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虽然没能把‘作恶’的妖怪带回来惩处,不过在川上晴说完以后,安倍晴明并没有任何指责的话语。

这位平安京第一的阴阳师对于妖怪的态度,并不如当时的风气一般,秉持格杀勿论。

川上晴在安倍宅悠闲地接任务,揍妖怪活动就这么不缓不慢地开始了。急也没用,她对于什么时空法则一窍不通,这个时候只能选择抱晴明爸爸的大腿,趁着没事儿干的时候接个任务练练手,和妖怪打打架也算是别荒废了自己的英雄训练。

这个时候,她倒是大胆了许多。有人护着和没人护着可不一样,川上晴胆子大了许多,接任务的时候,对象也开始从山兔,涂壁这样弱小善良的妖怪变成了穷凶极恶,杀人吃肉的恶鬼。

这一次遇到的恶鬼尤为地难对付。

橙红色的火焰好像审判的光牢一般,将恶鬼牢牢束缚,碎石崩裂,四溅开来,在她脸上划出一道浅浅的伤痕。

川上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她狠狠地将被火焰烤得七荤八素的恶鬼一脚踢飞,萦绕在妖怪身上的黑气顺着地面弥散开来,川上晴拉住阿幸的手腕,索性单手将人抱了起来,一只手张开,从手心里燃起的高温火焰,比起之前更加绚丽,好像有种直面太阳的错觉。

少年安静地搂住她的腰,将头埋在她颈窝处,好像能够闻到阳光的味道。

他眯起眼睛笑了笑,虽然太阳很讨厌,但是晴不讨厌。

川上晴还以为他是害怕了,一边全神贯注地将手中的火焰积聚到最大炎压,一边微微转换了身子,使得他避开恶鬼凶神恶煞的眼神。

2000万伏的炎压携卷着火焰,将黑色的邪气绞杀,覆灭。川上晴看了只剩一口气的恶鬼,抬起手,手腕被轻轻地抓住了。

少年从她怀里跳下来,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眼神依然很淡定。

“这妖怪活不了了,这股怨气会将它折磨致死,也算是对它的惩罚了。别脏了你的手。”

只见随着少年的话,那怨气果然如同附骨之疽,不断地侵蚀,恶鬼头上的鬼角不断延伸,发出痛苦的惨叫。

川上晴若有所思地看了那黑雾一眼,细细感受一番,和小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她也就放下心来,点了点头,对着阿幸笑道:“那咱们就回去吧。”

至于地上的恶鬼,固然很可怜,但这是它自己忍受不住吃了人肉,意志不坚反被怨气反噬,只能说一句自食恶果。

只有等到怨气完全将凶手吞噬绞杀,无辜的灵魂才能得以安息

阿幸嗯了一声,走在她身后几步,转过头看了一眼濒死挣扎的恶鬼和越发浓郁的怨气,垂在身侧的手指忽然动了动。

顺着地面的阴影悄无声息地将其包围,发出轻微的响动,下一秒,睁大了眼睛惊恐地无法滚动的恶鬼半声嚎叫还噎在嗓子眼,便和怨气一起,灰飞烟灭,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少年餍足地舔了舔嘴角,黑沉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紫色的幽光。

川上晴一无所知,只是在转过头的时候看到阿幸舔嘴角的样子,好笑地在原地站定,对着他挥手道:“饿着你了啊?总是舔嘴唇,会唇裂的。那样子特别丑。”

就像某个敌联盟的灰发巨婴似得。

川上晴颇有些嫌弃地撇撇嘴,少女的世界还很简单,她对于死柄木,对于敌联盟没有任何好感。

阿幸并不喜欢她这样的表情,像是在想着什么他无法触碰到的事情,让他非常烦躁。

少年慢慢地顺着她的招手的手势走到跟前,然后微微垂下头,在她脸上还未结痂的血痕上轻轻地舔了一口。

川上晴:

她没好气地推开少年,瞪眼:“干什么呢你!不让你添嘴唇,你就改舔我的脸了是吧?当我这脸是苹果糖啊!”

“缺你的少你的了,饿了一会儿都忍不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平糖,拨开糖纸塞到他嘴里,“先凑活着吧,等回去带你吃好吃的!”

糖果在他嘴里咕噜了一下,从左边滑到右边,又从右边滑到左边,少年眼睛微微睁圆,好像一只小仓鼠似得,川上晴看得直乐。

看她这样高兴,阿幸也笑了起来。金平糖的甜味儿在嘴里蔓延,但其实他是吃不出来这些味道的,无论是苹果糖,还是金平糖的味道,无论是脸上的红晕,还是手心的温度,他都不是一个正常人。

他觉得他大概是死了,但是好像又活了很久,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只要是晴递过来的糖果,就一定是甜的,只要是晴握住的手,就一定是暖的。

只要是晴。

在他们走后,安倍晴明从一旁的结界中踱步而出。他本是不放心才偷偷跟着前来,没想到却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手中的折扇已经合了起来,在他手掌心轻轻地敲击。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安倍晴明的眼神微深,脸色也严肃了起来。

三天后,小书房。

“最近的任务,多谢你帮我完成。”安倍晴明笑了笑,话题切入地很委婉。

川上晴才有点不好意思,因为除了个别几只妖怪确实穷凶极恶,她老老实实地按照阴阳寮的要求就地绞杀之外,其他的妖怪都被她给放走了。

“倘若是在下,也会选择一样的做法。”

“因为我也在寻求着一个契机,一个人妖共存的世界,”安倍晴明坐在案牍之后,端着一杯茶盏,便有一股自在风流的气度,完全看不出来他君子端方的皮相底下,有着怎样野心勃勃的信念。

他这样惊世骇俗的想法,谁都无法理解,但是来自千年以后的川上晴可以理解。

“人犯了错要受到惩罚,妖怪也是一样。人应该因为帮助了他人受到嘉奖,那么妖怪也应该公平对待。制定一套对人对妖同等视之的法制,以最为公平的律法来缓解人与妖之间对峙紧张的关系。”

安倍晴明合起折扇,轻轻地在手心里敲了敲,突然笑道:“虽然有些难度,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个更为长治久安的办法。不过这个事情不急,我想你应该更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情——”

川上晴惊喜地看向他。

“没错,我想姬君很快就可以回家,和父母团聚了呢。”安倍晴明不愧是当世最厉害的阴阳师,涉及时空这样神秘莫测的问题,竟然都能被他摸出头绪。

“实际上,我之前夜观天象的时候,星星便告诉我,有一位异世的小客人能够给我带来不一样的启迪,而星星也告诉我,终究不是这个世界的你,很快就会回到你的世界。”

“恭喜了。”

听到这话,川上晴自然非常高兴。但是同时,她也皱了皱眉,安倍晴明的声音便好像能看透她的所思所想一般传来。

“姬君尽管放心,阿幸便留在我处,自有合适的归处。”

整个平安京,川上晴最相信两个人的承诺,一个是酒吞童子,一个便是安倍晴明。

她也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朗了几分。

推开门的时候,路过拐角的时候正好碰到了阿幸。少年似乎又长高了一些,脸上的懵懂少了许多,不过声音依旧很软和,对着她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我做了下午茶,晴要一起去回廊喝一杯么?”

他似乎真的很喜欢茶饮,川上晴张了张嘴,本来已经打好腹稿的话,在看到少年黑沉沉的眼睛时,却突然说不出来。

她的心猛地一跳,便笑着点头,绝口不再提要离开的事情。

午后的阳光还算温暖,深秋的季节,起风的时候,稍稍带了一点凉意。

川上晴双手捧着茶杯,眯着眼睛正看着庭院那棵光秃秃的樱花树,身后便被披上了一件外衫。

她转过头,少年轻笑着坐在她身边,接过她手中半温不热的杯盏,将里面残留的一点冷水泼到外面的空地上,高高地举起铜壶,冒着热气的茶水在精致的茶杯中璇起水涡,却一点都没有洒出来。

悠悠的茶香随之弥散开来,在氤氲的雾气之中,她看到少年笑着拉过她的手,将茶杯放在她手心里。

不算太热,轻轻抿一口,在这深秋初冬的时节,便恰好能够让心肝肺都跟着一起暖和起来。

川上晴这才意识到,她刚刚有点冷了。

“阿幸,我——”她举起茶杯喝了口热茶,抬眼看向少年。

话还没有说完,少年忽而出言打断了她的话。

“晴该出门做任务了吧?”阿幸微微笑了笑,带着一点抱歉道:“我今天不大舒服,就不陪晴一起去了。”

川上晴有点懵,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紧接着问他:“你怎么了?头疼吗?是不是淤血要散开了?不如我今天——”

“并没有什么,”黑卷发少年任由她抓住自己的手腕,与往日并无二样地温和道:“我等你凯旋,晴。”

他笑着目送女孩离开,嘴角边的笑意便淡了两分。如果川上晴现在再摸一摸他的手心,会发现那是如同死人一般冰凉的温度。

少年没有回去,他看了一眼左后方姑获鸟隐匿的地方,转身朝着游街的方向走去。

只是任谁都没有发觉,那道如同蛇一样的黑影飞快地从他身后的影子中剥离,向更远的地方,悄无声息地潜入。

他听到,有人在呼喊他。

这或许,可以一用。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说,我们阿幸其实……根本就不是活人呦~

哈哈哈哈哈

我之前有伏笔哦,你们猜到没有?

其实人家埋了很多伏笔哦,虽然一部分被大佬找了出来【大佬牛逼!】,但是还有一部分没有被发现哦~有兴趣和我玩一场捉迷藏哒游戏嘛?山兔卖萌jg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八章 下一章:第二十章
热门: 黑暗塔7:黑暗塔 神墓 女人,你输了 隔壁那个饭桶 卿本怪人 冰与火之歌15:群龙的狂舞(下) 太玄战记 守护时光守护你 第101次逃婚(上)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