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发的男人, 自称亚瑟·潘德拉贡, 宛若光明骑士一般阳光俊朗的面容, 带着爽朗温厚的笑容, 虔诚地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 说出比最美的情话还要动听的誓约。

川上晴脑海中滑过一个一闪而过的想法,八岐大蛇真应该像亚瑟王学习一下, 省得每次求婚现场都搞得好像病娇黑化要囚禁py似得阴沉。

当然, 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 对于川上晴来说,事业永远是放在第一位,至于那在遥远的横滨独守空闺的谁谁谁,某一方面非常有大猪蹄子天赋的川上晴只在脑海中想了一瞬, 就瞬间抛在了脑后。

这个时候,显然是终于找到的岚守比什么八岐大蛇重要多了呀哎嘿/露出调皮的笑容.jpg

渣得明明白白的川上晴温和地抬起手,笑着向他确认道:“那么, 亚瑟,可以这么叫你吧?”

亚瑟王微笑着点头。

“那么亚瑟,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川上晴能够看出男人温厚善良的本性,然而初次见面的亚瑟直接而热烈的效忠宣言, 却让她心生疑惑,所以, 她希望在接受这份灿烂耀眼的效忠之前, 先搞清楚原因。

亚瑟歪歪头, 川上晴注意到,随着他的小动作,似乎有一缕呆毛微微翘起,小小地摆动了一下。

川上晴:!!!啊啊啊!控制住你蠢蠢欲动的心啊川上晴!先搞清楚前因后果啊啊啊!不要被美色所迷惑了,想想你远在横滨的糟!糠!之!妻!啊!

认真在心里告诫一番后,川上晴才抬起头又重复了一遍,“我原本并不在此地,是突然被拉扯到这里,然后便听到了来自你的宣誓效忠,而在此之前,我想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亚瑟有些苦恼地想了想,他的记忆似乎有些混乱,认真来说还停留在大战胜利归来,与老师梅林坐在宫殿的屋檐上,谈及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自由自在地,不用背负一整个大不列颠命运地活着,他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亚瑟王还记得自己的回答,这位年龄已经在拔出石中剑后背定格在少年时的传说之王,露出如同少年一般开朗热忱的笑容,海蓝色的眼眸闪过比太阳更灿烂的笑意,大声地,充满向往地回答。

【我想成为最厉害的骑士,找到最棒的主君,以手中之剑,只为保护一人。】

他仿佛记得,在说完这句话以后,老师梅林露出的笑容。

那是一种很玄妙的微笑,仿佛在那双眼中洞察了时光,看穿了未来,蕴含了宇宙星辰的点点辉光。

【吾王,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他说。

再然后,他好像便困顿地睡了过去,再醒来后,睁开眼便看到了沐光走来的少女。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比他的思想更快地认识到,他找到了想要效忠的主君。

没有缘由,就是那么肯定。正如在拔出谁也无法拔出的石中剑时,一定笃定。

他笃定着,这是会与他意志相同,理解尊重他的主君,这会是他最契合的主君。

亚瑟王并不会说谎,他照实和川上晴说了全部的事实,就安静地站在她面前,微笑道:“那么,接下来请你做出判断。无论您是否接受我的效忠,我都欣然接受。”

“......”川上晴认真地看了他(的金发)一眼,跟着寄居在大空指环中的giotto吐槽道:“你们金发都是这么会撩吗,初代?”

giotto:......不要为你的喜新厌旧找借口,晴,花心就要花得明明白白一点。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川上晴还能说什么,自然是欣然地接受这份诚意满满的效忠,心满意足地看着新上任的岚守那耀眼的金发,露出嘿嘿的笑容啊。

讲真的,她虽然喜欢金发,但也不是只要是金色的头发都会来者不拒。说是喜欢金发,其实更应该说是,喜欢那金色耀眼,如同朝日一般的品格。

“讲真的,我喜欢金发的原因,还是因为您呢,初代。”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川上晴笑眯眯地和giotto私聊了两句,“自从四岁那年,在梦中见到您一面,您的金发可快要成了我念念不忘的心魔了呢。”

金发的男人,俊秀的容貌,温和的眼神,额上永远燃烧着生生不息的明亮火焰,好像一轮明日一般,永不坠落地高悬于天空之上。

giotto也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并不介意她掩藏在话语中的试探询问,笑着解释道:“确实让我也没有想到,在十代下定决心将彭格列戒指毁掉后,本以为在指环中的我等也会重入轮回,却没想到彭格列意志已经将十一代的火炬交到了你的手上。”

“在指环毁掉的时候,其实还是有些不甘心呢。但是这一切,在看到小晴的那一刻,就全部化作满满的惊喜了哦。因为,我在小晴身上,看到了彭格列的新生与延续,看到了彭格列意志的辉煌与生生不息。”

“......”川上晴别过脸,不得不承认,比起情话,只有一丝意大利血脉的她是玩不过天然撩的祖宗了。

但其实,惊喜的又何止初代一个人呢。

她伸出手抚摸着大拇指上的大空指环,宛如金色太阳一般的亚瑟好像骑士一般守护在她身侧,在对上她的视线时,还会露出温厚灿烂的笑容。

指环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指环铭刻着奇迹的相遇与羁绊。

指环......

她突然侧目看向亚瑟,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安静地套着一枚岚之守护者的指环,分明是已经得到认可后的模样。

亚瑟注意到她的视线,笑着抬起握着剑的那只手,“您在看这枚戒指吗?在我出现在您面前之前,有一位非常温柔的先生,在问了我几个问题后,便把这个戒指交给我了。我想,这或许与您认可我的效忠也有关系?”

守护者试炼这么简单吗?!

你还是我那个脾气暴躁的g叔叔吗?!

亚瑟你是幸运ex吧?

想起在地爆天星和轮回眼下苦苦支撑才勉强获得雾之守护者试炼认可的宇智波鼬。

本灵都被分割成无数份,最后才在神明的算计中死里逃生而获得雨之守护者试炼认可的一众付丧神。

还有每天都在齐木楠雄的灾难中努力地寻找着平凡普通生活并且根据大齐木的出现来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获得云之守护者试炼认可的齐木楠雄。

亚瑟你开挂了吧?!幸运max啊!

川上晴忍不住看了一眼一脸正气,笑容宛若太阳之子的岚之守护者,认真地回答道:“无论你有没有这个戒指,你都是我认定的同伴。而正因为你是我认可的同伴,所以才会有这个戒指出现在你手上。”

随后,她笑了笑,继续说道:“亚瑟,其实我在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认定了你。我的岚之守护者,只能由你来承担。”

“如果你有任何的迷茫,那么也请不要担忧。因为身为骑士,不用去考虑那么多,你可以完全将所有的寄托放在我身上。请你相信我,汝之愿望,我一定为你完成。”

你的愿望,我为你完成。

这曾经是他对无数人许下的承诺,但是现在,从少女口中听到这句一诺千金的话语,他似乎才终于明白,那些听到他的话的人,是什么感触。

对于成为大不列颠之主,亚瑟其实是很惶恐的。他成王的时候只是少年,在拔出石中剑之前,从未想过做王。但是骑士精神又无法让他在拔出剑后,选择背弃,只能背下这个责任。

惴惴不安的担忧掩藏在阳光灿烂的笑容下,除了老师梅林,他的软弱不能被任何人知晓。

因为王是不可以有迷茫,不可以有弱点的。王是所有人的希望,所以王必须坚定地走下去。

金发的传说之王蓦地露出了笑容,犹如辽阔平原冉冉升起的烈阳。如果这是命运的指引,他想任性地义无反顾一次。

“那么,我想请您,帮助我赢得这次圣杯的胜利。”

川上晴并没有一点生气,欣然笑道:“当然,请你看着我,为你夺得这唯一的桂冠。”

设身处地来想,若是有一天她在被唤醒后得知了彭格列的消亡,心中的意难平,不会比亚瑟少上一点。

大不列颠是亚瑟王的责任,是他后半生的全部意义。亚瑟·潘德拉贡是大不列颠的亚瑟·潘德拉贡,想要他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那么首先就得让他重新直面曾经辉煌一时的大不列颠王国。

圣杯或许是其中一种方法,但是川上晴接收完手背上的令咒传递而来的信息后,却觉得这个“满足一切愿望”本身,就充满了虚假。

但是川上晴暂时不会说出口,她看向金发的骑士,这位一手缔造了一个王国辉煌的传说之王,未必就没有这样的智慧与灵敏,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妥。

所以,在一开始效忠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出口,也没有以此为要挟,非要得到这个满足一切愿望的圣杯。

他的意志是坚定的,思想是自主的,效忠也是真诚的。

那么,川上晴也愿意满足同伴的心情,她看向金发的骑士,互相撸出一个了然而默契的笑容。

这场“有问题”的圣杯争夺战,似乎会更有意思一点。

有了守护者就把某蛇蛇忘到脑后的川上晴感受到手背红纹令咒传递的信息与指令,她歪过头冲着金发骑士笑道:“看来,要轮到我们出现的时候了。”

“速战速决吧,这场圣杯争夺战,只会有一个结局。”

她橙色的眼中仿佛带着火光,像极了大不列颠极北盛开的暹罗玫瑰,铿锵有力,坚定不移,似乎从来都不曾有过迷茫与犹豫,如此自信到耀眼。

“呵,大言不惭的杂修!”

从路灯之上,传来冷声的嗤笑,浅金发的男人有着锋利俊美的容貌,和天底下最傲慢的高高在上的神情。

讲真的,川上晴觉得“高高在上”这个词大概是她最讨厌的词语,看到这样的人,这样的表情,就会很想让人来一发x burnner给那人尝一尝。

——这是来自不到一米六的“混血”最后的倔强。

在亚瑟都没来得及说一句“请您稍等,放着我来”的话,金红色的火焰宛如吉野光柱一般照亮了半边的天空,像火龙一般冲向路灯上的男人。

吉尔伽美什勾起兴味的笑容,宛如野兽一般猩红狭长的眼眸像是在盯着一盘美味珍馐一般看着那火焰,和火焰的主人。

他轻描淡写地伸出手,似乎只是随后一挥,身后便好像有宝库开启,万剑齐发一般,挟裹着冷冽得好像割破天空的气势,与那火焰猛烈地撞击在一起。

川上晴眯起眼,必须要抬起头才能和男人对视的高度差让她非常不爽,索性双手腾起火焰,悬浮于半空中,还估计较劲一般地比男人高了那么一点。

唯一一个在地上的亚瑟:......你们考虑过我脖子的感受吗?

感觉好像在某方面被比下去了的吉尔加美什:......杂!修!

仿佛嫌这样的嘲讽还不够,川上晴勾起嘴角,看了他一眼道:“这届的英灵太差,就先从你开始下手吧、”仇恨值拉得那叫一个妥妥。

亚瑟继续:......

他发现了,他这位主君真的很会怼人。尤其在招惹到她的时候,简直随心所欲得宛如一个混沌中立。

随着她的话,本丸中的全部刀剑化作本体,仿若流光一般,在她背后发出齐齐的嗡鸣声!

吉尔加美什冷笑一声,轻蔑地看了仿佛一个吃瓜观众的亚瑟,随后血腥的眼中闪过狂热而冷静的战意,开天辟地乖离剑在他手中显现。

亚瑟再次:......

这位最古之王都是什么毛病?一副看吃软饭小白脸的眼神看着他干什么?碰到这么个比从者还牛逼的御主,换你你也别想插手!

吉尔加美什可不管这些,他冷哼了一声,充满鄙视地说道:“本王也曾见过那位女性的亚瑟王,名为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可比你这个杂修厉害不少!至少,不会让自己的御主去和强大的从者开战!我会让这个蝼蚁知道,她的举动是多么错误的决定!”

沉默了一瞬的亚瑟王真诚地看向自家御主,“主君,我可以改一下心愿吗?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把这位满口‘杂修’‘女性亚瑟王’的最古之王揍回英灵座。”

“......”川上晴觉得自己在死气状态下的面瘫脸都快要保持不住了,拉得一手好仇恨值的吉尔加美什,连亚瑟这样温厚忠贞,富有骑士精神的男人都无法忍受,甚至连重现大不列颠的辉煌都放在了暴揍吉尔加美什之后。从这个方面来说,最古之王果然名不虚传啊。

吉尔伽美什却是不屑一顾,这位最古之王拥有着世界上最傲慢的一颗心,偏偏他还非常厉害。所以就算有着漂亮的金发,川上晴也对此敬谢不敏。

这样的暴娇脾气,只能让她想到某个榴莲头红眼睛的爆破爆杀王,从名字到长相再到气质,川上晴觉得这两个人见面,一定会非常有话聊。

比如聊一聊,是不是这个长相的,都是这么个暴脾气。

开天辟地乖离剑对上付丧神,那阵势可以说是惊天动地。川上晴并不让亚瑟出手,与她极有默契的骑士少年寂寞地抚上腰间的石中剑,有点可惜。

身为骑士,他本来是应该在强敌到来之际守护在主君面前,恪尽职守地行使骑士精神。结果现在反而被主君像一朵娇花似得护在身后,还被某个嚣张的金闪闪污蔑比不过女性的他?

亚瑟王心中惆怅,却也清楚主君此刻的做法是明智的。原因也很简单,亚瑟没她厉害,从看见她的那一刻,他就感受到了少女身上澎湃磅礴的力量,较之神明,似乎也不为过。这样庞大的力量,居然仍然可以安然无恙地在她身体里游走,而不是撑爆**,想必主君的身体或者血脉,应该相当不错。

川上富江的血当然非同一般,也正因为如此,算是继承了她一部分血液的川上晴,也没有特意地去改名。

而此刻,川上晴显然也不会和亚瑟解释,她是得到了怎样的奇遇,才在身体的隐忧还未完全爆发之前,就先泯灭了**,然后从未来那里得到了富江的血液,重新塑造了身体。

这就像是一个无果的因果循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永远是无限循环小数,得不到答案,也没有必要深究。

也幸亏这场气势恢宏的战斗是在空无人烟的冬木市某个后山,就算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照亮了半天的天际,至少没有造成任何伤亡。

风王结界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晴面前,开天辟地乖离剑不得再前进半分。而与之相比,锋利的刀剑闪烁着寒光,已经刺破了最古之王坚硬无比的黄金铠甲。

随着樱花漫天后,山姥切国广手持打刀,与鬓切一起,抵住了他的脖颈。

“对姬君不敬者,罪不可赦!”

“我倒是完全不介意再多一个斩杀最古之王的名号呢。”

川上晴无奈地笑了笑,化身流光的三日月宗近微笑着抢占了姬君身边最好的位置,也同样笑道:“实在忍不住对您的思念之情,我等便迫不及待地全部回应了您的召唤。”

他身边还有许多刀剑,只是本体的模样,闪烁着荧光,好像撒娇似得抖着剑身,又或者发出轻鸣。

川上晴其实只打算召唤几把刀剑便可,却没有想到他们一窝蜂地全上了。

虽然造成了比预计更大的杀伤力,不过这样的关怀与思念,谁能拒绝得了呢?

就好像亚瑟张开的风王结界,明明知道乖离剑无法伤害到她一分一毫,却还是毫不犹豫地浪费魔力为她撑开了屏障。

*

此刻,横滨,港口黑手党首领办公室。

坐于最高位的男人目光沉沉地看着手中那份文件,攥住纸张的手差点将文件碾成细碎。

森欧外咋咋称奇,毫不怀疑那双捏着文件的手也能轻易地扭断在场任何人的脖子。

所以,在他野心勃勃地篡位成功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外来者篡了他的位后,这个医术精湛的家庭医生显然识时务的本事也很精湛,连察言观色也不需要,他便知道这是无法匹敌的强者,那么就不要做出任何让他发怒的举动。

森欧外让位让得很痛快,然而若是让他抓住机会,那么一旦找到弱点,再次进行篡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现在,察言观色的森欧外有些沉默地回想了一下这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大佬如此震怒的文件到底说了什么,怎么想也没想明白,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东木那边的圣杯争夺战,和他们港口黑手党有什么关系?许愿就能实现一切愿望的圣杯?别开玩笑了,在黑暗里摸爬滚打这么久的男人根本不会相信这样虚无缥缈的承诺。

终于,那张可怜的桌子还是在一个震怒的拍桌后结束了它的生命,伴随着散落一地的文件,八岐大蛇思考了一瞬,目光落在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身上。

不是金发。

一个自杀狂,一个小矮个。

嗯,安全了,看起来都不是晴会喜欢的类型。

想到那文件上看到的情报,他沉着一张脸道:“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和我去冬木市一趟,森欧外,在此期间,港口黑手党由你负责。”

他丝毫没有介意这个首领本来就是从森欧外手中抢过来的事实,当实力强大到一种地步,那么所有的算计也就成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像森欧外这样识时务的男人,连这一点小事都不会让它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转身离开之前,八岐大蛇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回过头,“在吾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每天要做的好人好事也不可懈怠。谁要是少做一件,等吾回来...呵!”

这个时候你为什么还要惦记着好人好事啊!森欧外表面上微笑点头,一副“老大您说得都对,我们一定当做圣旨来执行”,然而内心却真是恨不得那手术刀戳死他。

安静地跟在首领后面一致地露出逃过一劫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那松了的半口气还没吐出来,就听到男人接着说道:“太宰和中也也一样,就算是去了冬木市,30件好人好事也必须按时保量完成。吾会亲自监督。”

中原中也:......我艹尼玛!这世界上最大的好人好事就是把眼前这个祸害人道毁灭!!!!屮屮屮!!!!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热门: 重生之我是BOSS 乡村少年 从仙界归来的厨神 月亮有你一半圆 死亡飞行 主宰之王 涂鸦王子/26岁才知我是富二代 炮灰的马甲又又又掉了 杨戬——人生长恨水长东 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