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姑娘的情绪来得快, 去得也快。

在小乌丸温声和她解释清楚后,小姑娘也已经认识到,她可能很久都会见不到爸爸和妈妈了。

这让她有些难过和沮丧,但是——

“既然是只有我可以做到,那么我愿意留下来, 和小哥哥们一起努力。”

她歪着头露出灿烂的笑容,对着流露出愧疚神色的小乌丸说道:“毕竟,那个也是我呀。”

小乌丸眼中的神色更温柔了几分。这振最为古老的太刀, 被称作日本刀剑之父的刀剑付丧神掩去所有的锋芒, 温和地对她说道:“您放心, 我等必定誓死保护您。在不久之后,您便可以回去您父母身边。”

随后, 小姑娘有些好奇地问道:“您是我长大以后认识的朋友么?他们都是我长大以后认识的同伴么?”

小乌丸点点头。

小姑娘流露出羡慕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少扭捏羞涩,真诚而直白地说道:“我想快点长大, 然后和大家相遇了。”

“啊呀呀, 审神者您这么说——”加州清光忍不住捂住胸口,“这也太犯规了!”

小小年纪就这么会撩, 审神者大人您是吃撩撩鸡长大的吗?!想起在遇到审神者的第一天便被称赞漂亮的眼睛, 加州清光继续捂胸口。

小小晴点点头,乖乖地被他抱到怀里, 打了一个困顿的哈欠, 挤出两滴生理盐水挂在眼角, 看起来可爱得有些过分了。

“我想姬君现在需要休息一会, 您想让我来抱着,还是让山姥切殿下?”看到她这副困顿的模样,瞬间化作慈父的小乌丸声音微微放低。

小姑娘在他怀里蹭了蹭,小声地说道:“可以麻烦您么?我觉得,您让我很有安全感。”

像父亲一样稳重温柔的感觉。

“当然可以。”小乌丸的神色越发温柔,笑意加深,“我的荣幸,姬君殿下。”

随着小姑娘逐渐清浅的呼吸声,站在屋子中央的小乌丸获得了在场所有人敬佩的目光!

小乌丸——一个不靠金发也能让审神者首领晴如此亲近的奇男子!

不愧是日本刀剑之父啊。三日月等平安京老刀们甘拜下风,就这哄人的手段,就这三言两语将小姬君安抚住的本事,就这一跃过山姥切国广成为姬君最信任的刀剑的争宠本领你爸爸还是你爸爸的真实写照了。

“哈哈哈,不愧是小乌丸殿下呢。明明是最晚被唤醒,但是却迅速取得了姬君的信任,无论是长大的姬君,还是如今年幼的姬君,您都很有方法呢。”

回想起在本丸时的相处,三日月眸色微深,话语中几个关键词的语气略微加重,顿时让他们想到了小乌丸刚刚被唤醒没多久,就被审神者非常相信委以重任的场景。

刀剑们:qwq醋了!

宇智波鼬:这群心机的刀子!

八岐大蛇:明明是我和晴的电影,为什么你们都要有姓名?这群电灯泡可以扔到阴界去吗?!

“回本丸吧。”小乌丸一边换了一个让她睡得更舒服的姿势,一边轻声说道,“我等的本丸已经和这个世界再没有关系。我等也和这个世界恩怨两分了。从今以后,本丸便是我等的领地,姬君便是我等的主君。”

至于这方被神明随意插手的未来世界会怎样,这便是世界意志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此时的本丸,便好像一个独立的空间一般,不再需要时之政府的时间转换器,他们便可以来去自由。

本丸依旧是绿草如茵的模样,随着它的主人到来,飘来几朵悠闲的白云,吹拂着含苞待放的万叶樱的轻风,小心翼翼地在小主人身边转了转,为她驱逐掉一丝热意,然后温柔地离开。

新晋保姆小乌丸 抱着小团子,以胜利者的姿态推开了天守阁二楼的推拉门。

“吾便不参与你们的商议了。”他看了一眼单只手臂上窝着睡得脸蛋红扑扑的小姑娘,微笑着拉满了仇恨值,“毕竟,小姑娘现在可离不开为父呢。”

“”

确认过眼神,这是讨打的刃!

“哦呀呀,小乌丸殿下一个人可以吗?嘛,反正开会的人也足够多了,我和腿丸就不参与了,与小乌丸殿下一起照顾姬君吧。”髭切微笑着抵住要关上的门,还不忘拉着(做苦力的)膝丸毛遂自荐。

“大家都是丸,一起照顾姬君不是更好么,小乌丸殿下。”他微笑着补充道。

谁跟你都是丸啊!人家鹤丸萤丸莺丸不配有姓名吗?!

小乌丸眸光一凛,勾起一个没有多少温度的微笑,“髭切殿老年痴呆,恐怕不适合照顾姬君。至于膝丸殿,我可不想看见他和姬君面对面互相哭的场面。”

膝丸:他!没!有!qwq

“哇啊,太可怕了。”即使是胆大如鹤丸国永,在这仿佛两军对垒一般的眼神交汇中,也非常乖巧地待在烛台切身边做一个合格的安静美男子。虽然那金色的眼眸一直滴溜溜地转悠着,显然是在想什么玩闹的事情。

“源氏与平氏之间的刀光剑影,不曾想有朝一日还能感受到这番对峙啊。”烛台切小声地感慨道,“但是在姬君面前这样做,真是太不帅气了。我也不去参加会议了,再没有什么比姬君醒来能吃到我亲手做的美味大餐更重要的了。”

“呵呵,愚蠢的雨之守护者,要留下的,应该是我这个雾守才对。”眼看着几十把刀剑争宠的恢弘场景,深感首领如此抢手,再不争取就没份儿了的宇智波鼬冷声说道,“作为精神系的雾之守护者,所有一切有型之物,我都可以幻化出来。”

“有小汽车吗?有玩具吗?有游戏吗?”连发三问,直击灵魂,宇智波鼬悄悄挺胸道:“吾都可以为小首领幻化出来!”

你有幻术了不起啊!

一众刀剑很想这么问,然而想一想,如今本丸可不就是连个玩具都!没!有!

眼睁睁地看着宇智波鼬和小乌丸大摇大摆地走进房,关上门,长谷部弯下腰,沉痛地说道:“抱歉诸君,之后的会议你们自己决定吧。我!要!去!万!屋!”

他要把世界上所有好玩的玩具,好吃的零食,还有那些有趣的游戏全部都给审神者大人买回来!

博多藤四郎肉疼地捂住金库钥匙,感觉本丸的资金可能要凉。

“呐,我们也要想着等审神者醒来以后,要准备什么游戏了吧?”乱藤四郎笑嘻嘻地说道。

“唔,退想要和姬君一起玩老虎。”

“我和平野可以侍奉在姬君左右哦。”

“捉,捉迷藏?”

“一期尼,我们短刀就不去参与会议了,你就代替粟田口的大家去表个态度吧。”

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微笑着点头,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还不能表现出来。

“那我也不去啦,岩融你和三日月他们一起去吧!我要守在这里,等到姬君醒过来,第一个上前表演哦!”

“好像很热闹啊萤丸,我们也一起吧。”

“嗯,会议就交给你了国行。”

明石国行:

萤丸你又不是短刀,你是大太刀啊!凑什么热闹?!给审神者表演胸口碎大石?还是人形转风车?!

“e,如果姬君和那个八岐大蛇在一起了,药研尼,我是不是就有人qi的怀抱可以钻了?!”

思考了一路的包丁藤四郎语出惊人。

三日月宗近:

髭切:

莺丸:

一期一振:= =

鹤丸国永真情实感地哇哦了一声,“这可真是吓到了我。”

“呵呵,所以说——”三日月宗近冷凝的视线在四周转了一圈。

髭切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接过他的下半句话,“八岐大蛇那个混蛋玩意儿跑哪去了?”

混蛋玩意八岐大蛇化作小细蛇,惬意地缠绕在小姑娘细嫩的手腕上,被衣服遮掩住。

小姑娘被小心翼翼地安置在床上,小乌丸为她盖好被子,便和宇智波鼬一起,到了隔间坐下。一方面不打扰她休息,却能在有危险的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

隔着一扇屏风,这几乎成了两人空间。

小姑娘清浅的呼吸声传来,温暖的温度随着贴合的皮肤与冰凉的蛇鳞互相摩擦。八岐大蛇的蛇尖微微抖动,漂亮的紫魅色眼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轻轻地吐出鲜红的蛇信。

手腕白嫩浅薄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中汨汨地流淌着温暖如岩浆一般的血液,鲜活而雀跃的温度,直到此时,才让八岐大蛇感觉到一丝安心。

忽然,小姑娘翻了个身,原本好好地放置在身侧的手臂突然伸出被子,放置在了侧脸旁边。

细细的呼吸喷撒在蛇身上,近在咫尺的白嫩侧脸在枕头上压出微红的印子,随着这有规律的呼吸声,悲喜交加后的邪神终于缓缓合上了眼眸,安静地守护在她身边。

“啧,便宜那条□□熏心的大蛇了。”宇智波鼬别过脸。

小乌丸慢悠悠地笑了笑,不可置否地说道:“但这是姬君的决定不是么?”

小姑娘偷偷地将袖子放下来,遮住偷偷溜到她手腕上的小蛇身影,这样可爱的小动作,他们可没有一点错过呢。

过了一会儿,眼看着小姑娘睡得越发香甜,看起来是不会再醒过来了。宇智波鼬站起身,斜睨着眼睛,声音不轻不重道:“便宜占够了吧,你也该从晴身上爬起来了,八岐大蛇。”

细长小蛇慢慢从女孩的手腕上抬起头,冷冷地看着他,带着冷血动物的残忍与冷漠,看得人心头发慌。

然而宇智波鼬可不怵他,同样报以冷酷的笑容,少年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嫌弃,“若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早在你对晴伸出不轨之手的时候,我就将你斩断,做成蛇干泡酒了!”

八岐大蛇:如此熟悉的话语。

你们彭格列的人对蛇未免也太不友好了吧!?

将天丛云剑留在女孩身边守护,八岐大蛇冷哼了一声,从小姑娘身上移开的视线,落在宇智波鼬身上,就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宇智波鼬可不管他这表情气质,非常淡定面瘫脸地带路到会议室门口,推开后,找了地方坐下。

“哦呀,真是等、候、多、时、了、呢。”三日月宗近微笑着说道。

一旁的加州清光抖了抖,忍不住偏过头和大和守安定悄悄话道:“三日月殿下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安定你看像不像他每次搞死审神者的时候的表情?”

“”大和守安定微微一笑,歪头道:“其实我也搞死过很多审神者呢,在‘我’众多的记忆中。”

加州清光:

红眸小马尾打刀默默闭嘴,是了,他身边这个可是被称为不安定大魔王的存在啊!之前在和室里默默擦刀,一副‘八岐大蛇那厮来了我就首落了他’的表情,吓死刃了好吗?!

想到这里,加州清光默默抓住他的手,用眼神疯狂暗示,你可千万别冲动啊!咱们审神者能不能救回来,就全靠那家伙了啊!等到审神者回来以后,安定你想怎么首落我绝不说二话!

没错,在场所有刀剑的 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

审神者必须要救,八岐大蛇用完就丢。

嗯,就是这么冷酷无情的雨守作风。

八岐大蛇哪能看不穿他们这些小心思,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倒不如说,如果他们中有刀剑愿意冒头做一些冲动的事情,反而会让他得逞。

他口袋中安静地放置着一枚展翅的橙色宝石指环,那正是在晴‘死去’那一刻,随着彭格列大空指环一同掉落在地上,只有他能够看见的玛雷指环。

而在戴上这枚指环的一霎那,八岐大蛇便得知了晴不断穿越时空的真实目的。

她为了玛雷指环的主人而来,所以这枚指环注定只能有他一个主人。

为此,八岐大蛇可有可无接受了玛雷指环的请求,也顺势同意了齐木楠雄那看起来荒唐不已的‘多做好事’的要求。

他身处于污泥之中,但若是为了光明,愿意去成为她心中正直善良的神明。

【神明都是从人们的愿力中来,为满足人们的愿望祈福人世吧?】

狭长冰冷的眼眸中浓郁的残酷冷漠敛去无踪,八岐大蛇笑了笑,如果是晴的祈愿,那么他必定身披战甲,为她斩棘披荆。

——他只愿意,成为一个人的专属神明。

“试探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也不用再开会说什么,反正,你们也对此——”他轻声笑了笑,上挑的眼眸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无能为力。”

仿佛还嫌落在自己身上的死亡视线不够多,男人手指间捏着一枚戒指,微笑着说道:“六个守护者现在只出现了三个,现在晴无法出现,找寻到其他世界的守护者一事,也同样由我代劳。”

他一字一顿,居高临下道:“你们,没用了。”

事实上,在八岐大蛇心中,无论是宇智波鼬还是这堆刀剑,亦或者是之前出现的齐木楠雄,都是无用之人。都只会拖累他的晴,让女孩一次次地为他们筹谋,一次次地为他们奔波,一次次地至自己于危险之中。

他看向隐藏在一堆刀剑中的髭切,轻声呵了呵,这粘人的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八岐大蛇虽然说得直白,却也并非毫无道理,但是他显然偷换了概念。

因为如果他不是玛雷指环选定的下一任主人,那么即使是曾经可以与天照比肩的邪神,也对此无能为力。

这并不是因为力量的弱小或者强大,只是一种宿命,让他恰好做了这个‘吻醒公主的英雄王子’。

“其实我并不在乎什么有用没用啦,反正在下流浪这么久才找到的主人,才不可能你说一说就放弃咧。而且这个有用没用,也并不是你说了算的吧?”

小龙景光伸了个懒腰,颇有些落拓潇洒地笑道,“我可是姬君的刀剑。”

——任你说什么鬼话,老子当你是放屁!

所以说,像这样的男人真是太讨厌了!

八岐大蛇当然也没能指望几句话就让一堆粘人的刀子精主动放弃争宠,但是说出这话的是有着晴最喜欢的金发的刀剑,便让他非常不爽,想要给某些狐狸精刀剑剃个光头。

“呵,愚蠢的男人。”宇智波鼬打眼一看就知道他眼神幽深,没想好事。那落在山姥切、髭切、博多、小龙景光等人身上的视线,和当初看待鸣人的简直一模一样地,丧心病狂!

然而他根本不会明白,晴真正喜欢的,是拥有漂亮闪耀温暖灵魂的金发,而不是一个空洞的发色。

正所谓,漂亮的容貌千篇一律,但是好看的灵魂却是独一无二,正是这个道理。

“小晴快要睡醒了,你能不能不要磨磨唧唧的,冬眠没睡醒吗?”宇智波鼬毫不留情地怼道。

八岐大蛇:“呵呵,晴什么时候会醒,我自然比你清楚。”

为了以防万一,他可是留下了七个□□在晴身边!

“嘛,不过浪费这么多口舌与你们,也不过是在说废话。”八岐大蛇笑了笑,“明日我与晴去平安京取回力量,至于尔等,呵!”

他说完,便犹如一阵灰色的烟雾般消散在原地。

髭切微微怔神,平安京啊,这可真是,久违了啊。

第二天。

八岐大蛇抱着软软的,脸上带着好奇的小姑娘,因为小团子活泼可爱的童言稚语,即使身处这样一个散发着‘神明虚伪恶臭气息’的时代,八岐大蛇的心情也还算尚可——

如果他们身后这群粘人的跟屁虫可以滚远一点就更好了!

“那里就是京都了咩?”小团子趴在他怀里,指着不远处的城门欣喜好奇地问道,“爸爸和妈妈带我参观的京都,是现在的京都吗?”

八岐大蛇不再去管那群粘人的守护者们,摇摇头,温和笑道:“大概是不一样的吧。人类的历史总是非常短暂,一个时代的兴起,到另一个时代的更迭,这其中便会有权力中心——譬如京都的更迭改变。”

小小晴好奇地看向他,伸出短短的手指,够到他的眼角处,认真地说道:“人类的历史短暂,但是每个人的生命却很漫长。在漫长的人生中,也会有很多不会改变的东西。”

“哦呀?”八岐大蛇颇有些惊讶,不过随即一想,这不正是晴的特质么——总是在你以为她很傻很愚蠢的时候,说出一鸣惊人的话语,做出一针见血的决定。

她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天真,但是在八岐大蛇眼中,这样复杂的单纯却更比那纯白的灵魂,来得更加可爱与耀眼。

八岐大蛇换了一个话题,也换了一个称呼,指向那城门口处,问道:“小小姐看见那里了么?”

小晴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过去,点点头。

男人眼神悠远,笑道:“吾便是在那里,遇到了十六岁的你。”

——遇到了八岐大蛇的劫。

小姑娘对一切未来的自己所做的事情都非常好奇,闻言不由得追问道:“我和您是怎么相遇的呢?”

那个受人欺负的少年,在不见天日的拳打脚踢中,看到了一缕钻入心间的亮光,在得到救赎的同时,也饮下了毒药——对恶念丛生的邪神最为致命的毒药。

晴并不是一个纯白的人。

若真是那样鲁莽天真,不谙世事的善良,八岐大蛇不会念念不忘,更不会不惜放弃计划也想要得到她。

若是用来形容的话,大抵就像是在他坠入阴界前看到的初日冉冉升起的天空。鎏金浅橙的晨光缓缓地驱散最后一丝黑暗,从天边升起,照耀一整个大地。

云雾散开,风吹草动,生机勃勃,带着一切尚未可知的神秘悠然,好像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能在此生根发芽,落地成花。

“你只是出现,便照亮了我一整个世界。”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热门: 藏起来 暗恋 组织部长 元气少年 一位女心理师的情感救赎 夫郎是个恋爱脑 掌中之物 我们 法蒂玛预言 地海传奇3:地海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