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圣杯争夺战最终获胜者, 是两个完全不是魔术师,也不是御主的年轻人。

双黑第一次的行动, 在冬木市的圣杯争夺战上留下了辉煌的历史。无论是玩弄人心的太宰治, 还是暴力碾压的中原中也, 两人的配合确实有种其他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默契——

对着敌人砸的重力球都没有对着同伴砸得多的战斗场面, 他们也算是长见识了。

而最终,姗姗来迟的川上晴好像郊游结束一样带着金发骑士压轴出场,简直是一出场就拉了无数的仇恨值。

阿尔托莉雅在第一时间看向了金发的骑士, 不需要任何的语言交流, 在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他们便好像与对方在心中建立起了莫名的默契,宛如双生子一般的心有灵犀。

亚瑟率先露出了一个灿烂开朗的笑容, 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御主, 川上晴笑眯眯地说道:“去吧,我想你会愿意和她一起分享这个圣杯的胜利。”

“但是, ”她话锋一转, 郑重地说道:“亚瑟我希望你记住。无论你即将要面对怎样的事实,无论这个圣杯是可以实现你愿望,还是让你陷入更深的绝望,希望你在迷茫彷徨的时候,可以回头看看。”

“我, 就在这里, 欢迎你回来。”

“啊, ”少年骑士笑了笑, 弯下腰,郑重地在她手背上落下轻吻,虽然还没有碰到就被某个吃醋蛇给打断,那双湛蓝如海的眼眸没有丝毫阴霾地露出璀璨的笑意与坚信。

“我知道了,我的主君。”

金发骑士慢慢地走过来,弯下腰,伸出手。阿尔托莉雅下意识地伸出手,视线在他的表情和眼睛上流连了很久。

“你看起来更像一个骑士,而不是一个王。”她照实说道。

亚瑟也同样没有生气,笑道:“这不是我们的梦想吗?我的记忆只到大战胜利,大不列颠最巅峰的那一刻,随后就戛然而止。”

阿尔托莉雅眼眸动了动,“难怪。”她小声说了一句,随后真诚地笑道:“这可真是一件好事。”

亚瑟点点头,邀请道:“那么,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一看那个圣杯吗?”

“可以吗?你的御主——”阿尔托莉雅迟疑道。

亚瑟摇摇头,露出温柔的笑容,“这正是我的御主的意思。”他伸出手握住另一个自己,犹如金色太阳一般的笑容好像能驱散一切的寒冷,“我的御主,给了我勇气,让我能够去勇敢面对这一切。我希望,我也能成为你的勇气。”

“阿尔托莉雅,无论前方到底是希望的曙光还是绝望的深渊,我会与你同行。”

“......”

“啊,那就走吧。”

白皙的脸上浮现出红晕的少女率先踏出步伐,金发少年紧随其后,露出温柔的浅笑。

川上晴歪歪头,小声地对着旁边的八岐大蛇吐槽道:“这场景如果铺上红地毯,简直可以成为唯美浪漫的结婚现场了。”

“这对cp为什么这么好磕?!这是什么神仙的水仙cp!”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八岐大蛇眼睛一亮,再看那圣杯前的亚瑟和阿尔托莉雅时,突然就冒出了一个想法,随后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金色的圣杯安静地悬浮,紧握双手的两人脸上带着如出一辙的肃穆与复杂表情。

一步。

又一步。

再一步。

几乎在同时,距离圣杯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们齐齐停住了脚步。

“你......”

“你......”

“我......”

“我......”

这默契得让人无法开口,亚瑟和阿尔托莉雅相视一笑,忽然齐声说道:“这圣杯有问题。”

不再焦急的骑士王,回归冷静与理智之后,那掩藏在淡淡的金色光芒后,几乎可以窥见浓郁的,犹如污泥一般的恶念。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这圣杯,被污染了。”

而污染的圣杯,一旦被许愿......

想到那样的场景,阿尔托莉雅便有些不寒而栗。

得出这个结论,阿尔托莉雅的内心竟然无比平静。大概是因为之前曾经经历过被卫宫切嗣的背叛,又看到了来自另外平行时空的男性的自己。

无论是出于忠贞正直的骑士精神,还是出于不想被另一个自己看轻的倔强固执,阿尔托莉雅深吸一口气,深深地看了那圣杯一眼。

“毁了它吧。”她无比艰难地说出这句话,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用光一样,不舍却又坚定。

川上晴露出敬佩的表情,这世上最勇敢的事情,不只是去上刀山下火海,面对未知的危险与挑战,放弃唾手可得的执念,放弃长久以来的愿望,坚守自己的原则,同样是一种值得钦佩的勇气。

传说之王,从不已性别区分优劣,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他们都拥有同样可贵高尚的品质。

亚瑟露出了然的表情,转过头笑着冲川上晴眨眨眼,那意思就好像在说,你看,我们都没有被虚假的假象蒙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哦。

像个撒娇的小孩子似的,川上晴刚刚露出了无奈的笑容,眼睛就被身边的男人蒙住了。

女孩也没有将他的手刻意扯下,转过头对着他说道:“我看那圣杯并不是轻易可以毁掉的,蛇蛇你有办法吗?”

这话一出,一直没有动静的卫宫切嗣猛然看向她,川上晴并没有理会他震惊的目光,认真地看向曾经的邪神:“那种满满的犹如污泥一般的恶意,我只在阴界之间中见过。圣杯,是否是一个小型的,还未真正成型的阴界狭间呢 ?”

八岐大蛇为她的大胆猜测和缜密的思考方式而赞叹,轻笑着点头肯定道:“没错。”

他对着晴更为细致地解释了一番:“世界诞生之后,随着越来越多的生物出现,包括人类、动物、妖怪甚至是神明都无一例外,他们会产生很多好的情感,像晴你这样的善良,宽厚,忠诚与温柔......”八岐大蛇没有忘记趁机吹了自家小姑娘一把。

在川上晴的眼神看过来之前,这才继续说道:“但是你知道的,更多的,与爱相反的恶,也会随之递增,孕育成欲念,形成强大的,让世界始料未及的能量场。这种力量,如果没有很好的释放或者处理,那么所带来的结果,将会是世界难以承受的。”

要怎么办呢?

世界意志并没有人心,只会做出最冷静,最冷酷的判断。于是,在其他神明的算计下,同样拥有神格,拥有强大**的八岐大蛇,便成了这股恶念能量场,最好的容器。

在无尽的阴界狭间中,没有光,没有声,到最后连神格都弃之而去,连最初成为神明的初心,也完全抛弃。

从创世之初就存在的强大神明,堕落成了邪神。

他还想继续说,川上晴却打断了这些话,“我已经猜出来了,蛇蛇,不用再说了。”

八岐大蛇:???不是,我接下来才要讲到最悲惨的地方,你突然不听了,我要怎么卖惨?为什么晴你总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

经过八岐大蛇的提醒,川上晴也终于明白了过来。

她之前一直想不通,为何玛雷指环会选择他,现在想来,八岐大蛇果然是最合适的指环主人。

阴界狭间好像一条永无止尽,没有坐标的长河,联通无数的时空,不断裂开的阴界缝隙渗透着来自各个世界的恶意与欲念,所以才会有那样浓郁深邃,不可见底的黑暗。

——这恐怕是连世界意志都没有想到的,它竟然可以打破世界与世界之间坚硬的壁垒。

但是,这又证明了世界意志将神明作为容器的方法似乎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众多世界意志做出决定,他们决定牺牲神明,创造出地府,让人类成为世界的主人,让地府成为人类轮回消除怨念的所在。

付丧神那个世界,便是世界意志做出决定后,神明最后殊死反扑的结果。

而虽然阴界狭间联通无数世界,但是如同浩瀚星空一般的世界中,总有很多事阴界狭间无法触碰的。那么世界意志面对这样的恶念,这样的能量场,就会开始自救,比如这个世界的圣杯。

川上晴已经完全搞清楚了,此时也不由得有些庆幸,她的超直感外挂似乎有些过于强悍了,在亚瑟和阿尔托莉雅说出毁掉圣杯的时候,就发出警戒的预告。

八岐大蛇放置在她眼前的手已经拿开,川上晴抬起头看向天空,那里果然出现了一个小孔。可想而知,如果只是用王之剑将圣杯劈裂,那么这里面犹如污泥一般的能量场必定会从孔中宣泄而下,那其中蕴含的力量,恐怕会瞬间将整个冬木市毁于一旦。

在听完川上晴的解释后,卫宫切嗣不可置信地睁着布满血红丝的眼睛,然而当他抬起头仔细看向天空时,那仿佛窥探的恶意之孔,好像无形中的眼睛一样,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卫宫切嗣颓唐地耷拉下肩膀,一言不发。

亚瑟温和地对有些震惊与担忧的阿尔托莉雅笑道:“放心吧,如果这次无法解决,只要我们谁都不选择用它许愿,就让圣杯继续沉寂下去也未尝不可。我们还有很多时间,总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不是吗?”

他的性格充满了乐天,阿尔托莉雅看向他,就仿佛看到了那个还未用稚嫩的肩膀担起一整个王国命运的天真少女,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草地上闲坐,在林间戏水,在骑士团做一个最厉害的骑士美梦。

真好。

她并没有一点的嫉妒,因为亚瑟也是曾经的“她”,露出祝福的笑容,比朝日下最美丽的花朵还要漂亮。

“能够遇到现在的你,我真的很开心。连我都差点忘了,除了大不列颠之外,我还有其它埋在心底的愿望。”

这个愿望,亚瑟同样知晓。

在得知了圣杯的真正面目后,似乎作为英灵一次次地被召唤,然后去争夺这样一个没有意义的虚假许愿杯,似乎也变得没有了任何意义。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圣杯,晴不用担心。”八岐大蛇并不在意,也没有任何勉强。对于已经取回神格,在那样阴郁浓重的黑暗恶念中锻炼了无数次的八岐大蛇,这点小小的恶意,对他来说简直就像是饭前的开胃小点心一样,不值一提。

对于现在的八岐大蛇来说,他自然不能再毫无顾忌地吸收这些恶念,否则等待他的就是神格再一次地湮灭。

但是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这些东西的奴隶,而是他们的掌控者。他掌控着这些世界的负面与恶意,将他们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不断地强大自身,让世界意志也对他无能为力。

川上晴对于他的修炼方式也算了解,闻言点了点头,那圣杯便在八岐大蛇一挥手后,毫无反抗可能的,被随意地捏碎,在无形中好像被掐住了脖颈,老老实实地成为了八岐大蛇力量的一部分。

亲眼看见这一幕的川上晴:...嗯,突然就知道自己那个第二个性是怎么回事了呢。

看这如出一辙的黑影,就算没有脸,没有声音,她也能认出来,这就是一直陪着她,在usj的时候保护了她的黑影小黑。

当时还信奉坚守马克思主义科学观的川上晴完全没有想到,她的黑影本身就是如此不科学的存在。

好像收了一只宠物似的将圣杯毁掉后,阿尔托莉雅好像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一样,渐渐地开始变得透明。

“你有一个很好的主君,请坚定地走下去,我相信你会得到所有想要的,亚瑟。”

金发碧眼的骑士王露出笑容,虽然还有些未能释怀的遗憾,但是却并不影响她对着另一个自己露出祝福的笑容。

“啊,多谢。”最终只能这样说,也知道她只想要听到这句话的亚瑟点点头,笑道。

“啧,借助玛雷指环和彭格列指环,似乎可以短暂地穿越回大不列颠时代?晴,想要去看一看吗?”八岐大蛇不经意地说道。想到自己的打算,英明的邪神大人决定多管一次闲事。

川上晴了然地接过八岐大蛇的话,笑道:“当然,我可是很感兴趣,亚瑟和阿尔托莉雅,要一起么?”

阿尔托莉雅可耻地心动了,她认真地看了女孩一眼,“多谢您的慷慨,我想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或许可以让我找到大不列颠灭亡的真正原因。无论我能否解开心结,在下愿意在此之后,答应您的任何要求。”

川上晴并没有什么要求,不过背着女孩的八岐大蛇摸了摸了摸下颌。似乎露出了更为高深莫测的笑容。

太宰:...一看就是在憋坏。

中也:哈?你怎么知道?同类的直觉吗?

不过,一想到首领这话背后的隐喻,不管从他们这些断断续续的对话中得到分析出了怎样可怕的信息,至少在这一刻,太宰治相信,就算是蛞蝓这样的脑容量,也能想到男人那句“穿越大不列颠”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没有变态的自由殉情!

意味着明朗而充满朝气的自杀重现曙光!

更意味着,他们每天跟打卡似的三十件好人好事终于不用再进行下去了!

太感动了,希望首领永远不要再想起他们这个世界,让他们在这个遥远的时空,真诚诚挚地祝福首领绿帽不断,不断享受更刺激的人生,呵呵。

在双黑少年们“饱含期待”的眼神中,张开无形的时空隙缝的男人忽然转过头,在两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勾起薄唇,微笑道:“吾还会回来的,所以,太宰君和中也君要记得督促所有人,保质保量完成每日任务,争做新世纪三好黑手党哦。”

“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中原中也:......我艹尼玛!再说一遍!我艹尼玛啊啊啊!老子加入港黑是为了做好人好事的吗?!说好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黑手党呢!?老子真是信了你们的邪!!

太宰治:......

算了,这里是待不下去了。他还是选择叛逃吧/露出再也无法充满朝气自杀的疲惫表情.jpg

“你可真是越来越恶趣味了。”在时空隧道中,川上晴轻松地笑了笑,看向身侧伸出胳膊好似要护住她的男人,“还是你对他们有什么打算?”

不是每个黑手党都像彭格列一样,身处黑暗,守护光明。川上晴认同这种彭格列精神,却也不会对港黑这样正统黑手党家族血腥残暴的处事风格过多评论与质疑。每个组织都有它生存与壮大下去的权利与原则,存在即是合理,有的时候,或许以暴制暴也是一种通向和平的方式手段。

但是毫无疑问,无论是太宰还是中也,尽管她承认这两个少年身上有无可比拟的天赋与魅力,但是无论是晴守还是雷守,他们都并不适合。

难道——

她侧过头,“你打算开始构建家族了吗?太宰君和中也君,包括一整个港黑,确实有许多出众的新人,可以好好培养。”

八岐大蛇摇摇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有你存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族。至于太宰和中也君,包括一整个港黑...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有光明就会有黑暗,他们是不懂守护的怪物,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你是懂得的,你就是他们刀锋所指的方向。让他们成为你手上的刀,为你扫除一切的障碍与阻挠。”

“晴,他们都老了,而你需要属于你自己的巴里安,你需要自己的尖刀。”

“......”

“蛇蛇,”川上晴转过头认真地看着他,“你如果在我的叔叔们面前说出这番话,我保证他们一定会打死你。”

xanxus叔叔那一言不合就拆迁的愤怒之炎,斯库瓦罗叔叔那十年不改的大嗓门,还有手指依旧灵活地收割性命贝尔叔叔......川上晴觉得再过二十年他们也是一样的龙腾虎跃。

如果有谁在他们面前说一句你们老了,那么绝对是能够毁掉半个意大利的恐怖。

为了彭格列的财政资金,川上晴觉得,在八岐大蛇把他嘲讽max的毛病改掉之前,她还是不要把人带到拆迁队的叔叔们面前了。

不过,八岐大蛇的话倒是提醒了她,川上晴作为彭格列家族的未来继承人,站在家族的立场上,并不会对其他家族做出任何干涉。既然他对自己的家族另有打算,川上晴考虑了一下八岐大蛇的提议觉得是挺不错,那么港黑就可以作为巴利安的后备役,为巴里安注入一点新鲜的血液...

昏黄的酒吧灯光下,织田作之助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略有些沙哑的嗓音笑道:“其实我倒是对现在的生活还算满意。”

随后,他调侃道:“如果太宰君觉得找不到三十件好事来完成,那么欢迎来找我啊,我这里的机会,可是多得很。”

“啊啊啊~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可怕的事情啊。”驼色风衣少年哀叹一声,下颌无力地趴在吧台上,好像全身的骨头软了一样,噘着嘴道:“如果明天你在港黑看不到我,那么一定是因为我叛逃了。”

安吾:......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应不应该给这位新首领发一面锦旗或者好市民奖。

织田作之助仿佛完全没有发觉他这是在开玩笑,一本正经地回道:“需要我为你打掩护吗?不过我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现在的组织让我非常满意。”

“......”太宰治保持着脸贴吧台的奇葩姿势,转过头哀怨地看向他,“你当然满意啊,对于织田先生来说,哪怕是三百件好事都会心甘情愿吧?”

随后,他忽然话锋一转,金棕色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神秘诡异,勾起的嘴角有些意味不明地露出笑容。

“但是,我们可不一样呢。”

“生活在黑暗中的渣滓,是不需要光明虚伪的施舍。那位大人,又是否会明白这一点...嗯?”一句装逼的话还没有说完,莫名打了个冷颤的太宰治忽然一顿。

“怎么了?”安吾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问道。

缓缓地找回自己的表情的少年心酸地瘫在吧台上,噙着两泡眼泪沉痛地看向两个老友。

“完犊子了,我从未上线过的不好预感告诉我,那个狗首领可能又要搞事了qaq”

他现在跑还能来得及吗?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三个同姓人 折断的龙骨 幻色江户历 他在灵异游戏里安胎 我在阴阳两界反复横跳的那些年 三体2:黑暗森林 四海鲸骑 醉玲珑 关洛风云录 当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