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为了防止年幼单纯的papa不会被里包恩叔叔送去三途川游一游, 川上晴这几天一直非常乖巧听话地待在沢田纲吉身边。

“纲君要肩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呀, 晴酱就交给你了,作为papa, 要好好保护她哦。”奈奈妈妈完全没有怀疑地已经把晴当成了亲孙女, 将小姑娘的手放到他手里的时候,那叫一个慈爱温柔。

沢田纲吉:...到底是谁来保护谁?

“奶奶放心,晴现在比较厉害, 晴来保护papa!”这么柔弱的爸爸,必须好好保护啊!小团子捏着他的手指, 信誓旦旦地说道。

沢田纲吉:还是完全开心不起来= =

“请您放心,我也会一直陪在晴的身边。”八岐大蛇微笑着拉起小姑娘的另一只手。

沢田纲吉:更不开心了...放开你的咸猪手啊你个变态萝莉控!

如果他有哪怕晴那样的能力, 沢田纲吉也会义无反顾地扯开男人拉着小团子不放的手,不过可惜,他现在还是个废柴。

所以只能用力地把小姑娘往自己这边拽了拽,然后怂怂地看他一眼。

奈奈妈妈好笑地将手中的便当交给他, 笑道:“纲君这是吃醋了吗?但是妈妈觉得八岐君其实是非常可靠的男人哦。”

沢田纲吉:妈妈你前一个挂在嘴边的可靠男人已经变成星星了!

川上晴被爸爸这又怂又刚的模样萌得差点晕过去, 毫不犹豫地撇开八岐大蛇的手,像八爪鱼一样抱住爸爸的腿,扬起头眉眼弯弯:“爸爸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宝贝!我会保护你的!”

保护你从里包恩叔叔的魔掌下...安全活下来叭= =

“啊呀呀,真好呢,纲君已经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吧?”

完全不是感动好吧?!那样毁三观的泰山压顶他完全不想再看见第二次了!这年头的小宝宝都这么可怕吗?!还是说他这个从未来而来的闺女太过逆天了?

这样想想, 京子到底是拥有多么逆天的基因, 才能把他的废柴基因逆袭成这个样子?

啊...不愧是并盛中学女神!

想到京子那温柔可爱的笑容, 沢田纲吉忍不住露出了嘿嘿的笑容。小小晴拉着他的手, 扬起头对上这傻不拉唧的笑容,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捂住眼睛。

这次的穿越,真是让她见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爸爸呢。

虽然之前也从妈妈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年轻笨拙的父亲,但是用耳朵听,和真实地拉着他的手感触到这一切,还是不一样的。

“哈,好困。”走在清晨的并盛町,哈欠连天的少年完全没有对着朝阳热情奔跑的意思,挤出两滴生理盐水,他低头看了看抓着他两根手指摇摇晃晃、蹦蹦跳跳的小团子。

“papa有什么事情咩?”变小以后的晴似乎也恢复了几分幼稚,正在笑嘻嘻地踩着地面上的影子,感觉到来自上方的视线,便抬起脸看他。

沢田纲吉干笑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并不聪明,但是好像也能感受到,这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小姑娘...似乎过于成熟了一些。

而她身边的八岐大蛇...正常人真的会有人起这样的名字?似乎也不加掩饰地对她表现出...他对着京子露出那种喜欢之情?

这未免也太过怪异了一些。

在名为八岐大蛇到来的第一天,他就偷偷上了电脑,下意识地输入这个名字,弹出了一大堆的鬼怪异谈...什么邪神啊、什么地狱啊、什么封印啊,总而言之就是一个词——可怕。

但是今天,好像从家里出来以后,跟个牛皮糖一样黏在晴身后的男人,似乎就突然...消失了?

“papa是在担心蛇蛇咩?”

如花朵一样的嘴唇说出了匪夷所思的话,沢田纲吉表示,如果这可怕的男人真的消失了,他一定会放鞭炮庆祝而不是舍不得。

晴轻声哼哼了两声,随后笑眯眯道:“我还有个小伙伴迷路了,我让蛇蛇帮我去找找。”

她的雾守宇智波鼬,可还被八岐大蛇一脚不知道踹到哪个平行时空去了呢。

而当然,川上晴也是看出了自家papa对八岐大蛇这溢于言表的害怕...谁家papa谁心疼,更何况川上晴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父控。

八岐大蛇:......就很委屈了.jpg

之前还对人家“深情”道,【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大宝贝】。现在有了爹,就忘了准男朋友。

川上晴,真是一个顽固扎根在自家菜园子拱都拱不走的翡翠大白菜。

这样想着,八岐大蛇不由得有些郁闷,在爱人心里,比不过事业,还比不过爹妈,未来还有可能比不过她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叔叔们......

哦,对,还有这倒霉的守护者们。

最具有威胁力的亚瑟和阿尔托莉雅如今相谈甚欢,岚守和雨守暂时在本丸中待命,眼不见心不烦。云守不爱搞事,是个绝对怕麻烦主义者...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金色的头发!八岐大蛇非常满意——

所以,就只有雾守了。

八岐大蛇想到宇智波鼬那护崽子一样的紧跟不放,和如同看变态一样毫不掩饰的目光,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还不如让他在这个世界自生自灭算了的冲动。

所以,在看到悠闲自得地在团子店吃三色团子的宇智波鼬以后,他真的很想转头就走。

“这家的团子很好吃,您不尝尝么?”

背后传来悠闲淡定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宇智波鼬这小兔崽子脸上露着怎样讨人厌的笑容。

“哦,对,既然是邪神,想必是无法领会团子的美妙...还是打包几份给首领带走吧,我记得晴挺喜欢这个口味的。”

你倒是记得清楚啊!

八岐大蛇没好气地回过身,坐在他对面,用糯米做的团子飘来香甜的气息,他低头看着宇智波鼬推过来的一碟三色团子,随手拿了一串放在嘴里。

啧,黏牙。

“您要是嫌弃就不要吃。”宇智波鼬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三色团子可没有您黏人。”

八岐大蛇呵呵冷笑了一声,这小兔崽子看到他就怼得这么欢乐,想必在这个世界也是不大舒服...正所谓两看相厌就是,你不舒服我就舒服了,八岐大蛇突然就觉得连黏人的三色团子也好吃了不少。

“我若是不吃,岂不是浪费了你难得的好心?”男人愉悦地捻起一根竹签,雪白的小团子被轻轻一戳,串在竹签儿上,“更何况,你这么明显的试探,我便接过招儿让你看看就是。”

邪神是无法品尝到一切美好的东西,但是神明可以。

虽然这个白团子...它是芥末味的。

八岐大蛇深呼吸一口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宇智波鼬,你、给、我、等、着!”

隐没在团子店的树荫下,穿着黑色披风的单臂男人眨也不眨地看向店里。

泪沟少年侧对着门坐在桌前,拿起一串团子放到嘴里的时候,看起来似乎还是古井无波的样子,连团子店的老板娘都在忧心他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的手艺。但是佐助几乎可以一眼看出来,他是喜欢,并且开心的。

这样的开心,他似乎从来没有在尼桑脸上看见过。

从来没有。

宇智波鼬不能说是一个冷酷的兄长,在灭族之夜发生前,小小的佐助也曾安心地趴伏在他背上悠然睡去,也曾手持着苦无在他身后笨拙模仿,更曾在吐出第一个小火球的时候,看见过他嘴角一抹淡淡的骄傲的笑容。

但是,这都没有现在的笑容,来得快乐。

他从没觉得鼬过得很幸福。他的兄长短暂的一生,像火之国的火山,水之国的冷泉,绚丽地爆发出极致惊艳灼热的火焰,然后迅速地戛然而止,留下满池的冷清与孤寂。

一直到四战结束后那么多年,宇智波鼬身上洗刷不掉的叛忍和灭族的污名,才终于在鸣人的极力推动下,艰难地达成。

那又有什么用呢?

佐助从来不觉得,几句好听的话,就能抹平鼬所受的委屈与流离。从四战结束后那一刻,他就好像是极致的黑暗与极致的光明间徘徊的游灵。

矛盾。挣扎。犹如岩浆一般灼烧着失去最后的亲人的少年的心。被关在没有光线与声音的地牢时,宇智波佐助觉得整颗心都好像在冰和火中来回游荡。在冰里冻得发麻,扔到火里在被猛烈地灼烧几下,再捞出来继续丢到冰谭里沉溺。

如果不是鸣人破开了黑暗,对着他伸出手,宇智波佐助想,我或许会掀起第五次忍界大战,让整个世界再一次统治在宇智波的威吓下,也或许会就这么随着鼬离开,让宇智波彻底消失在历史中。

但是,谁让那个金毛的吊车尾,就是这么一个笨蛋呢。他抓住了笨蛋的手,也只能像他一样变得笨蛋,将那些不属于笨蛋的阴郁固执的感情,全部密封在某个拐角,好像潘多拉的魔盒,不敢开启。

但是现在,随着这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面前,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姿态,在看见的那一瞬间,宇智波佐助就知道,他心里的潘多拉盒子,彻底打开了。

“亏你还能在这样的视线中吃下去?”八岐大蛇伸出手用竹签戳了戳那q软的团子,却不会再放到嘴里品尝,即使不回头也能感觉到那股并不掩饰的视线,他勾起嘴角,恶意满满地说道:“小佐助露出这样令人心疼的表情,做兄长的还在这里慢悠悠地吃着团子?若是让佐助知道,真是要伤心了。”

宇智波鼬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分毫没有落在大了好几号的弟弟身上。

“你对八岁的晴做出那样的试探,不也是有恃无恐么?”

一针见血。

八岐大蛇再次确定,彭格列的守护者选择得真是非常有意思。飘忽不定,神秘莫测,反复无常,难以捉摸的雾,即使在面对最疼爱的弟弟这般可怜兮兮的眼神也可以完全无视,因为他知道,这不是他真正的弟弟。

——清醒冷静得可怕。

就如同,他知道那个八岁的晴,并不是那个与他相遇,带来救赎的女孩一样。

同样,就算同为宇智波佐助,他也只是无数平行时空的宇智波佐助的同位体,不是宇智波鼬的弟弟。

泪沟少年冷静而悠闲地吃完最后一串团子,还打包了一些口味,放到了卷轴里,随后对着八岐大蛇道:“也该离开了,走吧。”

身为忍者的冷漠与冷静,在这个男人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

从始至终,在他眼中就从来没有映入这个佐助的身影,只是在路过好像一座雕塑一样不言不语的男人时,微微停顿了一下。

他只说了两句话。

“别乱认,我不是你哥哥。”

还有——

“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灭族是我自己的意志,你不过是顺带留下的而已。”

冷酷绝情到,宇智波佐助差点以为看到了那个手持滴血的长刀,眼中瑰丽的万花筒流下血泪的哥哥。

他伸出手,指尖已经碰到了宇智波鼬的衣角,却还在在无力地在手心里滑落,随后颓然地放下。

在某一个瞬间,他想过要将这个哥哥留下来。折断乌鸦的翅膀,关在精美的牢笼,让他只能为自己一个人注视,只剩自己一个人。

毕竟,他也只剩这一个亲人了啊......

但是,鼬在团子店露出那样轻松愉悦的表情仿佛蜜蜂尾针一样,蛰得他心疼。

抢了那个佐助的哥哥也就抢了,但是在鼬路过他,留下那两句话的时候,他突然就不想这么做了。

二十多岁的男人转过身,冲着那快要消失的光晕,和光晕中已经快要看不清的少年用力地,大声地喊了一句,仿佛要发泄自己所有的委屈与难过一样。

“我才不稀罕!我有自己的哥哥!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哥哥!”

他的鼬,或许没有那么快乐,但是就算是苦大仇深地拉平嘴角,也是那个最温柔的哥哥。

他才不要这个冷酷无情的假哥哥!

不过——

等到那光晕彻底消散后,黑披风的男人对着那消失无踪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真实而张扬,独属于宇智波佐助的笑容。

谢谢你了,另一个世界的...尼桑。

八岐大蛇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一直到光晕消失,宇智波鼬也从未正眼看过佐助一眼,但是八岐大蛇是谁?可以感知牵引无数怨念情绪的曾经的邪神,轻易地便能感知到宇智波鼬内心远没有表现得那么平静。

他问了一个问题。

“凡人间的亲缘...都是像这样的?”

天生的神明,无父无母,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并不能理解这种血脉相连的羁绊。

宇智波鼬轻轻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全然,至少,我不会因为佐助放弃自己的理想,无论是我还是这个时空的宇智波鼬。所以,我对佐助说的话,完全没有任何的同情和劝慰。”

他话锋一转,又说道:“但是佐助和我却不一样。宇智波鼬是比他的生命,比宇智波一族,比他的理想更为重要的东西。所以,论起妥协于牺牲,佐助才是那个付出最多的人。”

“我们之间有着无可取代的血缘关系,但是对于我来说,理想比血缘关系...或者和血缘关系同样重要。但是对于佐助而言,他是个重感情的宇智波,和其他所有的宇智波都不一样,我从小便知道这一点。”

“所以,有的时候,对有的人来说,血缘关系是最重要的羁绊。但是另外一些时候,对另外的有的人,好像这个又没有一些并不重要的事情更重要。”

八岐大蛇:......

八岐大蛇觉得,宇智波鼬是一个可以和太宰治一起探讨哲学问题的男人。

雾的虚无缥缈和不可捉摸,在他身上简直得到了完美的体验。

不过,八岐大蛇摸了摸下颌,虽然他还是不懂什么血缘羁绊,不过...

血缘么......

八岐大蛇若有所思,并且将这个小心思悄咪咪地放在心底。

*

走到学校门口,沢田纲吉战战兢兢地将便宜闺女暂时寄养在了云雀学长的风纪委员办公室。

云雀恭弥不置可否,虽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标准肉食动物表情,但是沢田纲吉奇迹般地,还是闭着眼睛双手一推,塞到了委员长怀里。

以每天早上和京子妈妈一起上学为诱饵,川上晴不仅成功地让胆小的爸爸带她来上课了,还如此勇敢地直面了云雀叔叔的魔王脸......

小姑娘毫不犹豫地伸出肉呼呼的双手啪啪啪地拍了几下,鼓励道:“papa真棒!勇敢得让麻麻都刮目相看了哦!”

转身逃跑的沢田纲吉猛地一顿,回头干笑了一声,随后在便宜闺女那双充满信任的橙色大眼镜的迷惑下,竟然就真的鼓起了勇气,又嘱咐了两句道:“云雀学长,我中午的时候会来接晴酱,这段时间麻烦您了...呃恩恩,晴酱过一会儿可能会犯困,拜,拜托您帮忙盖一下被子qwq”

说完,他好像那一股勇气终于被大魔王的浮萍拐砸破了一样,转身就跑了。

噗。

“papa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可爱的小兔兔呢...云雀叔叔,你怎么看呀?”小姑娘毫不客气地抓住他衣服前的领子,将白色的校服衬衫抓出一个小小的花褶。

云雀恭弥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地哼笑了一声。和纲吉papa还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细柴胳膊不同,犹如纤细的东方美少年一般的男生单手托住胖乎乎的小团子,一点没费力地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中,走向教员办公室,关上门后,将某个装小孩的少女扔到了沙发上。

川上晴并没有一点受伤,灵活地翻了个身,小姑娘笑眯眯地坐在凹陷了一块的柔软沙发上,“云雀叔叔今天也要切磋咩?晴愿意随时奉陪哦。马上,并盛町就要热闹起来了,云雀叔叔也不会再感到无聊啦。”

她并没有说错,因为算算时间,里包恩叔叔也差不多该出现了呢。

她在并盛中学见到了雨守山本叔叔,晴守就是她舅舅,还有云守云雀叔叔,守护者已经出现了一半,还有三人正在命运冥冥注定的推动下,向这里赶来。

川上晴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早有预料的平静下,掩藏着掩饰不住的悸动。能够以这样的方式见证父亲的奇迹与他们的辉煌开端,川上晴想,这或许也是命运的指点,让她在这个特殊的时空,找到一些东西,或者启迪。

此刻正被川上晴惦记的里包恩露出天真纯洁如婴儿般的笑容,正坐在奈奈妈妈的对面。

时间回到一刻钟前,里包恩卡着时间,按响门铃,在门开以后,对着奈奈妈妈露出绅士的笑容。

“您好,美丽的女士,我是里包恩,是一名家庭教师。”

奈奈妈妈眨眨眼,忽然露出了抱歉的笑容,里包恩眉头一挑,觉得有点不太对。

“啊啊,我真是糊涂了。抱歉啊老师,纲君已经出门去学校了,哎呀,我竟然忘了和他说这件事了。”

里包恩看了一眼时间,确定自己是照着彭格列传来的情报,沢田纲吉每天早起的时间来敲的门。

啧,早知道就不多喝那一杯咖啡了。

“纲君最近一直很勤奋呢,大概是因为有了晴酱吧,papa总是忍不住想要在孩子面前表现得更可靠一些呢,真是可爱。”

papa?

孩子?

里包恩眉头一挑,觉得有点意思。

于是,这便有了里包恩与奈奈妈妈相谈甚欢的场面。

在得到了足够的情报后,里包恩站起身,敲了敲黑色的帽檐,黑色的大眼睛露出兴味的光芒。

“作为家庭教师,我也有必要去学生的学校亲自看一看呢。尤其是,能够让我的学生勤奋可靠起来的...晴酱。”

川上晴打了个小喷嚏,眼巴巴地看着时钟走到最后那一格,终于到午休的时间...她要和爸爸妈妈一起吃爱心便当!

父女俩非常得心有灵犀,沢田纲吉同样也在盯着教室的时钟表,就恨不得它再走快一点。

铃响那一刻,他悄悄地转过头,正巧对上笹川京子略带俏皮的眨眼,心里又是兴奋,又是激动,抓起便当盒,便一溜烟地跑去委员长办公室去接可爱的小红娘。

走到半路上,却突然冒出来一个穿着黑西装的小婴儿。

京子酱还有晴酱的爱心便当!!!

心急之下,废柴如沢田纲吉连平地都会左脚踩右脚,这次居然险险地避开,牢牢地护住了手中的便当盒。

嗯哼?

里包恩觉得有点意思,跳到窗台上,拿出黑色的手提包,嗓音软软糯糯带着婴儿的稚嫩与尖细。

“沢田纲吉?我是你的家庭教师里包恩,将你训练成合格的mafia首领。”

他这一本正经,口齿清晰,一蹦老高的模样,真的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婴儿。

沢田纲吉的第一反应就是——

这不会又是和晴一样从未来而来的......我的某个儿子吧?!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热门: 妖娆神音师 全系炼金师 奇货:天地镜 人族训练场 传奇再现 被迫和前男友营业cp了[娱乐圈] 光与暗的生灵 逆流完美青春 天行健 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