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鹤丸国永觉得, 这个惊吓来得太快他有点承受不住。

看起来万份可恶的大小姐是前来救援的审神者。她身后突然出现,像个背后灵似的少年一双眼睛瞪谁谁倒地, 瞪门门打开,简直比芝麻开门的咒语还神奇。

更神奇的是——

居然真的有审神者察觉到那本日记的秘密,会相信那本日记的荒谬言论。

在玻璃罐被乱藤四郎毫不犹豫地挥刀砸碎后,顺着那喷泻而出的液体,一期一振茫然地被其他本丸的弟弟拉着手, 带到少女面前。

她此刻已经换了一个模样, 棕发橙眸,看起来就像太阳一般温暖而明媚。

随着警报声响起, 率先蜂拥而至的是守卫在门口的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又与鹤丸在本丸中扔鞭炮的那种不一样,以他lv99的力量,竟然连一点伤痕也无法在机器人身上留下!

“嘛。你们退后, 我来试试。”

随着女孩的话, 那群刀剑付丧神顺从地退到一边, 鹤丸国永还想开口劝一下,便听到一旁的小乌丸竖起手指,露出微笑。

“我们的姬君, 从来都不会让人失望。”

好像在回应他的话,漫天的火焰从绯衣白裤的女孩手中泄出,宛如太阳火焰一般,灿烂明媚, 势如破竹!

那坚不可摧的钢铁机器, 便如同废铁一般, 在绚丽的火焰中燃烧殆尽。

简直就像一个奇迹,一个希望一般,出现在一期一振面前。

在本丸的全部人被时之政府以‘清缴’的名义杀戮碎刀后,一期一振流浪了很久,不敢合眼,不能睡觉,闭眼都是弟弟还有审神者死在眼前的场景。

破碎的星光从所有碎掉的刀剑身上逸散开来,在这漂亮到心碎的星墓中,他温柔的审神者慢慢擦干嘴角的鲜血,拔掉直插入心脏的□□,冲着他露出一个手势。

那是他们约定好的手势。

【诸君,武运昌隆,一帆风顺!】

他带着审神者最后留下的火种,流浪着,躲避着,希冀着,也绝望着。

在最后一次将已经破旧不堪的日记本发出去以后,他看着刷新后空白不可见的页面,木然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破门而入的缉捕队将无数刀剑□□对准他,一期一振起身,将桌上的电脑用力摔成粉碎,轻笑了一声。

他将带着审神者的意志投入无间地狱,这最后的火种到底会湮灭殆尽,还是星火燎原,他都已经看不见了。

一期一振在那一夜便随着审神者碎刀而去,留在这世上的不过一振由砥石玉钢锻造而成的躯壳。

在人类看来,没有光线,没有声音,一片虚无的玻璃罐或许是最恐怖的地方,然而对于一期一振来说,不及他远征归来,看到审神者被一枪穿心时万分之一的痛苦!

而现在,在他已经绝望的时候,这个少女却如同一束光芒一般,出现在他面前。

一期一振握紧乱藤四郎的手,任由他带着自己走到女孩面前,正想要恭敬地行礼表示感谢,便听到乱笑嘻嘻地说道:“一期尼和姬君的初见,总是和水有着不解之缘呢。姬君你看着这个一期尼,有没有想到在某个晴朗明媚的天空下,那个发尾闪烁着水珠,交织与灿金的眸色映衬,宛如水中美人鱼一般的一期尼?”

川上晴:

一期一振:???

他弟弟什么时候这么文采斐然了?还有美人鱼是什么鬼!他的人设明明应该是王子吧?

一期一振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番弟弟。

看他挥舞短刀时的力度与速度,不难察觉这应该是已经极化后的乱。

“你们也去试试。”棕发审神者冲着自家本丸的刀剑鼓励道,“既然手握刀剑 ,便是武士,便要有宁折不弯,一往直前的武士精神。诸君,请用尽全力将这时之政府的爪牙和桎梏在先驱者身上的牢笼一并砍断吧!”

接下来,便是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见证奇迹的时刻。

山姥切国广发后的缎带飞扬,寒光闪过,犹如切瓜一般将一只半残的机器人砍成两断!

鹤丸国永:不不不,这肯定是极化后的山姥切!

博多和包丁配合默契,相视一笑间,一只庞然大物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一期一振:这绝壁不是我能偷懒绝不放过的弟弟!

随后,一道雪白的身影跃起,宛如真正自由的仙鹤,冲着鹤丸国永露出笑容,下一秒,他亲眼看见自己一刀削首,机器人轰然倒塌!

“哈哈哈,另一个我被吓到了吗?”川上晴本丸的鹤丸国永笑嘻嘻地蹲在那被削成破铜烂铁的残骸上,璀璨的金眸不染丝毫尘埃。

他伸出手,笑道:“送给你的惊喜哦,不要客气呀。”

【人生的惊讶可是必须的,若是什么事情都能预想到,那么身会比心先死去呢。】

这是每一振鹤丸国永降临时都会挂在嘴边的话,然而鹤丸国永却从没想过,他从显形以来的第一份惊吓,竟然是来自另一个自己。

果然鹤丸国永最懂得鹤丸国永吗?

这一振差点要拔出刀杀光审神者的黑鹤突然收起了锋芒,便如一振寻常的鹤丸国永那般,凑到另一个自己身旁,好奇地问道:“真不愧是我呢!厉害啊兄弟。你们是几级本丸,以前审神者大会上,我可没见过这位风姿卓绝的审神者呢。”

川上晴本丸的鹤丸国永骄傲挺胸,称赞道:“你的眼光也不错嘛!虽然刀倒霉了一点,不过眼神还没有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哈哈哈。”

黑鹤:哈你个头啊!你这是被三日月那个失智老人传染了吗?!

白鹤:科科科,大家都是鹤丸国永,在这里装什么好奇宝宝!不管怎么说他也活了一千多年了,不该说的信息,他可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

黑鹤继续baba地试探,白鹤继续哈哈哈地打太极。

川上晴回过头就看见刀光剑影的厮杀中,两只鹤丸国永谈笑风生,宛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她毫不犹豫地一只踹了一脚。

“在战场上聊什么天呢?学学人家一期一振,身残志坚,堪为刀剑的楷模!”

一期一振:

真的很想知道,另一个我在这位审神者心中到底留下了什么印象?

这又是美人鱼,又是身残志坚你们本丸的画风不太对啊!

在屁股后面踢了一脚,白鹤率先爬了起来,冲着川上晴露出嬉皮笑脸:“我这不是给另一个我开导人生呢嘛。嘛,所谓打是亲骂是爱,这也算是姬君送给我的爱的惊喜了呢。”他指着白色战衣后那个明显的脚印,特别恬不知耻地说道。

黑鹤:

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这振鹤丸国永沉默着跟着另一个自己加入战场之中。

那个和他一个本丸的五虎退,也在奋力地挥舞着自己的短刀。他跟在几个兄弟身旁,和另一个自己背靠着背,怯弱的小脸上满是坚毅,满满的战意。

他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试探简直傻叉。

这么好的机会,可以尽情地挥舞着刀剑,可以斩断这束缚的牢笼,他为什么要纠结于那样的小事?

管她这位审神者是什么来历,又有怎样的目的,他需要知道自己现在最想要做的是什么,对她的援手心怀着感激,就足够了。

鹤丸国永微微闭眼,再睁开后,刀光反面,映着男人冰冷凛冽的金眸,眼看就要手起刀落,将那人 渣审神者斩于刀下。

川上晴反手抽出立于身旁的山姥切国广的佩刀,刀锋碰撞间发出清脆的铮鸣声。

暗刻着鹤纹的刀剑被这锋利与大力震得倒退了三步,少女淡定地收回手,交还给脸面薄红的金发打刀,叹了口气看向他:“在被召唤的那一刻你们就和审神者签订下了契约。此刻噬主,怕是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吧?”

“时之政府麾下的审神者何止千万,其中并不乏像他这样的人渣。你把这一个杀了倒是痛快,但是还有更痛快的事情,可就感受不到了呢。”

“鹤丸先生喜欢惊吓是吧?那么,敢不敢陪我们去搞一场更大的惊吓呢?”

审神者的嘴遁三连发,成功让一个黑了半颗心的鹤丸国永从暗堕的边缘拉扯了回来。

她这番话不只是对鹤丸国永所说,还是对其他从铁门牢笼中被救出来的付丧神说。

“那么,请诸君与我暂时撤退,重整旗鼓,将你们所知道的告诉与我。我,川上晴,向你们保证,真正的自由之刻,很快就要到来。”

她毫不犹豫地,光明磊落地,就这么将真名宣告于口。山姥切国广等一行人脸色大变,长谷部几乎是立刻半跪于地,急迫地向她征求道:“姬君,请您下令,将这些听到您真名的付丧神全数碎刀!长谷部愿为您执刀,直到碎刀!”

见到她的真容,知道她的名字,即使不是她本丸的付丧神,也可以将她神隐。这个道理所有到件门都知道,川上晴在收集情报的时候,也不会错过这个信息。

她伸出手拍了拍神父装男人的肩膀,叹笑道:“哪有这么严重,长谷部请相信我吧。我不是相信他们,我是相信你们。因为在和大家的相处中,感受到大家对我的温柔以待,才让我相信,就算是在绝境中丧失了对人类的信任,压切长谷部也绝对不会对无辜的审神者下手。鹤丸国永也绝对不会对救助过他的审神者拔刀。”

“因为相信你们,所以愿意相信他们。”

她将怔愣的男人拽了起来,外围的付丧神衣衫褴褛,鲜血淋漓,有压切长谷部,有鹤丸国永,有三日月宗近,也有藤四郎家的短刀。他们望向她的眼神带着几分漠然的审视,却没有一点的敌意。

那些自以为高高在上的人渣,以花数和冰冷的数值来评判他们的审神者们,永远也不知道自己错过的,是多么宝贵的永不会背叛的羁绊。

越发刺耳的警报声一直不断,川上晴看了一眼满地残骸的地下室,用手指戳了戳一边跟个木头人似的宇智波鼬。

“差不多该走啦,鼬君麻烦你定位一下本丸哈。”

宇智波鼬看了那不发话的刀剑付丧神一眼,“那些人怎么办?需要打晕带走吗?”

川上晴:“我这么温柔善良民主的审神者,怎么能做这么残暴的事情?”

宇智波鼬斜眼:“到底要不要?”

被如此严肃认真的雾守瞪了一眼,川上晴立刻:“咳,麻烦你用月读,让他们好好休息放松一会吧。”

月读牌幻术机,休闲娱乐的最佳场所,无论您想要蓝天碧水,还是美女如云,都可以即时获得,即时享受。跳楼价甩卖,只要九九八,只要九九八,月读牌幻术机带回家!

川上晴脑海中蹦出这个广告词,突然觉得幻术真是个好东西,雾守可真是全彭格列最会享受的守护者了!难怪六道骸叔叔越活越滋润,啧。

一阵白光笼罩在在场所有刀剑身上,鹤丸国永最后看了那倒在地上,好像陷入什么可怕的梦魇之中的人渣,放置在刀柄处的手指微动。下一秒,他的胳膊就被撞了一下,宛如照镜子一般,拥有相同容貌的男人笑嘻嘻地说道:“我准备了很多惊喜的小玩具哦,怎么样,有兴趣大闹一场吗?”

黑鹤:

这个无忧无虑的二货绝对不是我!

不过,看着另一个他脸上带着的笑容,鹤丸国永也轻轻点了点头。

他也想去看一看,真正的本丸应该是什么样的。

他也想去看一看,这位审神者大人所说的,真正的自由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为此,他愿意暂时放过这个人渣。反正,他们本丸也就剩下他和五虎退两把‘活着’的刀剑了。

公务外出的大部队回来的时候,三日月宗近正坐在庭院的走廊前与莺丸一起喝茶。

本丸的气候明朗开阔,不远处的万叶樱绽放出粉嫩的花朵,心型的花瓣随着微风四处飘零,落于茶面上。

草绿色的太刀慢慢提起茶壶,将空了的茶杯蓄满,一举一动颇有古早的矜贵风度。

“哦呀,”三日月宗近偏头看了一眼,笑道:“茶梗竖起来了呢,看来有好运临门了。”

他的话音落下,一阵白光闪过,浩浩荡荡的,比出发时还要庞大几分的部队瞬间将庭院塞满,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幸运”,嘴上说着“好运临门”的三日月抬起头,便正好对上一双同样倒映着新月,略显朦胧了两分的眼眸。

三日月:

饶是平安老刀也不由得被审神者的骚操作震惊了。

这是要搞什么?他本人就在这里,哪来的小妖精迷惑了英明神武的审神者大人?

脑海中蹦出这句话后,三日月沉默了一瞬,以非常优雅地姿势站起身,映着月夜星空的眼眸波光流转,环视一圈后,看向正被山姥切和长谷部围在中间的审神者。

他露出一个颇为‘哀怨’的表情,抬起袖子遮住嘴角,掩面道:“有老爷爷一个还不够,竟然找来这么多的三日月。真是不知道该高兴审神者如此的厚爱,还是该感慨一句您的‘只闻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呢。”

川上晴:

她无视了三日月这呆着哀怨的调侃,认真地说道:“从今天开始,短刀们的电视机、电脑、手机以及其他一切电子储存设备,全部没收,交由长谷部审核后,才能还给他们。”

她转过头看向压切长谷部,“给我按照种花国十二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动画电影电视剧类别严格筛选,我会让一期一振从旁辅助。维护短刀的身心健康,共建和谐纯洁大本丸,就要靠你了,长谷部!”

包丁藤四郎:!!!

本丸今日头条:最美之刃哀婉哭诉,粟田口或成最大背锅?!

独家采访:络化时代的诸多弊端之一,便是老龄化太刀日渐沉迷于虚幻且不现实的狗血剧,希望审神者大人及早处理,规避弊端,还三条家一个清净,让三日月将他的笔记本还回来!

审神者的回复:嗯,那就全都没收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三日月默默闭上了嘴。骚不过,骚不过,审神者这釜底抽薪的操作,他是惹不起了。

连三日月也率先拜倒在审神者的白裤裙下,其他刀剑也默默收回了试探的小jiojio。

直到审神者看向身侧,喊了一声“鼬君,麻烦你了”,他们才注意到审神者身边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柔顺的半长发束于身后,鼻翼两侧带着深深的法令纹少年在她话落的瞬间,微微闭眼,再睁开时,那犹如地狱黄泉边绚丽的红色彼岸花。神秘的图腾印刻在那血瞳之上,浩浩荡荡的精神力好似汹涌海浪一般席卷而来。

“解除了。”宇智波鼬道,“属下在月读空间为几位客人简单解释了一番,现在他们已经能够镇定理智地听您的嘴遁,啊不,解释了。”

川上晴:虽然感动于他越来越贴心 的举动,但是鼬君你真不是一个吐槽役啊!崩人设会被投诉吧?!绝对会被刷差评吧?

刚刚从月读空间刑满释放的“客人”:如果说几十天不眠不休十几天,好像循环播放一样的过山车、游乐园、三色丸子加沙滩浴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那我们也是无**可说。

尤其是那个三色丸子,他们真的不爱吃啊!

宇智波鼬,面不改色地吃完三十天三色丸子的男人果真深不可测!

川上晴摸摸鼻子,心虚地游离了一下眼神,随后转移话题,正色道:“那么,诸君,我想你们的目标和我是一致的,所以,请告诉我时之政府最大的秘密——”

“所有被迫卷入这场神明的博弈中的无辜刀剑,你们的本体到底被藏在哪里?”

在川上晴激情演讲,嘴遁大开的同时,时之政府也匆匆赶到关押‘暗堕’刀剑的地下室,顿时面色大变。

与他们一起执行这个计划的几个审神者抱着脑袋在地上痛苦地打滚,双眼紧闭,任凭怎么呼喊也无法醒来。

被他们暗暗得意的最强防护机器人横七竖八,满地残骸。号称永不会损毁的躯壳被拦腰砍断的截面平整光滑,其中一个干部成员大惊失色道:“这,这不会是那些刀剑造成的吧?!”

他这么一说,好几人都面色一变。

他们大多对自家本丸的刀剑不甚关怀,动辄拳打脚踢已经是家常便饭,反正对于他们这种地位来说,只要除外的时候打扮得光鲜亮丽,再用其他刀剑做一番威胁,就连皇家御物也只能弯下头颅,任由折辱。至于那些无用,还要浪费大量时间精力去练级的短刀,丢了再锻,再捞也很轻松。

因为他们自恃于和一般愚蠢的审神者不同,他们知道时之政府真正的目的所在,他们依仗着不可背叛的契约和本丸无孔不入,守卫森严的机器人,哪怕在刀剑们仇恨的眼神中,也能做到面不改色,为所欲为。

但现在,看到这机器人身上深深的刀痕,那利落斩首的刀痕仿佛在他们脖颈处划过一般,带着森然的凉意,让几个审神者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互相交换了一个惊魂未定的眼神。

“交由上面决定吧。”其中那个领头的男人在满地残骸、哀嚎遍地,牢门撞破的地下室环顾了一圈,蹲下身捻起一小股灰烬,站起后沉声说道:“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够解决的了。”

他吩咐人将那几个审神者带走,希望上面能找到医治的方法,待到人清醒后,还能问出真相,至少还能将功补过几分。

然而,事实却让人失望。

饶是以时之政府这样高端的科技树,在主治巫女满头大汗地将那附着的精神力驱逐后,只见那几个人渣审神者突然惨叫一声,瞪大了眼睛,哆哆嗦嗦地想要吐出一个字,却最终还是眼睛一翻,嘴巴一歪,傻了。

巫女没辙了,那领头的分队长也彻底耷拉下肩膀,颓唐地走远。

红白衣的巫女慢慢坐下,眸色微深,看着他的背影,一向温和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讽刺的笑容。

腐朽的时之政府,无数冤魂的埋骨之地,也终将成为贪婪人类和冷漠神明的棺木。她将永远注视着,这座坟墓倾塌的那一刻。

不出意外的,领头的队长将将踏入时之政府的办公楼,便被带到了最高层的会议室中。

这座被称为天空塔的高楼,一般的审神者从第四层开始,就不被允许继续向前。而向他们这样的高层,也最多只容许来到第十层,而今,他第一次踏上这直入云霄的顶层,却完全没有想象中激动。

他想为自己辩驳两句,然而被押送到这偌大的会议室后,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嘴,再也无法开口。

“我便说不要心慈手软!不过是付丧神而已,既然冥顽不灵,就 让他们碎刀便是!严刑逼供!这就是你们严刑逼供的下场!哼!竟然被人闯到了老巢!”

“当初说要进行这个方案的时候,菲斯而上校可完全没有阻拦,现在却在这里装模作样了起来,真是好笑!”

“更何况,我们这可是得到了首领的认可!你是在质疑首领的决定吗?”

“好你个佐藤!真是狡猾!休要拿首领扯皮,分明是你们办事不利,辜负了首领的一番苦心!”

“你——”

“够了!”双手交叉垫着下颌的男人轻声呵斥了一声,便好像立刻为这场争吵按下了暂停键。偃旗息鼓的双方互相恶狠狠地看了一眼,便顺从地坐回原位,不敢再多说一个字。

他们敬畏地看向面容模糊不清的男人,因为他们直到,这个男人身后依仗的是整个高天原!

男人沉思片刻,敛起眼眉,好像在聆听神谕一样虔诚。

随后,他睁开眼眸,那双只有银白色的眼白空洞地看向在座的所有人,淡声道:“天丛云,还需要鲜血的浇灌才能被唤醒。”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热门: 我的极品姐妹花 锦瑟江山之九重春色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懒鱼谗灯感性杀夫 终极教师 夺取 对的时间对的人 悟空传 噩梦大盗 猫饭奇妙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