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入v第二更】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入v第一更】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穿着深色浴衣的男人, 柔顺的头发被高高地扎起, 单只眼闭起, 秀美的脸上带着无机质的冷漠,锋利得像一把剑。

或者说,他本来就是源氏,就是源赖光的一把剑。

他不需要去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因为一首曲而高兴到流泪,不需要去理解苹果糖为什么会甜到人心里发软, 也不需要去理解在他刀剑下慷慨赴死的少年最后抱着怎样的心情将短笛交给喜欢的女孩。

怪一把剑,有什么用呢?

不过是一把刀剑, 就算折了,也能够再造。真正的罪魁祸首不会有丝毫的歉疚,枉死的冤魂也不会得到解脱。

川上晴深吸一口气,橙色的眼眸微微转深,落在他衣角上的源氏家纹上, 挑眉道:“走吧,我想你的主人早就等候我多时了吧?”

恰好,她也有一笔帐, 一定要当面和源赖光对峙清楚,不死不休。

“不可以——”

“谁说你们可以走了?”

“你是?你不是——”

她的胳膊被一双秀美白皙的手紧紧地挽住, 身后响起酒吞和茨木默契的双簧。

川上晴转过头,对上一双漂亮的眼睛, 再看这突然出现的穿着红色浴衣的女人——

自卑了。

“你是——”川上晴看向她浴衣上的红枫叶, 再看看酒吞童子, 忽然灵光一闪, “你是这红枫林幻化的妖怪?好漂亮呀!”

女人柔嫩的嘴唇抿起,露出笑容的时候,更显绝世的姿容。她轻轻地朝川上晴靠了靠,眉眼弯弯地自我介绍道:“妾身名唤红叶,原本只是这红枫林里枉死的女鬼,与这红枫林相互依存。若不是姬君前日救助,恐怕早就被这酒鬼送去阎罗殿了!”

川上晴恍然大悟,她前后理了一遍,用极其同情的眼神看了拆迁大佬酒吞童子一眼,随后再看看这被毁的差不多了的红枫林,只觉得酒吞童子被她一个女人截了胡也是活该。

她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红枫林,小声地问道:“那现在这个样子,你有没有事情呀?”

红叶本来想要借着这个话头,再装一番柔弱。她本来就能看出川上晴有多么心软,若是此时装一装样子能够让恩人不去那劳什子的源氏,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大概是她的恩人实在太过真诚,那双橙色的眼睛好像当日护住她的火焰一般,温暖耀眼。

红叶最终还是轻笑着摇摇头,改变了主意道:“我并无大碍,但若是恩人执意要去,请带上红叶一起吧。”

毕竟,她化形的执念,就是为了那一抹漂亮绚丽的火焰呀。

不论是那来者不善的妖怪,或者背后阴险狡诈的阴阳师,她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女鬼,若是为了那一抹火焰,即便做愚蠢的飞蛾,也是心甘情愿。

“喂本大爷说!那个臭丫头放下本大爷的女人!至于源氏——”看着这刺眼的一幕,酒吞童子的心情要能好起来就怪了,他将鬼葫芦一提,低沉的嗓音便传遍了整个枫树林。

“什么东西?谁允许你们在本大爷面前放肆?啊嗯?”

川上晴觉得酒吞童子此刻简直帅炸了,就是这一番发言有点尬。

果然,她看向一直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胳膊的红叶小姐姐,就看见小姐姐撇了撇嘴,搂紧川上晴的胳膊,声音也不避讳,娇俏俏地说道:“什么本大爷的女人,我做鬼之前可从未听过这样露骨粗鄙之语。还是恩人好,温柔可爱。”

说完,漂亮的小姐姐还伸出手在她下巴尖轻轻摸了一把。

这动作让她一下就想起了当初自己是如何‘调戏’了茨木童子一把的。

川上晴完全能够感觉,随着这句话和这个动作,酒吞童子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更加灼热危险了几分。

她挠了挠脸颊,其实挺想帮酒吞童子这个万年老处妖解释一下,但是想想,作为情敌她这出面还真不太合适。

而且说起来,茨木怎么半天都没声了?

川上晴有些疑惑地朝茨木童子看过 去,这一看她差点被口水呛到。

只见茨木童子一双金色的眼睛全程紧紧地盯着鬼切?

那眼神的灼热,毫不加掩饰的神色,甚至在酒吞童子和鬼切干上以后露出茫然而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这一副前任和现任打起来了我要去帮谁的表情是要做什么啊?!

脑海中浮现出狗血八点档的川上晴再次将同情的目光转向酒吞童子。

这个男人,在今天不仅要面对死情缘,可能还要面对死基友。

太惨了!

人间惨剧啊!

“你那是什么——”酒吞童子一边拿着鬼葫芦对着鬼切猛砸,一边准确无误地对过川上晴的视线,开口还没说三句话,就被一边的红叶气势汹汹地瞪了回来。

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毕竟是大江山鬼王,狂气越发积聚之后,所造成的攻击更是一下比一下猛烈,带着赫赫的阳刚之气,王者之势。此时还在将自己当成一把剑的鬼切渐渐无法抵挡,逐渐落于下风。

因为他没有找到自己的道,他的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都在为别人战斗,所以即使很强,但也同样很弱。

川上晴有些可惜,犹如看到明珠暗投,宝剑折断。不过鬼切再如何无辜,他也曾经亲手将刀刃送上阿幸的胸口,所以川上晴冷眼旁观,绝对不会圣母心发作,去多管闲事。

就在酒吞童子最后扬起鬼葫芦,她以为下一秒要听到刀剑折断的脆声时,忽而从她身后飞掷出一道黑焰,险之又险地为鬼切争取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借此时机,鬼切反手格挡住,向后飞速滑开。

川上晴:⊙0⊙

她觉得她此刻的表情大概就是这样。

这是怎样的一个反转,茨木童子你终于下定决心,要喜新厌旧,抛弃你心心念念的挚友了么?

酒吞童子比她还要纳闷,鬼葫芦再次遭到屁股蹲,他往地上一扔,盯着执意要护住鬼切的茨木,怒极反笑。

“哈哈哈!”他仰天对着葫芦口喝了几口,随后以飞快的姿势,手上鬼爪如利刃,好像一道红色的闪电!

“好!茨木!吾便如你所愿!”

虽然一直跟在酒吞童子屁股后面等挨揍,但是茨木童子也绝对不想在现在挨揍。他身后的鬼切茫然地看着这一切,声音平直,一个劲儿地死盯着川上晴不说,嘴里还念叨着:“挡我源氏者杀无赦。”“川上大人请随我离开。”“那个女鬼好碍眼”的话。

尤其是这最后一句,更是触怒了酒吞童子的逆鳞。

可算是结结实实当了一回饼夹肉的茨木童子此刻也很心塞,一个两个的都玩失忆!感情这套路还挺流行可是?!

他茨木童子要不干了啦!

在酒吞童子和鬼切眼看着又要干起来的时候,茨木童子终于低吼了一声,说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话。

“挚友!这是我们大江山的妖怪啊!”

“哈?!”x3

川上晴: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吐槽不对,但是我差点以为你要说出‘挚友这是我们失散多年的孩子’这样狗血的八点档对话来着。

“挚友你不记得了没关系,但是我还记得!虽然他竟然如此没用,被人类阴阳师捉了过去,还被炼成了刀剑!但是我还记得你说过,只要是我们大江山的鬼,就永远都受到酒吞童子的庇护!吾知道你现在失忆了!不过没关系!吾作为挚友最倚重的朋友,一定帮你牢牢地守住承诺!”

他一双金色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如此耀眼的光芒,差点没把酒吞童子闪瞎。

而就在这时,从一开始就只盯着川上晴的鬼切却突然将视线转向了茨木。

“你是茨木大人?”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脚步不稳地后退了数步,语气终于不再像一个冰块一样毫无感情,视线落在他空荡荡的右手上时,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川上晴:看不出来茨木你还有 这本事?怎么没有对酒吞也抛一抛这个“媚眼”?

茨木童子激动地看向他,毫不在意地挥了挥右边的袖子,以为自己帮助挚友守住了一个承诺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而他的挚友,啧了一声,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那么,本大爷作为大江山之主他都不记得,为何还单单只记得你呢?茨木童子?!”

哦呼,有意思了。

川上晴和红叶互相对视一眼。

红叶默默地从这棵巨大的红枫树树洞里拿出一包瓜子零食,递到川上晴面前。

“嗑不?”

“”川上晴沉默地点了点头,和红叶小姐姐一起在树干上排排坐,瓜子壳噗噗地从树上不断地落下来。

好像在给这场比八点档还要精彩的实时播放连续剧撒下浪漫的瓜子雨。

从川上晴这个角度来看,鬼切的情绪大概很不稳定。她一边磕着瓜子,一边仔细地观察着这个既不是刀也不是妖更不算是人的,前大江山妖怪,现源氏斩妖刀。

男人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好像有两种吊线将他往截然相反的方向撕扯,他看着茨木童子的眼睛,依稀记得——

记得什么呢——

记得——

【源氏重宝,其名鬼切,斩尽天下之恶鬼!】

无数种声音皆被无情地驱逐,只剩下这一句仿佛振聋发聩一般在脑海中不断回响。

川上晴注意到,此时他单个闭起的左眼猛地睁开,露出绚丽而危险的源氏家纹。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好似看见那花纹轻轻地旋转,微微加深,释放着近乎妖异的暗光。

再然后,木着一张脸的男人飞快地抽出刀剑,凌冽的剑光闪过,他又恢复了那样平静无波,如同死水的模样。

“吾乃,”他机械地重复道,“源氏重宝。”

透过那一双空洞的眼睛,川上晴在对视的那一瞬间,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不可能是源赖光!

下意识升起的第一反应让她都大为震惊,但是随后再想想,现在源氏全部被源赖光一人掌控,鬼切是源氏重宝,若不是源赖光的驱使和控制,又能有谁呢?

本来这就已经迷雾重重,再加上她被通缉,酒吞的失忆,鬼切的真实身份

川上晴觉得眼前放佛一片迷雾,但是却又隐约升起一种很独特的预感。

她跳下树枝,直视着鬼切,看着鬼切的眼睛——

“不管你是什么牛鬼蛇神,藏匿于源赖光背后,助纣为虐,川上晴与源赖光之间必将血债血偿!”

若是不能让源赖光伏法,如何对得起阿幸的牺牲,如何对得起无辜丧命的四十五个生祭巫女。

她说出来的话,在场的就算是失忆中的酒吞和鬼切,也无法不去相信她能做到的决心和信心。

茨木童子刚要露出熟悉的笑声,忽而看见刚刚还在信誓旦旦放狠话的川上晴快速从腰间掏出一样东西,一边捂着口鼻飞快地冲向鬼切,一边飞掷了出去。

茨木童子一头雾水,还没等到他想明白,迷雾散去后,川上晴右边肩膀扛着被药昏过去的鬼切,左手拉着拍胸口冲她撒娇的红叶,那叫一个左拥右抱,人生赢家。

“行了,战利品收到,收工!”她拍了拍抗在肩上的鬼切的臀部,冲着茨木和酒吞笑眯眯。

此时,日光渐暖,将遥远的天际染成一片绚丽的橙色,就如同川上晴的火焰一般。

男人坐在宽敞的长廊上,手中握着一杯已经冷掉的碧茶,眼神悠远而空虚,无声地勾起了笑容。

真是聪明而狡猾的姬君。

那么现在,游戏开始。

我心里的这份软弱而可笑的善意与期待,等你亲手为我除去。

你说对吗?

阿幸。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 【入v第一更】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
热门: 腊面博士 北境3:白玫瑰 独眼少女 我在网游修仙 祈祷落幕时 乡村春事 黎明之鹰 死去的未婚妻回来了 爱我绝对要痴心 意图(官场浮世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