兴奋就想要冲出去迎接主君,随后又猛然顿住。他回头看了一眼天守阁,原本还算整洁的天守阁立刻在他眼中变得凌乱不堪,这样的地方怎么能够给主君住呢?

打刀少年眼中仿佛闪烁着熊熊烈火,这一刻,家政之魂与他同在!

此时,明月如盘,落满银辉,假山流水,幽静雅致的本丸内,川上晴正拉着八岐大蛇的手不紧不慢地走在小道上。

本丸很大,天守阁作为主君的标志自然也建得格外醒目与恢弘,然而川上晴似乎完全没看到一样,拉着他的手慢悠悠地在月光下闲逛。

她不说,八岐大蛇自然不会主动提。男人身高腿长,三头身的小姑娘却很矮一团,这样拉着手的姿势确实有点不舒服。然而,还没等川上晴开口说一句“要不还是不要拉手了吧,感觉怪怪的”,八岐大蛇就非常乖觉地,把自己个儿变矮了。

川上晴:“......”

温吞怯懦美少年阿幸再次登场,川上晴冷静地看着这大变活人的魔术,在微卷黑发少年露出一个羞怯温和的笑容时,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这熟悉的样貌,想到的却是红枫林中少年挡在自己身前被一剑穿心的场景,川上晴当时从未想过还有再见到这张脸的时刻,甚至差点因为少年的死一蹶不振......

想到这里,她抬起脸,装作关怀的样子温柔地问道:“蛇蛇你胸口疼不疼?”

那双漂亮璀璨的橙色眼眸溢满了关心,温柔得好像三月春风,冬日暖阳,被美色所迷惑的八岐大蛇完全没体察到这句话背后的深刻含义,茫然地摇摇头,还伸出手摸了摸胸口:“不疼啊。”

川上晴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随后道:“不愧是伟大的神明大人,就算是被鬼切一剑穿胸,也没有留下一点伤疤,还能活蹦乱跳地和源赖光一起搞事呢。”

八岐大蛇:“......”

满满的求生欲下,完全无法反驳,并且非常清楚越是解释越是黑历史的八岐大蛇乖觉地换了一张脸。

这一次,他非常乖觉地换成了波风幸人那张没有黑历史的脸。

缩小一号的波风幸人,金发金眸的小正太,腮帮子还软乎乎地带着一点婴儿肥,眨巴着晴最喜欢的金色大眼睛,带着讨好地说道:“晴别生气,给你揉金发。”

柔软的金发塌塌地垂在脸颊两侧,回想起那样的手感,川上晴确实有点心动。

她其实也并没有多么生气,毕竟之前的八岐大蛇无论是三观还是性格都是黑到没边的,但是他也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就被自己踹回了阴界关小黑屋,也算是受到了惩罚。

只是——

抬起手又放下好几次后,川上晴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你这副模样...”她对上八岐大蛇委屈巴巴的小眼神,一言难尽地说道,“我总有一种在面对波风水门的错觉。”

八岐·并不想再给自己戴一顶绿帽子·大蛇再次:“......”

他深深地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被世界诅咒了,为什么好不容易和晴二人约会一次,还要如此地艰难!?

他脸上的郁卒不用看川上晴都能想象到,想他这般呼风唤雨,中二满满的邪神大人也会露出这样的可怜巴巴的表情,川上晴也忍不住心软了一些,笑眯眯道:“蛇蛇比荒还要高一些吧?我很喜欢这样的高度,所以,为什么你只想拉着我的手,而不——”试着背背我呢?

话还没说完,下一秒川上晴小姑娘就被轻松地抱了起来,视线飞快地上移,小屁股被稳稳地托举在了男人的胳膊上,侧脸正好贴着他的胸口。

仿佛能听见心跳声。

川上晴哭笑不得:“......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

男人委屈巴巴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问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川上晴轻咳了一声,怎么说呢,之前也不是没有被蛇蛇抱起来过,但是当时还有papa在,所以她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今天晚上,就只有她和蛇蛇在...这感觉似乎就有点不一样。

至于是哪里不一样,川上晴自己也说不太清,也暂时没打算认真去考虑清楚。

世界还没拯救,哪来的功夫去考虑什么感情问题?

她好笑摇摇头,调皮地拽住男人垂在胸前的一缕黑色长发。月光照在他脸上,似乎更显得几分苍白,削尖的下颌和淡淡的紫色薄唇,有种特别不讨巧的阴郁暗沉,但是他的脸足够俊美,足够漂亮,所以与那同样狭长冰冷的紫色眼眸相互映衬,反而凸显了三分的危险与四分的魅意。

魅这个东西确实有点不像是形容一个男人的,更不像是形容一个神明。但是,川上晴觉得,此时此刻的八岐大蛇,穿着紫色的华服,低着头,低沉着嗓音,带着一点撒娇的话语,就偏偏这个词是最合适不过的。

高高在上的神明拽入人间,风流狭长的眼角眉梢带着浑然天成的魅意,并不显女气,反而像是山林间的妖精,或者是海上用歌声迷惑水手的塞壬一样。

川上晴真心实意地赞叹道:“蛇蛇的美貌是我平生见过最独一无二的。”

八岐大蛇顿了顿,露出更加迷人的笑意。

这样简单而直白的欣赏,完全没有一点高大上,就好像是最肤浅的只对容貌的喜爱。但是八岐大蛇仍然觉得很高兴,并且完全没有“她只喜欢我的脸而不是我的灵魂”的纠结。

因为邪神非常有自知之明,他这乌漆嘛黑的灵魂,藏起来不让晴看见还差不多,哪敢拿到她面前问她到底是喜欢自己的灵魂还是容貌?

作死呢?

川上晴觉得他笑得有点怪,不过随后男人从胸口衣服夹层中拿出两张熟悉的红色剪纸窗花,她就没有再把之后那句“极致的黑暗中透出的光明,危险而魅惑的灵魂简直就如同地狱盛放的彼岸花一般引人注目”说出口。

这个男人是什么样子,什么灵魂,川上晴再清楚不过。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天生就是黑暗的,是不需要纯白光明的灵魂的,比如太宰治,比如八岐大蛇。

川上晴并没有那么古板正直,纯黑的灵魂有时候也会绽放出漂亮的光华,比如现在的八岐大蛇,因为在慢慢地学会感情,学会更多正面的,积极的,方方面面的爱,川上晴仿佛能看见纯粹的黑暗中绽放出一束努力挣脱破开黑暗的光束——好像无穷无尽的荒漠从石缝里开出一朵花,稚嫩幼小,却生机勃勃。

就好像,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两张红色的窗花,浅紫色的眼睛里,好像映入了一整个夜空的星河。

笨拙的神明口口声声说着自己不懂爱,但实际上,川上晴在摸到那贴近胸口的窗花时,似乎还能感受到残留的体温。

神明是高高在上。

蛇是冷血动物。

但是八岐大蛇,是笨拙而温柔的。

川上晴将手放在他摊开的手心里,两张薄薄的红色窗花纸并不能阻隔温度与温度之间的交流互换。

男人没有说任何话,垂眸看着她的模样静谧而乖巧。川上晴微微笑了笑,连带着那两张薄薄的窗花纸握住他的手。

“来年再一起做窗花吧,我的神明大人。”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热门: 泡沫之夏Ⅰ 星星上的花2 废材小姐:腹黑邪王逆天妃 大机场 我要上头条 今天美人师尊哭了吗 忘尘阁2:玲珑心 沉睡的人面狮身 匹夫的逆袭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