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黑衣修士一时都有些愕然,但他反应速度极快,手中长剑瞬间便朝沈林溪刺来,当然也并没有想直接杀死人质,因此动作略微有几分迟疑。

沈林溪在此时再一次开启防御法器——刚刚因为开启这法器需要的灵力过多他就暂时关闭了,谁想到马上就被人挟持——这低级法器坚持了一息不到的时间,灵气光幕便直接破碎。

但就这一瞬功夫,黑衣修士已被沈林溪撞到了一旁树上,那长剑也因为角度偏移,没有抹了沈林溪的脖子,只是轻易划破了他身上层层衣物,在肩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口。

黑衣修士心中勃然大怒,想不到一个仅仅炼气二层的拖油瓶居然都敢反抗自己,心中顿起杀意,却在要动手之时,看到沈林溪对他露出一阵冷笑。

“你——”黑衣修士一阵恼火,却忽然感觉到肩膀与脖颈传来寒意,甚至让他动作都是停滞几分。他心中诧异,转头看了看身侧,顿时骇然,“这是什么?!”

不知何时树上已钻出大量极小又密密麻麻的红蛛,已然爬到了他的身体之上,对着黑衣修士就撕咬起来。这蜘蛛毒性极强,那渗进体内的毒液竟使得这黑衣修士都动作迟缓。

“该死!”黑衣修士不得不将灵力扩散而出,将这些红蛛震开。

顾若光一剑陡然袭来,黑衣修士仓促间想抓住沈林溪,却发现沈林溪早就趁着刚刚的功夫躲到一旁,他不得不拿起长剑就与顾若光斗在一起。

沈林溪飞快离开这片区域,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完全脱力的坐在地上,被身上的伤口痛的龇牙咧嘴的,他来这个世界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受伤,当然实际上这样普通的伤势在修真界那和被蚊子叮了都没什么区别。不过最让他心悸的还是刚刚那种险些就死亡的感觉。

“真是太危险了,幸好我反应的快,不然的话就直接死在一个无名炮灰手里了!”

沈林溪刚刚就觉得那片区域不对,地上竟然连一点毒虫都没有,果然是某种危险生物的狩猎场。刚刚袭击那黑衣修士的红蛛毒性极强,还能隐蔽自己的身形,让人一下子都察觉不了。要是发现的早是没什么危险,但要是猝不及防被咬也是很麻烦的,主要是每次出现的红蛛都数量极多,很容易让修士都陷入危险之中。

要不是他看到的瞬间,刚好系统提示那边的红蛛的信息,可能他都发现不了这一点!

不过刚刚的举动对沈林溪来说也是拼死一搏了,毕竟反正那么干等着也是死,还不如努力一下……现在看来他的努力还是挺成功的,那黑衣修士根本就没把他这样的菜鸡放在眼底,要是对方再警惕一点,他大概直接白给。

沈林溪坐在地上恢复了一□□力,还来不及处理伤势,抬头一看战局已经到了尾声,黑衣修士发出一声惨叫,脸色难看的取出玉简,便想掐碎直接弃权,眼中还带着一种深深的怨恨,但那怨恨却不是针对顾若光的,反而像是隔空在憎恨什么其他人。

那眼神让沈林溪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

却不等黑衣修士动手掐碎玉简,顾若光一剑就已刺穿他的胸膛。

鲜血迸溅开来,黑衣修士不甘死去,一滴血竟是飞溅到了顾若光那向来一尘不染的白色外衫上,使得他的身上好似染上了几分煞气。

这在往常机会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对顾若光构不成威胁的对手,向来是连他一根发丝都碰不着的。

顾若光冰冷至极的目光看向黑衣修士,丝毫未管从对方身上掉落下来的种种物品,而是转头看向还跌坐在旁边的沈林溪。

本来想给顾若光打call的沈林溪都傻了,尽管顾若光看似和之前没什么区别,但他隐隐能感觉到周围的气场都不太对劲了,怎么看顾若光现在好像情绪都比平时更冰冷的样子,吓得他声音都小了许多,只敢“你、你没事就好。 ”

“刚刚,你怎么不用身上的符箓?”顾若光淡淡道。

沈林溪:“……!”草,那是因为放在太里面了他外面又穿了太多衣服了,情况又如此危险,一时间实在是拿不到!

“因为、”沈林溪深吸一口气,定定看向对方,鼓起勇气开口道:“那是你给我的,所以我不想这么轻易用掉。”

看着顾若光一下子没反应,沈林溪心里也捉摸不透对方的想法,只能继续说着,“我知道我修为低微,完全派不上用处,就是个拖油瓶……但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够进入到流仙门!为了这个目的,就算是我死在这里也完全没有关系!”

顾若光听到他的话语都是怔了怔。

“在遇到你之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里的支脉族人罢了。”沈林溪的声音有几分颤抖,要是这里有其他人,都会被他话语里的真挚所感动,“但遇到你之后,我觉得自己找到了生命里的光芒!能够跟随你,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意义!”

沈林溪的脸因为失血和恐惧已已经苍白到极致,还带着血的衣物更是让他怎么看怎么可怜,可那双眼却带着令人触动的感情。

顾若光缓缓走来,半跪在沈林溪的面前,伸手轻轻抚摸他那被划了道血线的脖颈,那修长如白玉般的手指动作甚至带着点谨慎。

沈林溪只觉得冷冽的灵气萦绕住自己脖颈与肩膀的伤处,原本看起来可怖的伤势顷刻间就恢复了,剩下的灵气逸散开来被他自然吸收,甚至精神都有种振奋起来的感觉。

他眼睛一亮,刚刚苍白的脸也变回往日那样健康的红润,感激开口:“真是太谢谢你了。”

“那符箓,以后随便用即可。”顾若光一字一顿道,“比起那些,你的性命更重要。”

这么近的距离打量着原文主角这完美无缺的脸,让沈林溪简直都要恍惚了,还是对方的话语让他猛然就集中了注意力。

尽管顾若光的语气还是淡淡的,和一般人比起来那都是还挺冷的……但这已经都是沈林溪在他身上从未听过的温柔了。而且这个台词,这是顾若光这样的冰山冷酷无情男主说出来的吗!简直令人震撼!

【攻略对象顾若光好感度+20,当前好感度35。】系统的声音简直狂喜到极点了,【宿主快趁此机会抱住攻略对象!让他感觉到你友情的关怀。】

沈林溪整个人都傻了。他都没想到居然能加到35的好感!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放在原作里其他人估计都能对他嫉妒到爆炸。

而且刚刚对顾若光说的话,沈林溪觉得也没什么问题,对方可是这本文的主角啊,当然就光芒万丈了,在遇到对方之前自己就只是个普通的炮灰角色而已……再说因为系统的任务,追随顾若光那可不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了吗?

至于系统的话语,沈林溪当然没有照做。顾若光是那么随便就能亲近的人吗!对方那可不是一般的冰山,就算是好感度35了,他这么贸贸然抱上去,最好的结果可能也会减那么一两点好感度。

这些好感度都是沈林溪呕血刷上来的,自然不会做那种危险的事情。

随后顾若光又赠与沈林溪一件更高级的防御法器与一瓶恢复伤势的丹药。比起沈林溪之前那个更强,察觉到危险就会自行展开,不会像是之前那样还要沈林溪自己操控,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要是反应慢了点就整个人都凉了……

地上那男子的尸体很快也被林中的虫蚁啃食,沈林溪捡起对方落下的储物袋,要知道他刚刚可是差点就被这个黑衣修士弄死,当然不可能还为拿了此人的东西有什么心理负担,要是他死了那肯定情况更加惨烈。

顾若光对这黑衣修士留下的物品毫无兴趣,随沈林溪如何处置,也未尝不是有些补偿的心思。

沈林溪发现这储物袋中也都是些灵草与妖兽,只是对方不知道妖兽尸身哪些地方有用,就都是一股脑塞了进来。

“都没有我们这边收集的灵草和妖兽高级。”沈林溪有些失望,不过想想也是,他这可是抱着个金大腿,还有系统金手指提示。对方只是独自一人奋斗,能有这些都很是不易了。

这黑衣修士还没参加试炼的时候大概是个生活的很穷苦的散修,除此之外身上竟然都没别的东西,只有些基本的普通丹药罢了,连用的长剑都是低阶法器,且因为刚刚的战斗而残破不堪,再用上一两次估计就要报废了。

“不对吧,这人刚刚偷袭我们的时候甚至都能弄出那么强大的狼兽幻影,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法器,现在怎么找不到了……如果说就是一次性的,他用得着这么拼的来偷袭我们吗。”沈林溪皱了皱眉,又摸索了下,就翻出一个藏得十分隐蔽的玉简,其中烙印着一些信息。

这信息的内容让人看了有些惊异,赫然是有人指使这黑衣修士偷袭顾若光,还给了此人能召唤出一次性狼兽幻影的法器。更是表明了实际上不是要其杀死顾若光,只是要此人将对方引到他处即可。

“靠,不会是那个剧情吧!”沈林溪脸色一变,想起了原文里入门试炼中的那段剧情,没想到这么危险的剧情这么快就要发生了!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弹指相思 雨夜杀人游戏 千劫眉·两处沉吟(第五部) 诡案罪4 幽灵男 冰与火之歌13:群龙的狂舞(上) 我的前妻们 穿越之太乙仙隐 校园全能高手 天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