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要论川上晴最怕的叔叔是谁, 里包恩绝对是一枝独秀, 名列前茅。

对于曾经年幼的小姑娘来说,能够让在她心里天下第一厉害的父亲都在提到他的名字时心有戚戚, 露出“可怕, 社会,惹不起”的表情的里包恩叔叔,毫无疑问, 就是王子和公主的童话故事里,抢走了公主还能打败王子的恶龙。

让人又是害怕, 却又忍不住崇敬。

这些认知只在她很小的时候出现过,并且大多源自于沢田纲吉的误导。

在里包恩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 不知这位自称拥有读心术的叔叔是怎么看出来她暗戳戳地把她当成童话故事里的恶龙的事情,居然穿了一身的恐龙装,还变成了小婴儿的模样,出现在她面前。

而且!

他还歪头杀!

而且地而且!

他还戴了一顶以假乱真的金发!

川上晴瞬间就忘记了父亲所说的“里包恩是个大魔王会把我的小公主从爸爸身边抢走”“就连里包恩的苹果, 都是和恶毒皇后一样的毒苹果, 吃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的话。

讲真的,她还曾经因为这些“恐怖”故事,吓得好几晚都不敢一个人睡觉,哭唧唧地抱着被子,非要找爸爸妈妈一起睡来着。

在川上晴心里, 里包恩这个叔叔和其他很多叔叔都不一样, 如果要说的话, 他和云雀叔叔一样...是个完全不会怜香惜玉, 更不会无脑宠爱的“冷酷”叔。

和云雀叔叔一样,这位叔叔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每一次短暂的相处,都能让川上晴印象深刻。

——鬼畜如里包恩叔叔,每次的英雄训练真的是毫不含糊。

虽然现在回想起来,这哪是什么英雄训练,分明就是借着英雄训练的名义的彭格列继承人训练才对。

但是不可否认,川上晴能够这么厉害,不仅是因为她身上流淌的彭格列血脉,更离不开这些叔叔们的言传身教和自己的辛苦努力。

在训练中,或者训练结束后,里包恩叔叔也会很“温柔”地和她说很多神奇的冒险经历。

她在第二次穿越到平安京,面对那样风云诡谲的局势,还能冷静地绝地反击,绝对离不开这位叔叔的教导。在那时,她才真正感受到,里包恩叔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无数次战斗与危机下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金玉良言。

综上所述,三头身的小团子遇到二头身的小婴儿后,川上晴在对上那双黝黑的大眼睛后,立刻默默地认怂了。

沢田纲吉本来还想问问闺女这是不是你弟弟之类的问题,在这样沉默的气氛下,拼命叫嚣的超直感终于救了他一命。

“哇哦,你看起来也很厉害,小婴儿。”

打破了这份沉默的是肉食动物雷达瞬间开启的云雀恭弥,因为有川上晴这个非常配合他的三头身小宝宝,所以说完这句兴味满满的话,云雀恭弥就抬起浮萍拐,欺身向前,打了过去。

沢田纲吉松了口气,蹲下身趁机问道:“晴啊,你认识里包恩么?他不会也是——唔唔唔!”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已经预知了他想要说什么的川上晴为了老爸的性命,果断地伸出手捂住他的嘴。

“非常可惜哦,我没有姐姐呢。”

带着奶味的尾音,悠悠地传入耳中,瞬间就解决了云雀的里包恩歪着头站在沙发上,低头看着窝在沙发后说“悄悄话”的父女俩。

“......”川上晴沉默了一秒,镇定地回过头笑哈哈道:“我正在和papa说想要一个弟弟的事情呢,原来里包恩也想要一个姐姐吗?真巧啊哈哈哈。”

完全没有灵魂的演出,里包恩不置可否地勾起嘴角,似乎已经略过了这个话题。

因为四个人已经达到了群聚的标准,云雀恭弥回过头看了两个二三头身一眼,果断地从敞开的窗户上跳了出去。

川上晴:...云雀叔叔,门也没关= =

偌大的接待室就剩下三个人,川上晴默默抬头,里包恩挑挑眉,两个小宝宝之间达成了摸不着头脑的沢田纲吉不知道的某种交易。

“呃......”

“时间都过去这么久啦,不能让麻麻久等呀。papa,我们快去天台吃饭饭叭。”川上晴笑眯眯地转移了他的注意力,随后朝着沙发上坐着的里包恩道:“里包恩...也和我们一起叭?奶奶做了好多好吃哒,包括你最喜欢的意式杏仁饼哦...配着微酸苦的曼特宁咖啡,就和您的鬓角一样,非常有男人魅力呢。”

短短一句话,透露了至少三个除了里包恩自己,没人知道的情报。

很好,里包恩黝黑的婴儿大眼睛里划过一丝暗光,顺水推舟地跳到沢田纲吉肩膀上,点了点头。

沢田纲吉:“......”

莫名觉得刚才的气氛有点可怕...这就是大佬交流的世界吗?

奈奈妈妈的手艺那是相当不错的,川上晴坐在papa和mama中间,活像一个小电灯泡,笑眯眯地左边吃一口京子投喂的寿司,右边叼住沢田纲吉快要夹掉的培根,偶尔还非常不客气地接过了里包恩递过来的小点心。

吃得那叫一个肚皮滚圆,尽显吃货本色。

吃完便当,里包恩在沢田纲吉和笹川京子身上逡巡的视线终于慢慢收了回来,刚刚想要开口,最近就没有断过的超直感叫嚣着让他赶紧逃跑。

心疼爹的川上晴果断三言两语把试图将她也从大魔王手中救出来的纲吉赶去和京子妈妈一起上课,随着上课铃声响起,天台上一下子沉寂了下来。

黝黑的木仓口对准了她,咔哒的上膛声分外明显。

“唔,吃得好撑。里包恩叔叔有带着胃药叭,我要一颗!”她倒是毫不客气,揉了揉鼓鼓的小肚子,对着里包恩伸出了小肉手。

很好,又是一个只有自己才会知道的情报。

白色的小药片放在他手心里,穿着黑色西装的小婴儿收起木仓,歪歪头道,“也有可能是毒药哦,碧洋琪亲自准备的~”

“那就更没有问题啦~”小团子伸出手捏住那片胃药,放到嘴里后,嚼了嚼,咽下去后,还大胆地伸出手摸上里包恩面前的那盘精致的小点心。

千紫毒万红一出手,那就知道有木有。

散发着紫色气息的小点心,通往地狱的死亡料理,里包恩看了那盘点心一眼,收起木仓以后,淡定地决定了它的最终归路。

“看起来很不错,留给蠢纲吃叭。”

川上晴:“......”

“您可真是太小心眼了!就允许您用木仓吓唬我,还不许我用碧洋琪姐姐的‘爱心’料理回应一下。”

里包恩微笑着,“当然不允许,是什么让你产生了我很好说话的错觉?”

川上晴觉得,他这一句后面还有一句没说出来,是谁给你的勇气去挑战里包恩大魔王的?

小姑娘哀叹一声,认输认输,大佬惹不起。

里包恩确认了她的存在对彭格列无害,就不再理会。实际上,川上晴的出现,也能为他调j沢田纲吉带来不少便利...毕竟,奈奈妈妈都说了不是么,在闺女面前,做父亲的总要有点父亲的样子。

川上晴发现,这位叔叔真的是非常淡定,非常高深莫测,装得一手好逼,大佬风范十足。他收起木仓,将那一盘被晴的万紫毒千红放到一边,然后镇定地从异次元口袋又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茶杯,冒着热气的咖啡就推了过来。

真是熟悉的作风啊。

闻着同样熟悉的咖啡香气,好像有一瞬间回到了每年夏天的并盛后山,在完成高强度训练后,她也会得到一杯这样的咖啡...通常,也会瘫得完全起不来。

“看来,你从我这里骗了不少咖啡。”仿佛能看见她内心的想法,里包恩挑眉道。

“才没有呢,”川上晴抱怨地说道,“我每年就只能见您一次,能蹭多少咖啡么。倒是您,意大利的男人太会撩妹了吧,每次您回到并盛町,爷爷和爸爸都跟防贼似得您知道吗?”

最后,川上晴重重地强调道:“还有我!因为里包恩叔叔,我觉得我都已经喜欢不上任何男生了!”

这小丫头......

里包恩有些忍俊不禁,抬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嘴角边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已经明白晴话语中的意思,看来未来,还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那么,为了他有一天能够摆脱这个莫名其妙的诅咒,沢田纲吉的训练菜单,就再加上一倍吧。

里包恩愉快地做出了这个决定,帽檐上的列恩仿佛感受到主人的好心情,微微地吐出了舌头。

午后斜斜的阳光将他的背影拉得很长,川上晴能够闻到掩藏在咖啡味下,那淡淡的硝烟气息。世界第一杀手的灵魂,困在一个小婴儿的身体中。

穿越时空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对历史保持缄默,不要仗着“预知”的能力“胡言乱语”。这个世界是已经走过最棒的历史的过去,并不像鼬那个世界,还处在可以改写的十字路口。

川上晴不会明说,但是并不代表她做不到暗示。像里包恩叔叔这样的聪明人,川上晴觉得他能够把控好的自己,能够理智从容地做出决定,而她心疼她的叔叔,所以宁愿冒着风险,也想要他知道,彩虹之子里包恩,终有一天,终有一天会回到纵横里世界的第一杀手。

emmmm......

川上晴想要收回前言。

传说中的死气弹...在纲吉爸爸爆衫的那一刻,里包恩还非常绅士地站在她身边帮忙捂住了眼睛。

然而这也不能抵消他这一颗爆衫的死气弹给川上晴带来的心灵伤害!

看着年轻的爸爸一骑绝尘,粉红桃心的大裤衩儿迎风飘荡,她终于明白了...女孩子在鬼畜婴儿里包恩面前是多么有优待!

至少,在后山训练的时候,里包恩可没让她来一发爆衫。

“啧,怎么一回来就看到这副场景?”里包恩小小的婴儿手完全遮不住她的眼睛,此刻还被毫不客气地拽了下去,换上了一只足够大的手。掌心干燥而温暖,川上晴眨眨眼睛,感觉到眼睫毛似乎在他手心里扫来扫去。

“蛇蛇,还有鼬!”她转过身,笑眯眯,看了一眼宇智波鼬,欣喜地伸出手:“我闻到了点心哒味道!”

宇智波鼬觉得川上晴可是属狗的。

不过,他打包了这么多点心放到卷轴里,不就是为了给她带的么,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护食不护食的说法。

里包恩呵呵一笑,凉冰冰的视线从快两米的男人身上扫过,落在宇智波鼬身上,倒有些意味深长。

如果单看这对待首领的态度,他还以为这是以忠犬为特色的岚守来着。

不过仔细一看,却又发现,这真是个再合适不过的雾守,对于晴来说。

而这个轻易地可以抓住自己的手的男人,里包恩不置可否,即使心里再怎么翻滚,但是表面上,他还是那个不动声色的世界第一杀手...兼任,世界第一的家庭教师。

“晴,看来你身上也有很多小秘密呢。”里包恩想,最起码女孩的年龄应该是比这个时候的蠢纲还要成熟得多,而她也已经找到了一部分的守护者,比起蠢纲还需要守护者送上门,可省心了不少。

川上晴笑嘻嘻地点头,“我和里包恩叔叔一样呢,其实都是老黄瓜刷绿漆啦,所以看到这个时候的papa,有时候感觉就好像多了一个弟弟呢。”

老黄瓜里包恩:“......”

你这天然黑的劲儿可不像现在还白里透白的沢田纲吉。敢问是哪家的基因这么神奇?

川上晴完全没感觉到任何不对,继续说道:“其实不瞒里包恩叔叔,我这次意外掉入这个时空,也是为了寻找守护者而来的呢。”

里包恩挑眉。

她略有些苦恼地皱皱眉,似真似假地说道:“可不是让人头秃,还有两个守护者没有找到,我这还有点心急呢。”

里包恩并不在意她话语中隐瞒,算是默认了她的行为,直截了当道:“只要不耽误我教导蠢纲,你就自由行动去吧!”

毕竟是未来的自己一手教导的出来的姑娘,里包恩非常清楚她话语中的含义,愉悦地大手一挥,并且再次给到现在一个守护者还没有搞定的沢田纲吉又加了一倍的训练量......

“什么鬼啊!”得知这个消息的沢田纲吉大叫一声,不可置信地抓抓乱糟糟的棕色软发,“说到底我也没有答应你一定会去做什么黑手党继承人啊!不不不,绝对不可能的,我绝对做不到的。”

想想都觉得很可怕了好吗?

里包恩勾起一抹没多少诚意的笑容,轻飘飘地说道:“你还在拒绝着接受事实,晴的出现不就已经证明了未来吗?”

他拒绝接受这样的未来!而且——

说到这里,沢田纲吉就忍不住气鼓鼓地辩驳道:“也有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答应你们的继承人,所以晴才会被诱拐进去!雇佣童工,你们黑手党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里包恩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里世界可不需要良心。而且,你的认知倒是超乎了我的想象...提议也非常不错呢。”

“与其守着一个没有希望的废柴,果然还是应该尽快让晴出生,培养下一代更好呢。”

沢田纲吉毫不犹豫地回了过去,“休想啊!”

对上里包恩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声音弱了一度,却仍然顽强地顶住了里包恩的压力,“不,不可以对晴下手!”

“这也不可以,那也不可以...”里包恩抚上帽檐上探出脑袋的列恩,带着微笑弧度的嘴角笑意不变,话语中却充满了冷酷的mafia作风,“在你还没有强大到改变规则的时候,就只有选择屈服。”

沢田纲吉隐约从他这句话中窥见了一丝属于那个世界的残酷与冷漠,少年苦恼地抓抓头发,索性将头蒙到被子里,滚了好几圈。半响后,他猛地掀开被子,哀叹道:“...未来的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居然让晴去接触那样的世界?!大人的世界已经可以变得这么冷血了吗?!就算知道晴其实并不是现在这样三头身的四五岁,实际上说不定比他还要大一些,比他还要厉害得多,但是沢田纲吉仍然觉得...这就是他闺女!

未来的闺女,也是闺女!

从里包恩出现开始,沢田纲吉的人生就开始突然画风大变,与平凡普通的初中生背道而驰,一骑绝尘。

岚守狱寺叔叔是父亲最信任的左右手,彭格列十代目的无脑吹,然而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却差点将爸爸的书桌踢翻,还会用炸弹去和他对决。

雨守山本叔叔一直是非常温和的男人,但是在黑曜乐园的洞穴中,也会为了所在意的同伴露出战意,不惜牺牲右手。

晴守就是她舅舅,是个以极限为口癖,每天都会早起晨跑,绕并盛町追赶朝阳的热血真男人。

雷守蓝波哥哥现在还是个爱哭哭啼啼流鼻涕的真小鬼,川上晴偷偷地拍了一系列的糗照,放在本丸二楼天守阁的保险箱里。

云守云雀叔叔人生第一次折戟,直到几十年后对樱花和幻术师都讳莫如深,一脸嫌恶的原因,她终于找到了答案。

还有最为神秘莫测,似乎和父亲完全不对头的雾守六道骸叔叔...只是,这对话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被放出来围观上一代守护者的十一代守护者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亚瑟歪歪头,说出了其他人(刀)没有说出来的疑惑。

“这个六道骸...是喜欢您父亲么?不愧是主君的父亲,真是魅力非凡的男人,连敌人都能够征服!”亚瑟赞叹道。

阿尔托莉雅赞同地点点头,“如此热烈而直白的话语,可见真心。”

川上·仿佛感觉自家麻麻头顶有点绿·晴:“......”

并不高兴。

听着年轻中二的六道骸叔叔那兴奋到颤抖的声线吐出的:“我要得到你的身体”,川上晴在心里的小本本下默默记上,回去以后,一定要和库洛姆姐姐告状!

顺便——

就算是我叔叔,也不能插足我爸爸妈妈之间可歌可泣的爱情!

五虎退偷偷地捏了捏一期一振的衣角,小声说道:“那个,姬君的父亲是不是快要输了?我们要不要出手啊一期尼?”

那可是姬君的父亲呢...而且,五虎退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很舒服,不希望他被杀死掉。

一期一振摇摇头,抬起手在他发上摸了摸,“姬君有自己的打算,退,只要认真看着,跟随着姬君的步伐就可以了。”

他们是川上晴的刀剑,追随她而信任她。是她手中披荆斩棘的长剑,也是隔断敌人喉咙的刀锋。

场上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川上晴说到做到,并没有插手一点,就如同一个最冷静的旁观者。即使在五虎退都忍不住握紧手中的短刀,处于下风的沢田纲吉快要被杀死的时候,她也没有动一步。

这是爸爸的战斗。

她非常清楚。

他绝对不会输。

川上晴无比坚信。

女孩稚嫩如幼童的脸上流露出坚韧信任的表情,爱笑的嘴唇抿起,漂亮的橙色眼睛里全神贯注地倒映着场上的一举一动。

这是八岐大蛇最为心动的表情,在看到的一瞬间,男人忍不住用舌尖抵了抵上颚,这才缓缓将紫色幽深的眼中灼热的视线稍稍压下去一些。

他顺着晴的目光看向场内,空中绿色的光茧被三叉戟破开,一枚子弹从黑色西装的小婴儿手中的黝黑的短木仓中飞射,随后——

熟悉的橙色火焰,冷凝坚毅的表情,好像是天底下最热烈的光线,破开破败暗室笼罩的黑暗。

他向着晴的方向看了一眼,将受伤的碧洋琪狱寺等人抱到这里。

“我会保护你们。”他说。

这是对同伴的承诺。

也是一个父亲的承诺。

那火焰静静地在他额上和手上燃烧,刚烈而温柔,不可思议地交融。被橙色火焰映衬的眼眸,竟然和川上晴的眼睛本色像了九成。

从那双坚定的眼神中,川上晴觉得,有一竖从乌云中破开的光线斜射袭来,剥开眼前的迷雾,落在了她面前,触手可及。

暖暖的,都是父亲所特有的安全感。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热门: 刺客信条:启示录 镜狱岛事件 巅峰小农民 神墓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 圣母 秀色农家 后宫·如懿传3 二号首长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