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山姥切国广觉得,在电脑屏幕幽光照耀中, 审神者脸上此刻表情, 有点让人不寒而栗。

想起主君一直以来不走寻常路操作, 就不由得想要为时之政府默哀一下。

但是,想到让一贯温和不爱生气审神者露出这样表情原因, 是为了他们自由,山姥切国广便觉得非常开心,甚至想要樱吹花一下。

那闪烁着幽光电脑上, 一封来自编号审神者编号d3387837,发信人名称为绯云信件铺满了整个屏幕。

【x458329,y5736784,恭候您到来。】

山姥切国广知道, 那是某个在d区本丸坐标。

他勾起嘴角微笑审神者抬起眉眼, 温和地说道:“请山姥切殿下将本丸大家和不久前做客客人们一并叫到庭院中,我们行动, 就要开始了。”

山姥切点点头,路过庭院时,挂满了刀铃神乐绳微微摇摆,他却并没有驻足摇动,而是选择了一个人一个人地去通知。

“哈哈哈, 要开始了吗?甚好甚好。”

“为父自然不会拒绝这样试炼,吾等刀剑, 本就该一往直前, 为武士道精神而战!”

“咔咔咔, 能够和主君再次并肩作战,真是刀生一大难得体验呢!”

“虽然说是笼中鸟,但是也不是哪里来腌攒不入流人就能得到呢。主君,和那个魔王,并不一样呢。”

“山姥切殿下还专门跑一趟吗?嘻嘻嘻,我们粟田口当然要全员参战啦!我短刀已经迫不及待了呢!”

“还有乱哦,想要为主君乱舞一曲呢!”

“我,我和小老虎也一样。”

“锵锵锵!包丁也举手赞同哦!我还等着主君成为人——唔唔唔!”

“麻烦山姥切殿下了,请上报主君,粟田口全员,参战!”

“哈哈哈哈,要开始惊吓了吗?鹤期待很久了呢!”

“嘛,两位鹤先生已经跃跃欲试很久了呢。烛台切会做好庆祝盛宴美食,然后帅气地登场哦。”

另一边,川上晴带着他们从地下室救出来刀剑们,虽然大多神情郁郁,却也全部走表示了配合。

其中那一振被推举出来作为领头发言人三日月宗近也抬袖掩面笑道:“吾等已经期待这一日很久了,在这次行动中,请审神者大人放心,我们不会鲁莽行事。”

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毕竟,我们期待着审神者所说,最终胜利与真正自由呐。”

山姥切国广虽然觉得他没事儿就喜欢抬着袖子装逼动作非常不接地气,但是从这一番话中,还是听出了三日月保证。

他最担心,便是这群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复仇者’会鲁莽行事,破坏主君计划,现在得到这个答复,便放心多了。

正如主君所言,就算是不同三日月宗近,他也相信这振刀剑胸襟与智慧,既然他答应了下来,那么就表明他完全有能力掌控好自己‘麾下’。

得到来自山姥切传达所有人肯定回复,川上晴微微笑了笑。

她从电脑前站起身,山姥切国广这才发现她好像换了一身衣服。

“嗯?”她笑眯眯地路过金发打刀,一根手指挑了挑披风一角,歪头道:“好看么?”

山姥切国广脸上一红,本质上还是个内向腼腆害羞boy打刀缩了缩脚步,倒退了半步后,在川上晴都已经打开房门时候,才小声地说道:“无论什么样衣服,都因为是您而别具魅力。”

川上晴转过身,金发俊秀少年,额上发带飞扬,含着一抹羞涩地微别过脸,水蓝色眼眸宛如阳光下波光粼粼海面,漂亮到令人惊艳。

川上晴认真地对他说道:“山姥切殿下,你这么会说话,其他山姥切国广知不知道?”

“被你们这样甜蜜暴击后,我以后上哪去找一个看得上眼前男友呦!”想起自己这倒霉前男友等于玛雷指环主人等于拯救世界救世主恒等式,川上晴就觉得特别心塞!

此话一出,山姥切国广还没说上什么,便从走廊一边探出几个脑袋,不服气地说道:“如果连山姥切殿下都比不过,这样男朋友审神者为什么要喜欢他呢?”

山姥切国广:什么叫做连山姥切殿下都比不过?乱藤四郎你看着我大刀再说一遍?

“嘛,毕竟审神者是正值青春美丽少女,想要谈恋爱,这是人类常情。但是,清光觉得,如果他不能做到陪您去逛街,帮您选色号,为您做头发,让您乐开怀,甚至连花言巧语都做不到,我想安定会很乐意为您首落了。”

手残十级川上晴:不,我觉得你这个条件连我都做不到。

“哼!才不用什么大和守安定喵!当,当然并不是为你出头喵!只是那样无聊男人才不配当我南泉一文字主夫呢喵!”

南泉一文字,有着金发金眸和软糯喵字口癖男人,然而因为他实在太傲娇,让金发癖川上晴一直没逮到过他。

川上晴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地歪头调侃他道:“主夫?主君夫君么?南泉一文字殿下终于承认我了么?真开心呐,我还以为自己一直不被您认可,伤心难过了很久呢。”

“才,才没有这回事呢!勉勉强强啦喵!”金发金眸太刀先是扬起脖子反驳了一句,随后才悄悄地看了她一眼,小声地问道:“你,你真伤心难过了很久喵?吾辈,吾辈并没有,并没有——那个意思啦喵!”

川上晴别过脸,在南泉一文字这个角度来看,还有点伤心意思,然而离她最近山姥切国广分明看到了她勾起坏笑和眼中闪着狡黠目光。

“好,好啦喵!以后吾辈不躲着你了还不行喵!你,你还算一个非常棒主君啦,真喵!”沉默气氛中,南泉一文字越说越多,眼看着川上晴背过身,肩膀一抖一抖,伸出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急得像一只上蹿下跳小猫咪。

“噗。”川上晴终于忍不住了,从拼命捂住嘴指间泄露出一点笑意,南泉一文字这才狐疑地侧过身,转到她面前,对上一双笑意弯弯眼 睛。

南泉一文字:!!!

“说好了不准再躲着我哦,我可喜欢南泉一文字殿下金发了呢。”川上晴竖起手指晃了晃。

你这个审神者坏得狠!

南泉一文字气得转头就跑,连一个喵也说不出来了,在川上晴看来,就很像一只炸毛小奶喵,还是金毛那种。

两振前来找她三日月宗近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眼中带着一丝笑意。

“哈哈哈,有这样审神者,真是让人羡慕呐。”

“哈哈哈,您很有眼光呢。虽然有时候会有些苦恼于跟不上审神者套路,不过老爷爷一直能感受到来自姬君温柔呢。”

“你所谓温柔,就是这双老人鞋吗?哈哈哈哈,审神者大人真是体贴呐,这鞋子看起来很温暖呢。”

“哎呀呀,其实我那里还有很多呢,等到归来之时,送您一双也无妨呢。”

蓝色狩衣华丽战服无风自起,两双同样带着浅淡笑意与针锋相对新月眼眸对视间,仿佛有电闪雷鸣掠过。

露出个脑袋狮子王惊得呆毛都要竖了起来,便感觉到身边有人路过,向“战场”中两人走去。

“吾儿,为何在此处深情对望?”红衣乌发太刀赤着双足,个头娇小,却完全不惧他们之间暗流涌动气场,蹙眉又道:“难道这便是姬君所说唉,为父也不是那般不通事理之人,但是三日月你要分得清轻重缓急,现在正是战前关键时期,我希望你不要被儿女私情拖住了脚步。”

“你看狮子王都吓成什么样子了?若是扰乱军心,坏了姬君大事,为父便要上家法了!”

两振三日月一起:

姬君(审神者大人)您到底和小乌丸殿下交流了什么啊!

被复数最美之刃同时惦记上川上晴鼻尖有点痒。摸了摸鼻子,她也看到了不远处两振三日月谈笑风生,相谈甚欢场面。

盛世美颜乘以二暴击,绝对不是简单一加一。饶是她这个坚定金发控,也不得不说这样场面真是该死甜美而养眼。

直到看到小乌丸殿下加入,表情略微有些严肃,川上晴怎么看怎么像学校中抓包学生恋爱教导主任,她这个本职高中生,却要兼职谈恋爱救世界审神者也不由得有点莫名心虚,就摸着鼻子跑了。

咳,嘛,但是将刀剑们身心健康交给小乌丸殿下来监管真是太正确了!果然,做人父亲就是不一样,超可靠!

偷偷溜走川上晴绕了条路,以压轴方式时间点,抢在姗姗来迟石切丸之前,终于赶到。

她今天穿着黑色小西装战斗服,身后黑色披风上,若隐若现地绣着一个图案,看起来帅气极了。

陆奥守吉行兴奋地举起手,“那是木仓吧?!木仓和子弹,传说可以从很远距离,一枪致命,非常流行武器呢。”他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大胆!陆奥守殿下!审神者还没有说话,不准这么放肆!”川上晴还开口,忠心护主长谷部便率先开了口。

呵 斥之后,他又看向川上晴,在她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候,猛然深深地弯腰,用下一秒就要切腹自杀歉疚语气道:“都是我没有作好战前纪律工作,才致使这样无组织无纪律行为出现!您将战前安排工作交给我,长谷部却愧对您信任!”

川上晴:?不是,这哪有什么战前工作?我不就是让你带大家在庭院里等一会吗?我们彭格列,从来没有战前工作这个说法好叭?

她抽了抽嘴角,拍拍长谷部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哪有什么战前准备?别那么严肃,咱们就是去拿回自己原本就拥有东西,顺便去砸了时之政府老窝而已。”

随着她动作,长谷部慢慢站起身,恭敬而狂热地看向少女,认真道:“请姬君吩咐,我等早已迫不及待。”

与他一般心情,又何止两三。他们或是直率,或是隐忍,但是此时此刻唯一想法,便如长谷部一样,希望得到真正自由,然后——

为姬君所用,为姬君赴汤蹈火,披荆斩棘。

“真好呐,三日月。”小天狗安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庭院中昂着头和审神者撒娇说话另一个自己,眼中闪过一丝向往与羡慕。

他其实和眼前三日月也并不是来自同一个本丸,他三日月,早已经为了保护他,被大义灭亲审神者,被时之政府所谓清缴部队,亲手折断了。

深蓝发色付丧神,以从未有过凛然姿态,在神光散尽最后一刻,那双倒映了漫天星月眼眸却倏而平静了下来,极尽温柔地,带着一丝不舍与祝福地看向他。

他说:【兄长大人,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不会让你失望审神者,所以在此之前,请不要失去希望。】

今剑想,三日月或许是对。他已经遇到了这样好审神者,不过可惜,这样好审神者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比他更单纯,更活泼自己。

他并不妒忌,只是稍微有点遗憾,稍微有点羡慕,也稍微有点感激。

感激还有这么一个审神者出现,将他从无边绝望中拉扯回人间,最终没有辜负三日月希望,没有堕落成那样怪物。

大家都是从地狱中爬出来‘复仇者’,三日月自然也清楚今剑话语中含义。

他望向四周,他们这群被川上晴从地下室救出来刀剑,全数站在了这一角,与那明媚欢快本丸泾渭分明。

羡慕吗?

嫉妒吗?

三日月想,他更多,也是感激。或许那位聪明姬君早已料到,所以并没有像童话故事那般,对落难他们表示了任何同情与施舍温暖。

那无疑是夹裹着□□蜜糖,会让他们心生向往,抑制不住心中欲念与贪求。

真是温柔而聪明主君呐。

他看向另一个自己,穿着那样土里土气棉鞋,笑得好像个慈祥老爷爷,偶尔露出昳丽笑容,还没来得及调笑两句审神者,便被一旁虎视眈 眈小乌丸打了后脑勺。

三日月站在角落阴影中,仿佛像是也感受到了那一份不轻不重呵斥一般,轻轻抬起手,抬到一半,待看到那位审神者带着无奈而温柔笑容,踮起脚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时,却一下子停在了半空,随后便微笑着落下了。

虚假幻想也不过是一瞬,他心志坚定,已非寻常,又怎么会被这样泡沫所迷惑呢。

“嘛,郊游前热烈讨论就到这里结束吧。”放松聊天一会儿后,川上晴感受到所有人心情也不像一开始那么紧绷,这才拍拍手,开始正色道:“我需要暂时留一部分人再本丸中待命,三日月,乱,今剑”

她一个一个地指明,所有人都注意到,她所指出来留守人员,正是与那之前从地牢中救出人重了样貌。

“以及,小乌丸殿下。”她将所有留下人员名单公布开来,随后对着小乌丸笑道:“之后接应配合,就拜托您了。”

三天后。

某个三s级本丸。

天守阁门被敲响,近侍三日月宗近风姿绰约地推开门,露出一抹迷人微笑,对着书桌前趴着睡得正香审神者轻声道:“姬君,午时已过,烛台切殿下做了您最爱下午茶与甜点,请您品尝一番。”

说着,他将手上端着那碟雪媚娘和一杯飘着茶香清茶放在距离审神者不远不近地方,足够让她问道这股香味,却不会在起来时候,碰到热茶而烫伤。

温柔体贴得简直不像一个三日月宗近!

身穿红白巫女服少女先是皱了皱鼻子,随后才抬起手,刚刚想要用手背揉一下模糊眼睛,便被人在手中塞了一方柔软略湿手帕。

川上晴:???

“用手背揉眼对眼睛不好,若是姬君困顿,不妨用湿帕擦一擦脸,也就清醒了。”耳边传来清雅嗓音,抬头便是一个美颜暴击,川上晴眨眨眼,慢吞吞地将抹了把脸。

“您不必这么”她坐起身,想了想,才找到一个形容词道:“不必这么长谷部。我说过,请您不用着急,这次我必定会带您找到您本体,从时之政府牢笼中,重获自由。”

三日月偏过头看向她,含笑道:“这不正是您想要吗?”

他站起身,推开二楼窗户,庭院中短刀们嬉闹声,打刀们相互切磋铿锵声,还有悠闲喝茶聊天说笑声,透过悠悠清风传入室内。

他于一片逆光中笑着回过头,“这也是我们所愿。”

川上晴蓦地便笑了,氤氲茶气螺旋着向上漂浮,她看向茶杯中竖起茶梗,轻轻放下:“啊,时间也差不多了。”

随着杯底与桌面碰触发出咔哒声,山姥切国广敲开门,肃然道:“姬君,时之政府来人了。”

她站起身,指尖靛青色火焰还未点燃,脸上容貌便变了模样,身高也微微提高,整个人从样貌到气质均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鼬,你来了。”川上晴收起火焰,勾起嘴角 笑了笑。

宇智波鼬仿佛从虚空中踏破而来,看向她,正色道:“有我在,您还不需要亲自动手。”

川上晴:为什么我有种你下一秒就要说“女人你今后幻术被我承包”了感觉?

宇智波鼬幻术当然是一流,他在地下室人渣审神者脑海中放置精神力,连时之政府最出色巫女也无可奈何,在这个神道没落未来世界,除非神明降世,否则任谁也不可能将他幻术识破。

然而——

神明若是真可以在人间自有行动,肆意妄为,又何必搞出这么多花样,打着拯救历史噱头呢?

“绯云!我看你今日还怎么用这幅高高在上表情看着我!”女人身材火辣,面容妩媚,只是那份趾高气昂嚣张将她那份本就浮于表面漂亮更消退了三分。

川上晴幻化这位审神者名为绯云,从时之政府最初招募审神者开始,便一直奋斗在对抗时间溯行军第一线,而她所在本丸,也逐渐变成了三s级本丸。

名为绯云审神者性格直爽,却粗中有细,她从时之政府最初成立时候便怀抱着一腔热血前来奋战,为得可不是什么争名夺利,又或者是什么美男环绕。为守护历史而来,为这份沉甸甸责任而来,为人类未来而来绯云,也正是因为这份胸怀与理想,在逐渐将本丸所有刀剑聚齐后,所有刀剑也正如他们所说那样,真心地奉她为主。

本来,像绯云这样连审神者大会都不愿意参加‘工作狂’是不怎么能和小田玛丽这样胸大无脑贪生怕死渣审有交集,但偏偏就这么巧,在绯云拥有了足够功绩将本丸升级成三s级本丸,空出那么一点时间前往时之政府做手续时候,狭路相逢一般地,在大门口,这两个样貌同样不俗女人见面了。

小田玛丽一看到她身后恭敬温顺一期一振与风华绝代三日月宗近,姣好面容上霎时间闪过一丝扭曲。她就职那么长时间,用了不知道多少木炭玉钢,就从来没见过三花以上刀剑,这让从小就被众星捧月,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小田玛丽怎么能忍?

做工精致指甲狠狠地掐在肉里,她扬起下颌,骄纵地冲着绯云命令道:“把你付丧神给我!我可是神国——”

还没等她洋洋得意地说完,绯云目不斜视,直接甩袖离开,在路过她时候,仿佛要避开什么病毒源一般,躲了三米远。

满脸嫌弃与不屑,看得小田玛丽怒火中烧,恨不得当场将她碎尸万段!

“喂!你给我站住!若是你再走半步,我便让你和你本丸在时之政府无法立足!”她气势汹汹,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光芒,旁边有远远围观人小声嘀咕,显然对于这个嚣张却肆意妄为女人,他们虽不满已久,却也不敢招惹。

小田玛丽确实背景深厚,再加上她漂亮容貌,之前也有审神者被这样胁迫,但是就算闹到时之政府也得不到任何回复,反而会被变本加厉地欺侮,所以 在绯云之前,她已经从其他人手里抢夺了不少珍贵刀剑。

也只有绯云这个沉迷工作工作狂不知道,其他审神者现在出门都不敢带着自家珍贵四花五花刀剑,生怕被这狠辣女人盯上。

绯云并不知道,绯云也并不在乎。

她转过身看了小田玛丽一眼,冷艳脸上肃穆一片,明明两人只是平视,却硬是有种高高在上凛然不可侵犯。

她说:“你心中邪秽让我作呕,这样肮脏灵魂能召唤出刀剑就已经很让人生奇了。”

毫不留情一句话,好像一巴掌响亮地打在小田玛丽脸上。

而现在,小田玛丽带着胜利者笑容,洋洋得意地看向她心中仇敌,仿佛已经看到她被天丛云剑吸成人干,视若亲人刀剑全数粉碎眼前场景。

川上晴微微眯眼,轻呵了一声。

“时至今日,你依旧令人作呕,我真应该好好教育一下短刀们,不要在垃圾堆里找审神者这个道理。”

“行了,你也不用说什么废话了。我倒要陪你见识见识,你想让怎样好看?!”

她冷笑一声,率先大步踏出,竟然比小田玛丽这个领头人还气势十足,看得小田玛丽怒火中烧,眼中迸发出浓烈名为仇恨光芒。

她要,一振一振地,将绯云本丸全部刀剑,碎在她面前,将她魂魄永远拘禁在小田家鬼阵中,日日夜夜饱受折磨!

这样怨毒视线,川上晴自然不可能忽视。

宇智波鼬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跟在她身边,看到她露出‘鱼上钩了’表情,忍不住朝身后那愚蠢蝼蚁投以三秒同情。

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竟然还在白日做梦,连辉夜姬和六道仙人都能算计一把川上晴,这样愚蠢凡人有被利用价值,都算是她荣幸呢。

嗯,今天宇智波鼬,也是一个合格首领吹呢。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热门: 差点没了蛋 长夜余火 小傻子 坠落之上 我的拖延症女友 穿书后摄政王他不干了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天才小毒妃 慈悲城 冰与火之歌5:列王的纷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