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九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八岐大蛇觉得全天下可能都在和他作对。

邪神大人冷冷地看了一眼撞在自己腿肚子上的小金毛狐狸,那一股子挥之不去的糟心狐狸味儿, 让他瞬间联想到一半狐狸血脉的安倍晴明和九尾妖狐玉藻前。

狐狸精没一个好东西!

八岐大蛇释放出妖气, 小狐狸崽立刻挂上了两泡眼泪珠。暗暗得意的邪神伸出手勾起他的后衣领, 将小狐狸提起来后,就想要随手扔回玉藻前和巫女的老宅。

这两口子心怎么这么大,放一个大妖幼崽在人类的街道上乱窜, 生怕那些虚伪的阴阳师找不到好用的式神不成?

被八岐大蛇这么一恐吓,本来就因为丢了妹妹而害怕不已的羽衣直接哭了出来。

小狐狸虽然才出生不久,但是大妖血脉让他敏锐地感知到眼前男人的不好惹。想到父亲在晚上睡觉前, 对他和爱花说得那些人类阴阳师最爱吃小狐狸肉的床头故事, 羽衣瑟瑟发抖地抱住自己屁股后面的狐狸尾巴。

可怜,弱小,无助qwq

“小狐狸哥哥害怕了”小姑娘趴在罪魁祸首怀里, 想了想, 借花献佛地将八岐大蛇之前送给她的金平糖递了过去。

“吃糖糖, 就不害怕啦。”她趴下身子,包装精美的金平糖落到竖起耳朵看着她的小狐狸手里,“小哥哥看起来很不安,有什么是我能帮你的吗?”

羽衣很想说,你让这个抱着你的男人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看着我, 就是在帮我的大忙了。

但是,他握紧手心里的金平糖, 金金洒洒的糖纸和小女孩漂亮的橙色眼睛一样好看。

“我妹妹丢了, 你可以”脱口而出后, 羽衣也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眼前的小女孩甚至还没有爱花个头高,让她帮自己一起去找妹妹,不如赶紧回家找父亲来得快。

他转过话题,“没,没事了。谢谢你的糖果,我先走了。”

“要找人是吗?这个我在行呀。”小姑娘拍着手,转过头对八岐大蛇说道:“叔叔放我下来,我去帮小哥哥找妹妹。”

八岐大蛇:找找找,找什么找!?这天底下的狐狸精为什么像割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儿接着一茬儿?!

然而,等到小姑娘一个眼神飘过来,天下无敌的邪神也要乖乖地认命,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便立刻有如影随形的药研藤四郎飘到身边,正大光明地拉住小姑娘的手。

“那么,我和姬君一起帮这位大人找妹妹吧。这里人多,还请姬君抓好我的手,以免走丢。”

八岐大蛇:

回去就找王水把这些刀子全都融化了!

羽衣抹了抹眼泪,“真的吗?”

小姑娘认真地点点头,四处看了看,朝着一个方向指过去,“往那走!”

羽衣觉得她身上有种让人信服的魔力,跌跌撞撞地跟在她身边,偷偷地瞄了一眼,视线落在药研藤四郎拉着她的手上,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八岐大蛇朝着身后递了个眼神,在小姑娘并没有发觉的时候,一直陪着她的八字泪沟哥哥好像一阵烟雾似得,消失了踪影。

男人扬了扬嘴角,看着她雄赳赳,气昂昂地左边拉着药研藤四郎,右边带着金毛小狐狸,哑着嗓子笑了笑。

他捂着左胸口处,挑眉调侃道:“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青涩莽撞的时候。”

人类的成长真是太有趣了,邪神温柔地注视着小姑娘团子一样胖乎乎的,稚嫩身影,似乎明白了为何人类只有几十年的光阴,却最终能够取代强大的神明,成为世界的主人。

彭格列指环中,灵魂状的川上晴也在悠闲地和初代闲聊侃大天。好像能够感知到一般,在八岐大蛇 温柔地看着小姑娘的时候,在彭格列指环内,她也正透过这方漫无边际的天地,温柔地看向挺拔俊美的神明。

“这样的你,真是很久不曾见到了。”giotto穿着一身深色的和服,颇为怀念地说道,脸上露出一副老爷爷的慈祥表情。

川上晴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黑历史,只是透过戒指看着幼时的自己笨拙莽撞的样子,似乎也是一样非常新奇的体验。

“我又不是像里包恩叔叔那样的小孩身大人心,自然也会有这么青涩稚嫩的时候啊。”

“但是有他们在,所以一定没有问题的。”

每个人都是在不断的挫折中成长,幼时的她还有鲁莽青涩的资本。因为有守护者们,还有八岐大蛇的纵容,所以她会得到一个成长的教训,却不用尝试这份任性带来的苦果。

这样的成长,简直可以说非常温柔贴心了。

任谁都想象不出来,这样的温柔体贴有朝一日会来自于高高在上,藐视人类,冷漠无情,充满怨恨的八岐大蛇。

男人将她视为天空,向往她的温暖与包容。但是此时,对于川上晴来说,或许她也从八岐大蛇这里,感受到了一丝属于高空的辽远与包容。

天空可以包容万物,那么谁又来包容天空呢?

“恭喜,你又做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十一代。”初代温和地举起茶杯,睿智的眼神中带着赞赏与笑意。

玛雷指环的主人事关重大,八岐大蛇却是比白兰杰索还要危险千百倍的男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头猛兽,在嗅到蔷薇的芬芳后,竟然会心甘情愿地将脖颈套入锁链之中,抛掉渴望已久的自由,也只想要完成她的梦想。

彭格列的大空似乎总有这样魅力,再是危险的猎物,也逃不过天空的包容与温暖。

但是初代仍然为她感到骄傲,为她的心性、智慧、果断与坚持而感到骄傲。

彭格列的意志犹如永不熄灭的火种,一代接着一代地守护着家族,守护着世界。

彭格列指环内的空间无穷无尽,灵魂容纳于此,好像自成一片天地。川上晴觉得,有点类似于本丸,可以随意地调节着上方的天空,改变气候,甚至想要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拥有。除了无法获得作为人时的自由,似乎和活着也没什么区别了。

川上晴微笑着看了一眼茶杯中竖起的茶梗,即使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想要它竖起来的原因,也不由得感觉到愉悦。

她举起茶杯回敬初代,敛去眸中的温和与复杂,笑道:“虽然是在意料之中,却也真是出乎了我情理之内。”

她亲手毁灭了一个神,又亲手创造了一个神。在一次又一次的穿越时空中,似乎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放下心来,停下脚步,好好地去想一下,她和八岐大蛇,究竟应该是什么关系。

死敌?

对手?

朋友?

使徒?

亦或者是前男友?

想到这里,川上晴忍俊不禁地抿了口茶,总感觉如果将这个回答说出口,矜骄冷傲的男人在下一秒恐怕就会哭出来。

并不知道他的晴在指环中给自己安了一个怎样绿油油的身份,八岐大蛇摸摸发痒的鼻尖,微笑着看他们终于在七拐八绕以后,找到了一所落败的神社。

他和几把刀剑隐藏在两个真小孩,还有一个伪小孩身后,眼看着小姑娘毫无心机地敲响了门,还礼貌地表达来意,微微勾起了嘴角。

这样毫无心机的晴,真是从未见过啊。

八岐大蛇不禁有些期待,广袖一挥,几把刀剑便全都被禁锢了力量,包括正守护在小姑娘身侧的药研藤四郎,也是眉目一凛。

三日月宗近敛着眼眸,半响后,悠长地笑了笑:“您可真 是一个残忍而温柔的大人呐。”

残忍地将所有残酷的事实揭开,却又温柔地跟随在身侧,害怕她受到伤害。

而仔细想想,这样的残忍又何尝不是一种温柔?只是这份温柔——

“吾从不否认,你想得很对。”眼看着那推开门的阴阳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诱哄着三个孩子踏入了大门,八岐大蛇并不阻止,慢悠悠地跟在身后,如影随形,好像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轻松。

他眸色温柔地看向小姑娘,眼底深处却藏有一丝的冷漠与无情,“吾不知你们刀剑认主到底凭借什么。但是,现在的晴与未来的晴,我分得很清楚。”

“我只认,我认可的那个她。”

所以,他才能容忍这些刀剑在小姑娘面前争风吃醋,才能容忍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金毛小狐狸,因为那都不是他的‘晴’。

那个将他打入地狱,却又拉回人间的少女,是独一无二的光。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我就说您这态度怎么有点怪异。”鹤丸国永仔细想想,“那您和小姬君签下那个灵魂契约”

神明低声笑了笑,眉目中闪过几分温柔,“因为,我要让现在的晴,变成未来的我所喜爱的那个晴啊。”

亲手打造恋人的成长之路,在过去种下未来他们相逢的种子,定下灵魂的契约,将这一个不完满的圆圈填充进最后一个缺口。即使成为神明,对于命运这种东西,八岐大蛇也无法完全掌控,但是他可以费尽心机与考量,让命运朝着他所希望的那个方向前进。

包括定下契约,让黑影成为晴的第二个性。

也包括借着小狐狸的出现,让晴成长蜕变,成为他所希望看到的那个坚韧美丽的灵魂。

“呀咧呀嘞,这也太可怕了吧。”鹤丸国永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有些警惕地看向他,不解地问道:“作为刀剑我是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但是我却觉得,真正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应该弥补她的遗憾,让她放慢脚步成长吗?”

鹤丸国永用本丸所有的狗血剧表示,八岐大蛇这样的追求方式,绝壁追不到女朋友!

然而执拗的邪神有自己的一套爱人的方法,他并不想和鹤丸国永再多说什么,如同影子一般跟在小姑娘身边,一言不发,眼神温柔得有些毛骨悚然。

小姑娘转过头没看见叔叔们的身影时,其实是有点害怕的。只是药研哥哥还在她身边,再加上爱花的踪影就在眼前,她便忽略了叫嚣个不停的直觉,跟着那穿着阴阳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只是,这座神社看起来真是太过破旧了,荒凉到让人有些胆寒。小姑娘胆子并不小,却还是觉得心里扑通扑通地跳着,浑身上下都在叫嚣着不安与害怕。

“您不用怕,我会保护您的。”药研藤四郎像是看出了她的不安,在她耳边小声安抚道。

其实,此时的小姑娘已经有些后悔了。她直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一些事情,但是这个时候如果真的大喊大叫,反而可能会遇到更加不好的事情,再加上爱花的消息就在眼前,她只能白着脸,不安地拉住药研藤四郎和羽衣的手,紧紧地靠在一起,寄希望于那些不安都是错觉,眼前的阴阳师其实是个好人。

染着黑色不详痕迹的鸟居后,中年男人指着那扇门,温和地笑道:“就是在这里了,我看那小姑娘一个人在街上哭得可怜,便带着她回到了神社,既然你们是她的亲人朋友,那么便进去看看她吧。”

他的措辞似乎没有什么漏洞,羽衣迫不及待地踏出脚步,小姑娘抬起头看了男人一眼,下意识地拉住他的手腕。

“嗯,小姑娘你还有什么事吗?”不等羽衣疑惑,男人微微俯身,看向她,嘴角边的笑容似乎有些狰狞。

她心中的不安越发浓郁,然而八岁的小姑娘平淡可怜的阅历 并不能告诉她此时应该怎么做,在药研藤四郎无声的安抚下,她最后还是慢吞吞地和羽衣一起,推开了那扇门。

穿着人类女孩衣服的小狐狸蔫巴巴地躺在房间中央,棕色的绒毛覆盖着粉嫩的耳尖,在看到羽衣出现的那一刻,却露出了惊恐不安的表情。

小姑娘心头瞬间升起不好的预感,几乎是立刻间,她抓着羽衣的胳膊,用力地将他推出门,与此同时,药研藤四郎飞快地抱起爱花,试图冲出房间。

黑色锁链似得图案霎时间在他们脚下浮现,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小姑娘果断推出门的羽衣眼睁睁地看着偌大的房屋瞬间爬满密密麻麻的纹路,他想要冲进去,却被小姑娘大声地呵斥住。

“去找你认为最厉害的人来帮忙,羽衣哥哥,快!”

在最危险的时候,小姑娘反而冷静了下来,握紧拳头,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喊道:“快跑!快!”

她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与单纯,但是同样流淌着和川上晴一样的血脉,拥有同样的灵魂。

药研藤四郎伸出手,只是刚刚触碰到那黑色纹路蔓延的边界,便好像被灼烧一般,不能再往前伸出一点。

“药研哥,可以麻烦你先照顾一下爱花吗。”小姑娘抓回他的手,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对他说道。

药研藤四郎并不会问她到底要做什么,而是坚定地点了点头,“姬君交给我吧。”

随后,在男人一步又一步地踏上阶梯,露出原本狰狞可怖的面目,朝着爬起来想要跑开的羽衣伸出手时,小姑娘眼中闪过一丝微弱的橙色的火焰,毫不犹豫地冲出了这个封印的牢笼,一把将男人撞倒在地!

中年男人不可置信地看向她,大叫道:“你不是妖怪?!”

他这封印阵法只能将妖怪封印,对人类却是无效。只是不提人类小孩为什么会和妖怪在一起,在她看到那个妖怪伸出手触碰封印还被灼伤后,到底是哪来的勇气毫不犹豫地冲出来的?

这小丫头不要命了吗?!

“可不是,人类所深藏的勇气便好像夜空中隐藏的繁星,未有乌云散去,你永远不知道那会是多么漂亮璀璨的一幕。”狐面男人轻轻打开折扇,悠长叹道,“而这其中,最让吾佩服的,大概就是川上晴了。”

八岐大蛇连一个眼角都不想给他,这男人恐怕早就知道了女儿的下落,还好像捉迷藏一样任由儿子满城瞎逛,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那两只小狐狸有这么一个爹,也是一个大写的惨。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玉藻前勾起唇角,“比起残忍,您可比我更甚许多呢。至少,如果现在那里出现的是年幼的柚子,吾不会如此坐视不理。”

八岐大蛇嘲讽地看了他一眼,轻启薄唇,极其恶劣地说道:“那么,不若吾满足了你这个心愿,你说好吗?”

玉藻前:

什么仇,什么怨?算了,他不多嘴了。

狐面男人笑了笑,那神社内的场景却不如他们此时这般轻松惬意,纵然日后是连邪神也能打入阴界的强者,现在的川上晴也不过是一个才八岁,还没有系统地学习过一节格斗课的四头身小团子。

她猛地一撞,让猝不及防的男人踉跄了一下,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尚且没有学会任何神通的羽衣和用尽全力也冒不出半点火焰的人类小团子,能够做什么?

中年男人不管怎么说,也学过半吊子的阴阳术。那封印牢牢地将棕毛小狐狸和其中一个妖怪封锁住,这只逃出来的金毛小狐狸,他也绝对不会放过。至于这多管闲事的小女孩,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不打算留下活口!

为了这一天,他已经执念了太久!他要契约一只强大的妖怪,然后振兴神社,成为最厉害的阴阳师,让所有看不起他的人全都跪在他脚下!

本来,发现一个妖血浓郁的小狐狸已经是意外之喜,没想到还有第二只,第三只主动送上门!

说来,如果不是这只小狐狸不小心打碎了那手镯,他又怎么能发现这大胆包天地闯入京都的小妖呢?

这都是他的运道!是上天注定他成为比安倍晴明还要厉害的阴阳师!他决不允许任何事,任何人阻挠!

这般想着,男人不再保留,逐渐有些疯癫的眼神,从怀中掏出一枚符咒,毫不犹豫地向那人类女孩打过去!

他已经看出来了,在场的几个小孩中,这是最难缠的一个!

羽衣猛地瞳孔一缩,那雷光看起来厉害极了,而人类却总是柔弱的,如果,如果晴被打中的话

不可以。

想要保护她!

一向怕疼爱娇的金毛小狐狸只感觉浑身的血液突然沸腾起来,原本有些微圆的眼眸略微拉长,带着一点兽性的狭长与冷光,毫不犹豫地挡在女孩面前,承受住了那一道雷光!

鹤丸国永忍不住呲牙,看向狐面妖怪,在心里啧啧了两声。

当爹的就是心狠啊,虽然要不了小命,但是这也肯定会疼得皮开肉绽。

“哦呀?”玉藻前狭长的眼中闪过一丝流光,轻声笑了笑,“这可真是有意思了。羽衣居然开启了血脉天赋?每一次遇到川上晴,都会让我大吃一惊呢。”

鹤丸国永:您这深沉的父爱,也很让我大吃一惊。以后再也不说小乌丸的坏话了,相比起来,就连没收了他全部小说电视剧的小乌丸,都称得上是慈父了。

此时在场上的小姑娘却并不知道这些,药研藤四郎着急地看向她,心中不住地担忧,八岐大蛇究竟在搞什么?!这样的小姬君,他不心疼,有他们来心疼啊!

茫然失措的小姑娘震惊地看向倒在怀里的小狐狸,伤痕累累的模样。他是为了保护她的,小姑娘忍不住鼻尖一酸。

“呵,这样也好。”男人不屑地说道,他并没有看到羽衣妖血初现的那一刻,此时脸上挂着冷酷无情的表情,伸出手要将小狐妖从川上晴怀中拽出来。

小姑娘仓皇地往后挪了挪,便听到男人从鼻腔中发出冷漠的哼声,带着狰狞的笑容,“把他交给我!小东西,你们一个也逃不掉!不仅是你,就算是这只小妖怪”他冷酷地笑了笑,“我也可以拔了他的皮!”

反正他还有两只没有受伤的妖怪在手,这只看起来太不听话,让男人非常不喜。

男人的话语让她第一次认识到死亡的接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她的鲁莽与天真,竟然会带来这样惨痛的后果。

在男人伸出手即将要抓住奄奄一息的小狐狸时,川上晴猛地抬起头,橙红色的火焰冲破了桎梏,察觉到主人内心真正的意志与决意,散发出初生的温暖炙热。

男人大吃一惊,他伸出手想要去抓,小姑娘本能地伸出拳头。

【将你全身的细胞能量调动起来,舅舅相信,如果是晴的话,肯定可以极限地完成所有想要做到的事情!】

携裹着耀眼灼热的火焰,好像神火降世一般,将此间的罪恶与贪欲全部灼烧。

男人惨痛地叫了一声,滚在了地上。

小姑娘低着头,鼻尖一抽一抽地,好像有无声的眼泪落在伤痕累累的小狐狸身上。

似有阴影落在她身上,她红着眼睛抬起头,一向爱笑的小脸上挂着斑驳的泪痕。

“小狐狸没有事,他只是激发了血脉,所以睡了过去。”男人慢慢地说道,俯下身,轻轻地环抱住女孩。

原本还只是发出细小的呜咽声,在听到这句话以后,小姑娘的眼泪好像管不住阀门的水泵一般,瞬间奔涌而出,大声地,委屈地,趴在他肩膀哭了出来。

在这晶 莹的泪水中,八岐大蛇看到熟悉的灵魂,就快要绽放出璀璨漂亮的光芒。

神明不懂感情,但他在低下头,抚摸着女孩柔软的细发时,感觉到似乎是心脏的地方,泛起了疼痛。

在女孩哭泣的时候,他的‘心’,微微地泛疼,却又好像有些骄傲。

高傲的神明垂下眼眸,单膝跪在地上,毫不介意那地面弄脏白色的华服,他嘴角边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眼中却落下了一滴心疼的泪水。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下一章:第九十六章
热门: 穿成亿万总裁他前妻[穿书] 穿成反派早亡妻 限制级特工 穿越之天雷一部 魔力的胎动 超能大明星 好爸爸系统[快穿] 网游之王者无敌 佛系少女求生日常 贤惠O穿成凶狠上校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