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港口黑手党赢来了他们真正的首领。

看起来正直善良的川上晴上任后便宣布了每天三十件好人好事的任务暂时停止的好消息, 一时间,整个港口黑手党内部那是欢呼雀跃,额手相庆,恨不得立刻开着捷克CZ83去好好发泄一通。

然而,热烈的情绪在看到新首领身边那个阴魂不散的男人后,就好像在一锅沸水里倒了一桶冰块,瞬间什么水泡都冒不出来了。

“和我浅薄的想法比起来,还是晴更有深度得多。在我还在想着靠扶老太太过马路来做善事的时候, 晴已经想到了更深远的方向。”吹起彩虹屁来,八岐大蛇那真是一点都不含糊,那叫一个用词优美,又快又响。

“我们港口黑手党, 要为维护社会的和平与正义而战。要为这个世界默默付出!不求回报!哪怕被误解,也要像蝙蝠侠一样,发扬自己的优势,以人类的智慧和身躯创造出那样的盔甲战衣, 甚至在纽约之战为了保护重要的人,敢于和神与外星人作斗争!为这个城市,这个国家, 这个世界奉献自己的光和热。”

夭寿哦, 这个谄媚到没眼看的狐狸【?】精能不能一木仓毙了他?!谁TM要散发光和热了?谁TM要做那傻逼的英雄了?!再说——

芥川龙之介震惊地看向一脸淡然的上司, 喃喃自语道:“果然比起太宰先生我还差得远, 连唯一看过的超级英雄电影内容都记错了!”

“原来蝙蝠侠才是那个制作钢铁战衣的男人?那钢铁侠才是守卫哥谭的暗夜勇士?天啊, 这部电影居然这么曲折离奇, 布满了陷阱!”

一脸淡然的太宰治:......

这芥川龙之介算是废了,这么傻帽绝对不能成为他太宰治的手下。

显然,川上晴还是个非常冷静理智的明君,并没有被奸妃的谄媚之言迷惑住。

完美地将钢铁侠和蝙蝠侠重新区分后,芥川龙之介再次陷入了种蘑菇一般的沮丧中——

“作为一个黑手党,我居然连自己的意志也无法坚定,这样人云亦云,果然比起成竹在胸,淡定自若的太宰先生差远了!”

莫名被cue的太宰先生:......

这边鲶鱼还粘人的病小鬼怎么这么烦人?啊啊啊,不仅不能清爽明朗地自杀,反而还被一只鲶鱼黏上了...

果然他还是叛逃算了吧。

川上晴对港黑暂时没有过多的约束与想法。港黑和巴利安在很多方面有相似之处,极致的黑暗有的时候也能带来不可思议的守护与温柔,但是这些磨合与碰撞,就让他们来自行厮杀吧。

作为一个好的首领,有的时候并不需要事事掌握,把控得太严。

至于说某个口不对心,嘴上一直在说叛逃,却好像还非常乐在其中的绷带少年,川上晴觉得这位和蛇蛇一样声音的少年,真的是非常有意思。

港口黑手党以一种“老大虽然在,但是老大不管事”和“老大虽然不管事,但是老大身边还有个变态”的矛盾状态,开始了崭新地变化。

其中一点就是——

看着那一件件的港口黑手党袭击事件,安吾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松了口气,然后露出振奋的表情。

这样才对嘛。

之前那几个月那么反常的表现,他们可是战战兢兢地加班了一个礼拜,头发都秃了,生怕这群黑手党又憋什么坏。

对于横滨来说,这里的生物圈就是这样,混乱□□中带着奇异地有序,遵循这样的生存方式,引导这样的生物圈,远远比控制它,强行强迫它往“理想”方向掰过去更好。

川上晴站在落地窗前,觉得自己好像又学到了一课。

只是,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未免有些太长,而雷守与晴守的下落,依然没有踪迹。

川上晴直觉,在这个世界,她已经无法找到更多的守护者,但是,可遇不可求的守护者到底在哪里,混乱的超直感第一次无法给她任何指引。

“晴......”Giotto蹙着眉站在指环空间中,突然封闭的指环空间,让他只能面对着晴干着急,却无法做出任何提示。

他心里更清楚,其实就算是提示也没有用,因为这个只有靠晴自己的想清楚。

G皱着眉有些不爽,“岚守怎么回事?这种时候居然不在首领身边?”

“除了岚守之外,雨守们貌似也不在呢哈哈哈。”朝利雨月笑了笑,随后叹道,“这样可不行啊,洗涤一切的镇定的雨,此刻完全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啊。”

“这也没有办法啊,他们也是很辛苦地在寻找着其他两个守护者了吧?”蓝宝绕了绕额前那一缕卷起的刘海,散漫地说道。

“哼,云守此时不出现是对的。”阿诺德对这一代云守依然不爱群聚的品性给予了难得的赞赏。

Giotto:......你怎么就这么秀呢?

更秀的是,一阵靛青色的雾气后,戴蒙nufufufu地出场,而后似真似假地叹咏道:“在这么虚弱的时刻,真是千载难逢地一举击溃这样软弱的彭格列的好机会啊。我特意选择的雾守,这个时候居然不在场。”

“特意?”G眉目锐利。

戴蒙笑眯眯地拉长语调道:“嗳~你们不知道吗?这个雾守,在其他时空,可是在十二岁那年,就一个人杀了全族呢。啧啧,真是我见过最符合心意的雾之守护者了。”

Giotto:......每个彭格列大空,都有那么几个一言难尽的守护者。十一代,这对你来说,也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磨炼啊。

“嗯哼,您不去么?”驼色风衣少年微笑着看向高高在上的神明,兴趣盎然地说道:“根据恋爱小说,在这种时候的陪伴安慰,成功表白的可能性最高哦~”

“吾看你还是太闲了。”居然还有功夫去看什么恋爱小说!

八岐大蛇哼了一声,在心里给他加了一堆的任务量,随后嗤笑道:“在这种时候,晴不需要任何的安慰与同情。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若不然那群牛皮糖守护者怎么可能会离开?”

“她有着最为强韧耀眼的灵魂,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会绽放出如同八重樱一般璀璨明媚的花蕾。”

深深吸引着八岐大蛇的,不正是这样的坚韧与耀眼么?

他的女孩,在以最痛苦也最完美的姿态蜕变,八岐大蛇心中有着无可否认的愉悦与不可思议的心疼。交织在一起,让他兴奋地无法合眼。

太宰治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他此时的表情——变态。

那样漂亮的小首领却被这么变态的邪神盯上了,真是可怜呐...又让人莫名兴奋。

被同情可怜的首领此刻却陷入了梦境之中。

不,或许更准确来说,是世界意志快要撑不住的求助预警。

黑云压城一般的乌云布满天空,雷声轰隆,暴雨倾盆,大地崩裂,海啸袭来。

无数陌生或熟悉的脸在她面前浮现,露出惊惶无助的神情。

她在末日的废墟中,那尸横遍野中,看到了数不清的熟悉的同学、朋友、老师、同伴、家人......

鲜血从空无一人的世界中心蔓延到脚边,带着腐朽的铁腥味窜入鼻中,好像在一瞬间,整个世界就变成了晦暗的灰色。

满目疮痍。

她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在梦里,但是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这就是不久后的未来——

在世界崩塌后,所有都付之一炬的未来。

“啊!”

从梦境中惊醒的女孩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还盖着蓬松柔软的被子,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床头,甚至能够听到远处枝头鸟儿鸣叫的声音。

这一切是多么美好。

但是,在这样的美好背后,有多少无知无辜的普通人并不知道,他们的世界将要迎来一场付之一炬的毁灭。

她握着被子的一角,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推开窗户,做出了一个决定。

川上晴将自己的想法和八岐大蛇商议了一下,在听她说完以后,男人没有任何的反驳,那双带着邪气的狭长眼眸沉静而温和地看着她,敛去神秘莫测的光辉。

他笑道:“你的任何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

“吾连命运都不相信,但是吾相信晴的每一个决断。”

“还记得你对亚瑟·潘德拉贡说的那句话吗?”他慢悠悠地说道,也不等川上晴回答,随即重复道:“你说,如果迷茫,记得回头看看,我在。”

“那么现在,一直在朝前走的你,是否也可以回头看看?”

即使在太宰治试探的时候用那么冷酷绝情的口吻说什么“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但是只要晴出现在他面前,那双犹如曜日一般橙红色的眼眸将请求意见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就完全无法狠下心肠。

来自男人的安慰让川上晴很是受用,太宰治有一句话并没有说错,这个时候的温柔陪伴,真的有直击人心的温暖与感动。

川上晴还在迷茫,或许是因为她走得太快,走得太急,走得太顺,以至于现在的她好像有种走到了尽头,无从再走下去的感觉。

那么,这次就让命运来做出选择吧。

川上晴将在外搜寻守护者下落的雨守和岚守全部都叫了回来,彭格列大空的指环与玛雷指环再次玄妙地交织在一起,熟悉的白光将他们包围笼罩,一阵时空扭曲后,首领办公室里已经是空无一人。

驼色风衣的少年单脚立于天台之上,仰着脸看向明净的天空,微微露出了笑意。

推开门既没有看见川上晴,也没有看到八岐大蛇的中原中也用最直观的感受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

“艹,这个祸害可千万不要再回来了!”

*

祸害八岐大蛇摸了摸鼻尖,环顾了一下四周,认真地考虑着下次穿越的时候,干脆把晴和自己绑起来算了。

为什么每次穿越都要和晴来一场生离死别【划掉】?

八岐大蛇深沉地考虑着这个问题,漫不经心地走在错落有致的巷陌小道上。

男人穿着剪裁合体的白色西装,与男模有得一拼高挑结实的身材,还有俊美锋利的脸上一抹散漫睥睨的冰冷眼眸,无一不在说着他的不好惹。

这是一个危险而又迷人的男人,与平静安稳的小镇,充满烟火气息的并盛町格格不入。

他循着一丝晴的气息向前寻找,越是靠近,八岐大蛇却露出了皱眉的表情。

他从不会认错晴的气息,但是这感觉和晴分外相似的气息,又似乎并不是来源于他的晴。

八岐大蛇挑了挑嘴角,如蛇一般狭长冰冷的眼神中划过一丝危险。

不论是谁,胆敢伪造晴的气息,他都绝对不会放过......他?!!嗯?

拐过一个弯后,一条死胡同的小巷口,几个高壮的中学生围着一个瘦弱的少年,一看就是初中生打劫的无聊场面——

如果那个瘦弱的男生没有一张如此熟悉的脸的话。

八岐大蛇:......

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逆光走来,快要两米的身高被身后的阳光无限拉长,显得既恐怖又危险。被推倒在地,抱着书包的沢田纲吉抬起眼便看到这一幕,顿时——

!!!!!QWQ

并盛町为什么会出现比委员长还要可怕的男人!噫呜呜咦,他还没有从虎口逃出来,就要被抓进狼窝了吗?

明显感受到男人的视线就死死地落在自己身上,十四岁的瘦弱少年抱紧书包,两泡眼泪就挂在眼角,差点就要掉下来。

看起来真实非常可怜了。

八岐大蛇一时竟然觉得颇为惊奇。这一张和晴有七分相似的脸露出这样的表情,八岐大蛇试着想象了一下,如果是晴,在这样的情况下,露出这样的表情...哎嘿嘿。

正在美好幻想的八岐大蛇突然牙口一疼,瞬间将他从不可能的梦境中拉扯回了现世。作为连毒蛇都敢上手拔的冷酷girl,想要看到晴露出这样被人欺负的可怜楚楚的表情,大概是不可能了。

“你,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个小流氓哆嗦着嗓音,色厉内荏地问道。

沢田纲吉:我觉得这是一句废话。而且,这样的人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会乐于助人的啊!啊啊啊!他为什么又看过来了!

“如,如果你不想找死的话,就离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小混混拿出水果刀,试图威胁道。

八岐大蛇几乎快要笑出来,男人看着那薄如蝉翼的小刀,低低的笑声从嗓子中溢出来,狭长的眼眸中闪烁着幽暗的紫光,完全没有在意那泛着光的刀片,看向一直瞪圆了眼睛的棕发少年。

“呐,您想要怎么样呢?如果您想的话,吾可以立刻,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哦。”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那被小混混颤抖得握在手里的刀片不受控制地转过刀尖,比破空更快的速度,贴过嚣张的小混混的脸颊,蹭地一声深深地钉在墙壁上,姗姗来迟的脸颊上刺痛流血的伤口和被齐齐割断的耳边碎发,伴随着越来越惊恐的眼神,终于落了下来。

沢田纲吉:......

所以说这么危险的人为什么会认识我啊!?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吧?所以真的是他那个死去的老爸躲藏多年的债务?

努力往墙根缩了缩的沢田纲吉瑟瑟发抖,已经从UC震惊体的#父亲多年不归家,原来是为了躲避高利贷#转变到了知乎论坛体的#被追债的黑手党救了,我应该说声谢谢还是转身就跑#。

被恐吓得连话都不会说的不只是小混混,还有可能是你的未来岳父。

没有得到回应的八岐大蛇沉默了一瞬,随后用更加“深情”地目光看向他。

被恐吓的沢田纲吉:咻!!!QQAQQ

为什么会这么恐怖啊啊啊!他那个父亲到底是欠了多少债,才能让比云雀学长还要恐怖的男人亲自来催债啊啊啊!

沢田纲吉内心涌现出一股悲凉,然而想到还在家里的奈奈妈妈,即使是废柴纲也会变得胆大一些。

他抱着书包,勇敢地抵着墙壁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哆嗦着手臂,从书包里掏出了一个小钱包。

“我,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了。我知道家里还欠了你很多很多钱,我一定会努力打工工作还给你的!拜,拜托你们千万不要去打扰我妈妈,她什么都不知道!放,放着我来吧!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呜呜呜。”

八岐大蛇:???

一脸懵逼的八岐大蛇完全没有自己在恐吓未来岳父的自觉,此刻依然维持着高深莫测的表情,实际上的内心正在疯狂地头脑风暴着岳父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感受着男人身上越来越沉重的气势,好像快要让人喘不过气一般沉重的压力。

沢田纲吉眼含热泪,却感觉双腿哆哆嗦嗦的,完全不能逃跑,再看小巷子里几个瘫倒在地上,惊恐不已的小混混,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勇敢了很多呢...

呢个鬼啊!

难道他十四年废柴无能的人生,就要在这一刻结束了吗?

少年心里涌现出强烈的不甘,他,他——

“你说。我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完全把重点放在了最后一句的八岐大蛇表面镇定,内心炸成一朵烟花地问道,着重地强调了一遍:“你,沢田纲吉,确定?”

他也并不知道,就只差了那么一点,他就能近距离地感受一番来自岳父大人那熟悉的死气火焰。

一听这话,沢田纲吉竟然非常想要给他发一张好人卡,感动地想到,原来现在的黑社会不仅乐于助人,还这么善解人意了吗?

他捏着书包带,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没,没错。你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无论是杀人放火还是打家劫舍...噫呜呜咦QWQ”

他好像都完全不行QWQ

八岐大蛇简直震惊了,晴的父亲,居然这么猛吗?!杀人放火?打家劫舍?这是在晴X BURNNER爆发的边缘大鹏展翅啊!他有哪个胆子吗?!怕不是要被烤成蛇肉哦!

不过——

“您说...”他舔了舔嘴角,弯起眼睛,露出的表情复杂得让人看不懂,“我想要什么都可以?”

沢田纲吉:......您什么您啊!?这年头黑社会来收钱砸场子还这么讲礼貌吗?!

尽管莫名的感觉一直在提醒着他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是此刻面对男人逼仄的眼神,沢田纲吉能做什么,只能头如捣蒜,小鸡啄米地点头认怂了。

八岐大蛇恨不得有一个摄像机把这一刻拍下来。

多么划时代的一幕。

他,八岐大蛇,获得来自岳父的认可!

四舍五入就是入赘彭格列了啊!

想到这么美好的未来,男人不由得露出了见面以来最和缓的笑容,周身摄人的气势一收,几个小混混屁滚尿流地一溜烟跑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哪句话cue中了大佬的好心情的沢田纲吉流着宽面条眼泪,仿佛看到了自己那一去不复返的人身自由。

脑洞颇大的少年已经从签下卖身契想到了一天十八份工,拼命挣钱后,终于在三十岁之前还清欠款,然后因为过度劳累猝死后,连葬礼都寒酸得只有一块小破木板的未来。

好心情的八岐大蛇抬眼便对上了岳父苦逼兮兮的表情,心中一顿,难道这岳父是要反悔?

他这么一皱眉,沢田纲吉就有点两股战战,下意识地伸出双臂挡在身前,便听到男人略带着不满的声音,说着让他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您说好了什么都答应我,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那么,我向您要一个女婿的身份,应该不过分吧,岳父大人?”

沢田纲吉深深地沉默了。

且不论抢个钱包怎么就成了救命之恩,这帮助人以后,还有这么上赶着做人女婿的?

更更重要的是——

他哪来的女儿啊啊啊!这怕不是个蛇精病啊!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热门: 水晶鞋 八犬传·壹:妖刀村雨 六兽铜匣 三体1:地球往事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霸道修真民工 平步青云 女主说我撩她(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