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十个人浩浩荡荡地出行, 恐怕立刻便会引来无数目光。他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拿回八岐大蛇的力量,可不是为了惊动天皇,或者惊动现在还神力鼎盛的高天原。

最终,更为熟悉平安京的三日月、鹤丸国永和能够很好地照顾大将的短刀身太刀心的药研藤四郎留了下来,其他所有刀剑依依不舍地回到了本丸待命。

床上这个时代的衣服, 梳成漂亮的发式,八岐大蛇抱着新鲜出炉的小公主,不得不承认这些刀剑还算有点用。

相比之下, 全程冷漠死鱼眼盯着他看的宇智波鼬真是太不可爱了!

同样都是小矮个, 做守护者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宇智波·未来还是没有超过一米八·鼬面无表情地掏出苦无, “我想您应该没有老年痴呆到忘记我们这次来到平安京的主要目的。”

“当然,如果您忘了, 我会用我自己的方法让您想起来。”说着,他礼貌地露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泛着冷光的苦无显得越发危险。

晴的雾守可能是他最不对付的守护者, 没有之一!

此时愤愤的八岐大蛇还不知道, 在遥远的未来,比宇智波鼬难缠数百倍的守护者们, 已经在微笑着朝他挥手了。

现如今的平安京比起从前, 真的要好上不少。在八岐大蛇与源赖光的阴谋被晴粉碎后,落在人界的阴界隙缝也在妖怪和阴阳师共同的努力下慢慢闭合。

没有了阴界隙缝传来的怨气诱导, 再加上酒吞童子等大妖的约束管理, 和阴阳寮这边安倍晴明的努力, 平安京的风貌都为之一肃。

然而, 身为阴界之主的八岐大蛇却不需要靠主动出现的缝隙打开阴界。

就在宇智波鼬觉得他下一秒就要装逼地甩个袖子,打开个缝隙,说不定还要摆拍个ose的时候,八岐大蛇却在朝前一步动作后,顿住了脚步。

他看向怀中的小姑娘,不明所以的小团子歪歪头。八岐大蛇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抬起手,弹出一丝气息,小姑娘揉揉眼睛,困顿地打了个哈欠,便歪在他怀里熟睡了过去。

“阴界太过危险,吾一人去即可。”他将小姑娘放到三日月宗近怀中,淡声说道:“你等便在此处等候。”

三日月宗近微微颔首,小心翼翼地接过小姬君,带着虚假的客套笑容道:“您一路小心。”

八岐大蛇不屑地看他一眼,“吾乃阴界之主,有何可小心的?”说罢,他便纵身化作流光,跃入那缝隙之中。

“嚯!这缝隙可真吓人呢!”鹤丸国永探出头,朝那缝隙看了一眼,便缩回了脑袋瓜,拍拍胸口,夸张地说道。

三日月宗近伸出手捂住小姑娘的耳朵,才淡淡地看向他:“鹤丸殿下,你要吵到姬君安睡了。”

这话刚落下,宇智波鼬抱着胸沉默地看向他,那表情仿佛就在无声地威胁,亲,月读空间要体验一下吗?

鹤丸国永伸出手,在嘴边比划了一下闭嘴的动作。

随后,没过一会,有些受不了这沉闷气氛的太刀捂着嘴小声嘀咕道:“这阴界传来的气息太不好受了,我只在这洞口感受一番,就感觉心中许许多多的恶念被勾了起来。”

“八岐大蛇可真不愧是传说中的邪神,竟然在这里呆了数千年。”

宇智波鼬淡声回道:“这有什么好佩服的,还不是被恶念缠身,顺从了本能,丢了神格和力量。若不是首领,八岐大蛇恐怕一生都妄想逃脱命运的桎梏和神明的阴谋。”

若非遇到川上晴,若非与她结下那样的缘,定下那样的契约,八岐大蛇也不过是挣扎在阴界和人间,被命运和神明玩弄于鼓掌的可悲棋子罢了。

这个世界需要一个承受过多恶念的容器,那么从创世之初便 存在的神明就是最好的身体。

等到神明陨落,妖怪没落,鬼怪隐匿,地狱建成,恶念有处安放,不会扰乱人间,那么八岐大蛇超没有了用处,最终只能随着恶念一起消散。

多么漂亮的主意。

宇智波鼬想到这些,便觉得有些胆寒。

再联想到他自己,若是没有遇到川上晴,他那个世界,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所以,宇智波鼬完全可以理解八岐大蛇的执念,当然,他也完全不接受这样一个满心恶念的邪神接近川上晴!

就算,他在面对晴的时候,会收敛起全部的恶念。

被宇智波鼬否认的八岐大蛇此时的感觉并不好受。

虽然他是阴界之主,但是散落在阴界的神格和力量,却不是那么好取回的。

闪烁着白光的高贵神格拒绝邪神的触碰,而没有神格的承认,那遗失的力量同样无法拥有。

阴界无穷无尽,冰冷狭隘,联通各个世界,聚集着数也无法数清的罪孽**。

宇智波鼬能琢磨出来的事情,八岐大蛇自然也心知肚明。

他对晴说,她是他的救赎。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

而现在,八岐大蛇立于虚空之中,身后闪烁着冰冷鳞片的大蛇缓慢地蠕动着身躯。紫色的华服无风自扬,若隐若现的暗堕神纹在他眼角下和脸颊两边浮起。

男人身上有种妖异到极点的美,眼眸中

蕴含着凌冽而浓郁的暗色,他的小姑娘还在上界等候着他,但是这该死的,固执的神格却丝毫不愿意妥协!

堕落的邪神无法触碰神格,手指尖伸出后,被灼伤的痛苦好像加诸再灵魂上,然而对于八岐大蛇来说,皮开肉绽,粉身碎骨的痛楚,比起晴的安危来说,也成为了云淡风轻的小事。

堕神与神格分庭抗礼,互不妥协,八岐大蛇的眸色微深,若是真到了那样玉碎瓦全的时刻,他也不介意打散这枚神格,然后再去高天原随便抢一个神格回来!

“你啊,把那满脑子的强盗思想收一收啊。”

一双手握住八岐大蛇被神格灼伤的指尖,男人震惊而复杂地转过头,少女虚幻的灵魂比他想象中的更加美丽温暖。

她露出一个笑容,抓着男人修长的,指尖带着伤痕的手,慢慢地向前,透过那冷冷的白光,握住安静地收敛起光芒的神格。

“你的心意,我感受到了。”她与他交握的手十指交叉,随后将神格握于他掌心。

“只要有一个人相信,你就是神明。而从现在开始,我愿意成为你最虔诚的信徒。”

“吾何时才能与你再会?”八岐大蛇看着她逐渐虚化的身影,轻声问道。

“待到守护者全部集齐,大概就是我们重逢之日。”

最后,她颇为狭促地笑了笑,“小时候的我不够可爱么?我还以为,你会比较喜欢那个我?”

“嗯?吃醋了?”男人轻声笑了笑,“因为她就是你,所以才会可爱。”

说罢,随着女孩的灵魂重新回到他胸口的戒指中,八岐大蛇握紧神格,容纳入体内,随后如海潮一般的力量涌上。

属于邪神的力量,终于回归!

“小叔叔,这里好有意思哎!”睡了一觉醒来后,小姑娘难掩好奇地趴在他肩膀处张望着看向热闹的平安京京都,突发奇想地在他耳边小声问道:“未来的我,在这里是不是也认识了很多像叔叔哥哥们一样的好朋友呢?”

八岐大蛇转过头,小姑娘橙色的眼睛里带着一丝期待和孤单。他回想起曾经在窥探她灵魂时看到的那些记忆片段,似乎明白了晴对于同伴的执着根源。

他勾起嘴角,抬起手在小姑娘发顶上揉了揉,用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 温和语气说道:“是啊,有很多人喜欢着晴哦。”

大江山那群妖怪、安倍晴明、巫女柚、玉藻前

突然,八岐大蛇脸上的笑容一顿。

提起玉藻前和巫女柚——

【等到羽衣长大以后,也一定会像他父亲那样强大而俊美,晴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这两只小狐狸化作人形的模样,一个是金发,一个是棕发,真真随了巫女柚和晴呢。】

这两句刻骨铭心的话,即使被踹进了小黑屋,八岐大蛇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气得他差点从阴界冲回了现世。

“那真是太好啦。”听到他的话,小姑娘双手拍合,显然笑得非常开心,“真是让人非常期待的未来呢。”

显然,现在的她并不像长大以后的她那样开心与开阔。

人类这种生物的成长真是连神明也无法看懂的存在。晴更是特别到独一无二。

明明在年幼的时候经历过这样或者那样的冷眼嘲讽与闲话伤害,却仍然能够长成那样温暖的灵魂。

他隐约感知得到,现在怀里这个年幼的孩子,还没有像少女时的她那样成熟而自信,一举一动都充满了独树一帜的‘川上晴’式风格。

但是,她们拥有同样的灵魂,那么小小晴终有一天,也会在时光的温柔砥砺下,长成那样美丽动人的风华。

紫魅色的风流眼眸中所有的暗涌沉淀为一片的温柔,他忽然意识到,至今为止,从相遇以后,始终没有遗落掉她任何一个成长闪光的,只有八岐大蛇自己。

自从相遇之后,他本能地追逐着那道温暖的光束,一个世界接着一个世界,踏破逆流的时光也要找到她的身影。

巫女柚、安倍晴明、大天狗、荒还有那不过小崽子一样的羽衣有算得了什么?人类的时光有时候也很漫长,他们不过是晴生命中的过客罢了,而只有他八岐大蛇,才是最终能和她永远在一起的那个伴侣。

他单手抱着小姑娘,另一只手忍不住抚上胸口。那枚温养着女孩灵魂的彭格列指环安置在他心口处,好像一个跃动的心脏一般,让冷酷无情的神明,拥有了人类的心。

八岐大蛇没有了顾虑,对着忍不住好奇的小姑娘提议道:“若是你想,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你未来的‘友人’。”

当然,那不知所踪的玉藻前就算了!

嗯,还有大天狗那金发的小矮子也忽略忽略掉!

然而,看起来很是期待的小姑娘在思考了一会后,却摇摇头拒绝了。

“既然那是十六岁的我和他们的羁绊,那么就等到我十六岁的时候,再来取走吧。”

她伸出手勾住男人托着自己的小拇手指,笑道:“我与小叔叔约定好的,八年后,小叔叔要等着我哦。”

仿佛带着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即使是神明也无法窥透命运的流转中,到底蕴含着什么规则。

某座宅邸中,蓝衣乌帽的俊美男人,在温暖的院落中悠闲饮茶,一阵清风吹拂后,带着长盛不败的樱花瓣飘落在茶盏中。

他抬起眼眸,带着惊讶的笑意。

“哦呀呀,故友重逢,真是人生一大喜事呢。”

安倍晴明笑了笑,却没有任何动作,他敛眉思考了一瞬,嘴角带上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既然小姑娘不愿破坏那份‘初遇’的美丽,那么在下便送一个尚未开始的‘初遇’,当做故友重逢之礼罢。”

他伸出手,指尖带着一抹光晕,好像在空气中凭空书写一般,了了地几笔之后,男人轻声道:“去!”

化作光团的特殊‘飞信’,朝着远处某个山坳处飞去。

难得趁着爱花和羽衣不在,拉着爱人温存嘶磨的玉藻前忽然 眉目一凛。

下一秒,他便好像若无其事一般,继续露出迷人的,花枝招展的笑容。

“是晴明大人有事找我们吗?”柚子显然也看到了那摇摇晃晃地在屋子里上蹿下跳的光信,伸出手推了推欺身压过的玉藻前,“去看看有什么事情。”

玉藻前不为所动,挥出长袖,将光团从屋内扫了出去,神色淡淡道:“葛叶的孩子越来越不知礼数了!”

柚子哭笑不得地在他肩膀上锤了一下,埋怨道:“你自己白日宣淫,怎么好意思去呵斥晴明大人的。好了,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玉藻前:

这破侄子绝对是故意的!明天就去防火烧了安倍宅吧露出危险的笑容jg

男人手指一勾,扫地出门的光团灰溜溜地投了进来,落在他手心里,然后徐徐在半空中展开,安倍晴明那秀雅张狂的字迹便显现在两人面前。

看完这封不怀好意的信后——

柚:!!!

玉藻前:坏了!

他甚至没转过脸,就听到了妻子那激动的话语,在耳边炸起。

“天啊,羽衣在哪里呢?!赶快把他叫回来,妈妈给你准备的漂亮姐姐,这回真的出现啦!”

玉藻前:

你这做媒的心思为什么还没有歇一下?!这件婚事爸爸绝不同意!

被“封建”家长狠心拆散指腹为婚的姻缘的羽衣仰头打了个喷嚏,茫然地站在人群中,看向左手边的空空如也,白嫩的小脸刷地一下白了。

他把妹妹,弄丢了!

完了。

偷偷带着妹妹溜出来已经是注定要挨一顿竹笋狐肉丝,结果他还因为贪玩,把妹妹弄丢了!

太可怕了。

几乎已经可以想到,回家以后的夫妻混合双打了。

狐生艰难。

小羽衣哭丧着脸,倒也没有真的哭出来,他看了一眼手臂上还完好无损的手镯,至少暂时妹妹还没有出事。

既然如此,他就更要赶紧赶回家,找父亲帮忙找回爱花。即使这样会让他不听话地带着妹妹搞事败露,比起一顿胖揍,羽衣更不愿意看到妹妹受到伤害。

此时,八岐大蛇正好抱着小姑娘在隔壁街的摊子前驻足。

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和药研藤四郎一边装作闲聊,一边时不时地停下脚步打探着情报。

宇智波鼬如影随形地跟在八岐大蛇身边,那灼热的目光让他至今连捏一下小姑娘的胖脸都下不去手。

这死孩子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讨人嫌!

“苹果糖,香香甜甜的苹果糖咧!”

直到看到那插着苹果糖的摊子,男人脸上的表情终于好了一点,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他伸出手买下两根苹果糖,将其中一个递到小姑娘手中。

“嗳?”小姑娘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宇智波鼬和药研藤四郎。

八岐大蛇凉凉地看过去。

药研藤四郎温和地笑了笑,不卑不亢地说道:“我并不喜欢这些东西,大将。”

宇智波鼬:“幼稚!苹果糖还不如三色团子。”

八岐大蛇继续凉凉地笑了笑:“没钱就闭嘴,又没有人请你吃。”

谁爱吃你什么鬼的三色团子!

药研藤四郎面色也有些不好,显然三色团子也让他想起了,作为某一振分灵被关在地下室,在姬君将他和其他人解救出来后,这位同事是怎样用三色团子这个邪物‘好好招待’了他们一番的。

几人之间诡秘的气氛让小姑娘有些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点不安,八岐大蛇最先反应过来,将苹果糖棒放在她短短的手指间,然后那只手索性直接就着这个动作,包裹着 小姑娘肉呼呼的小手,将苹果糖的小木棒握紧。

“味道很不错的,尝尝。”

小姑娘不再犹豫,接过后,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小叔叔。”

她笑眯眯地咬了一口,裹在外面的糖衣咔擦一声碎在嘴中,清爽可口的苹果汁水交织着有些甜腻的糖衣,让人忍不住露出幸福的表情。

嫩生生的小姑娘鼓着腮帮子,棕色的娃娃头短发随着她高兴的心情微微晃动,毛茸茸的,在阳光下好像闪烁着金色的光晕一般。

【甜不甜?】

“甜不甜?”

好像时空也像糖衣与果肉交织一般,八岐大蛇在下意识地说出口后,忽然觉得这个对话和场景格外地熟悉。

懵懂附着在人类少年身上的邪神,被突然闯入生命的异时空女孩拉着手腕,塞了一根红红的苹果糖。

昏黄的街灯在两侧点燃,漫天的天灯冉冉升起,在这火树银花中,额前带着面具的少女转过身,奶白色的皮肤在昏黄温暖的灯光中几乎透明,橙色的眼眸中映着璀璨的人间烟火,她眉眼弯弯地问道:“甜不甜?”

真甜呀。

“真甜呀。”

小姑娘乐呵呵地回道,举起手中的苹果糖,连那咬出一小块的豁口,都显得有些可爱得过分。

听到她的回话,男人露出了更加温和的笑容,继续说道:“不只是苹果糖,还有金平糖,也很甜哦。小小姐喜欢的话,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所有和你曾经经历过的温暖,即使千万遍地走过重复的时光,重复的对话,也依旧鲜明生动得心生悸动。

八岐大蛇接过那袋金平糖,剥开漂亮的糖纸,捏着糖果放置在她嘴边,小姑娘单边的腮帮子微微鼓动,好像小仓鼠一般睁着圆溜溜的眼眸,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全神贯注得让神明也忍不住贪求更多。

他想起在晴将金平糖塞在他嘴里之前,伸出手指抵着他的胸口说的那番话。

神明低下高高在上的头颅,眼底带着光晕渲染的温柔,从尸骨成堆的王座中走下,虔诚地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感召汝的祈愿,吾只为汝而来,成为汝的专属神明。用我全部的力量起誓,愿你至此以后,一生平安,快乐幸福。”

【如果这世上真有神明,那么你听好了,我希望你能赐予福光,保佑那个叫做阿幸的少年,一生平安,快乐幸福。】

时光流转,好像在这一刻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圆圈,似乎有某种玄妙的契约在两人之间缔结,小姑娘眨眨眼,似乎有另一种更为霸道而温柔的力量,化作屏障,守护在她身边。

在这一刻,好像无数路过的人群车马都瞬间模糊成虚,飞快地闪过,橙色懵懂的眼睛与紫色的眼眸相互对视,在所有世界法则的见证下,这段契约兜兜转转,终于补全。

“小——”晴张张嘴,想要喊出他的称呼,忽然啪叽一声,伴随着稚嫩的痛呼,在男人脚边响起。

她低下头只看了一眼,惊讶地捂住嘴,小声道:“长着狐狸耳朵的金发男生!”

八岐大蛇低下头,金发金眸的小男孩,漂亮精致的小脸,似乎已经可以看出未来的俊美,身后毛茸茸的浅金色尾巴摇摇摆摆,覆着浅浅绒毛的狐狸耳朵微微抖动。

八岐大蛇:

确定了眼神,这是我情敌!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北纬31度录像带 时光之轮7·剑之王冠 刀丛里的诗 蝴蝶梦 做梦都想和她离婚 无云躲雨的女孩 时停499年 银刃与玫瑰 大魔王的退休生活[无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