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们以后都不要联系了

上一章:第十二章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下一章:第十四章 或许是她高估了自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也许是她加重的语气让戴安娜回神,才发现自己这么逼问一个小妹妹真是太过分了,她略微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是太激动了。

初末摇摇头,将视线转移到大屏幕上,俊美的五官,熟悉的淡定神态,明明那么近为什么会让她感觉那么那么的遥远?

初末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她曾经听人说过,你越是想要去忘记一个人,往往更容易刻骨铭心,如果这段感情注定了是她不能拥有的,那至少她能够做到不让自己忘记。

回国了之后,初末将行李放到寝室,就直接去了流年的公寓,这时候的奈奈应该在上课,她也顾不了那么多,原本只是借由奈奈让她能待在流年身边,现在再用这个理由会显得太没谱了不是绮?

她已经知道他有喜欢的人了,怎么还能厚着脸皮赖在他身边。

所以趁着奈奈和流年都不在家,她把自己的一些东西收拾好准备带走。好在当时来的时候她也没有多少行李,所以整理到最后也只有一个大箱子而已。

初末再三告诉自己不要再留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当真的离开之后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舍不得的情绪,在门口朝着整个房子看了一遍,然后咬牙狠心地离开虺。

与此同时,坐在酒店里的流年又一次拨打初末的手机,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那边依旧重复着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明明跟学校那边联系,他们都平安地回去了,怎么电话会打不通?流年隐隐地感觉有些不对劲,原本打算第二天回归的私人飞机,当天就被召回。

余生接到电话的时候简直以为他疯了:男神!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明天好像还有一场演奏会。

取消了。

虽然已经是尽全力地保密了,但是流年的行程还是被他疯狂的粉丝知道了。

原本空旷的机场此刻已经挤满了Leo粉,每个人都上都拿着Leo的字样,有的还有中文的流年和韩、日文的流年。

更有些人在现场大喊,希望流年不要向喜欢的人表白,不希望他有女朋友,希望永远只属于大众。

最后流年没能去机场,那一天,专属于Leo的私人飞机是从酒店空旷的草坪直接飞出去的。

当流年抵达公寓的时候,初末已经在寝室打辞职信了,她没有看网上的信息所以不知道流年提前回来了。她正打算趁流年回来之前把辞职交给余生。

第二天,余生上班的时候就看见早早等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初末,看见她递过来的辞职信更纳闷了:怎么做得好好的忽然来这一招?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想好好复习功课。初末来的时候已经想好借口了。

你当师兄没上过大学?以你平时在学校里的成绩,就算一整个学期都没上课也能排到年纪全十名。余生将辞职信往旁边一丢:这个就算了,借口太烂了。

初末看着被他丢弃到一边的信封道:我说的是真的,你跟我批了吧,要是不批我明天也不来了。

要我批你总得说说真实原因吧?难道又是因为流年?

这个名字将初末努力平静的心又激起了一点涟漪,她说:不是。

可那涟漪泛起时脸色微变的表情,怎么能逃过余生精明的眼睛,他倒是也好心不点破,只是说:我们当时的合同可是签了三个月,这一个月都还没到你就要走,有些说不过去呢!

说完,未等初末开口,他又说:何况这公司批准辞职的权利只有流年一个人,你要真的要走,等他回来自己跟他说去。

余生这么说,初末可急了,如果她能等到流年回来的话,有必要现在这么着急地递辞呈么?

不行,你给我批了吧!我真有事!

余生摊摊手,表情很无奈:你也知道签合同这种事不跟小孩过家家一样,是具有法律效应的,而公司批准辞职的权利从一开始就是有规定的,所以……小宝贝,我这回可帮不了你了!

初末点点头,虽然很想余生帮忙,但是违反公司的规定也不是她想看到的。毕竟社会不如学校,很多东西不是说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嗯。最后说,那你忙吧,我先出去了。

余生点头,这次没有挽留,要知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拖延时间的方法,要是初末够精明的话,只要问问行政就知道,其实在公司里两个人有辞退员工的权利,一个是流年,还有一个就是他。

虽然他不知道初末跟流年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初末走还是留这件事,还是交给男神去处理会比较妥帖。

初末并没有在公司久留而是先回了一趟学校,要她亲口跟流年说辞职,还需要一定的勇气。

回到寝室,意外地看见罗希居然在,一见她来,就兴奋得像只小白老鼠。

她拉着初末的胳膊道:亲爱的,你一定没看电视吧?我要告诉你一件特惊人的消息!你知道Leonrdomu的真身是谁吗?居然就是慕流年!天啊!整个学校……不!整个世界都爆炸了!我本来以为慕流年是我们学校里的神也就算了,他居然是我最喜欢的Leonrdo.mu!男神!男神啊!

Leonrdo.mu的钢琴曲上市的时候,罗希碰巧经过一家音像店,马上就爱上了。还将Leonrdomu的专辑海报贴在了寝室里。

很早的时候,初末就好奇过,罗希喜欢过那么多男生,为什么偏偏在学校里最受欢迎的慕流年她很少提及,那时候她就说,因为她会掂量自己,知道怎样的人适合她,像慕流年那样神一样的人只能远观,就算喜欢上了他,他也不可能喜欢自己,所以她只是用一种欣赏的眼光去看待,没有其他心思。

罗希说:你去参加比赛一定有看到Leo的参访视频吧!?

望着罗希亮闪闪的眼睛,初末勉强打起一点精神,唔,没看。

我找给你看,超帅的!

说完她就熟练地在笔记本上噼里啪啦地敲了一行英文地址,很快就弹出一个视频来,你都不知道这视频有多受欢迎,就仅仅一天,点击率就破亿了。

初末看着屏幕中的专访,就像是好不容易好了一点的伤口又被别人揭开了一般。

神经大条的罗希没有看见初末脸上的惨白,还在那神神秘秘地说:待会儿有惊喜给你看哦!

话应刚落,初末就看到主持人问流年,有没有女朋友的那段,便将眼神转移到了另一边。罗希一心期盼着她看到这一幕的反应,却不想她居然将眼神调到了另外一边,就算再粗神经也知道此刻的初末有些不开心了,她说:末末,你怎么了?

初末摇摇头,没什么,就是觉得好累,小希,你自己慢慢看,我先去床上睡一觉。

初——罗希还想说什么,就见初末钻进了被子里,整个人蒙在被子里,一副不想与世界交谈的样子。

罗希郁闷地看着网上的视频,为什么初末完全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开心?慕流年让全世界的人证明,向她表白……换做是其他女生肯定会乐疯了吧?初末以前不是很喜欢慕流年的么?

为了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罗希又将视频调到那个位置看了一遍。

主持人问:Leo能向我们吐露一下你喜欢的人是谁吗?

流年想了一会儿:她跟我同校。

没有错啊!跟他同校……难道说的不是初末?罗希脑袋忽然一转,对了!她怎么能忘记,还有那个叫阮独欢的人?一直都跟慕流年有绯闻来着!

她看着床上的初末,原本的好心情也变坏了,她一定要好好问问哥哥,慕流年口中那个同校的人究竟是谁!

初末不知道罗希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是真的很累,好像坚固的心理筑墙终于崩塌了一样,她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就连罗希偷偷地将她的手机开机都不知道。

罗希将她的手机打开的想法很简单,她怕自己去找罗子嘉的时候,初末会有什么想不开,还有……如果她从罗子嘉口中问到了准确消息的话,她也想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初末,免得她这么不开心。

罗希觉得自己的直觉一向很准确,就像她听见慕流年说,他喜欢的人与自己同校,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初末,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直觉,就如她一直坚持慕流年没有喜欢过阮独欢,都是阮独欢自己炒作出来的一样。

整整一个下午,初末就像吃了安眠药一样睡得很死,就连手机响了很多次都没有听到。

那么长的梦里,她只梦见了流年,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样,他只是她的流年哥哥,宠她、爱她,就算知道她的缺点,都依旧那么喜欢着她的流年哥哥绮。

梦里面,他温柔的声音喊着她末宝,让她的心柔软极了。

他对任何人都温和有礼,冷淡疏离,却只把她放在心尖上疼着,那样的美好,让她根本就不愿意醒过来,只想一直沉浸在梦里,死了也愿意……

直到她隐隐地听见手机震动的声音,意识徘徊在现实与梦的边缘,她仍一个劲地将自己的心偏向梦那边笄。

只是就算她再偏心,现实也毫不留情地将她扯了回来,她终于迷迷糊糊地醒了。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看着那个在黑暗中发亮的手机屏幕,即便是这么微弱的光也将她的眼睛刺得发疼。本能地用手遮住眼睛,才发现眼角湿漉漉的,自己竟然在睡梦中哭了。

手机在持续地震动着,许是刚醒来,所以思维反应有些缓慢,她伸手将手机拿过,接起,喂?因为刚睡醒的声音显得沙哑不堪。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熟悉的声音,几乎又要将初末的眼泪给逼出来了,她看了看手机屏幕上陌生的号码,然后将手机贴在耳边,静静地听着那边呼吸的声音。

你知道吗?如果你真的太爱一个人,不用他开口说话,只要听着他呼吸的声音,就能分辨他是不是你深爱着的那个他。

所以当初末静默地听了几秒之后,哑着嗓音叫了一声:流年哥哥……

叫完之后,那些排山倒海的伤心和难过一起涌上心头,她将自己刚升起的念头又狠狠地打压了下去,命令自己必须狠心,她说:流年哥哥,我们以后都不要联系了吧。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

就在初末以为那么高傲的流年一定会挂了电话,直接让她自生自灭的时候,就听见那边传来暴怒声:杨初末!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替我做决定?!然后在她未开口之际,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初末的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她的手下意识的抚上胸口,那个百岁锁的位置,仿佛它还在,就能让她心安。

那是即便流年离开,还维系着他们之间感情的百岁锁。她一直认为,只要这个东西还在,他们就不会失去联系。

谁曾说过,你越是想要去忘记一个人,往往更容易刻骨铭心,如果这段感情注定了是她不能拥有的,那至少她能够做到不让自己忘记。

挂了电话后的流年把玩着手上的电话,忽明忽暗的灯光照射在他英俊冷傲的面容上,如果仔细看的话,会看见他眉宇间一抹浓重的失落,他的失落丝毫不会少于初末。

在这之前,他以为初末不接他电话,悄无声息地把公寓的东西都带走,向余生递辞职一系列的举动,都是因为误会了他,误会他不喜欢她。

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等她,试图跟别的女生亲近去刺激她,找各种理由接近她,然而……他却从来都不知道她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初末或许真的只是把他当成是和亲人一样的哥哥看待?

那么他的感情在初末的眼里,看起来又是怎样的肮脏不堪?

快接近年底了,公司举办年会,初末找了个很多个理由不想参加,但最后还是被余生以作为初慕的员工怎么能不参加年会为理由给拉了去。

年会上每个女生都穿得花枝招展的,初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还是余生在电话中再三叮嘱要穿得漂亮一点,她才将衣柜里难得穿一次的连衣裙拿了出来。

相比较公司里其他有意穿得很精致的女人,初末的随意让她在人群中,纯洁的像一只小白鹿。

从入场开始,初末的心情就非常紧张,一直想着要是碰见流年,自己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他是一个人来还是会带着阮独欢?据说今天在场的人都可以携带自己的另一半,具有模范带头作用的就是余生,他带了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伴过来。

余生今天穿着黑色小西服和白色的衬衫,脖子上还系了一个巨大的蝴蝶结,搞得跟放大版的柯南似的。虽然他的长相跟流年比起来要略微逊色了一点,可怎么讲也是个大帅哥,性格又好,在公司的受欢迎程度仅次于流年。

因为流年生性冷漠,虽然女性都钟情于他,但都不敢主动出击,所以现场很多单身女职员本来就是冲着余生来的,却不想他居然带了女伴,显然向旁人传达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讯息。

余生走到初末身边,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赞美道:小宝贝,你今天真漂亮。

初末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她只是穿了一件极普通的裙子,比起现场露背性感的女人差上了一大截好不好!

似乎是看穿初末的想法,余生说:比起那些花蝴蝶来讲,你显得更像洁白的小蝴蝶引人注目。

这话成功地诋毁了在场除了初末以外所有的女性,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挽着余生手臂的女人。

女人斜眼看着余生道:原来余少喜欢这样的小清新,为什么不早说呢?还有啊……你不是说男神也会来参加年会的吗?为什么没见着他的人影?要知道我可是看在能见到男神的面子上来当你的女伴的!

要说世界上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不能得罪小人,女子更不能得罪,余生带来的明显脾气还不错,要是碰见狠的,当场跟你撕破脸,台阶都不给你下。

余生说:你别这样,我错了还不行么姐姐?你生气打我骂我都成,可别总叨叨着要看其他男人,虽然流年魅力是绝无仅有,可好歹你也是我带过来的女伴,怎么总心心念念在别人身上!还有!我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吗?说流年会来就会来,你往后看看,我们的男神不是来了么?

余生的话音刚落,不止是他身边的女伴,就连站在一旁的其他女性都往远处望去。

年会举办的地方是在b城最高的建筑最顶层,场地大的可以降落一架直升机,金色璀璨的灯光照射而下,在地上映出透明轻亮的流光,直升机缓缓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场地上。

降稳了之后,机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简约的穿着,气质高昂。他从飞机上一直走下来,往人群这边走来。比今夜的星光还要耀眼。

即便是初末不想承认,可他太过于明目张胆的黑眸直直地盯着她,仿佛将她的灵魂都要勾走一般。

初末紧绷着背脊,试图转移眼神躲避他灼热的目光。可他的光芒太强大,她无论如何躲避都没有办法。

直到他定定地站在她面前,一双眼睛沉默地望着她,那种无形的压力让初末不敢直视。

余生的眼神在他们之间打了个转转,虽然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两人之间究竟又闹了什么别扭,但他还是勇敢地做了和事老。

他站出来笑嘻嘻的对流年说:男神!你总算来了,知不知道在场所有的女性可都心心念念着你呢!

流年并没有感谢他调节气氛,他忽而抓着初末的手道:跟我走!

在场所有人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他们的眼睛没花吧?

男、男神!他、他、他居然强硬的抓住人家女生的手往外面拖绮?

一向温文尔雅的男神居然会有这么暴戾的动作!

直到被流年拖着走了好长一段路程,初末才回过神来,想要挣扎开手腕,却怎样都挣不开。

可能后来挣扎的有些过了,流年才放开了她,一双眼睛像是要将她吞掉酢。

这时,流年的电话忽然响起,他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接起。

在接电话的过程中他的眼睛一直都盯着初末,而在回答对方的全程中,他也总是说、嗯等简单的回话,不会超过两个字。

初末深深地感觉到从流年身上散发而出的戾气。她手不禁抚上胸口,却发现一只挂在胸前的百岁锁不翼而飞。

脑袋顿时凌乱了,她突然想起,可能是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忘记了拿!

她试图用嘴型告诉流年自己还有东西忘记拿,看见他盯着自己一眨不眨的眼神里,她转身就往更衣室走去,却被他一把抓住。

她回头看着他,他已经挂了电话,眼神阴郁。

初末舔舔唇瓣,道: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

既然很重要,流年从来都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所以放开手让她去。

让初末想不到的是他居然跟着她来到了女更衣室,丝毫不顾别人异样诧异的眼神,站在门口。出众的容貌很快就被别人认出,即使在里面,初末都能听见外面有女人的惊叫声:那个是Leo,真的是Leo!

初末在更衣室里找到静静的躺在椅子上的百岁锁,她很宝贝地拿起来,亲了一下。

天知道,这小东西一直都是她认为与流年有联系的唯一证明,堪比黄金还宝贝,想到刚才差点没掉,她就心有余悸。

偷偷的,将脑袋伸出去一点点,看着站在外面的慕流年,初末心里划过一丝说不出的感伤,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他。她算不上聪明也不笨,知道流年主动找她一定是想将上次的事情说清楚。可现在她只是一个胆小鬼,只想当一个逃兵。

于是,她做了个勇敢的决定。

在更衣室里,她换了一件别人的衣服,在流年的眼皮底下,溜走。

第二天早晨,初末正对着教室窗外发呆的时候,罗希放大的脸便蓦地凑到她面前,她吓了一跳,罗希却是笑得贼兮兮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初末的心情本就不好,有些怏怏地提不起精神,选择了一个:坏消息吧。

罗希一愣,忙摇摇头:不好,先知道坏消息好消息就没什么意义了。

她好整以暇地说:我问过我哥了,和我估计的那样,慕流年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跟阮独欢之间的关系,如果真的说要有什么关系的话,最多也就是暧昧。也就是说,我们的初末还是有希望的!坏消息就是,我们家初末开始思春啦!

她嗓门本来就大,最后一声将周围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初末只觉尴尬万分,恨不得挖个洞将罗希的嘴巴摘下埋起来。

罗希却一点都不自觉,在她身边坐下,一手撑着脑袋,凝望着她呵呵傻笑。

虽然不知道罗希所谓的消息可信程度是多少,但初末一直郁闷的心情稍微得到了一丝缓解,看着似乎从来就不知道不快乐这三个字怎么写的罗希,问道:你今天的心情看起来很好?

呵呵呵呵……还是傻笑。

初末受不了地翻了一个白眼,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不用朝我笑得这么诡异。

罗希继续呵呵呵呵了之后,一双眼睛自以为迷人地眯起:男神最近不是当着全世界的人表白么?所有人都在帖子里讨论,他心目中的女神是谁。

帖子?初末听见这个就心有余悸,不经意地想起之前被偷/拍的事情,脸上不禁有些担心:帖子上都写了些什么啊?

罗希看她的表情,冥思了一会儿,道:你放心,也没写什么,就是之前流年跟阮独欢的那个帖子下面有别人的留言。被我恰巧路过给看见了,就手快一不小心给删了,所以目前只有我看见那个回复,说最近见你跟慕流年走得很近,想求证你跟他之间的关系,顺便想问阮独欢跟慕流年是不是分手了,呵呵呵呵……有更多人在猜测流年心目中的女神是不是你!

推荐热门小说竹马钢琴师,本站提供竹马钢琴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竹马钢琴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下一章:第十四章 或许是她高估了自己
热门: 牙医谋杀案 诡案罪4 黑血的证明 七宗罪11:消尸世界 被渣之后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侯沧海商路笔记 天行健 死亡刻痕 银刃与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