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自齐木楠雄直击灵魂三连问, 在场几乎全部露出了懵逼的表情。

倒是八岐大蛇若有所思地敛起眉眼,随后挑起了嘴角。

“难怪, 吾便说晴的名字有些怪异, 原来这只有一半的真名。”

“也幸好, 只有一半的真名。”他悠悠地叹了口气,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在平安京初遇时, 第一次逃出阴界的八岐大蛇被世界意志所压制,心智懵懂, 附身在一个名叫阿幸的流浪儿身上。

或许便是机缘巧合, 冥冥中的命中注定。在阿幸即将怨恨死去,八岐大蛇冲破桎梏重新找回理智之前,他的晴像一道光一般, 出现在他面前。

再然后, 本质上仍然是那个执拗阴郁的邪神的八岐大蛇,在逐渐与女孩相处中, 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也听到了她即将离开的消息。

被抛弃了。

晴不要我了。

从心底涌上的黑色执念, 犹如曼陀罗花一般攀附,翻腾,刺破。

一部分的八岐大蛇慢慢苏醒, 他找到了源赖光, 然后在红枫林中, 为他的女孩奏了一曲秋日之歌——

那并不是普通的歌曲, 那是邪神向女孩递出的, 熏着玫瑰花的灵魂契约书。

在漫长的时光中,他总有一些属于神明的小手段,来绑住他想要得到的猎物。

在他精心计划着,倒在女孩怀中,得到女孩的回答,契约似乎马上就要成立,他马上就要得到这个漂亮温暖的灵魂,为此,八岐大蛇甚至愿意暂时放下这次的筹谋。

结果与他预想的并不一样,契约完成了一大半,女孩也脱离这个世界。

八岐大蛇原以为这是因为在结契的时候被突然混乱的时空所干扰的原因,却没有想到是因为,这本就不是她的本名。

真是太好了。

他想。

因为现在,他已经不满足于得到晴的灵魂,他想要得更多。

高挑的男人,华服流光,眼眸狭长,眼角敛起,幽暗如溺海一般的眸光落在宫殿中央飘浮的灵魂上。

他想要,来自的晴的回应。

来自晴的爱。

齐木楠雄:

喂喂,他说这句话可不是为了要引出某个痴汉的变态内心独白啊!

说起来,他对晴最初的好感,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和空助那家伙一样讨厌的stk追求者啊。

啧,默哀。

“若是按照这位殿下的说法,难道姬君在还未遇见我等的过去,便已经预知到此时的未来了吗?”三日月宗近不愧是‘每个暗堕本丸必备的幕后大佬’,考虑一番后,镇定地点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宇智波鼬颔首,脸上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与我初识的,也是‘川上晴’。从一开始,就是‘川上晴’。”

大猪蹄子!

费尽心机,花言巧语地把人家诱拐进了彭格列,结果连名字都不是真的!

骗心骗身的大猪蹄子!

齐木楠雄觉得,就算他窥不见这位同事的心理活动,也能从他这溢出黑气的表情看出他此刻的内心。

呀咧呀咧,好像一不小心戳痛了某个雾守的痛脚?

他颇有些心虚地别过脸,看了一眼还漂浮着的晴的灵魂光团,摸摸鼻尖道:“这个问题就等川上晴回来以后,你们再问吧。回到之前的话题,川上晴之所以姓川上,其中一个原因便是——”

他从口袋中掏出一瓶血液,透明的瓶身中鲜红的液体轻轻晃转。

三日月宗近等刀剑付丧神虽然是最末位的神明,也毕竟是神明。但是在那血液出现的那一刻,竟然有种心跳加速,仿佛青涩少年看到了美丽少女般想要得到 她的迫切心情。

他们眉目微敛,有些肃然地看向那小瓶如同红宝石一般的血液。

八岐大蛇并没有受到那东西的迷惑,哦呀了一声,突然便笑了起来。

“这血液中蕴含的生机与魅力,真是让吾大开眼界。若是在吾还未遇到晴之前,得到这样的血液,可要好好作为一番,方不能辜负这血液中自带的天赋神奇。”

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齐木楠雄斜眼看了看他,即使眼前的男人说出了这么危险的发言,他还是非常放心地将血瓶交给了他手上。

嘴上说得好像要捅破天,拿到手心里不还是小心翼翼地好像他捧着咖啡果冻一样?

“这瓶血来自名为川上富江的女人,”齐木楠雄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木然的脸上也流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总而言之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女人,不仅可以无限复活,自体繁殖,而且她还拥有让所有人看上一眼就会为她疯狂,甚至为她自相残杀的魅惑值。”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齐木楠雄脸上的表情可称不上多好,宇智波鼬默默地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下,嗯,未来云守的黑历史,get!

可见,彭格列祖传的云雾不合,也是很有道理的。

八岐大蛇将那血瓶在指尖抬起,放在眼前,眯了眯道,“这可不好,已经有这么多碍眼的存在了,再有更多的人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晴,我会忍不住挖掉他们的眼睛的。”

碍眼存在之一的宇智波鼬:

呵呵,这个也要拿小本本记下。愚蠢的八岐大蛇,你给我等着!

碍眼存在之二的齐木楠雄:

然而未来你要面对的‘碍眼存在’可多了去了。川上富江算什么?彭格列血脉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碍眼存在之n的一众刀剑:

确认过眼神,这是要争宠的神。比起争宠,他们就没怕过任何人神!

今天的八岐大蛇,仍然在兢兢业业地行驶着作为**oss的本职工作,满满地拉了一堆仇恨值。

“你放心,川上富江的血液也不过是起到帮助她重塑身体的本事,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彭格列血脉会把它驱逐掉的。”齐木楠雄又解释了一番,说得口干舌燥,越发觉得自己当初揽下这个苦差事简直就是傻x行为,他是被燃堂那家伙传染了笨蛋细菌了吗?

彭格列血脉

宇智波鼬低头看了一眼手指上的戒指,这才惊觉道:“是了,这枚戒指,已经将很多事情告诉我了。”

而他却完全没有发觉。宇智波鼬脸色有些暗沉,对于那样疏忽大意的自己,他觉得非常羞愧。

“至于你们提到的,为何她在遇见你们之前便用的川上这个姓氏,倒也不是川上晴故意隐瞒。”齐木楠雄很良心地解释了一句,“因为从八岁开始,她就从沢田晴变成了川上晴。”

说着,他抬起眼向上望了望,“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吧?未来与我相遇的那个小不点。”

话音落下,在众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地皱起眉中,突然一阵白光闪过,从宫殿上方破开了一个黝黑的洞口,掉下来一个小孩子模样的小姑娘,八岐大蛇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然后愣在了原地。

“十六岁的晴,就暂且温养在彭格列指环中。”齐木楠雄从地面上捡起那枚掉落的大空指环,属于川上晴的光团被包容收进那戒指中。

“八岁的小小晴,就请你们暂时照料吧。她需要在这段时间,完成一场奇妙的冒险。”齐木楠雄道。

棕色的软发服帖地垂在脖颈处,一双橙色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八岁的小姑娘眼中倒映着男人怔愣的表情。

“你是谁呀?”

小姑娘一点也不怕生,被他托着小身子,伸出短短的小手,抓住了一缕他垂在身前的长发。

她脸上还带着软乎乎的婴儿肥,看见男人没有回答也不生气,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笑眯眯地说道:“你长得真好看呀,不知名的小叔叔。”

八岐大蛇:!!!

小小年纪你就这么会撩了吗?!

“吾”八岐大蛇酝酿了一下,将将开了个口,怀中的小姑娘歪歪头,装逼刚刚开了个头的男人顿住,然后改成了:“我,也挺,挺——”

他低下头,小姑娘脸上白嫩嫩的,眉眼弯弯地看着他,从语气到神情都充满了信任。八岐大蛇眸色微深,伸出手,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怀里的小团子就被抢了过去。

大蛇:死亡视线jg

齐木楠雄单只手臂夹着茫然的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说道:“您刚刚的眼神有点恶心,抱歉,我没忍住。”

还不等八岐大蛇说话,宇智波鼬冷冷地勾起嘴角,没有一点笑意地补充道:“云守你太给他留面子了。”

说着,他手中泛着冷光的苦无夹在指间,木然却冰冷地一字一句道:“下次再欲行不轨之事,我就用剑斩了你的蛇头!”

莫名被抢了台词的雨守们:

“这个小哥哥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呀。”被宇智波鼬这充满装逼感的摆弄苦无姿势帅到,小团子毫不掩饰地,用崇拜的眼神看向他。

宇智波鼬:!!!n(≧▽≦)n

“呵,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八岐大蛇在一旁冷冷地嘲讽道,“同样的话还给你,那边的小黄鼠狼。”

显而易见地,这两个肚子冒黑水的开始疯狂地互相diss了起来。

“咦?”被他夹得有些不太舒服的小姑娘直接无尾熊状抱住了齐木楠雄的胳膊,发出小猫一般的声音后,毫不客气地顺着他的胳膊往上拱了拱。

她年纪幼小,七八岁的年纪看起来像五六岁的个子似的,此刻像一个挂件似的挂在齐木楠雄胳膊上,倒是让他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微笑。

粉发男人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发顶,颇为怀念地说道:“好久没看到你现在这样人畜无害的模样了。”

他总算直到十七岁的自己到底为什么栽在了彭格列这个大坑里了。

嗯,一定不是因为咖啡果冻这么一个肤浅的理由!

怼完八岐大蛇的宇智波鼬转头便看到了粉毛云守和小首领相亲相爱的扎心一幕。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宇智波鼬眼神微深,髭切慢悠悠地笑了笑,冲着他提议道:“雾守,结盟如何?不巧得到一段不那么愉快的记忆,我想我们可以联手先把某条碍事的蛇砍了呢。”

宇智波鼬缓缓地点头,没错,作为守护者的他们之间怎么争宠都无所谓,但是正如未来的自己传达的情报那样,现在最大的敌人——

没错,就是这个虎视眈眈地觊觎着审神者的八岐大蛇!

趴在齐木楠雄胳膊上的小团子乖巧地任由他揉,随着髭切的话传到耳边,她好奇地看过去,瞬间,一片金色映入眼中!

八岐大蛇暗叫一声不好,小姑娘眼睛一亮,一只手抓着齐木楠雄的衣袖,一只手已经伸了出来。

“要抱抱!”

以得天独厚的金发取得阶段性胜利的雨守露出了迷之笑容。

雾守和雨守刚刚建立起来的联盟关系,瞬间土崩瓦解。

齐木楠雄无所谓地将小团子塞到了山姥切怀中,想到这些年晴身边越发修罗场的氛围,感慨地看着她说道:“你可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女人。”

不明白的小姑娘歪歪头,虽然听懂了这个词的意思,却并不能理解他这么说的涵义。

她想了想,在山姥切国广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中的时候,挪了挪软软的小身子,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粉色头发的大哥哥,我也很喜欢哒!”

如果她不是这幅幼年的模样,齐木楠雄觉得这话说出口,就像一个想要脚踏多条船的渣男。

他叹了口气,感受着能够停留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多,也不再犹豫。只是内心始终有个疑问,即使距离他十七岁遇到这个小魔王已经过去好几年,也非常想问一问她。

他弯下腰,紫色的眼睛不用可笑的绿色眼镜阻隔,也不会再伤害到任何人,此时与她认真地平行对视。

“这么重要的事情,宇智波鼬,那群刀剑,还有其他人哪一个都会比我更尽心。为何,交给我这样一个还未通过试炼的不合格守护者呢?”

小姑娘:???

“”齐木楠雄嘴角微微压了压,站起身,也恢复了往日的沉默表情,“嘛,想来现在的你也是一头雾水吧?我还是等到回去的时候,再去亲自问你吧。”

虽然到时候,可能又会说不出口。

“大哥哥自己不是已经说了咩?”窝在山姥切国广怀里,小团子不解地说道:“就是因为相信呀。”

“爸爸说过,人的眼睛的话语可能会骗人,但是心与心之间的交流,是不会有欺骗的。”

“如果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是我来选择,那一定会安排给我最最相信的人吧。”

他的手指渐渐地开始透明,齐木楠雄已经感觉到这个过去的时空在排斥着他的存在。男人一直木然沉默的眉眼舒缓开来,俊秀的容貌露出浅不可见的笑容。

在渐渐虚化的光晕中,他回到了原本的未来时空,便对上了一双含着笑意的橙色眼眸。

“到底该不该感谢过去的我?其实我还有点吃醋呢,我的云之守护者。”

“啊,真的栽了。”

“说真的,小时候的你确实比现在可爱多了。”

“彼此彼此,十七岁的你也比现在好拐多了,我多愁善感的云守大人。”

齐木楠雄:

他再次肯定,栽进彭格列这个火坑是他做过最不理智的一个决定。

“大哥哥突然不见了!”被山姥切抱在怀中的小姑娘惊讶地说道,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她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四处看了看,却没有看到爸爸或者妈妈的身影。

“爸爸?妈妈?”她双手捏住山姥切国广胸前的制服衣领,眼神中闪过慌乱与不安,可怜兮兮地说道:“呜,我想找爸爸妈妈。”

山姥切国广被这一眼看得差点要碎刀。

少年有些慌张地动了动嘴,最终笨拙地也说不出什么哄人的话,只能向其他同伴求助。

宇智波鼬大步跨出,以自己从小背弟弟哄弟弟的切身经历表示,肯定可以完美上任,哄住目前还有些单纯的小首领。

然而,成熟稳重的雾守并不知道,宇智波之间典型的骨科病并不能让他在晴这边得到优待。

小姑娘仿佛忘记了之前还夸过他帅气的话语,在山姥切国广怀里扭过脸,用小屁股对着他,表达了无声的拒绝。

宇智波鼬:我、恨、啊!就算变小了,也是个小猪蹄子!

宇智波鼬含恨败退,八岐大蛇从容地走过去。

他个头很高,褪去那黑泥一般的表情,容貌漂亮矜贵,带着微笑的时候,让人有种心间撩动的悸动。

然而,你不能指望一个八岁的小姑娘对这样的撩妹眼神抱有什么特殊感觉。忠实而公平地执行了相同的行事准则,小猪蹄子沢田晴仿佛也忘记了曾经夸赞过男人皎皎如日月一般容貌的话语。

她细嫩的手指尖紧紧地捏住那一片衣服,在山姥切怀里拱了拱,带着哭腔地说道:“我想要爸爸和妈妈。”

她都好久,好久没有见过爸爸了!这次难得全家团聚,去京都旅游,她一点都不想错过呜呜呜。

施展美男计不成的八岐大蛇得到了宇智波鼬一个鄙视的眼神。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吗?

八岐大蛇:都是爱情惹的祸。

眼看着小姑娘眼角就要挂上泪珠,山姥切国广回想着曾经见过的那些妇人哄孩子的动作,抱着她颠了颠,嘴里结结巴巴地说道:“小,小宝贝,别,别哭哭。”

笨拙得让人不忍直视。

小小晴很显然,也不吃这一套。

短刀们围在她身边,活泼一些的做着鬼脸,说些笑话逗着她笑,像药研藤四郎这般成熟稳重的,便在一边温和地哄着。

然而,短刀们如儿童一般的容貌也没能让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环境下而紧张起来的小小晴放松下来。

相反地,她看到药研藤四郎和一期一振护在这群小孩子身后的模样,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和叔叔们,顿时这挂在睫毛上的眼泪珠啪嗒一下就掉了下来。

“啊啊啊,阿尼甲这可怎么办啊?我完全不会哄孩子啊。”就算是鬼怪也没有让膝丸这么害怕,甚至躲到了兄长身后,却也忍不住担忧地看向他们的小姬君。

看似老神在在的平安京老刀们悠闲地笑了笑,表面一派云淡风轻,稳如老狗,实际上一个比一个慌张。然而,谁也不愿意这抢先一步,若是哄得好了还好,若是哄不好了,那可真是丢面子了。

尤其,像髭切这样,曾经以一头金发在本丸所有人面前拉仇恨值无数的存在。

“眼睁睁看着姬君哭泣,这难道就是吾等所为的吗?!”小乌丸甩了甩袖子,一马当先地走过去,朝着山姥切国广伸出手,“将姬君给吾。”

山姥切如蒙大赦,松了口气,将小姬君小心翼翼地递给他,随后也没有离开,而是用一种很担忧的眼神,一眨不眨地看着手里还攥着他一片衣服领的小姑娘。

没错,他并没有选择将小姑娘攥着衣服的手松开,而是毫不犹豫地将精致俊秀的战服衣领撕掉。

小乌丸微微颌首,目光微缓。

红衣乌发的太刀个头娇小,抱起她来却毫不吃力,动作异常熟练。小小晴被他带入怀里,甚至不用像在山姥切怀中那样自己找舒服的姿势。

她眨眨眼,便听到头顶传来清亮而温和的话语,小乌丸慈祥而温和的眼睛看着她,露出温柔安抚的笑容。

“你叫晴是吧?吾认识长大以后的姬君,果然是一样的风采过人,坚强勇敢哦。”

哄孩子第一条:要记得多夸夸她。

“长大,以后的我?”小小晴慢慢止住了哭泣,小脸上带着一点点的好奇,“可是,我现在不认识你。你认识我爸爸嘛?可以带我去找他吗?”

小乌丸含笑看着她,在小姑娘背后轻轻拍了拍,慢慢地说道:“吾并不认识姬君的父亲。姬君现在恐怕有很多疑问,但是请不要怕,你很聪明,相信你的直觉,然后听我慢慢和你解释,可以吗?”

哄孩子第二条:千万不能让她觉得你在敷衍她,要让她感觉到自己被重视,才有可能听进你的话。

小小晴点点头,抹掉眼泪,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只是太害怕了。其实,大家对我的关心,我都能感受到。”

“抱歉,我做了很失礼的动作。”

小姑娘橙色的眼眸带着歉意,明明被无故卷入这个事件中,却没有一点的任性,在小乌丸解释后,还会这样认真地对他们道歉。

博多藤四郎松了口气,露出灿烂的笑容,悄悄拽了拽一期一振 的裤腿,对着兄长小声说道:“姬君小时候也好可爱哦,不过直到现在,我才有点感觉到,这是我认可追随的姬君呢。”

那样的温柔与包容,仿佛灵魂都带上天空的颜色,是独一无二的。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九十一章 下一章:第九十三章
热门: 教练万岁 虚拟歌姬的战斗 九州·展翅 深宫谍影 罪恶之城 迷离档案 乱臣 清穿之福晋吉祥 分歧者3·忠诚者 和前男友在恋爱真人秀组cp后,我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