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与永久相爱

上一章:第十章 零距离的碰触 下一章:第十二章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而她就像是终于讨到了糖果的小孩,脸上都是开心的笑。

值得一提的是,流年将小狗带回了家,意料之中,奈奈非常地喜欢,还给它取名叫球球。

球球一点都不辜负它的名字,仅仅养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胖得跟只球一样。

有天初末看着球球肥胖的身体,故意装得很忧郁地跟奈奈说:奈奈,球球太能吃了,我们养不起了,你哥哥说要把它杀了炖肉吃。

奈奈肥肥的小脸顿时比初末还忧郁,他默默地转身蹲在笼子边跟球球聊了将近一个小时,然后转过身擦干眼泪,一脸绝决地跟初末说:让哥哥把我送回美国,我的饭给球球吃!

原本初末只是开个玩笑,看见奈奈如此难受又认真的样子,不由地哈哈大笑起来。

与阮独欢约定的时间在第二天的上午,流年实验室有事说要忙完再过去。初末觉得自己一个人面对阮独欢太有压力,便打电话把罗希叫了出来狼。

两人好像许久都没见面,彼此都不住在寝室。好在罗希不住寝室,所以初末也没有跟她说自己在流年那里住的事,在罗希眼里,初末跟流年之间只是寻常的师兄妹关系。初末觉得这样也未尝不好,和流年之间的感情,她自己都无法把握,所以不希望任何人知道他们的过去,就这样平平常常的最好。

电话里,初末只是跟罗希说让她陪自己去找阮独欢,也没说是什么原因,等到罗希到了学校问起,初末才别别扭扭地找了个借口,说是阮独欢帮她搞定钢琴比赛的事情,所以要感谢人家。

见面的地方是学校大门口,初末和罗希刚到不久,就看见阮独欢和一位玉树临风的男人走了过来,仔细一看,竟是苏邺教授。

初末忽然就觉得阮独欢神通广大,好像在学校只要是大人物,她都很熟的样子。

两人打了招呼,就要往约好的地方走,却发现罗希站在原地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盯着地上,仿佛地上会冒出什么怪物一样。

小希,你怎么了?初末问。

没事,就是忽然不想去了。罗希的声音脆生生的,像嚼黄瓜一样。初末知道她这样的声音就是在生气。

寻思着怎么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生起气来?而且在这期间也没有发生什么啊,唯一的解释就是……

果真,苏邺走到她身边说:你们两个先过去,我跟她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罗希果断地拒绝,拉着初末说:我陪你去。

这些年,她并不是没有想过要忘记,从离开之后,她遇见过很多人,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再回到陌生,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像他一样,让她那么不舍得,每天想念。

流年,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些事,如果当初我没离开。我们是不是可以书写一个全然不同的结局?

后来,罗希的状态一直都不在现场,本来初末还担心她发现什么,结果……是她白担心了,罗希的心思完全没在她身上。

当初末解决完与阮独欢之间的问题,客套地向苏邺问好的时候,罗希拉着初末的手说:少跟他说话,会被带坏的。

初末有些尴尬,看向苏邺的时候,他只是蹙眉,什么也没说。

倒是阮独欢别有深意地盯着罗希和苏邺看。

初末给罗希使了个颜色,意思是说不管她有什么不满回去再说。

但当初末开口问苏邺,为什么会在大学当教授的时候,当事人还没回答,罗希就凉凉地说:当初跟别人约好一起在大学当教授,结果那人爽约了,就剩下他一人了……说起来,真是个情圣呢!

这回,苏邺只是笑笑,看着眼前的罗希就像是看着一个任性的孩子,他说:罗希,难道你不知道我当初是为了什么来做这份工作的吗?

罗希显然没发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她愣了一下,才不屑道:谁知道呢!

知不知道我们心里都有数不是吗?

心?罗希冷哼一声:那器官你有吗?

眼看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初末赶忙说:阮学姐,苏教授,不好意思,我看我跟小希还是先走,你们有事慢慢谈!

说完也不管罗希怎么想,拉着她就往外走。

走到门外的时候就碰见正往里走的流年,看见了她,淡淡道:我来晚了?

初末想说什么,罗希说:没来晚。然后将初末往流年身边一推,初末,你跟他们继续聊吧,我先回家了。你放心,我没事,只是心情有些不爽,你知道我这人,心情不爽就喜欢一个人待着,不用管我!

说完也不给初末说话的机会,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初末眼睁睁地看着她扬尘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心里的担心写在了脸上。

对于一个很熟的朋友,自己完全不知道她是在为什么不开心,这样的感觉真差劲。

深呼吸一口气,转身,就看见流年一双淡漠的双眼,初末有些委屈,想要跑到他怀里求抱抱,但是……内心还是对自己说,要克制住,因为不敢。

她咬咬唇,努力将自己不好的心情隐藏起来,对流年绽放出一抹微笑:我们进去吧,阮师姐和苏教授都在里面。

不进去了。他忽然说:我们走走吧。

初末看着他率先走了出去,眼神一片茫然,正要抬脚跟上去的时候,一边一直为他们开着门的女服务员失落地说:小姐,你不跟那位先生一起走吗?

初末嗯了一声,就见那女服务员看着流年的背影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嘴巴喃喃地说:我第一次看见这么正的帅哥呢……

初末:……

坐在流年的车里,她也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

他一向话不多,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光都是异常安静。初末从后视镜里偷偷地打量着他,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纵使这样的时间段,马路上非常堵,他也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情绪。换上是别人,早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开了一段路,流年找了一个位置停了下来,说:现在堵车,就在附近走走吧。

这条路初末并不熟悉,街道两旁一排排的法国梧桐,路上的外国人多于中国人,

在车上的时候,初末的肚子很不给面子地响了起来。流年带她走了一段,就让她在原地等着,他去去就回。

待到流年走了之后,初末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就有一个胖胖的外国人上前用英文问路。初末虽对这条路不熟悉,但是她记路的本事却很不错,刚刚流年只是开车带她经过,她就记住了那些地方。

两人用语言交流了半天,那个老外也没有明白过来。

初末看着流年离开的地方,想着也许他没那么快回来,便亲自带着老外去找那个地方。

明明记得只是一点点的路程,却走了很久,最后把老外送到的时候,那人连连竖起大拇指感谢,说中国人真好。

好是好……结果,初末转身找回去的路时才发现自己迷路了。根本就找不到刚才流年让她等的那个地方了。

刚刚她走得匆忙,没有记得那里有什么特点,只知道有一排排梧桐树,但是这里几乎全部都是梧桐树啊……

尝试着在来时的路上走,却总是走岔了道,最后走着走着,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忽然有一种迷路的恐慌感,好怕有一天她跟流年之间就这样走着走着,走丢了,再也找不回彼此了。

初末!

就在她不知所措之际,一抹熟悉的声音唤起了她的希望。

她转身,就看见不远处的流年,平日里沉静的眼里有些担心,但一点都不妨碍他英俊清朗的面容,一身妥帖的黑色风衣,长身玉立地站在那里。

初末小跑到他跟前,想要抱抱他,但双手还是克制地停在自己身体的两边,抿着唇,小小声音地说:我迷路了。

不是让你在原地等我?

刚才有个老外问路,我说不清楚,就带他过去了,结果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流年问:怎么不打我电话?

她可怜巴巴地回答:我没有你的手机号。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原本熟悉的人好像得重新认识一番,他从来没主动告诉过她,他的联系方式,她想要也不敢提。

流年最后都没说什么,只是带着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将手里泡好的面递给她:吃吧。

初末看着上面几行英文字,她没吃过这样的泡面,接过来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无意间瞥见上面的标签,价钱并不算很贵。

这个方便面真好吃,价钱还不贵。初末试图找话题:不过好像其他地方都很少有卖?

嗯,G市只有这个地方有。

初末望着他喝汤的侧脸问:你经常吃这个吗?

有时候太忙了没时间吃饭就吃这个。

初末眼睛巡视了一圈,然后说:你平时经常来这里吗?

流年停下手中的东西,抬头望她:我的公司在这里。

初末觉得自己不应该震惊的,毕竟在她的心里,流年一直都是那么优秀,即便是还在念大学就开了公司,那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就在初末还在纠结公司这个话题的时候,流年已经自动转移到另一个了:是不是你跟戴安娜教授说我喜欢狗的?

嗯……呃?后知后觉的初末才反应过来,问:怎么了吗?

流年嗯哼了一声,道:昨天她送了我一窝狗。

初末再一次感觉到什么叫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周一上课她来的有些早,呆呆地望着手机上的一行数字发呆,想着这个数字的主人现在就有一家公司了,而她呢?还是个啥也不会的学生。想着人家喜欢狗,教授就送他一窝狗,他转手就分送给了别的教授,她呢?别说教授了,就是同学也不一定会送给她。

怎么大家都是学生,差别就这么大呢!

13988880932这号码好呀!谁的呀?

罗希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出现的后脑勺,把初末吓了一跳。转眼间就见她坐在初末旁边的位置上,一张脸上看不出半点昨日的不开心。

嗯?是谁的号码呢?一定是位大神的,不然你才不会盯着看这么久呢!

……没人回应。

该不会是慕学长的吧?我发现最近杨同学跟他走得很近哎……

……依旧没回应。

哎……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看的我心老乱老乱的。

那器官你有吗?

罗希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她小小的郁闷了下,在心里警告自己以后不要乱说话,然后摇着初末的手,讨好地说:我的小初末,我知道错啦,你别这样绷着的脸啦,怪可怕的。

初末哼一声,凉凉地说:你也知道可怕?你昨天的行为可比我现在要可怕得多。

我那不是脑抽风了么?你这也跟我计较啊……

你这脑袋抽风,好像每次碰见苏教授都会发作一次啊?

被人说到痛处,罗希轻咳了一下,不敢吭声,低头玩手指。

初末用脚尖踢踢她的脚,一本正经地说:我跟你说认真的呢,你跟苏教授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为什么每次他在的时候,你都像炸毛的刺猬一样?要不是知道苏教授的为人,还以为他曾经对你做过什么呢!

他能对我做什么啊!他敢跟我做什么?不是我说他!说到动情之处,罗希的眼睛里又迸射出一种不屑的火花,在初末渐渐升起的疑惑眼神中,硬是灭了下去郎。

算了,还是不要提他了,多扫兴!不如……说说那个号码的主人是谁吧?罗希一向是情绪帝,情绪转换得相当快,扯到这个话题时顿时跟打了兴奋剂一样。

这回换成初末低头玩手指了。

罗希何等聪明之人,看她这样的反应就知道,初末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一时之间八卦起来:让我猜猜……是慕大神对不对?

……初末本就是个藏不住心事的人,被她一句说中,脸色有些不自然:你……别瞎猜了。

什么叫瞎猜啊,我是有根据的好不好?在学校里能让我们杨大美女刮目相看的,也只有慕大神了,而且,能用得起这样号码的也只有慕大神了。你知道么?0932,永久相爱,是专门定制的号码,前面的4个8多牛啊!没有关系是不可能弄到的!

那号码确实是流年的,前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让她记下的。只是一个这么小小的举动就害她一个晚上没睡着,小心脏兴奋得活蹦乱跳的,到今天还没恢复过来,一直到来学校,都望着手机连串的号码发呆。

只是,她不知道,0932是永久相爱的意思吗?他想跟谁永久相爱呢?

不用说了,肯定是阮师姐。

失落的感觉爬满了心间,初末不经意间将心里所想说了出来,被罗希听见,好奇地问她:什么是阮师姐?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你说慕大神手机号码的永久相爱说的是跟阮独欢?不太可能吧?虽然满世界都以为阮独欢跟他有什么,但我的直觉看来都是传言,他们俩应该没什么的……

对于她的独到见解,初末心生希望,黯然的眼神好转了稍许,问: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没什么原因啊,女人的第六直觉,阮独欢是好看,是优秀,但不是慕师兄的菜!他那样的男人喜欢的应该是你这种小家碧玉型的!

初末希望的火花在罗希津津乐道的第六感下又被浇灭了……本来还以为她是听到了什么八卦了,哪知只是自己乱猜的。

嘿,你脸上能不能别老是那种表情啊?罗希蹙眉。

初末不友好地问:什么表情啊?

一副还没有恋爱就遭到抛弃的表情!

罗希真说对了,她现在的表情不就是一副遭到抛弃的样子么?

提前下课回到公寓的初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研究了好半晌,得到跟罗希一样的结论。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就跟深宫怨妇似的,没得皇帝的宠幸就每天绷着一张不开心的脸。别说是流年了,就是她自己看着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可是真的好难受啊,想到那一连串的数字,这一整天她都提不起精神。

嗡嗡……桌子上的手机在震动,屏幕上显示的正是将她心绪扰乱的那一串数字。

心情紧张地接起,那边问:在哪?

公寓……怎么了吗?

奈奈下课了,今天我有事,你帮我去接一下……

那边还没说完,初末就像做错极大的事一般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给忘记了,昨天你跟我说的,我明明记得,今天不知道怎么给忘记了,我马上就去接……

听见她如此慌乱的声音,对面传来一声叹息: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用着急,慢慢来。我只是打电话来告诉你,校园卡放在门口花盆底下,要带上它才能进学校。

好……初末弱弱地应了一声,因为他的不责怪,心里有些暖暖的,也有些内疚。

挂了电话之后,初末拿着放在花盆边的卡便出了门。

电话的另一端,黄昏下的落地窗,倒映出一个修长的背影。阮独欢敲开门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叹息的声音,略微无奈的启言,却非常有耐心,等到对方听清了他的交待,才挂了电话。

能让他如此有耐心的人,也只有那个人了……

阮独欢收起低落的情绪,叫了一声:流年?

流年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她:有事?

刚刚敲了门,你没反应,还以为你没在里面呢,所以就直接推门进来了。一句话算是解释她的不请而进,阮独欢走到办公桌前:最近公司的情况好像不错的样子,晚上有空一起吃个饭吗?

没给流年丝毫拒绝的机会,阮独欢说:上次卖了个人情给你,跟初末一起吃饭,结果你自己没来,是不是得补偿我一顿饭?

长指在桌面停顿了一下,最后起身,走吧。将一旁的外套拿起。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阮独欢在心里轻笑,她还是了解他的,他一向不是那种犹豫的人。

本来在公司楼下的餐厅吃一顿也就解决了,偏是阮独欢说很怀念流年公寓附近的餐厅。

之前因为要回来拿东西,阮独欢陪流年来过一次,还带她去楼下的餐厅解决午餐。其实就是个很普通的餐厅。

匆匆赶到幼稚园,初末因为心急奈奈,所以一下子忘记拿卡就要往里面冲。

却被保安及时地拦住:小姐,是来接小孩的么?看起来很面生啊,有卡么?

哦,我有卡啊……正要低头那卡,就听见奈奈欢脱的声音:末宝妈咪!那是我的末宝妈咪啦!

初末抬头看去,就见奈奈被一个看上去挺年轻的女子给牵着,他撒开了她的手,奔跑到初末身边,抱了她的腿一个满怀,很开心的样子。

只见那女子走到初末身边,朝她周围望了望,道:奈奈,今天你流年爸爸怎么没来接你呢?

因为流年爸爸有事,所以叫末宝妈咪来接我呀!都一样啦!小宋老师,我跟妈咪回家了哦!

说完就拉着初末走。

初末第一次接小孩,遇到这样的情况,有些尴尬,朝那女子才笑了笑,然后被奈奈给强拉着走了。

在初末的印象里,奈奈一直都是那种很有礼貌的小孩,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着急,一副急切想要离开学校的样子。

等到走开百米之后,初末越想越不对,蹲下身,一本正经地跟奈奈说:奈奈,以后在老师面前不许这么没礼貌,这样老师会不喜欢你的,知道吗?

谁知道奈奈却摇摇头说:不是这样的啦,里面有些东西,末宝姐姐不知道呢!

初末看着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哭笑不得: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还有,刚才你怎么叫我妈咪呢?

你知道吗?我们的老师自从看见哥哥之后,每天下午都会跟我一起等哥哥来接我哦。她曾经问过我每天来接我的帅哥哥是谁,我就说是我的流年爸爸。说到这里,奈奈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可是这样说,她还是不死心呢,每天都陪我等哥哥,今天看见末宝姐姐来了,我就叫你妈咪,这样子,她觉得哥哥有了喜欢的人,大概就不会对哥哥打什么主意了吧!

……初末怔愣了好半天,很难理解,怎么会连幼稚园的老师也……

好像是知道初末在想什么似的,奈奈人小鬼大地说:你不知道哦,学校里好多老师都对哥哥有想法呢,只是因为不是我的老师所以不好意思陪我呢!但是一放学他们就会在我们班门前走来走去哦!

初末瞅着一心一意为自己着想的奈奈,心里很后悔自己刚才冤枉了他。

推荐热门小说竹马钢琴师,本站提供竹马钢琴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竹马钢琴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十章 零距离的碰触 下一章:第十二章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热门: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玫瑰与紫杉 迷雾之子3·永世英雄 魔王奶爸 奇幻旅途 入土不安 黑暗降临 征战五千年 我怎么可能喜欢他 天下无极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