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上一章:第一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圣杯所在的冬木市此刻已经是静水流深, 波涛暗涌。

后山那快要将半个天空照亮的恢弘战斗, 实在让人无法注意不到。

其中一个是那位嚣张跋扈的最古之王吉尔伽美什, 而另一位——

“从魔力上看好像是saber?可是哪个saber能够和那位王战一个势均力敌?”

“这场圣杯之战, 或许还会有新的变数。”

“阿尔托莉雅?你怎么了?”

“啊, 没什么,只是好像有些熟悉。”

有些熟悉的感觉的不只是阿尔托莉雅, 亚瑟同样轻轻皱起了眉,

“亚瑟,怎么了?”川上晴有些关心地问道。

毕竟, 看着这样阳光俊朗的脸上露出不符合他性格的惆怅困惑, 也真是一种罪过。

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猩红狭长的眼中倒是划过一丝看好戏的意味, 勾起嘴角极尽恶劣地说道:“开启风王结界来对抗我的乖离剑,看来传说之王的魔力要见底了。御主, 你要给这个杂修补魔。”

补魔?

这是个新鲜的词汇, 川上晴从令咒传来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中找了半天, 才终于找到这个相关的情报。

恰巧,金发骑士也同时看了过来。

恪尽职守本分老实的少年骑士顿时脸色爆红,慌忙地摆着手, 甚至还在仓皇地倒退时, 差点没被地面上的小石子绊倒在地。

川上晴:......有必要露出这么惊恐的眼神吗?!

蓦地,她想起了之前在雄英的时候, 在她问道“谈过女朋友吗?觉得我怎么样”的话题时, 无论是切岛、爆豪还是轰, 居然都表现出了一模一样的拒绝!

就像此刻的亚瑟一样!

川上晴认真地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的魅力,就连富江的血液和彭格列血脉都加持不了的注孤生,她能怎么办?只能微笑着接受了。

“哈哈哈哈!”眼瞧着这一幕的吉尔伽美什发出了愉悦的狂笑,咧开嘴角笑得恶意满满,“连自己的从者都无法征服,吾承认你的领袖魅力很高,然而你的女性魅力贫瘠到连乌鲁克的荒漠都自愧不如,杂修哈哈哈!”

“......”川上晴眯着眼看向这位盔甲都破了的最古之王,考虑着应该在他身上哪里开个洞。

这时又听到他似乎不过瘾地继续嘲笑道:“倘若你嫁不出去,吾倒是可以勉为其难将你收为藏品,杂修,感恩吧!”

川上晴觉得不用考虑了,就先从那张恶劣的嘴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戳洞吧!

“呃,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莫名其妙被曲解了意思,连发誓要效忠的主君都因此蒙羞,亚瑟绷起脸,坚定地挡在晴身前,“主君,这次请让我为您而战。这是属于骑士的荣光,您的尊严不可受到一点污蔑!”

还不等他上前,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飞快地接近,带着让人侧目的冷漠与不善。

“还不劳你来出头,胆敢将晴当成藏品的蝼蚁,呵,吾倒是好久没见过了。”

只听话音刚落,好像从空中落下两个人影,其中那个橘色头发的小矮个在快要落地的瞬间好像在身上附着了一层异能力,轻飘飘地落在了地面上,还摆了一个潇洒帅气的pose,另外一个就——

被无良首领轻轻一推后,下意识地伸出手臂接住的亚瑟对上一双金棕色的“无害”大眼睛。

哒宰:哎嘿/露出兴味的笑容。

亚瑟:......

骑士的守则让他无法做到熟视无睹,但是初次拥抱给了一个男人,尤其这男人还一点想要起来的意思都没有,让亚瑟王非常别扭。

咔擦一声,川上晴趁机掏出手机拍下了这难得的一幕。

中原中也的耳朵稍稍动了动,在怀里摸了摸发现没带手机。少年考虑了不到一秒钟,便非常直率地大步跨到川上晴跟前,好像要债似得伸出手,然后——

“加个mail,那个照片可以发给老...我吗?”

还意外地挺有礼貌。

川上晴觉得有点萌,同时,她看着少年和她基本平行的视线,露出了从未有过的亲切笑容,除了小鸣人和小佐助,她就没有遇到过比她还要矮,或者和她一样矮的人!

“当然可以!”川上晴拿出手机,高兴地和他交换了邮箱地址。因为太宰那条青花鱼的“黑历史”和“有人和我差不多矮”的惺惺相惜,川上晴和中原中也之间迅速建立起了塑料姐妹【?】兄弟【?】姐弟情。

姐姐川上晴对弟弟唯一的期许就是——

希望中也君千万不要再长个儿了!要么大家一起长,要么大家就都不要长!

刚刚发火怼完金闪闪的八岐大蛇,转头就看到了这“相谈甚欢”的一幕。

八岐大蛇:......尼玛,中原中也你小子给我等着!看来每天三十件好人好事还是太少,竟然让你还有闲工夫去撩妹?!给我离你首领夫人远一点,不然吃了你啊!

敏锐地察觉到来自某个八岐绿蛇身边弥漫的酸气,虽然看那个蛞蝓不爽,很想让他倒霉,但是太宰治绝对不希望,在他还没有找到清爽明朗地自杀而不被首领追到地狱再拖回来的方法之前,他是绝对不希望从每天三十件好人好事变成每天三百甚至三千件。

本来就该在污泥里烂掉的人生,为什么要做这么多无聊的事情啊~

他又不像织田作之助那家伙!

“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我们首领思念已久的美人吗?啊呀呀,真是让人羡慕呢。”太宰先生发出了虚伪的赞叹声,毫无感情的捧读却显而易见地愉悦了某个闷骚的邪神。

“咳,瞎说什么大实话!”八岐大蛇侧过脸,随后愉悦地说道:“太宰今天辛苦了,随便玩去吧!”再然后,他面无表情地看向“黏在”晴身边的橘发小矮个:“中也君,吾需要提醒你一下,你今天的三百件好人好事还没有完成。”

怀疑自己听错的中原中也:???!

“噗,”忍俊不禁的川上晴终于笑了出来,她的视线终于落在了一直被刻意忽略的男人身上,笑眯眯地调侃道:“那么你这个首领,是不是也应该以身作则?”

八岐大蛇:......

哒宰&中也:说得好!干得漂亮!疯狂点赞!

随后,她却是又话锋一转,笑道:“不过,蛇蛇你亲自来监督他们做好事,本身也算是一件好事呢。这样想一想,蛇蛇每天都做了很多好人好事。”

简直毫无逻辑的话,让八岐大蛇非常高兴地点了点头。

而这位阴晴不定的首领高兴了以后,被三百件好人好事震惊得怀疑人生的中原中也也被大手一挥,放过了。

两人:...突然意识到了谁才是港口黑手党的食物链顶端。

率先出局的吉尔伽美什让所有参赛者都震惊了。

这一届的圣杯争夺战到底出现了什么怪物?!连那个嚣张的最古之王都被杀回王座...

他们在思考,或许这正是那位隐藏在暗处的御主所计划好的?毕竟就算那位最古之王 嚣张烦人到如果不是圣杯,他们可能会想联合起来群殴他一顿,但是不可否认,他确实也有这个资本嚣张。

率先将最厉害的王将投出局,那么这接下来的棋局,可就越发扑朔迷离了呢。

然而实际上——

“啊呀呀,真是太可怕了,吃起醋来的男人,比地狱恶鬼还要可怕一万倍呢。”慢悠悠地插着兜走在冬木市的街道旁,风衣少年似乎还在鼻尖扇了扇一样,露出满满的嫌弃意味。

中原中也看着他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就觉得来气,斯文败类的气息简直比烂在淤泥里的青花鱼还要难闻。

不过此时,这位自从加入港黑就和太宰治完全不对付的“大小姐”也不得不承认,太宰这家伙有的时候还是和他非常志同道合的——在每天都想要刺杀首领一万遍上非同寻常的默契。

不过,虽然他对那个男人没有一点好感(想到那三十件好人好事就恨不得一个污浊了忧伤之中砸过去),但是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他还是有的。

“喂!你就在这慢悠悠地瞎逛吧!老子要去干正事了!先说好,你这个浪费空气的自杀狂魔想怎么死是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他露出恶犬一般的表情,“如果因为你让老子的每天三十件烂事变成了五十件或者一百件,我就把你砸成真正的青花鱼!”说着,那黑色的重力球好像划破空气的流星一样,轰轰烈烈地就砸了过去,非常有中原中也砸太宰治的风格。

面对如此一点都不含糊的威胁,被砸的男人轻轻松松地跳开,插在兜里的手抬起扶着额,一副很懊恼的样子,说出了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嘛,我就算想要自杀,也不想死在一只内八字的蛞蝓手上啊。”

“而且——”他跳到花坛上,歪歪头笑眯眯道:“只要你连我们那位首领夫人都拿下了,还怕什么首领?”

中原中也:“你这是想要我挖那个男人的墙角?老子是像你这么恶劣的人吗?!”

太宰治耸耸肩,似乎还挺无奈:“哎呀,人家倒是想要和这么美丽的女性一起殉情呢,可惜那位好像并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嘛。”

“???”彼时还非常年轻的中原中也回想了一下,脸上微微一红,咳了一声道:“难道,川上真的——”

“因为你们都是小矮个嘛哈哈哈哈!”在跳下花坛的那一刻,空气中传来了棕短卷发少年毫不掩饰的恶劣放肆的嘲笑声。

“......”

“老子要把你的腿砍掉啊啊啊啊!!!”

似乎半个城市都能听到某人的怒吼声,川上晴若有所感地朝声源处看了看。

“看起来中也君还是太清闲了,三十件好人好事可能不能满足他过于旺盛的精力。”八岐大蛇淡淡地说道,心里那叫一个不爽。

这其实完全就是迁怒,因为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看看晴的周围吧。

金发碧眼的岚守亚瑟,金发碧眼的打刀山姥切,还有一把如此心机的金发金眸的太刀髭(鬼)切!

而被围在中间的晴犹如众星拱月一般,被金发淹没得都快要看不见黑发的他了!

八岐大蛇觉得非常委屈,于是八岐大蛇决定用神力给自己染个发。

“......其实有时候金发看久了,黑色的长发会显得格外得亲切呢。”在他行动之前,川上晴及时阻止了这一场争宠大会,其实最根本的原因她都没敢告诉八岐大蛇。

身体重组以后,她的彭格列血脉越发浓郁,超直感得到极大的增强,不要说幻术了,就算是神力幻化也能够一眼看穿虚妄背后的真实。

这残酷的真相,川上晴觉得还不要说出口了为好,否则...她真害怕玻璃心的八岐大蛇把自己郁闷成了抑郁症。毕竟,从察觉到她对金发的癖好后,这位邪神就开始试图用“金发美貌”来诱惑她。

得到这样的回答的八岐大蛇身上缠绕的那股哀怨一下子就消失于无形。川上晴转过头吩咐了一下,让山姥切国广和髭切也回到本丸休息一下。

至于八岐大蛇,她考虑一下,这么个大活人,一看就不好惹的样子,目标似乎有点大。然而这个时候如果开口撵他回去,川上晴觉得那颗好不容易粘起来的玻璃心可能又要啪嗒一声碎掉了。

化作小黑蛇缠绕在晴手腕上的八岐大蛇一本满足,甚至还非常欢快地吐了吐蛇信。

亚瑟对于蛇这种生物并没有多少好感,在大不列颠的神话或者传说中,蛇总是与狡诈阴险还有不详挂钩。

但是作为正直伟岸的骑士,也不会去随意评判一个人或者一条蛇妖,更何况——

“这样小小的模样看起来很可爱呢。”看到他这幅样子,川上晴倒是有些怀念,伸出手指在小蛇头上摸了摸,随后还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小蛇的下颌。

如果这是个人形,而不是蛇头,简直就像是调戏现场。

然而从不走套路的川上晴捏着小蛇的嘴巴两边,在她微微用力后,八岐大蛇化身的小黑蛇顺从地张开嘴,鲜红的蛇信微微收敛,两颗毒牙倒是看起来凛凛分明。

“还真是一条小毒蛇呢。”她笑眯眯地说道,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在小蛇其中一颗牙上摸了摸,好奇地说道:“我之前遇到的那只被我拔了两颗毒牙的小黑蛇到底是不是你的本体?拔了牙还能再长出来吗?”

熟悉的牙疼隐隐传来,八岐大蛇鲜红的蛇信尖在她手指上轻轻地舔了舔,从那豆大的紫色小眼睛中,她竟然还看到了颇为人性化的委屈巴巴。

莫名有点心虚的川上晴眼神飘忽了一下,她得承认,其实当时抓住小蛇的时候,她就似乎察觉到了这条蛇的来历有问题。

毕竟,八岐大蛇大概从不知道,阴阳寮外有天然的结界,一般的蛇虫鼠蚁根本不可能爬进来。

这样一想,其实当时八岐大蛇完全没有任何伤害她的举动,只是过来打探了一下消息,就被凄惨地拔下了毒牙,想想也是很可怜啊。

这位邪神,好像真是个幸运e,非常倒霉地被世界意志选做了承受恶意与**的容器,被诸天的神明算计打入无间阴界,好不容易从阴界隙缝钻了出来,还遇到了她,最后又被重新踢回了阴界。

这样想着,川上晴伸出手摸了摸小蛇的脑袋,随后看向了身旁安静陪伴的金发骑士。

——那闪亮的幸运值max,作为御主她看得一清二楚。

正在享受晴的摸头杀的八岐大蛇在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突然就被递到了亚瑟面前。

八岐大蛇:...盯.jpg

亚瑟:???

川上晴一本正经地谆谆教诲道:“蛇蛇,非酋好不容易遇到欧皇,你可要多蹭蹭,改改你幸运e的天赋啊。”

八岐大蛇继续:......呵。

亚瑟:......

这个主君有的时候总会做一些让人完全看不懂的事情呢。

在冬木市吃吃喝喝了两三天,除了第一天和吉尔伽美什干了一架,然后这位最古之王被八岐大蛇直接ko出局,其他时间的川上晴似乎完全忘记了圣杯争夺战的事情,带着亚瑟和小黑蛇八岐大蛇,在冬木市吃吃喝喝,好不爽快。

不只是这位御主,就连那位从者,似乎也完全没有一点的焦急与催促,好像他们来到东木的目的,就是为了吃喝玩乐一样。

“这绝不可能。”自从看到那个金发骑士后,心不在焉了很久的阿尔托莉雅找回自己的镇定,认真地对自己的御主说道:“只要是大不列颠之王,那么无论是女性的我,还是男性的他,都绝无可能放下我的王国。我们参加圣杯争夺的原因,必定是相同的。”

她确实非常了解自己,但是亚瑟和阿尔托莉雅又是不同的,他的记忆在大不列颠最辉煌的时候戛然而止,并没有亲身经历过那些辉煌后的衰败与落寞,对于大不列颠的灭亡,就好像从某本书上看到一行文字一样,虽然很难以接受,却不会成为心魔。

更何况,从始至终,亚瑟都非常相信自己的御主。她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亚瑟义无反顾的前进方向。

吾君剑之所指,便是吾粉身碎骨的前进之标!

而很快,这些心思各异的御主也就没有心思再考虑这个问题。

“啊呀呀,真是的,虽然我想要自杀,但是可不想被您这样卑鄙的小人杀死呢。那样,连身体都会腐臭不堪,连蛞蝓都会不如吧。”

驼色风衣的少年轻轻松松地避开枪弹,转头看向金发碧眼手持长剑的少女,弯起的眉眼看不出他内心的任何想法,“像这样美丽的女性,才是我梦寐以求的殉情对象呢。”

阿尔托莉雅:???

“多谢夸奖?”骑士王歪歪头,那一缕呆毛轻轻地晃了晃,犹豫地道了个谢。

“哇哦~”太宰治颇为惊奇,随后好像很慌张地连连倒退,还伸出手捂住眼睛,夸张地说道:“这么闪亮耀眼的灵魂...”

他突然停下脚步,勾起的嘴角微微扩开,脸上的笑容却稍稍敛起,“您是怎么忍心欺骗利用她的呢?”

“不告诉她吗?”他双手插着口袋,风衣后系着的腰带飞出好看的弧度,微微下垂显得无害的棕色眼眸此刻却泛着碎片的冰冷,“您可是准备,在得到胜利的那一刻,就毁掉那座圣杯的呢。”

几乎所有的秘密都被戳破,面对阿尔托莉雅不可置信的眼神,卫宫切嗣毫不犹豫地下令道:“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我命令你,将眼前的男人杀死!”

“不——”骑士精神让她无法对一个好心告诉她真相的无辜少年动手,阿尔托莉雅用尽全身的力气抑制住这种强烈的被支配感,咬着牙拒绝。

“我命令你!”卫宫切嗣用令咒用得毫不犹豫,他绝不能让这个消息被其他御主知道,为此哪怕牺牲了saber,他还可以抢其他御主的从者,甚至,没有从者,也无法阻挡他要毁掉圣杯的决心!

“啊啊啊!”金发少女痛苦地举起长剑,王之剑朝向太宰治劈来的时候,少年没有闪躲,反而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你这个魂淡啊太宰!我要宰了你!绝对要宰了你!”黑色的重力球猛地砸下,尘土飞扬,碎石漫空。

太宰治双手插着兜从容不迫地往后一跳,笑眯眯地说道:“真是太巧了啊,大小姐。你赶来的可这是时候呢~要是再迟一点,我就可以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殉情了呢。”

“滚啊!!!”中原中也暴躁地回过头给了他一个重力加速度的污浊的忧伤。

这仿佛拆迁一般的声响,一听就是中原中也的异能力。

八岐大蛇化作人形的模样,此刻正陪在晴身边悠闲地在公园草地上晒太阳。

你们亚瑟,那肯定是被某个心机蛇打发走了呗。

他为什么会带太宰和中也那两个小鬼电灯泡,可不就是为了让这两个免费劳动力代替晴通关这个无聊的圣杯争夺战,这样他就有时间和晴二人世界了吗?

难道,他还能是给晴送守护者的不成?

呵呵,电灯泡已经这么多了,他是疯了吗?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一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热门: 婉仪风华 冰川天女传 长夜余火 超凡黎明 月族4:复仇联盟(上) 锻仙 星光璀璨 当抑郁症患者进入恐怖游戏 劣质奶油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