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只是开始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结果永不变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最可怕的盟友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面对尤连的说话,那个黑色的家伙依旧是不发一言——事实上其他人也看不出来他究竟有没有说话,毕竟他的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巴,一切都被那见古怪的黑衣服遮掩了起来,甚至让人有些怀疑这个人究竟会不会被憋死。

当然,之前众人认为他已经死了并不是没有道理,欧法莉尔那一鞭霸道到了极点,几乎是直接把那具黑色装甲拦腰打碎,而这个人也同样没有能够逃脱这悲惨的命运,他的身体上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凹陷的痕,足有小臂粗的凹陷就这样顺着他的肩膀从胸膛划下,斜斜地印在了他的身体上,换了普通人的话恐怕早就没命了,就算是天赋骑士估计也最多只能够坚持几分钟,当然,象弥塞亚和塞米娅这样的天赋能力者例外。

但是这一次,他们猜错了。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那个漆黑的家伙忽然发出了一声声难听的,仿佛什么东西破裂般的爆音,而他那本来没有任何动静的身体也开始微微地扭曲起来。

其他人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倒是把欧法莉尔给吓了一跳,事实上她在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时,也认为他铁定是死透了。而现在,看着这么一具明显不正常的人类身躯居然主动做起了动作,这也让欧法莉尔大吃一惊,她甚至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长鞭,想要给对方再来那么一下。

不过这一次尤连阻止了欧法莉尔莽撞的行为,他伸出手去,拦住了自己身边少女的动作,随后微微眯起眼睛,带着得意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果然,过了片刻之后,这个黑色的身体渐渐停止了之前的动作,而那类似于爆破般的声响也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正是之前响起的那个苍老的声音。

“你又一次让我看到了你的底牌,尤连。”

“我每一次都会让你看到。”

而面对对方这句让人面色大变的说话,尤连却是撇了撇嘴,一面的无所谓。

“而你每一次都会输,所以摆脱你换个新鲜点的说词,都是这么多年的关系了,老是那句套话你不觉得腻么?老不死?”

“……”

尤连的嘲讽的确是职业水准,虽然在场的法莲和欧法莉尔都不知道他和对方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事,这么短短几句话的工夫也足够两人搞清楚情况了。很明显,这个黑衣人与领主大人应该是非常久远的敌人关系,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结仇,不过眼下这个原因已经不在两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原因很简单,看看现在终焉骑士团的表现,没人不和他结仇才是新闻……而从尤连的回答来看,这个人很明显是他的世仇,不过这个世仇好像有点不够水准,因为一般来说都是实力相当,能够拼个你死我活的才叫世仇,但是看尤连的表现,虽然中途有些曲折,可是结局还是轻松的和玩一样……

或许对方也知道尤连的意有所指,所以这一次那个黑衣人并没有立刻说话,相反,他沉默了下去,仿佛不再言语。不过很快,他就非常“虚心”地接受了尤连的建议。

“那么,我就换句话吧,尤连。期待我们还会再次相见,这次,我们绝对不会输的。”

“我想你没有这个机会了,老不死。”

但是尤连却摇了摇头。

“你或许还没玩够,可是我腻了。”

“这可由不得你,尤连。”

这一次,苍老的声音中,却是露出了一丝非常轻松的笑意,而这也让尤连明确的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至少和前几次有着某种差别——那么究竟差别在哪里呢?

“我很期待我们再次相见。”

接着,那个苍老的声音再一次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随后,他的声音渐渐消失,而之前那嘈杂的噪音再一次从这具黑色的身体中传来。而这一次,尤连终于没有再让对方说些什么,在听到那些噪音之后,他就猛然一脚将那个黑色的身体踢到半空,接着转过身。

“好了,架打完了,大家回家洗洗睡觉去吧。”

而就在他的身后,那具已经飞向远方的黑色身躯就这样“轰”的一声彻底爆炸,化为了碎片。

对于尤连来说,这就是一场非常普通的群架,但是对于伯德家族而言就悲剧多了,因为那些不明身份者就是隐藏在他的地盘,而尤连带着他的部下则对其造成了毁灭性打击的同时也给这些人所藏身的城市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足足有三分之一的区域被完全毁灭不说,欧法莉尔最后那一鞭更是直接贯穿了整个城市,带来了一道醒目的伤痕。这倒不是因为她手中的长鞭长度,更多是因为那强大力量所带来的波动所造成的结果。

而在伤亡人数方面倒还好说,毕竟一开始的时候战斗也不算激烈,而察觉到事情不对,很多人也是立刻选择溜之大吉。只有一些试图藏在远处看热闹的家伙和那些来不及逃离的人被卷了进去。不过这些自然不需要尤连去操心,所以伯德家族不得不出来安抚民心,他们一方面宣布尤连之所以进攻是因为发现了非常危险的敌人,另外一方面也对这次惨剧中的死难者给予了相当程度的赔偿。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这个结果,但是又能怎么样呢?现在他们之所以可以保持和平,完全都是靠终焉骑士团,而就算内心再不满,他们也没有办法做些什么。不过坦白来说,民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反应,或许和终焉骑士团一直以来的形象有关系。换了如果是圣恩教会这么做的话,那么肯定会有不少人非常愤怒的要求他们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和道歉。不过换了终焉骑士团,大家都冷静多了……反正他们也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性质的势力,总之肯定不会是正义和善良的化身就是了。

但是,这件事并没有到此结束。

法莲和欧法莉尔直到回到暮色森林,也没有搞清楚和她们战斗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欧法莉尔还从夏洛特那里得到了一点似是而非的消息,至于法莲就完全不知道和自己战斗的是什么人了。而偏偏她还是最上心的,毕竟之前战斗中,对方那个古怪的,类似法师协会构装体一样的东西她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而在法师协会的记录中也没有提到过类似的存在。这让法莲相当疑惑,她甚至想要把这件事报告给法师协会,希望他们能够调查调查。

不过最终还是尤连站出来,劝说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这是他们朋友之间的事情,尤连并不希望让外人知道。而且,他也隐晦的暗示了法莲,法师协会对于这种调查是没有办法完成的,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将要挑战终焉骑士团的底线,虽然尤连并没有放出什么狠话,不过法莲也很明白,如果法师协会调查情报调查到终焉骑士团头上去,那会是个什么结果和下场。

她当然不希望看见这样的结果,所以最终只能够满心疑惑却又无奈的不再提出疑问了。而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在结束了之后该干嘛还是干嘛,夏洛特重新做起了自己的工作,朱蒂也再次回到赤色要塞,双子姐妹一如既往地吃饱了睡睡起来吃……仿佛一切都很正常,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只有欧法莉尔敏锐的察觉到,尤连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别看尤连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摆出一副风轻云淡,淡定自信的样子,那只是出于他的习惯,以及身为终焉骑士团团长的职责——一直以来,终焉骑士团就是不可抵抗的象征,而作为这样一只势力的指挥官,他当然也要表现出完全的自信和傲慢。任何一种故意示弱的行为都会让人对终焉骑士团产生不安份的想法,这很明显并不是尤连所希望看到的。所以他基本上很少会做出低姿态,彬彬有礼和低声下气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但尤连也是人,他也会思考,苦恼,但是这些他不能够让别人知道,在不了解他的外人看来这会成为终焉骑士团没落的信号,而在了解他的人看来则会担心他的状态,而这两种都不是尤连所希望看到的。

事实上,此刻的尤连的确正在苦恼,而其直接原因,就是之前与那个黑衣人的对话。

平心而论,尤连和对方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了,在历史上他是全胜,没有任何败绩,但是尤连知道这些家伙有多么难缠,他之所以能够取得全胜,是因为每次他都可以将局面调整到自己这方的主动优势上,以逸待劳总比主动出击要来的更有胜算。之前一直都是这样,自己和对方对于彼此的了解已经到了根本不需要打信息战的地步。

但是现在那家伙最后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他应该很清楚眼下这个世界的情况才对啊,如果终焉骑士团组顺利实施自己的计划的话,尤连可以确信自己以后再也没有和那家伙见面的机会了。而现在,对方明明也很清楚这一点,却故意这么说是什么情况?

让自己分心?这好像不是什么好的招术,这么多年,彼此的交手已经无数次了,这种程度的心理战有什么作用?而且他们应该也很清楚,如果尤连真的完成了终焉骑士团的目标,那么就意味着他们的彻底失败,以后想要见到尤连的可能性也无限等于零了。

虚张声势?心有不甘?

尤连不相信这样的结论,他可以听出对方的语气是伪装还是真实的。虽然到目前为止,并不能够判定对方一定是真实的,但是至少可以把伪装排除掉。

那么接下来的选择就很有限了。

慎重起见,或许需要回去“那里”看看情况?

坐在书桌前,尤连皱起眉头,他的手指轻轻地敲打着眼前的书桌,但是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坦白来说,如果可以的话,他到真不想回去,倒不是因为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回忆,纯粹是因为懒啊……麻烦的事情尤连向来都是可免就免的。

而就在尤连沉浸于自己的思考之中时,书房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

听到敲门声,尤连也很快就收回了思绪,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接着抬起头来望向门口,随后,房门打开,欧法莉尔走了进来。

“欧法莉尔?”

看见欧法莉尔的出现,尤连到是有些惊讶,一般来说这个时候欧法莉尔应该在处理事务才对啊,他原本以为会是夏洛特来给自己报告什么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有什么事吗?”

“是的,尤连大人。”

听到尤连的询问,欧法莉尔轻轻点了点头,随后她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房门,接着抬起头来,注视着眼前懒洋洋的蜷缩在椅子上的年轻男子。

事实上,这一刻的欧法莉尔有些紧张,坦白来说,她虽然看出尤连这几天有些心不在焉,但是那都不是什么大事,每个人都会有懒散和放松的一面,特别是尤连,自打认识他以来,欧法莉尔还几乎从来没有见他紧张过。不过这一次,欧法莉尔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头,她总觉得尤连现在的表现和前几天那些神秘古怪的敌人有联系。所以在犹豫了许久之后,欧法莉尔终于决定还是来问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而她也给自己找了一个相当合适的理由——作为他的副官,自己的确有必要搞清楚长官的一些问题。

只不过到了本人面前,欧法莉尔还是不由自主的有些紧张起来,她知道其实这种事情上自己没什么发言权的,毕竟关心尤连的人有很多,夏洛特,弥塞亚和塞米娅都比自己更加亲近尤连,要是担心什么也论不到自己来,不过欧法莉尔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而现在,她也已经没有退路了。

于是,面对着尤连疑惑的眼神,这位前公主殿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随后这才冷静下来,安静地望向尤连。

“尤连大人,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哦?”

听到欧法莉尔的询问,尤连挑了下眉头,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很快给出了一个反问。

“怎么说?”

“因为……”

既然说开了,欧法莉尔也没有了什么顾忌。

“你这几天表现的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所以我有些担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的,尤连大人。我毕竟是你的副官,为长官分忧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虽然前面说的都很在理,不过到结尾欧法莉尔还是不忘拉出一个最正规的理由来做铺垫。

果然,听到欧法莉尔的回答,尤连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笑意。

“不愧是我的副官,坦白来说,我还真没有想到你能够……”

尤连本来想说“你能够看出来的”,不过考虑这会打击到欧法莉尔的积极性,他还是直接跳过了这一段。接着很快耸耸肩膀,给出了回答。

“的确,我是有点小问题在困扰,因为之前我的老朋友给了我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让我有些头疼,不知道是1+1=2呢?还是1+1=3?”

“模棱两可的答案……吗?”

面对尤连的回答,欧法莉尔皱起了眉头,低声回应道。坦白来说,她也不知道尤连遇到的是什么问题,现在也是一样。不过既然尤连有想法,那么自己还是听听看为好。只不过让欧法莉尔没有想到的是,尤连这次却很快的挥了挥手。

“所以呢,我暂时决定不再去想了,毕竟现在我们眼前的事情有一大堆,那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等着日后我们闲下来再去思索好了。这就好像一个人总不能够在吃饭的时候也思考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样。”

“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想尤连大人一定已经做出选择了。”

听到这里,欧法莉尔松了口气,因为从尤连的回答里,她已经看到了之前那个充满了自信的影子,而事实上,欧法莉尔所担心的正是这个。她很清楚,以尤连的实力,如果他清醒的话,那么没什么问题是他解决不了的。但是欧法莉尔很担心他会在困惑的状态下做出一些糟糕的选择,所以才特地来询问。而现在看尤连做出了选择,那么她也就放心了。至于那个困扰尤连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尤连不说,欧法莉尔也就没再去问。如果是以前的话,说不定她还想要搞个清楚明白,不过自从醒来之后从尤连那里得知了一堆让自己惊讶万分的真相之后,欧法莉尔就知道围绕这个男人的迷团恐怕是以世纪为单位来计算的,而自己则根本就插不上手,所以她也就果断的不再去关心了。

“还有其他的问题吗?”

“是的,尤连大人,关于青之羽佣兵团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问题已经解决,那么欧法莉尔便立刻再次开始关心自己的工作了。

“目前没有太好的办法。”

听到她的询问,尤连也是面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不过很快,他嘴角微微翘,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笑意。

“对了,欧法莉尔,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他们两者之间的联系吗?”

“很少,但并非没有。”

“很好。”

尤连拍了下手。

“你自己处理,不用告诉我结果,记住,这是你的决定,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尤连大人。”

听到尤连的回答,欧法莉尔眼睛一闪,随后迅速做出了回答,不过很快,她又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一件事需要向你报告,尤连大人。”

“哦?什么事?”

“根据情报显示,目前奥露特国内,正有一股反抗势力试图寻求与我们接触……”

听到这里,尤连露出了得意的笑意。

鱼终于还是上钩了。

推荐热门小说终焉的骑士,本站提供终焉的骑士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终焉的骑士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结果永不变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最可怕的盟友
热门: 光明王 七宗罪7:食人恶魔 灯塔血案 巷说百物语 北纬31度录像带 钓鱼城 我是传奇BOSS 隐花平原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分歧者3·忠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