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到来自天皇的任务,安倍晴明自然不能再像对待阴阳寮的任务那样敷衍。

临走之前,他特地和川上晴见了一面,言明五日之内必归。

川上晴笑道:“安倍先生您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在这边也很高兴,让我再多和阿幸相处两天吧。我还没和他说要离开的事情呢。”

听到这句话,安倍晴明脸色不变,不过张开的折扇轻轻地合了起来,微笑着对她说道:“那么不如就不要说了吧。樱花的美便是在离开树干的那一刻,猝不及防而又不舍离开,倘若她在绽放那一刻就知晓自己的宿命,想必也就不会有那样缠绵悱恻的花雨纷飞了吧?”

川上晴:

对于安倍先生时不时就要借景抒情一把的文艺范,她这样的纯武斗派真是理解不能。

看她这模样,安倍晴明勾起唇角笑了,在川上晴意识到他刚刚明显在玩笑自己之前,他又说道:“在你离开以后,我会和阿幸好好说,好好安排他的。”

这句话听着就让人明白多了。

川上晴想着,安倍先生的话也不错,这几天她就不出任务了,和阿幸一起好好玩一玩吧。

看她已经听进去自己的劝告,安倍晴明微微放心了一些。那一日过后,安倍晴明又试探了几次,然而即使开了灵视,阿幸看着也还是个纯正的人类。只是要让他相信恶鬼和怨气突然被吞噬的诡异情形和阿幸无关,安倍晴明的直觉又在拼命地叫嚣着他很危险,甚至比远远看过一面的酒吞童子还要危险!

即使他在派出最强的姑获鸟跟踪数日也一无所获。

厉害的阴阳师对于未来吉凶有一种冥冥中的预感,安倍晴明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他加快了帮助晴回到现代的步伐,若不是这次天皇传召,再过两日他便可以送川上晴回去。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川上晴这才转过身。无论是她还是安倍晴明都未曾发现,在屋檐上头,站着一个熟悉的少年,望着安倍晴明离开的方向,露出一抹深沉的笑容。

不寒而栗。

想到晴明先生说只有五天的时间,川上晴也拉着阿幸不做任务,改去京都附近逛游一番了。

这一阵子,阿幸的神志似乎越来越清醒了。

红枫林下,黑发白肤的少年回眸浅笑,一双微微上钩的黑沉眼眸尤为亮眼。哪里又能看得出,这个初具风姿,软和温柔的少年,在数天之前,还是连名字都不会喊的‘大龄巨婴’呢?

川上晴笑着跑过去,枫林之中,铺满了薄薄一层的红叶,踩在脚上发出轻轻咔擦声。一片红叶悄然落在她肩膀处,缠绵着不肯离开。

阿幸眸色微深,带着温和的笑容,一边从袖袋中掏出短笛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边轻描淡写地将黏人的红叶拂去。

川上晴看着他手里的短笛,惊讶地问道:“阿幸你学会了么?”

前两天他从街上买了个短笛回来,说要练习以后,第一个吹给她听。对川上晴这样唱歌都跑调的音乐白痴来说,吹这种短笛怕不是要学个三五年才能稍稍入门。因此,她也有些遗憾,恐怕不能在离开前听到阿幸的笛声了。

没想到今天,少年就给了她这样一个惊喜!

他但笑不语,悠扬的笛声飘飘,随风起舞的红叶飞扬,穿着浅素色浴衣的黑卷发少年,垂眸敛目,神色温柔。

川上晴不懂音乐,但是她有欣赏美的眼光。这一幕场景,她想她这一生也不会忘记。

有那么一段神奇的经历,遇到一个温柔的少年。

一曲终了,川上晴回过神来,下意识地问道:“这首曲叫什么名字?”

少年并不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喜欢么?”

川上晴点头:“当然,我很喜欢。”

“晴,”他这才满意地勾起唇角,笑道,“这首曲名,就叫做晴。”

川上晴一怔,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冲上脑门,似乎有什么东西如蛆附骨一般,虎视眈眈地盯上了自己。

而就在这愣神的片刻,偌大的红叶林,突然从地面上浮起幽蓝色的光纹。

川上晴眉头一皱,想也不想地抱住少年的腰,跳上一棵最高最茂密的红叶树上。

光纹好似有生命一般浮动,不断地缩小,却好像能查探到她躲在哪里一样,朝着这棵红枫树不断聚集。

nb s 川上晴直觉不好,单手之上浮起耀目的火焰,对着那光纹猛地冲击过去!

橙色的火焰携着高温,灼热的温度好像要把空气都烤得融化。然而,一击过去,光纹纹丝不动,仍然在以极快的速度聚拢而来。

川上晴暗叫糟糕,心下也有些懊恼。她能看得出,这是一种结界,阴阳师的手段。

而她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甚至还在鼎鼎大名的安倍晴明家里住了这么久,朝夕相处着,怎么没想起来和他讨教两招针对阴阳师的办法?

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川上晴眉头紧锁,双手变换姿势,由火及冰,漂亮的冰凌从红枫树上飞速向下蔓延,连地面上铺就的一层红叶都冰上了好看的外壳,晶莹剔透。

这一招她基本上没用过,一方面是想要留个底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冰冻对于恶妖并没有火焰那样有效。不过出乎意料的,这样的冰封对于结界封印,居然真的有效用!

眼看着结界被扼制住,川上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抱住我。”她对着少年吩咐道。

双手中聚起的火焰不断地升温,不断地压缩,如果她此刻带着特制的防护眼镜,就能明显得看到自己的炎压值已经超过了2000万伏。

察觉到阿幸的双臂已经乖乖地抱住她的腰,川上晴立刻朝地面射出火焰,巨大的反冲击力直接将她送到了高空之中。她心里已经顾不得这样的高度一旦摔下来会摔成怎样的小饼饼,反而手掌中的火焰跟着直觉不断地调高降低,让她如鱼得水。

随着不断升高,视野逐渐开阔了起来,川上晴忽然眼神一凛,朝着某个方向左臂前伸,右臂向后——

x-burner 超爆发!

翻滚着的火焰犹如一条火龙,又好像猛虎下山,发出王之怒吼,带着无可比拟的威慑,向某个地方精准地砸过去!

她根本没想过靠着飞能够飞出这个结界,而她也终于想起来安倍晴明曾经对她说过的话。

【如果要布下非常强大的结界,那么布下结界的人也一定会在结界之中,因为他会是最强的阵眼。】

咔擦。

细微的声响,便像是结界破碎的声音一般,哗啦啦的落下透明的碎玻璃一样的荧光,穿着宽大的白色狩衣的男人伸出手指,轻轻一点。

火焰熄灭了。

川上晴瞳孔微缩,树影婆娑,月光之下,白衣男人,两只恶鬼,两具血肉横飞的尸体,在第一晚穿越到这个时代时,就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堪称最为忌惮的男人。

源赖光!

男人身后站着数名阴阳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哦呀,没想到我们收集的情报还是不够准确。”他看了那晶莹剔透的冰花一眼,忽而来了一句:“说起来,不知这位远道而来的姬君是否曾听闻大江山?安倍先生此行,正是奉了天皇之命,去大江山——”

“——收妖呢。”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高高在上的女孩,轻笑了一声。

川上晴心里一紧,万万没想到安倍先生不愿意告知的神秘任务竟然是去大江山讨伐。

她到底不如源赖光老成持重,智多近妖。虽然极力隐忍,男人仍然能够看见,她眼神中那一瞬间的紧张。

心中便有了数。

甚至不用他说,身后某个獐头鼠目的阴阳师便开始大声地讨伐起来:“怪不得你交上来的任务十之□□都未曾完成!那些作恶多端的妖怪想必都已经被放走!可恶!你这个妖怪的奸细!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没错!说不定她也是妖怪!”

“不仅会喷火还会结冰,不是妖怪是什么!”

源赖光不发一言,自有一群阴阳师为他说话,连讨伐她的理由都有了。但是川上晴仍然很疑惑,她也不看那些像跳骚似的蹦来跳去的阴阳师,直截了当地问他道:“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我从来没见过你。”

对于穿越当天晚上的事情,她自然是绝口不提。

男人笑了笑,并不回答她的话。因为这一切都是邪神大人的旨意,那么替邪神大人背锅,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他被火焰灼伤的手指藏在袖袍之下,看了一眼被女孩一直护在身后的少年,虽然不明白邪神大人的吩咐,不过源赖光选择照办。

他的身后猛然浮现出一把妖刀,萦绕着混沌的恶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如同离弦的箭矢一般射向女孩!

川上晴伸出双手,橙色的火焰印在她同色的眼睛里,带着凛然不可犯的威势,将带着鬼气的长剑包裹住,超高的温度仿佛连刀身都能融化——

突然!

寒毛竖起,巨大的危险从她背后袭来,川上晴手中的火焰倾斜,朝着反方向躲避!

再然后,她听见了噗嗤一声。

刀剑刺入的血肉的声音,微小,却很刺耳。

她带着巨大的恐慌转过头,挡在她身后的少年,胸前一把亮得人眼疼的长剑,剑柄那头,身着浴衣的男人无情地将剑拔出。

在一片喷洒出来,溅落到她脸上的血雨中,她看到男人冷酷的眼神,和他浴衣上,刺目的源氏家纹。

她忽然愣住了。就在这一片刀光之中,还在高空之上,还在众敌之前,她愣住了。

火焰不受控制地从她掌心蔓延,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情绪慢慢地,满满地袭卷,让她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鬼切的剑光再度斩来,刀刃上淋漓着嘀嗒的鲜血。

这一道寒光,被黑色的披风挡住。

突然出现在川上晴身侧的男人,金发璀璨,耀眼如同日光。黑色的披风烈烈作响,他虚虚地环抱住早已泪流满面而不自知的女孩。

那双与川上晴如出一辙的金红色眼眸,犹如旭日高升一般刺目耀眼,又好像月下深海一般深不可测。看向怀中的女孩时有多么温柔,看向他们的时候,就有多么冷酷。

灼灼风华,赫赫威势,震得他们一步不敢上前,一句不敢说出。

川上晴似无所觉,只低着头茫然地看向少年,眼泪一颗又一颗地砸在他素色的浴衣上,晕染开来。铁锈一般令人嗓眼发紧的血也晕染开来,好像在他身上盛开了一朵靡丽的死亡之花。

他冷白色的脸好像更白了,透着一股带着死气的青色。

带着血渍的指尖从袖袋中掏出一支短笛,少年轻笑了一声。

“你送给我一个名字,我送你这首和歌。晴,你愿意,与我结成伴侣么?”

“我愿意。”

随着这句话,少年的手终于完全垂落了下去,染着血的短笛啪嗒一声,重重地砸在她手里。

【等你凯旋,晴。】

【金平糖好吃么?】

【欢迎回来,晴。】

【保佑那个叫做阿幸的少年,一生平安,快乐幸福。】

【这首曲名,就叫做晴。】

【我自己都没发觉冷了呢。】

【我送你一个名字如何?】

【你问我是谁?听好啦,我是川上晴,雄英高中一年生,目前正在朝一名合格的英雄砥砺前行!】

她的手指尖慢慢变得透明,似乎听见谁悠悠地低叹一声,又是谁的手掌心在她头顶轻抚,带着令人心惊的熟悉温暖。

她没空去管那些,只是用力地抱紧,再抓紧一点,却几乎快要无法抱住已经逐渐冰冷下去的尸体。

那只是一具尸体了。

脑袋木得发疼,手指似乎连勾起小拇指的力气都要消失,在即将昏过去之前,川上晴迟钝地想到,从今以后,她再也看不到那个黑发白肤,温柔浅笑,在红叶林为她奏曲的少年

我这算是…什么英雄?

作者有话要说:源赖锅:我,源赖锅,终于背了一回心甘情愿的光!

对于本章:

请大家和我一起说——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以及——

初代他超——帅啊啊啊啊!!!!

最后,我就说了,这可能是我写过最欠打的男主,当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谁让阿妈鬼迷心窍喜欢上你了呢?!谁让邪神这么美味!谁让大蛇他是ao配音啊啊啊啊!

写完我已经不敢看评论区,只求六个小时以后,评论区能看到你们比天使更可爱的身影qaq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热门: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医等狂兵 妖孽兵王 终难忘 请在秋天叫醒我 篮坛第一外挂 武林高手在校园 捉鬼实习生7:纷乱之冬 地府连锁酒店 修神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