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幕实在太过震撼,无论是敌人还是a班的学生,没一个人说话,屏住了呼吸,一双脚好像被什么黏在了地板上,动弹不得。

恍惚有一只巨兽,睁着血红的眼睛,高高在上地打量着他们——

用看食物一样可怕的眼神。

忽然,一声闷响,所有人朝着声音发源地看过去,绕着整个日本跑三圈都不会累倒的川上晴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欧尔麦特破门而入,犹如天神降临一般!

随着紧闭的大门被打开,光线从慢慢张开的门缝争先恐后地钻进来,照在昏睡在地板上的女生身上,那股噬人的视线,也消散于无形。

死柄木弔怒气冲冲地瞪了欧尔麦特一眼,又狠狠地瞪了昏迷过去的川上晴一眼,挥了挥手,如流水一般消失在j。

明明人都昏迷了,也怂得没敢下手报复。

绿谷出久等人自然不会害怕,或者说就算再害怕,也抵不过他们对于川上晴的担忧。

围在女孩身边,绿谷出久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试探了一下她的呼吸,这才猛地松了口气,转过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冲着金发男人喊了一声:

“欧尔麦特qaq”

可怜得好像连语气里都带着颜表情。

欧尔麦特抓了抓头发,对着徒弟和学生粲然一笑:“没事儿!没问题的!因为我来了,不用怕!”

这句话一说完,不要说绿谷出久了,就连爆豪胜己都差点没眼眶酸得掉下眼泪。

但是此时也顾不得向欧尔麦特诉说他们差点以为同伴必死无疑的害怕和不安,轰焦冻沉默地抱起昏迷过去的川上晴,绿谷出久一瘸一拐地和欧尔麦特说明情况。

从头到尾,他最清楚,为人也冷静客观,想必能够对这一次的遇袭事件,提供更多情报。

川上晴感觉睡了一个非常惬意的好觉,等到阳光透过窗帘,落下点点光斑的时候,她才在柔软的枕头被子里,慢慢地苏醒了过来。

刚刚醒来还有点迷糊,不过因为做了一个好梦,所以下意识地露出了一个软和的笑容。

绿谷出久等人推开门,就看到这个笑容,心里一下子松了半口气。

川上晴眨眨眼,看着鱼贯而入的同学,一个接着一个,一个都没有少,走在最后的相泽老师,额头上贴着一块纱布,除此之外,并没有受伤。

小姑娘也松了口气,笑眯眯地从被窝里伸出爪子:“早上好呀,大家。老师这是带着大家一起逃课来看我么?超感动哦!”

被调侃的相泽消太很想回她两个脑崩儿,不过看了一眼她还有些苍白的脸色,忍住了蠢蠢欲动的手。

川上晴顿时受宠若惊!

这个时候,芦户三奈已经忍不住挤到床边,一把抱住她就开始掉眼泪了。

“呜呜,晴晴我,我快要吓死了!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你都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少天——”

她这么一说,其他和川上晴关系好的女生也索性把干瞪眼不说话的男生挤了出来,围着她开始嘘寒问暖。

本来川上晴就因为软萌的外表和凶残的武力值,在女生中很受欢迎。毕竟是喜欢可爱的事物的女同学,而又因为她们是雄英的女生,所以比起普通学校的学生,更加慕强,更加以实力为尊。

现在大家又有了一起共患难的情谊,再加上绿谷出久精彩的叙述,无论是崇拜之情还是母爱爆发,总而言之,川上晴名副其实成为了a班团宠。

可以拿出去一打十的那种!

老骄傲了!

等到女生们都说完了,爆豪胜己大步流星地跨到她床前,以一脸想要干架的表情冲着她露出恶劣的笑容。

“杂鱼!老子在体育祭等着你!”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了。

似乎等了一个多小时,就为了说这一句话。

绿谷出久叹了口气,还没等他解释,蛙吹梅雨却笑了起来:“小爆豪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祝福小太阳赶紧好起来呢。”

之前麦克老师顺嘴提出来的小太阳,用在这里好像调侃似得,川上晴双手捂着脸,然后一把伸出手抱住她的腰,腻在蛙吹梅雨怀里。

“我又没有金色的头发,才不像小太阳一样呢。”

这可真是一个忠实的金发癖。

相泽消太觉得,麦克和欧尔麦特如果来了,她大概会激动得把床蹦塌。哦,不对,爆豪就是金发,难怪这丫头和人玩得这么好啊?

轰焦 冻想了想,倒是觉得没什么要说的。他想说的其他人似乎都已经说了,班里的女生说得比他还详细。不过有一点,还是要认真道谢的。

川上晴歪歪头,对于他认真礼貌的道谢全盘收下,也回道:“那我也要谢谢轰君,还有爆豪君、绿谷君和切岛君。”

不仅谢谢他们的救助,也要谢谢他们让自己明白了,什么是同伴。

最后,学生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只剩下一个绿谷出久和一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快要睡过去的相泽老师。

“绿谷君是想问我,为什么会选择毫不犹豫地去救你么?”川上晴盘着腿,单手支着下颌,放在腿上,一脸了然地抢在绿谷出久之前反问道。

绿谷出久点点头,他的视线落在川上晴比雪白的被子还要白皙的手上,近乎浮现出一种脆弱的透明感。

然而她的笑容又是这么有活力,绿谷出久无法想象,如果那天没有诡异的黑影,是不是他们a班就要永远失去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我没有想这么多,”川上晴笑得有些随意,似乎在说再正确不过的真理,“绿谷君和我一样的吧?在看到有人遇到危险的时候,难道还会想为什么么?”

“更何况,你还是我所承认的同伴。对于同伴的救援,就更不需要理由了吧。”

她橙红色的眼睛好像洒满了细碎的日光,而其中闪耀着的,似乎是比阳光更漂亮的东西。

那是她渐渐懂得的,名为守护的信念。

靠在门外的欧尔麦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哪怕佝偻着身子,撑着病弱的身体,也挡不住他心里的高兴。

赤子之心,当担大任,雄英未来,会以你们为荣。

这是旧时代的第一英雄,对于新一代的明日之星,最由衷的期许。

等到连绿谷出久也已经被相泽消太轰了出去,病房里终于只剩下这一对师徒。

相泽消太搬了个椅子不远不近地坐在她跟前,相当开门见山地说道:“你的第一个性似乎并不全面,同时,你还觉醒了第二个性。”

前半句她心中有数,后半句听得她一脸茫然。

相泽消太往后靠了靠,声音里仍然没有多少激情:“啊,第二个性。你应该听说过吧,虽然只是极少数的人才可能拥有的馈赠,不过既然已经存在了,就心怀感恩地收下吧。”

不要说得好像圣诞礼物一样啊老师!川上晴可从没想到这“好”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何况这还不一定是好事呢。川上晴的直觉告诉自己,这第二个性蹊跷得很!也麻烦得很!

“所谓的第二个性就交给个性检测中心去折腾,我们先来说说你的第一个性火焰,你总不会也是和轰焦冻一样的半冷半燃吧?”回想起在医院遇到的川上晴的母亲,相泽消太又道:“抱歉之前遇到你母亲的时候聊了两句,她似乎只是没有个性的普通人。”

“确实是这样,而且我也应该不是和轰君一样的半冷半燃个性,”川上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说得这么笃定,相泽消太按了按鼻梁:“那么,你父亲的个性是什么呢?”

一般来说,子女的个性会继承或者优化父母的个性,所以从父母的个性入手,也可以帮助推测孩子的个性。

川上晴很光棍地回道:“和我一样,我小时候见过爸爸手掌心窜起的火苗,和我的一模一样。”

“……”相泽消太不抱希望地问道:“所以你父亲登记的个性是?”

川上晴:“就是火焰啊。”

相泽消太:……

服了服了,告辞了。

他起身,将椅子放回到原处,看了一眼时间,对着小姑娘说道:“再过二十分钟,你妈妈就应该到了。三天以后是体育祭,尽快归队吧。”

川上晴乖乖地点头,还装模作样地扯了扯被子,表示自己会好好休养哒。

她都准备躺下眯眼再回味一下刚才做的美梦了,忽然听见相泽消太的声音。

“…多谢你了,丫头。”

谢谢你不顾危险地从脑无手中救下我,也谢谢你帮老师很好地守住了大家。

川上晴猛地扯掉被子,露出乱糟糟的头发和一双橙色的大眼睛,看着他的背影,笑得合不拢嘴。

“老师不用客气,下一次我还会这么做哒!”

相泽消太:……

还下一次?你这是在咒我还要再挨一次打?!

皮皮晴说完这一句,就非常从心地扒拉下被子,躲在被窝里笑得花枝乱颤,嘴里还撵着人:“我要休息了,就不送您了。老师再见,老师慢走,老师帮我带一下门。”

推荐热门小说[综]个性名为前男友,本站提供[综]个性名为前男友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综]个性名为前男友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七章 下一章:第九章
热门: 数理王冠 良辰讵可待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 排队的人 跪求一腔热血 置换凶途 末日之前没有想念 华娱 斗破苍穹 人道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