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棕发小姑娘茫然地收回手, 其实完全不明白男人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还没等她说些什么, 源祁光换了个话题,笑眯眯道:“晴其实还是很紧张的吧?否则也不会和我打赌,再折返回去,一探究竟了。”

“我觉得你比我紧张,”川上晴低着头看了一眼, “再隐秘我也看见了啦!不要再往后退了, 我这么可爱不吃人啊!”

男人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 随后一脸镇定地说:“晴你看错了,我没有紧张, 也没有后退。”

装什么场面人啊!川上晴看着他从恨不得黏在自己身上到如今规规矩矩的三步远距离, 真是满心的吐槽无处宣泄。

可能也是怕她再戳自己的右腰,源祁光轻咳一声, 将话题重新扯回巫女柚和玉藻前身上。

川上晴一边和他往回折返,一边坚定不移地相信,巫女和玉藻前之间是一段如此绝美的爱情,绝对不是源祁光口中的‘大妖忍辱负重只为一口巫女肉’。

又不是风叔叔小时候给她讲过的唐僧肉!

“况且, 玉藻前可是送了我一只不死竹制成的短笛,”川上晴摸着腰间那只短笛, 一脸坚定:“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怎么能污蔑这样一个慷慨大方的好妖怪呢!”

为什么他觉得即使这样露出占小便宜一样狡黠的笑容的晴也尤其可爱?

八岐大蛇默默眨了眨眼睛, 也不和她争辩, 只是看着不远处樱花树下的白衣绯裤的巫女, 和她怀里抱着的那只皮毛火红的狐狸,轻轻笑了笑。

“拭目以待吧,晴。”

话音落下,在任何人都无法察觉的间隙,一条犹如小蛇一般黑色的虚影潜入地下,在巫女放下小狐狸的时候,消失在他脚边。

几乎只是瞬间,原本温顺的狐狸忽然炸起红毛,身形飞快地变大,凭空生出九尾,发出嘶吼的叫声。

那声音带着野兽的狠厉与凶残,完全不似最开始晴第一次看见他时的软萌嗷呜。

他朝着巫女伸出利爪,眼中闪过一丝噬人的红光!

“晴,再不行动那巫女可就要命丧黄泉了吧?”男人站在她身边,幽幽地说道,“妖鬼皆从怨恨虚妄执念之中诞生,本性为恶,相信这样的生物,姬君天真。这次的赌局,是我赢了呢。”

川上晴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一幕,却摇摇头,没有插手,在巫女伸出手的那一刻,她终于松了口气,露出一个轻快的笑容。

“你才是要输了呢,源祁光先生。”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金发巫女背后的弓箭甚至都没有掏出箭篓,她的手轻轻抚上暴躁嘶吼着的狐狸嘴巴,然后单手握锤,毫不客气地使出了一招破颜拳!

被一拳砸倒在地里爬不起来的大狐狸:…???

围观的川上晴和八岐大蛇:……?

这可真是一段曲折离奇的‘绝美爱情’。

随后,巫女蹲下身子,将脸扣在地里爬不起来的狐狸拽了出来,又伸出手——

大狐狸:qaq!!!

她轻轻抚上狐狸的嘴巴,眉眼弯弯,温柔浅笑。

“早就知道是你了,玉藻前大人。”

随着这句话,暴躁的狐狸彻底安静了下来,眼中邪匿的红光慢慢褪去,大狐狸在她手掌心试探性地蹭了蹭,发出讨好一般的嗷呜声。

川上晴远远看着,也笑道;“源先生并未说错,妖鬼确实多 从怨恨虚妄执念中产生,但是要知道,论起执念,没有任何生物比得上人类。所以,柚子姐姐善意的执念唤醒了玉藻前心中的爱。想必经过这次的坦诚以待,他们应该会更加了解彼此,与这世上任何普普通通的恋人一样,坠入爱河。可见,人与妖,并非那般界限分明,只能分庭抗礼,你死我活。也可见,世间上任何生物都有爱与被爱的可能,不论是人是妖,甚至是神。”

源祁光没有再说话,只见那大狐狸慢慢地变小,随后一道白光闪过,身着华服的男人单臂伸出,轻轻搂住金发巫女的肩膀。

巫女漂亮的浅金色与漆黑如墨的长发交织纠缠,俊眉修目的男人温柔地垂下眼睑,唇角勾起一抹笑意,狭长的眸子便好像荡起了一股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风情。

有一种美,是超越性别,超越时代,超越种族的魅力。

川上晴终于顿悟,凭这绝世的容貌,狐狸精被扣上祸国殃民的大帽子还真不冤枉。

而等到这两个大大咧咧地围观还要发表评论的人被发现的时候,川上晴看着玉藻前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就是——

“妖怪的愈合能力这么好吗?!明明之前做狐狸的时候,脸都被砸在地里扣不出来的!”

玉藻前脸上的表情微妙了一瞬,不过这位显然不是那么好揶揄的,他看了一眼川上晴腰间的短笛,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川上晴身边的白发男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几日未见,我都要恭喜姬君,走出过去,另觅新欢了呢。”

川上晴觉得狐狸精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会扯谎的妖怪,她看也不看在她身后同样露出深沉微笑的源祁光,义正言辞地否认道:“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他这么老,又是白头发,我是眼神不好才会喜欢上这个男人。”

差点维持不住高深莫测的微笑的源·八岐大蛇·祁光:……

等我拿回力量那一刻,世界上都不能再有金色头发的人类!

…妖怪也不行!

还没等玉藻前幸灾乐祸,川上晴溜到巫女柚身边,颇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狐狸精背后柔顺漆黑的青丝,转头对着巫女说道:“柚子姐姐你真不再考虑一下吗?我觉得棕发和金发更配哦。”

被这一句话气得差点二度变形的玉·头上似乎有点绿·藻前:……

不用等了,这一刻就让他吃了这只总想撬他墙角的小混蛋吧!

经过她这么一插科打诨,因为小狐狸突然变成曾经见过并且暗自倾慕的大妖怪而产生的陌生感突然消音无踪,柚子捂着嘴轻笑出来。

“那么等我生一个金发的小狐狸以后,晴可一定不要忘了你的童养夫哦。”她露出了狡黠的笑容,“听说半妖都长得很快,我会让他努力长高,迎娶可爱的晴子哦。”

川上晴想了想,又转过头看了看一脸‘你在开玩笑吗这件事爸爸不同意’的玉藻前,笑眯眯地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呀,虽然我很嫌弃玉藻前大人的黑头发,不过他的脸还是很漂亮的。再配上柚子姐姐的金发,晴可以赚钱养家养狐狸哦!”

八岐大蛇:你想都不要想!

“柚,”华服狐耳的男人揽住金发巫女的肩膀,露出迷人的微笑,声音中带着一股低沉的魅惑,“九尾妖狐的生长期与其他妖类不同,他们的幼年期格外漫长,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川上姬君,不过还是不要耽误人类转瞬即逝的青春了。”

“没关系啊,一辈子养着一只金发小狐狸我也愿意哦。”抢在犹豫的巫女之前,川上晴眉眼弯弯道。

你想养我儿子我还不答应呢!

玉藻前觉得川上晴是他所遇见的最难缠、最不对头的人类,没有之一。此刻心中特别后悔还送了她一把不死竹制成的短笛!

可能也就是这只短笛起了作用,良心发现的棕发小姑娘终于不再纠结于未来童养夫的问题。眼看着月上西头,夜幕落下,时间也不早了。

川上晴告辞离开,在离开之前,女孩笑眯眯地歪头,晃了晃手中的不死竹短笛。

“我的承诺依旧有效哦。玉藻前大人千万别客气,毕竟我可差点都成了您的儿媳妇了呢哈哈哈。”

玉藻前:你可闭嘴吧!

华灯初上,灯影阑珊。在樱花树下与柚子和玉藻前分别后,顺着这条万家灯火的长街,便可以看到远处山腰上,隐没在夜色中的红色鸟居的一隅。

川上晴玩得很开心,正准备将一直偏在额前的狐狸面具拉下来戴在脸上,便听到身边传来一声幽幽的声音。

“晴喜欢狐狸么?狐狸有什么好的,一股狐臭味,花心风流,还甚爱勾三搭四。”

你这么编排狐狸精,玉藻前知道么?

“更何况”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到淡漠的无谓,他狭长的琥珀色眼眸中闪过一丝无人可见的紫光,“晴以为神明是那么好打发的吗?”

这句话听起来没头没脑的,但是川上晴却听懂了。

“供奉于神灵的巫女终生不得再嫁,若有违背”她轻轻皱眉,“神、罚、降、世。”

她叹了口气,鼓起腮帮子看着身旁的男人,忍不住伸出手又戳了戳他的腰,“好心情都被你搅和没了,你这毁气氛的手段也是没谁了。”

“我只是想要晴知道,小狐狸不可能有的哦。不要对注定坏掉的东西抱有幻想哦。”男人看着她,也学着鼓鼓腮帮子,颇有一种童趣的稚嫩。

“玉藻前知道你这么诅咒他儿子么?”

“他是否知晓,与吾何干?那巫女不是很信奉这种虚假的幸福么?她未必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命运,只是情愿沉溺在短暂的虚幻之中。”

“什么虚假不虚假的?你是唯心主义的创始人么?”川上晴无语地伸出手,跳起来在他肩膀上猛地拍了一下,推得男人踉跄着后退两步。

“感受到我这股力气了吗?感受到我想要揍你一顿的心情了么?”她伸出拳头比划了一下,“你也想像玉藻前那样被砸到地里抠不出来么?”

“管他是虚假的,还是真实的。哪怕和神明作对,我也会守护住我所珍惜的朋友。”她伸出手轻抚了一下腰间的短笛,“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做出的承诺,一定拼死守住。”

接着,也不等源祁光的回应,女孩耸耸肩,笑得很轻松:“反正也不是没有和神灵打过架,多一个须佐之男也”

话说到这里,她突然顿住了。

八岐大蛇侧脸看向她,只见小姑娘脸上露出越发兴奋的笑容,眼中熟悉的搞事光芒就算是棕色的假片也挡不住它发光发亮。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下一秒就听见女孩恍然大悟一般说道——

“只要将八岐大蛇引到须佐之男的神罚之下,放着这两个宿敌相爱相杀去,我岂不是坐享渔翁之利?!”

不知道天雷烤的蛇肉会不会更入味一点?如果时间能来得及,不如再铺一层八角孜然五香粉之类的?女孩这么想着,不由得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八岐大蛇:这熟悉的!坑男友!的感觉!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十七章 下一章:第三十九章
热门: 绝塞传烽录 勉强结婚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 姜糖微微甜 重生追美记(很纯很暧昧前传) 中国橘子之谜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篇 加油,你是最棒的/加油!你是最胖的 你的名字。 好运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