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深刻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货币购买力后,川上晴觉得自己抱住了酒吞大佬和茨木小佬的大腿是多么正确的事情!

土豪,太给力了!

完全不再用为了金钱而担忧的川上晴带着阿幸少年好好收拾了一番,呦呵了一声,别说这小伙子长得还挺不错。

直起身子以后,他竟然比川上晴还要高一些,眼睛和头发都是深黑,皮肤却是冷白色,但看这样显得有些单调到冷清。然而半长的头发微微卷起,眼神懵懂而茫然,又仿佛穿着华丽十二单的人偶娃娃,漂亮乖巧,懵懂无害。

总而言之,川上晴被萌住了。她伸出手捏了捏少年的脸,在他茫然地看过来的时候,回以无辜的眼神。

“还挺软,就是有点凉。”

少年歪歪头,抬起手在她捏过的那片皮肤上轻轻摸了摸,然后伸出双手捂了捂脸,放下来,认真地回道:“现在就不凉了。”

川上晴:

输了输了,我只是卖萌,人家是真萌啊。

话不多说,她带着阿幸去找了家医馆。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也可想而知,阿幸懵懂无知,就好像三岁的孩子一样,川上晴简单解释了两句,医生连看也不看,就取出了一副药。

川上晴拿好药出门的时候,眼看着下一个病人捂着肚子说完自己的病情,那大夫斟酌一下,说出来的药方都和她手里这个一模一样。

估摸着这药包的用处也不大了,川上晴觉得自己要另辟蹊径了。就在这时,她听见后面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熟悉的嚣张声。

“喂!前面的!就说你呢!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也敢打我!这次就让你好看!”

“怎么了?”阿幸转过头看她,有些疑惑她为什么不走了。

川上晴指着那个华服少年,“之前打你的,还记得不?”

阿幸轻轻地看了那趾高气昂的少年一眼,随后撇过眼,摇摇头:“不记得了。”

颇有一种万事不盈于心的淡定。

川上晴这才转过头,一点也不惧这么多围着她的武士大汉,好奇地问他道:“为什么喊我乡下来的土包子啊?”

少年嗤笑了一声,鄙夷地看了一眼她身边人模狗样的阿幸,好像施舍一般道:“这臭乞丐混混沌沌,伤了脑子,这里的医馆哪能看得了?只有巫女,阴阳师大人才有办法。”

“不过,”他得意地笑了笑,“你得罪了我们北条家,那么就休想找到一个阴阳师来帮你治病了!”

川上晴了然地点点头,随后猛地冲到前去,一只手拉着阿幸的胳膊,一只手直接握住拳头,往上一砸,揍飞一个彪形大汉。

“多谢你告诉我呀,不过……”

她笑眯眯地逼近华服少年,一步一个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大汉。

眼看着自己带的十几个家仆都没能抗住这女人的一击,华服少年终于害怕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脑海中某个想法闪过,颤抖着手指着她大喊:“你,你不是人!你是妖怪!我,我警告你,我可是北条家的人!我要让阴阳师来抓你!”

他这副模样,川上晴一下子就想到了穿越来的第一晚,那个被名为源赖光的男人卸磨杀驴的胖男人,颇有些无语,你们平安京的贵族都喜欢这么指着别人放狠话么?

“知道我之前在城门口的时候,为什么在听到你是北条家的人的时候反而会揍得更狠么?”她逼近少年,一把拽住他的衣领,露出咔式经典颜艺,“滚吧!老子等着你把那群阴阳师带过来!如果没有——”

她冷笑一声 ,半边脸都隐没在阴影之中,“西奈!”

华服少年屁滚尿流地跑了,川上晴拍拍手,转过身看着一旁安安静静的少年,怕他这是被吓呆了,解释道:“我这都是装的,你别怕。”说完,她还露出了一个自我感觉特别温柔的笑容。

阿幸:

有点狰狞。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阿幸直觉这个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他沉默地点了点头,一副被川上晴的微笑安抚了的模样。

川上晴拉着他的手腕,一边闲逛着等北条少年带着阴阳师来‘收’她,一边和他解释道:“我这是故意的,用风叔叔教我的来说,这叫做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像我们这样的平民,想要去阴阳寮见一见阴阳师,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偏不去,我要让他们主动找过来。”她狡黠地笑了笑。

北条健二回到仓皇地跑回家中,好像屁股着火一样。他嘴里面委屈地喊着“父亲帮我!我有要事!”,推开父亲的房门,却是微微一愣。

“惊扰贵客,滚出去!”北条分家家主冷斥一声,目光如炬。

北条健二不由得看向他对面的贵客。

浅蓝色的狩衣松散地穿在男人身上,雪色的长发束在狩帽后,颇有一种独特的风姿潇洒,风华无限。他对上那一双狐狸一般狭长上挑的眼睛,眼尾处天生晕染的红晕让他更多了两分风情,让本来就姣好如冠玉的容貌更胜了几分特别的韵味。

灼灼如桃,切切如玉,郎朗如明月,飒飒如清风。

这就是安倍晴明,这只能是安倍晴明。

北条健二讷讷不言,一张脸涨得通红,差点连要找阴阳师出气的事情都给忘了。

安倍晴明手中的折扇轻摇,在北条分家家主呵斥完以后,慢悠悠地端起茶杯,掩饰住唇角边的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既然二公子这般着急,不若先听听北条二公子的要事?至于我与北条家主,并不急于一时。”

北条健二犹豫地看了父亲一眼,见他没有反对,才赶紧将事情一一叙述来。他当然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误,夸张地渲染着那妖怪有多么可恶,多么嚣张,希望能够激起这位平安京第一阴阳师的愤慨,好好惩戒那妖怪一番,最好把她打得灰飞烟灭!

但是安倍晴明并不接话,只是安静地听着,间或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在听到那句“老子等着你把那群阴阳师带过来!如果没有——西奈!”的宣言时,他还用茶杯挡住了嘴角边忍不住露出的笑容。

而在安倍晴明越发淡然,洞若观火的眼神中,北条健二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后彻底闭上了嘴。

这位盛名在外的阴阳师这才起身,做工良好的狩衣随之轻缓地垂下,他含着微笑对北条健二道:“既然如此,就让在下陪着北条二公子去看一看吧。”

这期间当然北条分家家主又是一阵的挽留,然后安倍晴明委婉地告辞,最后家主还给了儿子一个‘回来再收拾你’的眼神。

老子好不容易把安倍晴明请到家里,是让你带出去当打手的吗?!

川上晴此刻正在逛街。

女性对于购物的狂热简直是根植在了骨子里的,她手里拿着花灯,脸上带着狰狞的鬼面,看到买苹果糖的老伯,拉着阿幸过去,买了两根苹果糖。

此刻已经是华灯初上,大概是什么庙会或者祭典,宽阔的主干道两边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摊子,摊子旁点着一盏昏黄温暖的油灯,从街头到街尾,长长的,看不到尽头,好像一条蜿蜒的火龙。

她将脸上的面具掀开,戴在额前,奶白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显现得几乎透明,一双橙色的眼睛里 印着这万家的灯火,温暖得好像飞蛾扑向的那团火焰。

阿幸怔怔地看着她,在她举起苹果糖放在自己嘴边的时候,下意识地舔了舔。

“傻了呀?甜不甜?”她笑眯眯地问道。

甜的?

少年看着她,然后慢慢点点头,原来,这就是甜的味道么?

“愣着干什么呀?”她没注意到阿幸的怔楞,碰了碰少年的肩膀,在他伸出手接过苹果糖之后,兴奋地看着满条街的小吃摊,“章鱼丸子鱿鱼串,豆皮团子樱花糖!捞金鱼!游河祭!神乐舞!走——”

还没说完,她看到怒气冲冲地找来的北条健二,顿时耷拉下肩膀,接过之前的话:“唉,找事儿的来了,这些都玩不了了。”

阿幸张张嘴,他手中被舔了一口的苹果糖微微有些融化,糖浆顺着竹支滴落在手指间,粘腻得有些烦人。

他轻声地问道:“要杀了他么?”

这声音幽幽的,好像午夜凶铃似的,川上晴吓了一跳,转过头看他,却见他茫然地回望。

女孩松了口气。

“当然不可以,杀人是犯法的啦。”

阿幸有些可惜地收回视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这句话,但是对于他来说,平安京四大家族之一的北条家,也不算什么庞然大物。

仿佛,是挥挥手就可以轻易毁掉的瓷瓶。

北条健二一马当先,他冲着川上晴得意地扬起头,却没敢动手,只是用力地推了阿幸一把。

少年晃了晃身子,手一时没有拿稳,苹果糖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摔了个七零八碎。

川上晴冷笑一声,撸起袖子,把自己的苹果糖塞到他手里,对着北条健二就开始揍!

“嗷嗷嗷!”北条健二捂着头嚎起来,一边喊还一边嚣张得不得了:“妖怪你等死吧!你敢再动我一下试试!你知道我请了谁来收你吗?!安倍晴明!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害怕了吧?求饶吧!跪下来求我啊!”

川上晴的手在听到安倍晴明这个名字的时候微微顿了顿,随后她勾起嘴角,遥遥地望见灯火阑珊处,那个穿着狩衣狩帽,仿佛踏着月光而来的男人,笑容渐展,手上的力度却重了三分。

“真是抱歉啊,我一直忘了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妖怪。我是堂堂正正的人类,名为川上晴。”

“记住这个名字,是要胖揍你一顿的!人!”

阿幸在一边安静地看着她揍人,拳拳到肉,却不会伤到要害,看起来更像是惩戒,而不是想要杀人。

晴没有杀过人,她身上没有血气,没有怨恨,没有黑暗,也没有虚无。

她是鲜活的,是光明的,是温暖的。

少年悄悄拿起她递过来的苹果糖,舔了一口,仿佛比那摔在地上的还要甜。

他再次意识到。

她是甜的。

作者有话要说:我jio得,你们应该能猜出来?

咳,不是荒总,这个我买好了衣服都不来的小妖精我要把他打入冷宫!_(:3」∠)_

好吧,开玩笑啦~阿妈对每个崽崽都是一样哒~

咳,我觉得不难猜,可能我的关注点和你们不太一样,思路比较清奇哈哈哈哈!

咳咳,以及,我需要请假两天我亲爱的小天使们~因为我无情的姨妈披着战衣来势汹汹_(:3」∠)_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六章 下一章:第十八章
热门: 神级美食主播 猎魔人1:白狼崛起 脱粉再就业 异乡人2·被诅咒的婚约 耳语娃娃 被地球开发出新功能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浪迹花都 勿cue,小饭桌开业了 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