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生如陌上花(三)

上一章:第013章 生如陌上花(二) 下一章:第015章 生如陌上花(四)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丝鲜血顺着口鼻缓缓渗出,我的脑子近乎空白,嗡鸣声犹自不绝于耳。

弦线被公子樱震碎,直接波及魅胎和神识,连我埋在夜流冰精神世界的烙印也告毁灭。不过想到狠狠坑了夜流冰一把,些许损失也只当蚂蚁尿湿柴——不值一提了。

弦线触及雪莲时被公子樱察觉,但他一定误以为是夜流冰动的手脚。我抹去嘴角的血渍,轻笑起来,公子樱的隐私是能随便偷窥的么?等他到了锦烟城,少不得要给夜流冰一点苦头吃。

“那不是人类该有的梦。”月魂突兀地说道,它的声音像崩断的弦,清辉忽明忽暗,大起大伏。除了提及魅的灭亡,我从没见过它如此失态。

“你是说公子樱的梦?”我附和地点点头。很难想象,一个人的梦境可以那般荒,那般空,那般冷到了生无可恋,死亦无趣的地步。

没有那方雪莲,梦境便是一座坟,吞没了声音色彩,埋葬了所有情欲。

“那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梦。”月魂语气古怪地重复了一遍,我愣了一下,随即听出了异样。

“那也不是妖灵精怪的梦!”螭狂吼起来,激动地手舞足蹈,烈焰升腾,“那种灰蒙蒙的孤独空寂,是魂器才有的啊!”

我目瞪口呆:“开什么玩笑,你们说公子樱的本体是一件魂器?他和你们五百年前是一家?”

“不,它进化了!破壳了!蜕变了……”螭语无伦次地说道。

“我也觉得不太可能,但这是唯一可能的答案。因为他的梦境和魂器的精神世界几乎完全一样,除了雪莲。”月魂怅然若失,“无血无肉的魂器,为什么可以脱去那身不知冷暖的躯壳,像人、妖一样修炼呢?”

我翻了个白眼:“他的梦境空虚,顶多说明这小子很无聊,不像老子活得多姿多彩,有声有色。别忘了,他还在梦里意淫我的小真真呢。”

“就因为它比我们多出了雪莲,所以进化了!”螭兴奋地直嚷嚷,“对魂器而言,尤其是我们这种顶尖魂器,这是翻天覆地的大喜讯!整个灵宝天的魂器都会疯狂的!”

“魂器的一生,好像永远被困在一座灰暗的坟墓内,再多的主人,也填不满坟墓的空洞。”月魂喃喃地道,“如果哪一天,雪莲可以开满公子樱的梦,他便会彻底摆脱魂器的宿命。”

螭抓耳挠腮了一阵,咕哝道,“难道从此,我也要加入追求小真真的行列?这种事,我真的没啥经验啊。”

听它们言之凿凿,我也开始将信将疑,公子樱绚丽出尘的风姿确实完美得离谱。“那么公子樱应该就是……”

“一点黛眉刀!”螭和月魂异口同声地叫道。

呆了半晌,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晏采子冷漠而炽烈的眼睛:“只有深悉万物,才能跳出‘小我’的局限。”

“万物”两个字像奇诡的魔咒从他唇齿吐出。

我浑身一震,差点跳起来,月魂和螭的揣测可能是真的!

公子樱是魂器一点黛眉刀,才最符合晏采子的利益!

无法化身魂器,体验其道,索性把它收入门下,教化研究。晏采子是这么想的吧。

公子樱就是晏采子的一件试验品!

也不知他用尽多少手段,才磨砺、或者说改造出今天的公子樱。甚至连甘柠真被带回碧落赋,恐怕也是试验中的一环。

那时,公子樱遇见了白衣单薄的小女孩。

或许雪莲的清幽孤苦,照亮了同样清幽孤苦的黛眉刀。

有个人可以静静地听他弹琵琶,听他的无奈,从他的荒芜里听出一点点不同的东西。

他的梦是否也有了一点点的不同?

“樱哥哥。”柠真好像是这么叫他的。

那声音一直这么叫,叫到竹马青梅,春去秋来。

刀沉瀑潭,因为回应是如此的艰难,生命是如此的艰难。

“樱哥哥。”一直一直一直这么叫下去,叫到拾刀瀑潭,无法逃脱。

梦从此有了两种颜色。

那是个躯壳。

可那仅仅是个躯壳。

黛眉般的刀光恍惚在我眼前徐徐绽开,带着三分惘然,两分寂寞,一分单薄。

而那藏起来的四分,谁也看不见。

“公子樱蜕变的经历,一定非常残酷,月魂你们两个是承受不住的。”我禁不住长叹一声,“晏采子够狠够绝啊,真正舍弃了一切去求道。”

这是上位者独有的近乎冷酷的智慧。我默默思索着,心中忽地一跳,想到了一个楚度可能会去的地方!

我从怀里摸出一条形似鲤鱼的小玩意,它布满金色条纹的身躯僵硬若死,双目紧闭,肚腹空空,是吉祥天特有的传信灵物——双生眠鱼。天刑离去时,专门交由我联络之用。

我找来纸笔,匆匆写下一段话,塞进鱼嘴。双生眠鱼骤然睁开眼,一口吞下信笺,在掌心摇头摆尾,活蹦乱跳。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鱼嘴又缓缓吐出一卷纸条,双生眠鱼合上眼,重新陷入了沉睡。

天刑回信的内容在我意料之中,随手烧毁纸条,我信步出房。天刑即刻离开了锦烟城,这意味着我和公子樱的一战,失去了强力后援。

偏偏我要竭力拖住公子樱,为吉祥天争取宝贵的时间。

我沉思着,向何赛花的香闺走去。

此时天已破晓,只是仍有些灰蒙蒙的,望不见旭日。天际隐隐透出几抹绛紫色的朝霞,轻矇似烟,颜色淡薄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

如果何赛花坚决不肯吐实,我真要严刑拷问吗?我问自己。从什么时候起,我被别人踩,到开始学着踩别人了?

“何姑娘,我进来了。”在门外等了一会,我推开门,不由得呆住了。

闺房内红亮亮的一片,窗头灯笼高悬,两支巨大的龙凤描金红烛在朱色案头“滋滋”燃烧。

案台上、几凳上都垫着闪闪发光的金红织锦,粉霞纱帷半挂牙床,床上叠陈的鸳鸯戏水缎被像一簇触目惊心的火焰,映得一双交颈鸳鸯鲜艳明亮,犹如浴火燃烧。

何赛花凤冠霞帔,独守案前,对着铜镜里的新娘幽幽出神。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3章 生如陌上花(二) 下一章:第015章 生如陌上花(四)
热门: 哲瑞·雷恩的最后一案 天涯双探2:暴雪荒村 风之影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怪屋女孩2:空城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谜桶 法神降临 死了七次的男人 蓝色列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