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竞价

上一章:第008章 愿者上钩 下一章:第010章 扑朔迷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的心骤然一沉,在镜瞳秘道术洞测之下,若有若无的红色火焰在婢女全身窜跃,铁证如山地验实了对方的身份。

赤练火!这个婢女是魔主座下的赤二郎赤练火!

千算万算我也没算到,竟然倒霉地撞见了赤练火,还被她识破了身份。一旦从赤练火的樱桃小嘴里叫出“林飞”两个字,后果不堪设想,魔刹天在锦烟城的眼线会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播出去,我一路来的隐忍筹谋就此泡汤。跑了夜流冰不说,还会令楚度生出警觉。

“好一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听到你的声音,大爷的魂都掉了。”我抢先狂笑一声,大步跨至赤练火跟前,强烈的杀机涌上心头。这个女妖虽然和我有过一点香火情,但今时不同往日,身为楚度的心腹,她怎会任由我在此兴风作浪?

“这位大爷是?”赤练火娇躯微微后仰,似惊吓似娇羞地瞟了我一眼,明知故问道。四目相对,我紧紧盯着对方表情的细微变化,脑中意念急转。杀了赤练火灭口?势必会遭来众人的疑心,甚至当场翻脸,大打出手。除非我能一口气屠尽整座怡春楼,不放过一个活口。然而即便如此,也同样会惊动夜流冰,因小失大。

怎么办?不能杀,又不能白白放过她。我急得好比羝羊触藩——进退两难。转息间,我已察觉到四周投来的狐疑目光。正主小凤仙刚刚出场,我却突兀地卯住了一个婢女,想不惹人生疑都难。

“哈哈,这个婢女娇小玲珑,倒是合大哥一贯的口味!”鸠丹媚在身后嚷道。“咱更喜欢高挑一些的小凤仙。大哥,不如把小凤仙让给我吧。”

我暗赞一声,鸠丹媚确实机灵,瞧出了我的不对劲。接下她的话茬,我色迷迷地道:“我看这个小美人比小凤仙更够劲!怎么样?陪大爷一晚上,要多少珠宝丹药尽管开口!”不容分说地伸出手臂,一把将赤练火搂在怀里,左臂粗蛮地勒住她软绵绵的小腹,右手紧贴她的背心,法力呼之欲吐。赤练火胆敢乱说话,我就不得不孤注一掷,实施灭口的下策。

赤练火背脊微微一僵,显然察觉出了我的威胁之意。“大爷别开玩笑了,奴婢蒲柳之姿,地位卑下,怎有资格侍奉大爷?”她并不挣扎,也不呼叫救命,只是有意无意地望了一眼美髯公。

“小美人放心,咱哥俩不会少了你的渡夜资。”鸠丹媚从怀里拿出一大把香气扑鼻的丹丸,在几案上滴溜溜地铺开。

“小美人,大爷看上了你,就是你的福气。还不乖乖伺候,啰嗦什么?”我忽然心生一计,左臂发力,将赤练火反转过来,面目厮磨相贴,大嘴贪婪乱啃。

四周一阵骚动,秋轩忍不住喝骂:“好一个放肆的狂徒!诸位,他分明不把我等瞧在眼里!”

我不管不理,垂落的衣袖遮住右手,悄悄掏出一颗暗黄色的药丸,借助摸脸的轻薄动作,把药丸巧妙塞至赤练火的唇边。

赤练火面色微变,娥首一摇,似要挣扎。我左掌法力半吐,实质般的杀气锁住对方筋脉,令她动弹不得,右手轻捏赤练火下颚,逼得她樱唇半张。

“林龙朋友,你这是做什么?”美髯公冷哼道,长袖一拂,一道灼热的气劲破空袭来,还未近身,周遭的空气就像烈焰沸腾,透出澄澈的青色。

纯青炉火!美髯公是清虚天第四名门炉火峰的人!

“小美人的嘴巴好甜,再亲一口。”我大嘴凑上,拇指一翘,药丸无声无息弹入赤练火喉中。“轰”,一朵青色的火焰在我后背炸开,我装作不敌,踉跄跌退,心知美髯公这一击已留了余地,并不想将我赶尽杀绝。

“咱家鲁莽了,美髯公多包涵。不过我确实很中意这位小美人,美髯公开个价吧。”我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地道。服下我的药丸,除非赤练火把楚度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否则绝不敢轻举妄动。

美髯公声色一厉:“她是本人的侍女,岂容你放肆?”顿了顿,表情转缓,“若是林龙朋友和她你请我愿,我自然不会棒打鸳鸯。若要强买强卖,就算你用昆吾果的消息交换,也没得商量。”

“那太可惜了。咱家只想快活一晚,没兴趣做什么长久夫妻。”我摇摇头,回身落座,心中颇感不安。美髯公出头维护赤练火,多半了解对方的真实身份。那么所谓的怡春楼,很可能就是清虚天与魔刹天的秘密联络站点。大战在即,夜流冰偷偷赶来此处,必然大有所图。一旦吉祥天与魔刹天大军僵持不下,观望的清虚天就成了决定胜负的大砝码。如此不安定的因素,吉祥天理应有所防备。

李老头,丹石公,秋轩,胖财主金福,究竟谁才是吉祥天的人呢?正思量间,李老头举盏对我轻笑:“瞧林龙兄弟的样子,莫非认得这个婢女?”

我打了个哈哈:“咱认得天下美女,奈何她们不认得咱啊。”对赤练火挑逗地钩钩手指,“小美人,陪夜不成,过来陪个花局总行吧?”

赤练火向美髯公投去征询的目光,见后者默然应允,才姗姗而来。“多谢美髯公成全。”我急不可耐地将赤练火拉入怀里,上下其手。

盈盈弦乐声复又响起,十来个婢女罗袖舞动,霞裳飞扬,围绕着小凤仙翩翩起舞,犹如鲜亮的花瓣此起彼伏地舒展。小凤仙则是娇艳的花蕊,随着丝竹的节奏,曼妙摇曳,轻灵旋转,飘带上缀着的粉紫色珠片挥洒出闪耀的彩光。

凝神注视着小凤仙秀美而漠然的脸,我禁不住生出物是人非的惘然。多年前,她曾是红尘天的千金小姐,颠三倒四派掌门之女何赛花,现在却沦为任由采摘的野花。

“林大爷长得好生健壮,是第一次来锦烟城么?”赤练火婉转娇吟,玉臂轻舒,手指在我腰间软肉划动。我蓦地一震,她分明在我腰上悄悄写字:“林飞公子,好久不见了,想不到你居然从鲲鹏山逃了出来。”

“嗯,咱来锦烟城瞧瞧,有什么大买卖可以做。”我轻咬着她的耳垂,含糊不清地道,手掌在她馥郁的小腹游走,指尖缓缓勾画:“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虽然公子的身材、相貌都已经乔装变化,但你的眼睛无法改变。你的瞳孔还是那么亮,那么烈,像是隐藏在深处的黑色火焰,充满新鲜的生命力,充满索求的渴望。”她的手指仿佛一片温柔飘过的羽毛,“只是比过去多了一点点阴冷。”

我微微一愕,彼此只见过两面,哪能单凭眼睛就认出我来?想起当年在清虚天芙蓉塘,古里古怪说过的话,我不由心中微动,难不成这个女妖对我存了几分私情?

“公子请放心,我是不会害你的。”

“你不会害我,服下的毒药丸就不会发作。我的行踪不容泄漏,在我平安离开锦烟城之前,会给你解药的。”我收敛绮思,我可不敢将自身的安危,寄托在莫须有的男女私情上。

“我天生火体,任何毒药入腑都会被自动焚化,起不了效用。何况公子给我服下的丹丸,应当是黄莲心、沙椒籽之类的药物提炼而成,虽说味苦辛辣,却根本不是什么毒丸,而是排毒舒气的良药。”

我又吃惊又有些尴尬。赤练火说得没错,情急之间我哪来什么毒药,只能挑一颗味涩色黑的丹丸,吓吓她而已。既然她清楚这一点,还肯主动坦诚相告,足以证明对我没有恶意。

“既然你不打算出卖我,岂不等于背叛了楚度?”我试探着问道。

赤练火的手指在我背上停住,始终没有给出回应。我续写道:“姑娘这番恩义,他日林飞必有回报。魔刹天如今气势虽盛,但刚不可久,无论人脉、丹药、法宝还是凝聚力、号召力,都比不上具有深厚底蕴的吉祥天。看似势如破竹,其实如履薄冰,稍有差池,魔刹天便万劫不复。你何必跟着楚度一条道走到黑呢?不如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赤练火依然沉默,不发一言。我得寸进尺地写道:“锦烟城各大势力分布如何?李老头这些人,背景都不简单吧?”

赤练火犹豫许久,写道:“我不会出卖公子,但同样不会为了一己之私出卖魔主大人。公子不要为难我了。”她玉颈微仰,眼中流露出担忧之色,“你为何一定要和魔主大人作对呢?魔主大人天下无敌,你怎会是他的对手?”

我暗感头痛,楚度早已在魔刹天建立了不败的神话形象,想要妖怪臣服于我,除了施耍阴谋手段之外,似乎还需要堂堂正正地击败楚度一次。除非我也迈入阿赖耶态,臻至知微境界,不然单挑绝无胜算。

“琮……”丝竹余音袅袅绕梁,场上一曲舞罢,众婢女宛如柔弱垂柳,匍匐在地,何赛花弯成月牙形的纤腰徐徐挺起,双袖交叉,向在座众人深深道了个万福。

“好!”秋轩击掌赞道,“骤雨沥沥惊幽兰,绡雾蒙蒙浮玉蟾。锦鳞流烁鱼龙跃,彩羽抖艳凤雀飞。凤仙姑娘的舞艺果然是怡春楼一绝。在下抛砖引玉,愿出雪露丸一瓶,总共一百零八颗雪露丸,以求凤仙姑娘的垂青。”拿出一只细颈黄玉瓶放在桌上。

雪露丸安神养气,是防止修炼走火入魔的极品丹药。用来购买一个妓女的初夜,实在得不偿失。反复斟酌何赛花的身份,我若有所悟,颠三倒四派昔日的后台是罗生天,而吉祥天打着光复罗生天的旗号与魔刹天作战。因此何赛花的归属,也算是牵涉到了吉祥天的颜面。今晚的清倌人摘牌,恐怕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耳听李老头叫道:“区区几颗雪露丸,就想抱得美人归吗?我送上子母双命虫一对,盼与小凤仙共效于飞。”袖中“嗡嗡”飞出两只晶莹剔透的怪虫,一大一小,母虫大如鸽卵,腹部鼓圆,头似美人脸;子虫小如蚊蝇,发出婴儿般的啼哭声。

四下一片哗然,个个露出震惊之色,显然子母双命虫是了不得的宝贝。神识内的螭怪叫一声:“子母双命虫也舍得拿出来?这个小凤仙到底什么来头?”

我赶紧追问,螭道:“子母双命虫原产于灵宝天,堪称顶级的逃生法宝。通常子母双命虫的主人,会随身携带母虫,而把子虫藏匿在秘密之所。当遭遇强敌,危在旦夕之际,只要捏死母虫,就能瞬息穿越万里,被送至子虫的所在地,从而逃脱劫难。几十万年前,子母双命虫就在灵宝天灭绝了,眼下这一对,估计是北境最后剩下来的孤种了。”

难怪叫子母双命虫,有了它,等于多出了一条命。我暗自狐疑,这么稀罕的宝贝,谁肯拿出来交换一夜的风流?如果李老头是吉祥天的人,一个何赛花,值得吉祥天如此破费吗?

“李兄好大的手笔!连保命的东西都舍得拿出来。”丹石公长叹一声,“即使在下倾尽所有家当,也拿不出比子母双命虫更珍贵的宝物了。先贺喜李兄,成功摘得美人归。”

李老头猛吸了几口旱烟,干笑道:“凤仙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扭过脸,得意洋洋地瞧着霸天虎。

霸天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踌躇许久,闷声道:“老子也不献丑了。”

“看来小凤仙今晚的恩客,非李兄莫属了。”美髯公目光缓缓扫过众人,最终落在我的身上:“林龙朋友,也只有昆吾果的消息,才比得上这一对子母双命虫。你可有意出价吗?”

“美髯公且慢!”我正要设法推托,金福忽然站起身来,慢吞吞地道:“鄙人愿出葳蕤翡翠一枚。”捧出一个六角锦盒,郑重其事地打开,盒中盛着血红的泥土,一块透如冷泉的翡翠静卧在红泥中。翡翠表面略有凹凸,生长出一株株细如毛发的碧草,散发幽幽药香。

此物一出,满座骇然,做声不得。饶是我囊中丰厚,揣满了奇药异宝,也忍不住眼红心热,生出了垂涎之意。

“真的是葳蕤翡翠!”月魂震惊地叫起来,“他疯了吗?竟然用葳蕤翡翠来买春?”

葳蕤翡翠称得上是一块活的玉,它以丹砂朱泥栽植,沐月银泉浇灌,每过一万年,便能长出一株葳蕤草,食之可增百年法力。最珍贵的是,若将整块葳蕤翡翠炼化服下,可以提升道境,神奇之处仅次于逆生丸。

四周一片静寂,隐隐传来众人强行压抑的呼吸声。一双双痴贪似火的目光,足以将葳蕤翡翠燃烧成灰烬。秋轩把葡萄皮无意识地塞入嘴里,霸天虎的手掌攥紧了腰间的刀柄,丹石公一次次扶正古雅的峨冠,李老头手中的旱烟袋不小心烧到了胡子……

呆了半晌,美髯公的声音都有些发抖:“金福兄不是在说笑吧?”

这枚葳蕤翡翠,买下几百几千座锦烟城都绰绰有余。如果落在楚度、晏采子或是梵摩、天刑手里,一举突破知微也未可知。我猛然心头一震,今晚的小凤仙摘牌,奇诡悬疑之处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金福到底是何等来历?堂而皇之地拿出葳蕤翡翠,就不怕被灭口夺宝?何赛花身上又隐藏了怎样的秘密,引得众多势力竞相争夺?夜流冰的出现是否与此有关?一个又一个谜团浓雾般萦绕脑海,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耳听金福说道,“堂堂颠三倒四派的掌门千金,哪里是一件宝物能比的?”

轰然一声巨震,狂风大作。

“啪!”顶壁上的宝珠猛地炸开,四下里骤然变得一片漆黑。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愿者上钩 下一章:第010章 扑朔迷离
热门: 手机 超弦空间 红手指 失落的王权 明日歌·山河曲 当恐龙遇上蚂蚁 无罪的罪人 后巷说百物语 刀塔死亡学院 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卷之一·入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