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丝毫不觉得自己抛下了一枚怎样的炸弹, 川上晴笑眯眯地看向嘴上说着要砍了她,然而根本没动没杀气的髭切。

“您的金发真漂亮, 和您的嗓音非常配。”

她甚至还有功夫夸一句髭切的金发!

夸完人后, 川上晴转过身,挥挥手,表示自己先回天守阁, 大家可以考虑一下, 然后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将背影留给他们!

回到天守阁的川上晴心情颇好, 苦了一庭院的刀剑们,个个脸上好像刷了一层□□, 似乎一阵风刮过,就要风干成粉末了一样。

薄绿发的膝丸和哥哥一样, 被审神者唤醒后, 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开场白, 也没来得及和兄长悄咪咪地说说心里话,就被这么一个大雷哐叽一下, 又给砸死机。

髭切觉得, 他这个不知道叫腿丸还是睡丸的弟弟,可能需要审神者再给多输一点灵力补补脑。

这么一想,他摸了摸下颌,语气颇为认真地说道:“人心之中亦有鬼,看来为了弟弟丸, 我这把斩鬼刀, 也要挥向人心之鬼了呢。”

并不感觉高兴的弟弟丸:

“兄长你到底在说, 说什么啊!”膝丸赶紧拉住哥哥的衣袖,着急忙慌地说道:“审神者可是将我们唤醒的恩人,恩将仇报不是源氏所为啦!”

髭切疑惑道:“嗳?是么?我印象中的源氏可没这么善良啊啊,不管了,反正源氏万岁!”他不在意地笑道,伸出手一把按住急得上蹿下跳的弟弟丸。

“嘛,我也没有说要斩向姬君呐。”千年老刀笑得意味深长,“姬君如此光明磊落,从那绚丽的火焰,我可感受得一清二楚呢。更何况,姬君还这般夸赞过我的发色。”

他一点也不嫌拉仇恨值地眉眼弯弯道:“瞧着姬君对金发的情有独钟,诸位若是想要获得姬君的芳心,可要抓紧时间染~发~呦~”

说完,他也不多留,拽着一脸懵逼的膝丸施施然地离开了。

众刀剑:

决定了!明天就去把髭切的金发剃光了!

金发组:

呵呵,拥有得天独厚优势的他们才不屑与下场撕逼!哼!反正吾等一日不死,尔等都不过是东施效颦!

“哈哈哈,还真是把老人家吓一跳呢。”数秒的沉默后,三日月宗近扬起他那标志性的笑声,伸出手揽住一脸哭唧唧的今剑想要追着审神者离开的方向而去的动作。

“三,三日月!”今剑转过头鼓着腮帮子,“你怎么能这么淡定啊!”

“那么,兄长大人追过去,又想要问审神者什么问题呢?”三日月宗近笑眯眯地反问道。

“问她为何投靠溯行军?但我看来,姬君一身灵力浩然,正气凛然,并不似溯行军那样邪恶不堪。就算是短短几日的相处,老爷子也能看出来,我们这位姬君,是心有成算,也是心怀大义之人呢。”

他一双新月的眼眸敛起光华,轻声笑道:“所以,又何必去问?吾等只需要扪心自问,相不相信她的决定,愿不愿意为她拔刀相助,斩尽前方一切险阻,便是了。”

他这一番话,果然让许多人都回过了神。

正如三日月宗近所言,他们每个人在与小姑娘短暂的相处中,都能感受到她高洁的品行。

这不是一个会无的放矢的少女,也不是一个会置天下苍生于不顾的少女。

如果她想要做这件事,而这件事在所有人眼中都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的,但是他们却相信,以那样坚定的心挥舞着他们的女孩,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是毋庸置疑的。

这便够了。

身为刀剑,最初从熔炉中离开那一刻的本心,可不能忘了呢。

川上晴靠在天守阁之上,微微笑了笑。

她一直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一辈子才能遇到那么多,那么温柔的人。

父母、叔叔、老师、偶像、朋友、同学、还有同伴。

印刻着雨滴的指环缓缓出现在她眼前,她仿佛看到了那持着指环的男人,身穿着平安时代的狩衣狩帽,温和地朝她笑笑,将那指环放在她手中。

【十一代彭格列,你的意志我已经知晓。需要怎么安排,全凭你自己决定。】

温暖的手掌心落在发顶,在一片橙红交织着水蓝的火焰中,带着光晕的指环被她握于掌心。

【多谢了rio。】

她无声地在心中说道,露出了然的笑容,终于将这位一直跟随在身边,宛若骑士一般守护着她的长辈的身份叫破。

虚无的指环空间内。

从那艳红的火焰中闪现出一个身影,与狱寺隼人有几分相似的容貌,与他手上戴着的岚之指环,也说明了他的身份。

“你终于愿意出来了,g。戴蒙一直在说,你肯定是因为十一代的第一个召集的守护者不是岚守,所以生气吃醋了,才一直不现身呢。”初代雨守朝利雨月笑呵呵地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番话就是在好友心上插了一把。

g噎了一下,告诫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要成熟,要稳重,别和天然黑一般见识。

又听见他继续笑说道:“我就说肯定不可能呀,你看果然,连继承我的雨之指环的雨守都出现了,虽然岚守还没有出现,但是g还是愿意出来见我呢哈哈哈。”

噗嗤!

giotto仿佛听见了又一刀快速而利落地插入自家岚守的心脏处,他看了一眼笑得天然的朝利雨月,忍不住感慨道,不愧是雨守,剑术卓绝,干净利落,招招致命啊。

“咳,十一代确实与众不同。”眼看着又要开始风雨大战,初代摸摸鼻子站了出来,为不知道多少代以后的孙女惹下的祸头打圆场道:“说不定g的岚守要放到最后,这可是压轴呢,毕竟要做左右手的,是吧?”

他笑起来的时候满脸真诚,纵使g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看多了这样如阳光一般的灿烂迷人的笑容,也忍不住相信他的话语,心里那股子憋闷,一下子就消弭于无形。

这个男人,便是有这种魅力。无论他说出怎么样的话,只要是他说出的话,就有无数人愿意信服,愿意追随,愿意信仰。

这便是成功首领的人格魅力,更是属于彭格列血脉中流淌的本能。

一如初代,一如十代,一如尚还稚嫩却已经初露风华的十一代。

被挚友的糖衣炮弹糊了一下,g翘着嘴角得意笑了笑,随后才正色道:“现在就将雨守的指环交给了那小姑娘,boss你和雨月这家伙就这么相信那孩子?”

“之前雾守我也就不说了,宇智波鼬祖传血继便是幻术,与那雾守可以说非常相配,戴蒙给的痛快,我还省得烦心他再搞事。但是这次——”g头疼地扶了扶额,“彭格列的雨守直接从会用刀剑变成了刀子精,我可真是头一次见识到而且!这一本丸的刀剑,八十多个雨守的候选人!做长辈的,就不知道帮忙瞅瞅,掌掌眼啊!”

说着说着,他就暴露了暴躁和护短的本性。giotto觉得有点委屈,以前在g心里,他这个首领那就是电,就是光,就是说什么信什么,虔诚得比纳克尔还像个神父。

自从他们绑定了晴子,看着小姑娘从牙牙学语到慢慢长大,g的心就变了!

不过,想到这里,giotto又忍不住笑了笑。嘛,晴子有那——么可爱,连他都忍不住想要偏心呢。

更何况,有一次戴蒙和g吵架,他可都听到了,g这家伙可 真是的,越来越不坦率了。

他其实,还是很怀念年轻那会儿g口中比狱寺隼人还张口就来的彩虹屁呢。

而正在被g所担心的川上晴,却完全没有苦思冥想的意思。

她手里握着一枚雨之指环,用一条链子串了起来,随后便放到了脖颈处,好像这就是一个装饰品似得。

随后她便靠在椅子上,翻着一本从审神者论坛淘到的旧书。

那书看起来很是破旧,据说是时之政府初代审神者的随笔日记,然而内容却好像全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日常琐碎,看起来凌乱不堪,字迹潦草。

在川上晴之前,有好几个审神者出于好奇曾经将它买了进来,结果翻来覆去捣腾了半天,是醋也熏了,血液放了,乱七八糟的招数想了一遍,也没看出这其中的玄机来。

最后他们只能承认,这大概就只是一本日记,而不是他们在小说中看到的‘藏宝图’。

川上晴慢慢将这本被折腾得破旧不堪的书看完。

电脑屏幕上,之前还盖起了不少楼的淘宝贴再度刷新后就已经是‘页面不可见’。

还好她手快了一步。

川上晴利落地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打下一串代码,将随身携带的u盘插入。

好像一只小青蛙一样的图标在电脑屏幕上缓慢地移动,张着嘴好像在慢吞吞地吃东西一般,从这一头吃到那一头,她所有的购买记录,浏览记录,甚至本丸编号都已经全部被删除干净。

时之政府。

某间办公室内,佩戴着三s徽章的男人一脸铁青,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将那桌上的水杯都震得晃了晃,才气急败坏地坐了下来。

他穿着西装革履,看起来倒也非常英俊,只是那比黑水还沉的脸色破坏了这份英俊,倒显得有几分可怖。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男人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进来,随后在抬起头的时候,目光也微微沉凝了几分。

“怎么是你?五虎退呢?”他语气冷漠,带着一丝质问。

犹如仙鹤一般的男人不慌不忙,笑嘻嘻地说道:“这算不算一个惊吓,审神者大人被我吓到了吗?真是偏心呀,最近总是让粟田口的短刀们做近侍,鹤可要吃醋了呢。”

男人不辨喜怒地看了他一会,随后才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斥责道:“你何时学得像加州清光一样软弱撒娇了?希望你不会忘记他的下场!把五虎退给我带过来!这次审讯需要用到他!”

鹤丸国永璀璨的金眸微微敛起,脸上挂着与来时别无二样的笑容,似乎就真的只是为了争宠才抢了五虎退的近侍,在审神者面前晃了一圈。

关上门的瞬间,他靠在一边的墙壁上,嘴角边的笑容扩开,轻声道:“当然,我怎么会忘了加州殿,还有大家的下场呢?”

“这场惊吓游戏,就快要开始了呢。”

在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后,鹤丸国永收回笑容,仿佛带着面具一般,笑嘻嘻地端着盘子,偶尔和几个审神者打个招呼,快步离开。

“真好呢,川腾大人家的鹤丸殿好温柔!”

“你们看到了吗?简直不可思议!”

“鹤丸殿手中拿着的那个托盘!这是给川腾大人来送热茶了是吧?天啊——”

“为什么我家的鹤丸只想着爬树挖洞!”

“别人家的鹤丸,石锤了!”

被高度赞扬的鹤丸国永迈着轻快的步子回到了本丸。

作为唯一一个三s级本丸,又是时之政府的高层干部川腾大人的本丸,这座本丸比起川上晴现在接手的s级本丸,可漂亮多了。

犹如宫殿一般,辉煌华丽,恢弘大气,各种自动化的机械在本丸每一个角落,每一个房间勤勤恳恳地为付丧神们工作着, 什么马当番,田当番完全不用他们亲自动手。

也怨不得所有见识过这座本丸的审神者都会发出惊叹声,然后坚定不移地相信,愿意这么宠爱刀剑们的川腾大人,真是一个和善温柔,堪称审神者楷模的大人。

鹤丸国永勾起嘴角,带着一丝讽刺。从身后传来清扫机器人哒哒滑动的声音,他猛地转过身,从口袋中摸出一串鞭炮,点燃后笑嘻嘻地扔到机器人身上,露出放肆的大笑。

“哈哈哈,被我吓到了吧?”

那鞭炮正巧砸在机器人的眼睛和膝关节上,瞬间炸开后,跨擦一声响动,机器人便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清扫,清扫——’

‘检测到编号130,要检查,要检查——’

‘机体损坏百分之三十,嘀嘀,请及时修复。’

鹤丸国永轻轻一跳,落于屋檐之上,璀璨的金色眼眸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瘫倒在地,还执着地想要站起身,跟在他身后的机器人,讽笑再度挂在他嘴角边。

清扫机器人?他想到外界那群愚蠢的审神者是如何称赞这样宽容宠刀的审神者,只感觉想要作呕。

呵,虽然之后恐怕又免不了单刀出阵,重伤躺尸,但是鹤丸国永哪怕染血碎刀,也绝对不受这样的监视,也不受这样的侮辱!

他轻轻一跃,宛如晴空中展翅欲飞的白鹤。

半小时后,在审神者的耐心已经告磬之前,鹤丸国永带着五虎退终于姗姗来迟。

白发短刀躲在他身后,瑟缩着肩膀,低着头不敢看他。

川腾却露出了冷笑,一把跨到他面前,从鹤丸国永身后将小短刀捞出来,然后将桌上的遥控对准那面空白的墙壁。

雪白的墙面无声地开启,好像一个幽深的洞穴,又或者张开血盆大口的蟒蛇一般,看着阴森可怖极了。

五虎退被他捏着后衣领提溜着走下去,小短刀可怜兮兮的,似乎连头也不敢抬,只能紧紧地抱着本体的短刀,瑟瑟发抖的样子,足以让任何兄长看见都会心生怜惜,俯首臣服。

鹤丸国永不紧不慢地跟在男人身后,倘若审神者回头看一眼便会发现,这振‘如此渴望得到他的宠爱的’刀剑,脸上嘲讽的笑容是多么尖锐与可怖。

穿过长长的,燃着油灯的走廊,尽头那间偌大的研究室中,一群人已经等候很久。

“哼!你来得也太慢了!川腾!”为首的少女脸蛋娇俏,可颐指气使的表情破坏了这份美丽,便让人觉得有点生厌。

平日里对他们耀武扬威的审神者立刻弯下了背,一把拉住鹤丸国永的胳膊,诚惶诚恐地解释道:“姬君喜怒,都是这家伙慢腾腾的!才害得我让您等了这么长时间。姬君大人大量,温柔貌美,还请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鹤丸国永被他拽得一个踉跄,明灭的火光将这振刀剑漂亮精致如白雪一般的容貌衬得更为明媚了三分。那为首的少女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骂了他一句窝囊废,便冲着鹤丸国永命令道:“从现在开始,这把刀就是我的了!这么漂亮的付丧神,父亲大人不给我却给了你这样的蠢货,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对对,您说得对。”审神者松了口气,赶紧将鹤丸国永推到少女面前,好像扔掉一个货物那样轻松随便。

一旁的审神者,基本上都是时之政府的高层,当然不可能不认识boss唯一的女儿。但是有关于付丧神的事情,boss一直并不让这位大小姐插手,请说还闹了不少矛盾。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小姐从哪里得知他们今天的计划,但是他们也并不想错过这个可以拍马屁的机会。

那可是首领唯一的孩子!

“可不是,这把鹤丸国永虽然只有四花,不过容貌足够漂亮。倒是可以让姬君玩一阵了呢。”

“我那还有一振三日月,比起鹤丸国永可漂亮不止数十倍!马上就给姬君送过来!还望姬君在首领面前为我等美言两句。”

“其实不只是这样的太刀呢,有的时候,短刀也是很有意思的。特别是他们瑟瑟发抖,抱成一团,可怜兮兮地求饶时,那感觉——”

阿谀奉承,利欲熏心,这便是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历史,拯救人类的审神者。

鹤丸国永站在一侧,嘴角微微勾起。

本来只想要大闹一场,用审神者的鲜血祭奠本丸中被折断侮辱的大家,不过现在看来,倒是有意外之喜了呢。

时之政府的首领的女儿吗?

他静静地跟在巫服少女身后,微微笑了。

红色的绯衣,如果被鲜血浸染,露出垂死般惊恐的眼神,一定漂亮极了吧?

五虎退仍然被审神者拎在手上,路过几扇关得严严实实的铁门后,某一扇门被缓缓打开,被泡在竖起的大玻璃管中的男人,有着漂亮的水蓝发色,眼睛微微闭起,神色痛苦,显然在遭受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刑罚。

“姬君您看,这振刀剑名为一期一振,也算是四花太刀之一,不过可惜太过冥顽不灵!boss便下令让我们给他一点小惩罚,让他被浸泡在这样阻隔声音和光线的液体中,还会时时刻刻地陷入最痛苦的幻境中!”旁边一人为少女解释。

“他的审神者便是这般冥顽不灵!不仅大四散播谣言,意图扰乱我们时之政府的所有审神者维护历史的决心,甚至还有投靠敌军的意图。时之政府进行清缴后,没想到还有漏网之鱼。”

“呵,就算你绞尽脑汁地将那本日记传递了出去,就凭那些审神者的天真,又怎么会看懂乌鸟试图表达的意思呢?”另一人带着洋洋得意的笑容嘲讽道。

只听这番话,便可以知道一期一振此刻饱受了多么大的痛苦。然而就算是这样,他也仍然坚持着没让时之政府得到一点有用的消息,没吐露出一个字,最后让忍无可忍,无计可施的时之政府想出那样卑鄙的招数。

他的弟弟五虎退,最爱哭的小短刀被毫不留情地扔到玻璃罐前。隔着那玻璃罐,一期一振终于从噩梦中醒来。

然而很不幸。

他马上又要陷入另一个噩梦之中。

急于表现的川腾脸色狰狞,抓着五虎退的脸贴住玻璃罐,恶狠狠地威胁道:“一期一振,怎么样?幻境中那一遍一遍地眼睁睁看着你弟弟碎刀还不够?你睁大眼睛看看!如果你不说出那日记本上的秘密,不说出买了那本日记的审神者编号,我便将五虎退,还有其他所有粟田口的短刀在你面前一一折断!”

“呜呜,”一直瑟缩着没有说话的五虎退突然猛烈地挣扎起来,“一期尼别听他的!如果一期尼说了出来,那么一期尼就没有了价值。没有价值就会被碎刀,我不想再看见一期尼碎在面前了!”

“你说什么!你个小兔崽子!”审神者毫不犹豫地挥起手就要打在小短刀脸上。

“啧。吵死了!”

不轻不重的呵责声,瞬间让嚣张的审神者哑火。川腾脸上好像被扇了一巴掌似的,扬起手举了半天,才尴尬地放了下来,鹤丸国永放在身侧刀柄上的手,也慢慢收了回来。

“我说,”少女又再度开口,不耐烦地说道:“这里关押的,全都是像这个一期一振一样的付丧神吗?全都在这儿了?那有没有你们说的三日月宗近?我听说他的眼睛很漂亮呢,我想要收藏!”

“当然!您放心!所有不听话的付丧神都关在这里重新□□呢。三日月宗近,自然也是有的!”

“要不怎么说,还是咱们大小姐会玩呢?三日月那双眼睛,我可是好奇很久了呢!”

“哦,是吗?”得到了满意的答复,少女转过身,歪 头灿然一笑。

“那你看看,这双眼睛你喜不喜欢?”

血眸中印着黑色的神秘图腾,宇智波鼬从她身后走了出来,慢吞吞地说道:“姬君,我认为您的幻术足以应对这样的乌合之众。”

潜台词就是:能不能不要大材小用,耽误他和佐助的亲密时光?!

川上晴打着哈哈笑道:“我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太过想念鼬君,所以一时没忍住——就把你从异世界给拽过来了吗。”

她真只是想一想啊!

哪知道宇智波斑作为一个神还这么无聊!听见她无意中说出的话,看着鼬和佐助越来越黏糊的兄弟情,就还真的吃醋把人扔了过来!

所幸宇智波鼬也不是斤斤计较的性子,川上晴安抚以后,转过身笑眯眯地在场目瞪口呆的三振付丧神自我介绍道:“呦西,初次见面,我便是拍下一期君那本日记本的审神者哦。”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热门: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七宗罪14:小镇狂魔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爬行人 等风热吻你 阁楼里的女孩 艺术谋杀 荒唐之下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 流氓高手 网游之天谴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