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是唯一能救赎我的光

上一章:第八章 因为深情,所以偏执 下一章:第十章 零距离的碰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站在一旁的罗小亦一直想要张嘴说什么,却显得笨拙,不知道怎么开口。

直到流年步下台阶,眼神不经意地瞥见一抹颤抖的身影。那么熟悉的小身影,他的脸上有些意外。

待到看了仔细时,心蓦地痛了一下。

此刻的初末显得很狼狈,嘴唇已经冻成紫色,小脸泛白,看见他出来,想要上前说话,却怕打扰到他嫘。

流年快速走到她身前,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然后不发一语地将她打横抱起,对着刚才在交谈的人道:抱歉,我现在有些事,得先走了。

然后也不等对方回应,便抱着她离开。

一直到将她塞在车里,开动车子在公路上行驶,他都是沉默的,只是单薄的唇紧抿着,强忍住他的怒气轼。

她知道他生气了,只要在生气的时候,他周身才会散发出这种阴郁的气息,像是要将人冻坏似的。

流年……初末咬唇凝望着他,叫出的声音却是那么的沙哑,她颤巍巍地伸出被冻得已经麻木的小手,胆怯地扯了扯他的衣摆,小声道:你在生气吗?

他生气?他岂止是生气!简直就想直接捏死她!

看见他紧抿的唇,初末好担心。本来因为上次拒绝参加钢琴比赛的事情,他就还在生气,现在又加上这一项……初末咬唇,难过地说:流年哥哥……你别生我的气好吗?

小时候每次他生气的时候,她只要这样说,他就算再生气都会原谅她的,可是这次……她一点信心都没有。

将车里的暖气再调高了一点,流年瞥了眼她依旧有些颤抖的身子:为什么在外面等?幸好音乐会只有三个小时,要是六个小时,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等下去?

初末凝视着他,忽然猛地扑到他的怀里,很用力很用力地抱着他,好像只要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

对于她突如其来的拥抱,流年先是一怔,接着将车缓缓地行驶到一边的停车道上,熄了火之后低头看着一直紧抱着自己的初末,只听见她略带着沙哑的声音小声地说:对不起……

初末不知道那时的感觉,该怎样用笔墨来形容,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手指尖触及他掌心传来的温度,只觉这个寒冷的冬天,是她拥有过的,最温暖的一个季节。

流年,你知道吗?如果我身在黑暗里,你就是唯一能救赎我的光。

初末有时候会耍无赖,只是这种无赖只会在慕流年这里才暴露出来。

就比如说刚才在车内她忽然的一个拥抱,流年没有推开她,于是她便无赖地抱了一路。

下车的时候她不下车,硬是要流年伸手将她从车里拽出来,她乘机将他的手紧紧抓住,任由他墨黑的眸冷漠地瞪着自己,也无赖的不放开。

最后流年将初末带回了公寓,为什么要带她回来?仅仅是因为她的无赖?理由还不够充分,像流年这样的性格,就算是抱着他的大腿跟他耍无赖,他要是不心软的话,任凭你什么大人物,也会毫不留情地将你踢开。

从一进门,初末就被命令坐在沙发上不准动。看着流年走进浴室,好一会才出来,然后对她说:去泡个澡。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厨房吧台。待到初末从浴室出来了之后,他将一杯热度温好的牛奶递到她面前,说:趁热喝了。

初末抱着冒着白气的牛奶杯看了一眼流年,可怜兮兮地说:流年哥哥,我晚上可不可以在这里睡?换成以前她会觉得这种要求真是有够不要脸的,流年的公寓里只有一张床,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在古代是会要浸猪笼的吧?

可是……初末依旧很不要脸地想,反正那也是在古代,而且她就是喜欢跟流年在一起,就是想跟他回到小时候,像小时候那样睡在同一张床上,谁能拿她怎么样?

就在她不停地在脑袋里构思着待会儿睡到床上后,她可以怎样怎样怎样,不可以怎样怎样怎样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初末在心底哀叫,真是凄惨……为什么总是在美好的事情即将发生时,就会有人来破坏。而且来人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居然不按门铃,把门敲得那么响。

显然,流年对门外人的做法也是眉头一蹙,刚起步去开门,外面的声音就消失了。

当初末跟着流年去开门一看,就见一个年龄差不多五岁的小男孩,正踮起脚用挂在脖子上的钥匙开门。

门开了,门内外的人都有些意外。

但小男孩大大的眼睛在瞅见流年身后的初末时,惊讶瞬间变成了惊喜:姐姐!

初末第一个反应就是——眼前的小不点莫不是她失散多年的弟弟?

事实证明她想多了,小不点不是她的弟弟而是流年的弟弟,名字叫慕浅奈,小名奈奈。是流年的母亲五年前生的小孩子。

流年的弟弟,是个很好看的小男孩,软软的头发乖乖地趴在脑袋上,白皙的小脸蛋,一双大大的眼睛又黑又亮,此刻他正抱着牛奶巴巴地望着初末,仿佛她比牛奶还诱人。

姐姐……从进门开始这已经是他第五次叫姐姐了……让初末不得不幻想,这个从未谋面的流年弟弟,是不是曾经从他哥哥那里听过自己的一些什么?

望着初末怔愣的表情,小奈奈眨了眨眼睛,竟是呵呵笑了起来,朝在吧台上帮他煮面的流年叫道:哥哥哥哥,你看姐姐脸红了,真的很害羞噢!

将煮好的面端过来的哥哥把面放在他跟前,表情淡淡的。

在流年面前,小家伙好像规矩了许多,不再巴巴地望着初末,而是自觉地将杯子里的牛奶喝掉,再开始解决眼前的面条。

流年不说话,小家伙也不敢说话,初末便更加不敢说话了。

一时间,公寓里只有小家伙吃面的声音,看得出小家伙教养很好,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种不适合这种年龄的成熟。

最让初末没想到的是,小家伙吃完了之后,居然搬了一把小凳子去琉璃台上将碗给刷干净了。

一直等到他跑跑跑,跑到沙发边重新坐下,流年才道:说说,怎么一个人跑来了?

奈奈一听见流年这么严肃的声音,心里暗叫糟糕,哥哥又要开始训人了,听说哥哥找到末宝姐姐了,奈奈就想来看看……糯糯的声音带着这个年龄的稚嫩,让人觉得就算他做错了什么事都不忍心去责备他了。

但是……那是指一般的人,现在训话的人可是慕流年,那个对于做错事向来很严肃的慕流年。

所以?别看这两个字简单,却带着风雨欲来的压力。

小家伙抓了抓小脑袋,很费力地想了想,才说:阮姐姐这两天去美国的时候有来看望爷爷啊,然后就一不小心说了哥哥的事情,然后我就好想来见见末宝姐姐……说到这里,他又很着急地从沙发上爬爬爬爬了下去,抓着流年的衣角可怜的摇了摇:哥哥,是我拜托阮姐姐带我来找你的,你别怪她好不好?

先管好自己,再顾别人。

言简意赅的教训,小家伙扁了扁小嘴巴,一双大大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模样就像是他被欺负得有多惨似的。

让初末看得怪不忍心的,忍不住道:流年,你别怪奈奈了……

话还没说完,就收到流年转射过来的眼神,吓得她立马闭上嘴巴。

差点忘记,她也是那个需要先管好自己,再顾别人的人……

于是,最后的结局是,一大一小都垂着脑袋,乖乖地接受流年责备的眼神。

直到流年离开了之后,初末都不敢再到处乱跑,奈奈也失去了一开始冲进来的活力,两人大眼瞪小眼,各自反省。

瞪的差不多的时候,流年才过来说:好了,差不多去洗澡睡觉了。但,显然这话不是说给初末听的。

初末看着小家伙特别熟络的从沙发上跳下来,跑跑跑去浴室洗澡,一副被解救后生怕再被抓回去的逃命样。初末只觉小家伙就是小家伙,一点义气都没有,好歹她也曾跟他同命相连。

想到这里,乘着浴室的门还未关,初末忙道:奈奈这么小我去帮他洗澡吧!

顿时觉得这真是一个很好的借口,结果,流年还没吭声,就传来奈奈的吼叫声——不用啦!末宝姐姐,我自己会洗啦!

后来,奈奈就在流年的公寓里住了下来。虽然不是初末最开始预想的那样,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好像——也不错啊。

偌大的黑色大床上,奈奈睡在中间,初末睡在左边,旁边的旁边是流年。即使隔着一个肉肉的小身子,初末的心跳得厉害,基本上一个晚上她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又害怕会吵醒奈奈。

最后忍了十几分钟,她还是忍不住,轻轻地翻了个身,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一会儿一定要睡着!

却没想到身子刚要轻轻地翻过去,就感觉一抹影子忽然从她的上方掠过……

很久之后,初末都不知道流年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一眨眼之间,他就换到了她的旁边,也就是——由刚才奈奈睡在中间换成她睡在中间。

隐隐的听见他轻声问:睡不着?

鼻息之间淡淡的柠檬香,初末才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小心翼翼地将两只手缠抱了上去,然后紧张地,等待他的反应。

没有被推开,没有被拒绝。初末心底扬起喜悦的小泡泡,她窝在他的怀里抱着他幸福地说:现在睡得着了。

初末不知道慕小奈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黏,从早上她起床刷牙,他就穿着拖鞋吧嗒吧嗒地跟在她屁股后面。她站在那里刷牙,他也搬了一把小凳子站在她旁边捣鼓着牙膏和牙刷开始刷牙。

吃饭的时候,他挨在她旁边吃饭,还会像小大人一样,爬爬爬,爬得高一点,然后夹了一块大鸡腿放在她的碗里,然后笑眯眯地瞅着她说:末宝姐姐,吃!

如果初末吃了一口的话,他就会好开心,活似哄到了老婆一样的乐呵呵的。

这样的结局是,最后初末要去学校了,慕小奈也要跟着去。

本来初末以为流年会阻止的,毕竟他不是那么让小朋友乱来的人,却不想,这一次他竟没有不准。

于是,一大早,初末便带着乐颠颠的小家伙上学去了。

当罗希看见小家伙的时候,一双眼睛都亮了,初末,这小孩就是你跟慕流年在外面偷生的那只吗?

慕奈奈对罗希的低智商表示无限的藐视,他稚嫩的嗓音坚实地吼着:你才是偷生的!你们全家都是偷生的!

罗希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啧啧啧,小肉团怎么这么可爱?真像我小时候!

于是罗希便慷慨激昂地向慕小奈讲述她小时候的故事,说她小时候每天早上上学都会喂隔壁大爷家的小狗吃粉笔,会用早餐的钱去买零食讨好女同学帮她做卫生值日,每次看见学校门口有卖小黄鸡的都会忍不住买,最后家里养了一大群小黄鸡。每节下课都会搬着凳子去跟高年级的学长吵架,结果把学长们惹生气,都是罗子嘉帮解围云云。

可是在小奈奈眼底,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他挣扎着两只肥肥又短小的小胳膊,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快放开我啦,我不想听你唧唧歪歪的说些有的没的……

你这小肉团!怎么这么没礼貌!

你才是肉团,你全家都是肉团!

嘿……

流年和罗子嘉来接奈奈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罗希追着奈奈闹的场景。

小希,别闹了!罗子嘉的声音有些严肃,一张脸俊颜盯着罗希也很严肃。

罗希还是笑咧咧的样子,朝着奈奈道:小肉团,你爹来了!

奈奈不理,扑到流年的怀里,小声音糯糯地叫:哥哥!

流年擦擦奈奈脑门上的汗,道:怎么玩的一身汗?

都是罗大希幼稚啦,老是追着我跑!小家伙很会告状。

初末走到他们身边,递给流年一张纸巾,然后再帮奈奈擦汗。

背后是罗希带着笑意的声音:肉团子,别得寸进尺哦!

罗子嘉看着罗希额头略微的薄汗,低声地训斥:你要是再这么闹,以后妈妈把你关在家里,我再不替你求情。

知道啦。罗希呵呵的笑,晃着哥哥的手讨好,小肉团太可爱了嘛!你看慕流年他们三人,多温馨啊!尤其是初末站在他旁边的时候,像不像一家人?

成功地转移话题,罗子嘉看过去,流年正抱着奈奈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初末又拿出一张湿纸巾帮奈奈将弄脏的小脸跟小手擦干净。

那样其乐融融的样子,可不真像一家人?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阮独欢的声音:嘿!你们都在这里啊?

奈奈眼睛贼,第一个看见她,热呼呼地喊了一声:欢欢姐姐!

阮独欢走上前,亲昵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然后将一份资料递给初末道:你不是想要参加钢琴比赛么?本来人都满了的,这是我帮你弄到的最后一份名额,不过不是流年带你,是钢琴系的一个导师。她耸耸肩膀:这已经是音乐系卖我最大的面子了,不过……她眨眨眼睛,瞄了一眼流年:要是流年出面要你的话,也许你可以在他名下。

初末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看流年的脸色,见他只在一旁帮奈奈擦汗,才忙说,没关系没关系,能有参加比赛的可能就是我的荣幸了,随便谁带我都没关系,谢谢独欢姐。说完,露出一抹大大的感谢笑容,从阮独欢手里拿了单子填了起来。

阮独欢教初末一项一项填的时候,奈奈趴在桌子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巴巴地问:末宝姐姐要学钢琴吗?

初末一抬头就看见他黑亮的眼睛,红扑扑的脸蛋,当场就被萌化了,把持了好久才克制住自己想扑过去蹂躏他小肥脸的冲动,朝他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是啊。

把填好的单子交给阮独欢,初末说:独欢姐,要不要我跟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我刚好也要去那边办事,你们好好玩哈!

说完就像来时一样毫无预兆地走了。

罗希幽灵一样的飘了过来对初末小声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初末懵懂地望着她。

但听她一本正经道:谁都知道阮独欢喜欢你家慕流年,这样热心地帮一个情敌是几个意思呢?肯定不怀好意!初末却不这么想,虽然她也知道阮独欢喜欢流年,但凭借阮独欢跟流年之间的关系和她的个人魅力,用得着跟她名不见经传的杨初末相争吗?所以初末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罗子嘉来找流年去实验室有事,就让初末和罗希带着奈奈去食堂吃午饭。

奈奈一路上好奇地张望,那扑扇扑扇的大眼睛惹的好多学生都往这边看,食堂排队的时候,有人会忍不住上来摸摸他的脑袋说:小朋友好可爱啊,叫什么名字呀?

奈奈的心情很好,说:我叫奈奈。话落,握紧两个拳头放在脸蛋旁边嘻嘻一笑:帅帅的小奈奈有没有!

人群里立刻就发出了尖叫声,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可爱!

我刚刚有看见他跟慕师兄他们在一起哦!不会是慕师兄的孩子吧?

慕师兄有小孩吗?跟阮师姐的吗?

在那群不断巴拉巴拉八卦的嘴巴里,罗希将奈奈一扯,母鸡护小鸡一样大声宣布:别吵了别吵了!这是我的孩子!

奈奈、初末:……

罗希一直都有一种气势,尤其是她大声说话,用眼神扫视人的时候,那种霸气的眼神会让别人不敢直视,甚至在平日里看起来,一般人在她的眼神下就像泄了气的球一样,瘪瘪的。用罗希的话来说就是做人就应该做成柯南那样,有种走到哪就让人死到哪的霸气!

相同的,这一招用在那群巴拉巴拉的小萝莉身上更加有用,顿时,整个食堂就安静了。

就在这离弦紧绷的一刻,一个温和而迟疑的声音响起:罗希?然后,就见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路,待到看见逆着光往这边走过来的男人时,罗希浑身上下就跟上紧了发条一样紧绷。

那是初末第一次看见他的神情变化那么的明显,明显到就连奈奈都能感觉。

眼前是一位相当俊美的男人,本来以为目前的场面会像所有的小说里那样,罗希泪奔地跑上去抱住他,说你终于记起我了?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想你吗?

可,事实证明小说里都是骗人的。

罗希僵硬了片刻后相当恶劣地转过头,凶巴巴地骂道:妈的苏邺你是幽灵么?我走哪里你跟到哪里你烦不烦啊?

……顿时人群里有倒吸气的声音。

初末细细看去,但见那男人穿着黑色线衫,沉稳洒脱的气质,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一双眼睛蓝的很美艳。

初末顿觉眼熟,才记起这人不是外语系的混血教授苏邺么?

苏邺在B大算是学生里面最欢迎的教授了,听说他精通多个国家的语言,是中美混血。他的受欢迎自然是一半来自于他出众的外貌,还有一半就是他优雅的举止和渊博学识,堪称是B大除了慕流年之外,最欢迎的男性了。

不过他在B大上的正课并不多,大都是一些公开讲座,初末有幸去听过几次,只记得每次拉罗希去的时候,她总是会很嫌弃地说,不过就是一个混血儿讲座,有什么好看的,不去!

想不到她居然跟苏邺是认识的,而且好像关系不浅。

初末看着苏邺向自己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走到罗希面前,他说:听阿姨说你又不听话从医院跑出来了。

关你鸟事!

身体不好就不要到处乱跑,万一病情又严重了起来怎么办?

关你鸟事!

我只是想知道你病情怎么样了。

关你鸟事!

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不能!

苏邺蓝色的眼睛危险的一眯:罗希,我们得好好谈谈。

谈毛啊谈,谁要跟你谈……话还没说完,罗希忽然被苏邺一巴掌拍到了嘴巴上,顿时火气飙升——我去!、我泼你一脸盐酸饮料你信不信!

苏邺完全无视她嘴巴里的谩骂,瞟她的眼神完全在瞟一只脑残。他一米八几的个子对付才一米六三的罗希绰绰有余。他如拈一只小鸡一样将罗希的衣领揪起,对初末示意了一下,然后初末和奈奈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忽然变粗俗的罗希被苏教授给拈走了……

奈奈小拳头放在心脏旁,仰头纠结地望着初末,初末以为他担心罗希什么,却不想他忧心忡忡地问:末宝姐姐,那个帅叔叔就这样将罗大希扯走,他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么?

初末:……

虽然初末也很奇怪那天罗希的表现,一直想要找机会问她跟苏邺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但由于罗希神出鬼没,很长一段时间没来寝室,而她又要忙着带奈奈和钢琴比赛,所以给忘记了。

很快,参加钢琴比赛的名单确定了下来,初末没想到带他们这一组的人,居然是上次在酒吧里见到的胡子大叔肖德瑞,胖乎乎很和蔼的样子,很受其他学生欢迎。

记得刚进去的时候,肖德瑞还打量了初末好久,用不太熟悉的中文笑呵呵地说:小姑娘我记得你。

初末就开始胡思乱想,上次碰巧流年要把她介绍给胡子大叔,这次她恰巧在胡子大叔的队伍里面,会不会是流年在背后安排的呢?要知道导师里面最受欢迎的除了流年就是胡子大叔了。流年自是不用说,排队想要去他那里的女生数都数不过来,而胡子大叔是因为他的名气,真正想要好好练习钢琴的人都会选择他。

不过第二天后,事情的轨迹就脱离初末原本的设想。带他们课程的人根本就不是胡子大叔,而是一个整天穿着黑白套装的中年女人。女人介绍自己的时候,说她的名字叫戴安娜。

推荐热门小说竹马钢琴师,本站提供竹马钢琴师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竹马钢琴师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八章 因为深情,所以偏执 下一章:第十章 零距离的碰触
热门: 网游之白骨大圣 超时空穿越 海洋之王! 冰与火之歌6:列王的纷争(下) 帝王的东北宠妃[穿书] 摩天大楼 超能力者炮灰干部的灾难 网游之剧毒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藏书室女尸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