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回忆已逝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境界线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一章 与此同时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曾经以为,我的一生会以一种最无趣的方式度过,毕业,工作,结婚或者不结婚,然后年老,死去。和其他人一样,规律,平凡,毫无创意,死板的生活。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是人类,是一个名为社会的组成的一个部分,这就是我必然要经历的事情,无法改变它,就被它改变,有时候好,有时候坏,这谁都说不准。

所以当我在一觉醒来,睁开眼睛后发现窗外不是平日的天空而是一片漆黑的洞壁时,你很难了解我在想什么,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整整一座城市,虽然不大,但是依旧是一座城市,就这样出现在了一个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的地方,有些人莫名其妙的死去,有些人则活了下来,经过最初的混乱之后,我们开始平静下来,努力的适应眼前的状况,然后,我们遇见了他们。

这个世界的居民。

他们的文明比我们要低等许多,但是他们拥有着一种非常神秘的力量,这些人将其称之为玛娜,与我们所拥有的电力,石油非常类似,但是却又有所不同,玛娜之力蕴涵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它们的痕迹。而这些人所要做的,就是将它们集合起来,凝结为实体使用,这种东西,我们称之为魔法。

与这个世界的居民一开始的接触并不算友好,我们对他们抱有戒心,他们也是一样,无法理解我们。语言,文化,科技,文明,一切都阻碍着我们双方交流,很快,我们不得不为了自己的生存团结起来,对抗这个世界的成员,双方互有死伤,但是总体来说,情况对我们更加不利。

我和我的一些同事开始学习他们的语言,尝试与这些人进行交流,终于,我们的努力有了成功,这个世界的居民派来了代表与我们进行沟通,然后我们知道,我们原来是出现在了一个国家的土地上,他们之所以对我们发动进攻,是以为我们是可怕的恶魔与敌人。

说服他们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在之前,双方都死了很多人的情况下更是如此,但是最终,我们还是勉强达成了和解,这个国家的国王同意承认我们的身份,也愿意帮助我们,同样的,他对我们的文明发展很感兴趣,想要得到我们所拥有的这种力量。而我们也希望研究查明我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于是我们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合作。

研究的进展比我们想象的要快的多,原本在我们的意识里,这只不过是一个和中世纪差不多的,落后愚昧的时代,但是在我们参观过他们的王宫之后,才发现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得那么悲观,他们已经拥有类似可以用来提取能量的装置——如果要说的话,那么大概就是蒸气机时代的水准吧。而我们在那些法师的教导下,很快就理解了什么是玛娜,什么是玛娜能量的运载。而那些法师也在我们的教导下,学习了不少物理学以及设计方面的知识。总体来说,我们的合作还算顺利。

借助魔法的功能,我们跳过了很多地球发展史上的必须的步骤,很快,这个国家就制造出了用来轰炸的飞行器,装甲车,坦克,导向炮,以及我们所提供的,现代战争的理念,他们放弃了原本粗野,单调而野蛮的战斗,开始向着更加有效率的胜利前进。

但是,与我的同事不同,对这一切我很忧虑。

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知识用于了杀人与流血,俗话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世界死的人再多也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在我们的时代,我们的世界,我也不会关心我的国家以外会死多少人。这也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所担忧的,是某种更加让人不安的预兆。

人类的发展是通过了循序渐进才达到了现代的水准,我很难想象如果北京猿人会开ufo,又或者骑在马背上征服了欧洲的蒙古铁蹄会使用核弹之后的后果,人类每次获得不属于他们的强大力量都会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与结果,根据我的观察,如果我们没有出现,那么这些人想要掌握这种被称之为“玛娜”的力量还许多很多很多年,或许一两百,或许三四百年,但是现在,我们的出现将这个跨度缩小到了极点,就好像一个人刚刚放下隧发火枪,我们就给他们提供了重机枪,他们才刚刚学会使用火力发电,我们就提供了核电站。

老祖宗告诉我们,路要一步一步走,饭要一口一口吃。

但是现在呢?

根据我的观察,这个世界的人,似乎对于能量的掌握有着某种超出我们想象的狂热,甚至在我们到来之前,他们就已经非常狂热了,只是没有一个好的方向,而我们的到来却好像打开了某扇不应该打开的阀门,彻底宣泄了他们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不过也因为如此,我也渐渐接近了问题的核心,伴随着对于玛娜的了解越来越深,我也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的所在。玛娜并不仅仅只是一种能量那么简单,它不但背负着类似电力,石油这样的能源作用,同时还拥有着类似大气层这样的作用。虽然这个世界与我们非常相似,但是却并非完全相同,而最大的不同就是玛娜之河的存在,它看起来仿佛仅仅只是天空,但是事实上,玛娜之河也拥有着保护这个世界,这个位面不被异物侵入的作用。

发展到这一步,事态就简单多了。

因为这个世界的人狂热的使用与消耗玛娜,导致玛娜之河开始枯竭,变的虚弱,而没有了足够力量防护,那么就很容易被异物所侵略——而我们的城市,就是这样被拉入了这个世界。

我将结果告诉了其他人,但是众人反应不一,他们有着各自的想法,很快就分为了好几个派系。

有些人认为他们应该彻底利用这种力量,来寻找回去的道路,哪怕消耗再大也无所谓。

而有些人则认为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我们出现在这里并非本意,但是这已经变成了事实,说要回去,但是在这样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头绪——要知道或许我们连宇宙都不在同一个里面,又怎么可能找到回去的道路?与其浪费力量和时间,不如专心于现在,安心的活下去。

还有一些人虽然同意他们的说法,但是在他们看来,既然是因为这些人肆意的使用能量才导致我们离开了原本的世界,那么在这里我们就不能够吃亏,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征服这个世界,让他们永远成为我们的子民,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想法改造这个世界,把这里变的和我们那个世界一模一样,这样对于我们来说,这里就是第二个家了。

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回去的,因为没有把握而选择留下的,以及虽然留下但是渴望变革的,很快,这座城市就分为了三个阵营,说服是没有意义的,那么就只有行动了。

选择留在这个世界生活的人果断放弃了这座城市,他们走上地表,与这个世界的人生活在了一起。而留下的,则是互不相让的双方。

因为他们的目标都需要力量,也需要武器,更需要研究的成果。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没有放弃在地表的争夺。

双方都找到了各自所希望的国家,许诺会帮助他们统治这个世界,并且以此来换取了他们的支持,很快,这个世界陷入了一片战乱之中,双方都为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愿望而努力的杀戮,征服与毁灭。

我并没有参与其中,因为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我也并没有将一切都告诉他们,我隐瞒了一项最重要的情报。我没有告诉他们,最初是出于谨慎,后来则是因为没有必要,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已经毫无意义了,而对我来说,这些才是我希望的,最重要的情报。

那就是玛娜并不仅仅只是能量,相反,它是有着自我意志的。而我在研究的过程中,也接触到了玛娜的自由意志。坦白来说,当我第一次与它接触时,我是非常惊讶的,你能够想象电有自我意志,或者核反应堆会开口说话吗?

不过或许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见识了太多不合常理的东西,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并且开始与它进行交流,而与玛娜之灵交流的越深,我所发现的东西越多,而在我这里,玛娜之灵也得到了它希望的,它所想要的东西。

玛娜的目标很简单,事实上,当我知道它有自我意志之后,我就已经差不多猜测到了它的希望。正如同人类不会允许病毒在自己的体内造成破坏,因此要治愈它一样。玛娜也不希望有人破坏它的“身体”,因此,它需要“治愈”这一切。重新树立被打破的循环,并且掌握这个世界,使它们能够按照它的想法来循环运转。而我则答应了它的要求,并且与此同时提出了我的想法。这对我来说也同样是一个机会,而玛娜之灵则非常肯定地回答了我的意愿。

随后,为了我的目的,我与它签订了契约,唤醒了我身体内隐藏的力量。

所谓的天赋的力量。

根据我们的交易,我为它做事,而它则会完成我的愿望。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接着,我趁双方打的火热之时,第一次与玛娜的意志联手,彻底封闭了这个世界,我们将他们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隔离开来——而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世界从一个变成了两个,从一个圆形,变成了一枚硬币。

玛娜已经不再需要那些仅仅只是懂得挥霍和浪费它的使用者,这个世界,被我,被它,被我们两人抛弃了。为了它的目的,为了我的目的,为了我们两人共同的目的,这个世界是不被需要的,它们当中所居住的人也同样是不被需要的。从那个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生命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不会再有任何的改变。

我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次回到这里,我也曾经认为自己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里。

但是现在,我却站在大门前。

距离只有一步而已。

尤连伸出手去,按下了墙壁上的按钮。

很快,在金属的门框上,一道耀眼的亮点闪烁着,从右往左缓缓移动,最终,它移动到了最左侧。

“叮。”

伴随着清脆的铃声,金属门悄无声息地打开,内里是同样无机制的白色光芒冰冷而柔和,但是没有一丝生机。

“请进,琳蒂洛特小姐。”

“啊,嗯。”

面对尤连的邀请,琳蒂洛特微微一愣,随后走了进去,而在她进去之后,尤连这在转身走进,随后伸手按下按钮关上金属门,接着他按了下负五层的按钮。

一阵轻微的失重感传来,琳蒂洛特有些不安地移动了下身体,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怎么,琳蒂洛特小姐,很惊讶吗?”

“不……这个……说惊讶,其实也真的有些惊讶……”

“难道你不觉得恐惧吗?我可不是你们世界的人,而是外面世界的来客。难道你就不怀疑我有什么问题吗?”

“这个倒是不会。”

比起刚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样子,这一次琳蒂洛特倒是回答得非常干脆。事实上她也真是这么想,特别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里还有祖父大人的血液……一个异世界的来客的血源……一想到这里,琳蒂洛特就觉得……

“反倒是有些兴奋呢。”

“嗯?”

尤连古怪而好奇地望了一眼琳蒂洛特,而察觉到他的目光,琳蒂洛特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不再说话。不过事实上,因为头盔的遮挡,尤连也看不见她的表情就是了。

“叮。”

而就在这时,电梯也已经到达了终点,微微一震之后,金属门再次滑开,很快,明亮的感应灯依此亮起,将眼前的一切全部显现出来。

一切都和那个时候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注视着眼前洁白的走廊,以及依旧保持着绿色的植物,尤连不由的有些失神,在利用了这里之后,他将这个城市完全封印,而也正因为如此,这里的时间已经无限接近于停止,虽然外面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但是内里却没有丝毫得变化。一切都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雪白的墙壁,凌乱不堪的试验用具翻倒在地面上,包括那一抹让人无法忽视,挥洒而过的血迹。在灯光的照耀下,让人触目惊心,到处都是一片狼籍。

“这里……发生过战斗吗?”

琳蒂洛特皱了下眉头,下意识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尤连摆了下手,随后走出电梯,他望了一眼墙壁上的那抹血迹,随后转过头来,脱下了头盔,而见他这么做,琳蒂洛特有样学样,脱下了头盔,随后,尤连冲她做了个手势。

“在这里我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琳蒂洛特小姐,我想你也需要休息吧,你可以用那个房间。”

说着,尤连指了指走廊尽头的一扇门,上面还挂着一个可爱的小牛,看起来象是女孩子的房间。

“以前我们这里的一切都是玛娜创造的,不过就目前来看也不知道能不能用……毕竟还是在封印中,或许还有指望也说不定,你可以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能不能够找点东西来吃——嗯,或者说还能不能吃。”

“好的,尤连先生,我明白了。”

琳蒂洛特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她走到那扇门边,推开房门,随后,琳蒂洛特立刻呆呆的站在了那里。

在她的眼前,所展现的是一个完全充满了梦幻的,少女风格的房间,墙壁上贴满了粉红色的,带着心型图案的壁纸,温暖而低沉的灯光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柔软,洁白的床边挂满了薄纱,而更让琳蒂洛特惊讶的是,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玩偶,有一些明显看起来象是动物的样子,而另外一些则是琳蒂洛特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而除了这些之外,房间还显得的混乱,在书桌前,一把粉红色的椅子倒在地上,桌面上也残留着摊开的书本,很明显,看起来房间的使用者是在非常突然的情况下离开的。

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一幕,的确让这位王女殿下有些吃惊,坦白而言,她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房间。于是她非常好奇地转过头去,望向尤连,随后有些犹豫地提出了自己内心的疑问。

“尤连先生……请问,这是谁的房间?”

“嗯?我没有对你说过吗?”

听到琳蒂洛特的询问,尤连耸耸肩膀,吹了一声口哨。

“这是我妹妹的房间……曾经是。”

推荐热门小说终焉的骑士,本站提供终焉的骑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终焉的骑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境界线 下一章:第三百四十一章 与此同时
热门: 奥杜邦的祈祷 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 1/7生还游戏 幻夜 螺旋楼梯 仇恨的证明 七夜怪谈 布鲁特斯的心脏 未完成的肖像 首相绑架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