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愿者上钩

上一章:第007章 锦烟城 下一章:第009章 竞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爷是远道而来吧?看着脸有些陌生。”怀里的女子剥开了葡萄皮,挤出晶莹剔透的果肉,递到我的嘴边。“如今世道乱,路上不好走哩。两位大爷敢孤身闯荡,一定很厉害吧?”

“嗯嗯。”我一口含住对方的春葱玉指,伸舌舔了舔白嫩指尖沾着的绛紫色果汁,贪婪吮吸,一副急色鬼的模样。这个女人似乎在探我的底,如此看来,这家妓院也不会简单了。

“大爷,瞧你,把人家的手都咬肿了。”女子撒娇地抽回手掌,娥首却依偎过来,有意无意地问道,“大爷是做哪一行的?身子这般壮实。”

“我的小乖乖,老子更壮实的东西你还没瞧见。”我满脸淫笑,大手掀开她的银丝藕纱裙,在白皙的小腹上肆意揉搓,忙得不亦乐乎,连脑袋也凑了下去。眼角余光却紧紧瞄着女子的神情,几乎在同时,女子瞥了一眼东首的清俊男子,旋即又和我调笑胡闹。

清俊男子颔蓄长髯,修剪得洁美黑亮,顾盼之间,颇显优雅风姿。他接过侍女剥开的丹蔻橙,将鲜红似火的橙肉在青玉碟上沾了点雪盐,方才送入唇间。光是这个动作,我就断定,此人一定系出名门,家世优贵。换作是我,哪会麻烦得吃橙还要沾盐?加上空的道境,此人多半来自清虚天。只要和他一交手,我就能完全确认。凝神聆听了片刻,周围的人都称呼他为美髯公,正是这家怡春楼的老板。

清虚天的高手在这里开妓院,傻瓜也猜得出有猫腻了。我心不在焉地把玩怀里女人,暗自忖道,怡春楼是清虚天在红尘天的情报网?这和夜流冰此行有没有关系?我要否要借机生事,挑起各方势力的冲突,令他们暴露更多的东西?

“美髯公,小凤仙也快梳妆打扮完了吧?”那个末那态的妖怪啃着猪腿,嘴里含糊不清地道。

“霸天虎,你小子急什么?等不了的话就地解决好了。”不等美髯公答复,邻座的李老头冲着末那态的妖怪抢白道。

霸天虎眼中凶光一闪,似要发作,又强行按捺下来:“我倒是可以就地解决,只是你李老头,怕连这个能力都没有了吧?”

座上的妖怪一阵哄笑,污言垢语齐喷。李老头摸了摸山羊胡,好整以暇地道:“有没有能力不是空口白话说出来的,要试了才知道嘛。”侧过首,转而与鸠丹媚寒暄起来:“小哥贵姓?是来锦烟城做买卖的吗?”

鸠丹媚从容答道:“咱叫林虎,和大哥林龙都是采药为生。听说锦烟城的女人漂亮,特地来玩玩。”

“虎弟,你怕什么?”我粗鲁地喊道,“咱哥俩虽说采药为生,但有时也干没本钱的买卖!听说这里乱得很,只要拳头硬,就能发横财!”鸠丹媚的色鬼说辞,根本瞒不了真正的老狐狸,与其让他们探测我们的底细,不如显示出一个活脱脱的强盗本色,反而不会引人生疑。

听到我的话,大多数人都显得不屑一顾。秋轩哼道:“乱?你要敢在锦烟城胡作非为,秋某保证你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我一把推开怀里的妖娆,狞笑道:“我呸,老子偏不信这个邪!谁要是活得不耐烦,尽管来试试老子的拳头!”打定主意,要高调地嚣张一把。锦烟城既然有清虚天的势力,难保就没有吉祥天的势力。如果能引起对方关注,和吉祥天联络上,双方大可以携手合作。

“砰!”秋轩手掌含怒一合,将水晶盏捏得粉碎。“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粗鲁污浊的蠢物,你也配来此处?”他厉声道,目光缓缓掠过在座众人,“各位,这个蠢物想试试拳头,不知哪位有兴趣指点一下?”

我霍然起身,乜斜地瞧着秋轩。他也算是个角色,自己不动手,想要挑唆别人出头。能在锦烟城混出道的,果然都有几根弯弯肠子。

“林龙小哥拳头硬,自然胆气壮,秋轩兄何必大动肝火呢?美髯公还没有发话,你岂不是喧宾夺主?真要动手,也得等美髯公首肯才是。”李老头看似劝架,实则火上浇油,又对我笑道,“秋轩兄是锦烟城昔日的城主,难免火气旺一些。”

“既然是以前的城主,那么现在就不是了。”我打了个哈哈,难怪秋轩会对我发难,原来是借机发泄胸中的不满。现在的锦烟城乌烟瘴气,各方势力纠缠盘踞,不再由他说了算,自然不爽。而李老头至少透露了两条消息。第一,秋轩是这里的地头蛇。第二,美髯公的势力足以令秋轩低头。

美髯公神色淡然:“小凤仙的梳妆还要等上一会,各位若是嫌闷,弄点热闹出来也无妨。”

李老头嘿嘿一笑:“林龙老弟,是驴子是马,就拿出来遛遛吧。俗话说,美人爱英雄。你要是拳头真够硬,小凤仙说不准就看上你了。”

“谁能摘得小凤仙,凭的是丹药、法宝,和拳头可没什么关系。”西首,一个胖财主模样的人懒洋洋地道,无聊地转动着手上的血玛瑙扳指。此人服饰镶金戴玉,珠光宝气晃得人眼花。同伴是一个瘦小的汉子,也是富贵装扮,浑身上下能挂珠宝的地方都挂满了。他俩这一桌颇显独特,是唯一没有叫妓女服侍的。

“咱手里有的是好药草,还怕小凤仙花落他家?”我用力拍拍腰包,挑衅地瞪着秋轩。后者的随从已经忍耐不住,只等秋轩一声令下,就要拔刀相向。

“小子你实在太狂,让俺阿里巴巴来教训教训你。”无论在哪里,不长眼的出头鸟总是有的。一个白脸妖怪勒紧裤带,当先跳了出来。身后众妖叫嚣呼喊,把果皮肉骨向我雨点般扔来。

我一个箭步冲到场中,对阿里巴巴拱拱手:“朋友,咱和你没什么过节,何必动粗?”这伙妖怪相隔霸天虎一桌甚远,席间也无交谈,应该并非一路。如果霸天虎是魔刹天暗插的钉子,那么阿里巴巴就不会是。

阿里巴巴仰头狂笑:“你们听听,龟儿子害怕啦!小子,想要活命,乖乖把身上的药草全交出来,然后磕上三个响头,俺就饶了你。”拔出背后双钩,耀武扬威地晃了晃。

我心中发笑,搞了半天,对方是想谋财。李老头在下面自言自语:“同行是冤家,强盗也一样啊。”分明指阿拉巴巴一伙干的也是没本钱的强盗买卖。我顿时心中雪亮,强盗抢劫,就要销赃卖个好价钱。秋轩身为锦烟城的地头蛇,是提供这方面渠道的最佳人选。既然双方合作,阿里巴巴为秋轩出头就顺理成章了。

“去你姥姥的!”我大吼一声,挥拳击向阿里巴巴。法术、妖力一概不用,单凭元力,足够收拾这个转态的家伙了。

阿里巴巴稍稍侧身,双钩上下展动,寒光直奔我的小腹、膝盖两处。“梆梆”两声,我不退不挡,任由钩刃扫中自己。阿里巴巴一愣,我的拳头已击上对方胸膛,“砰砰砰”,虽说一拳可力毙对手,我还是连续用了几十拳,打得阿里巴巴胸口碎裂,才把尸体一脚踢开。

怒喊叫骂声中,阿里巴巴手下的妖怪全都冲了出来。我照旧不管对方刀剑加身,只是挥拳猛攻,横冲直撞,给人以不懂术法的莽汉印象。一盏茶的功夫,地上躺满血淋淋的尸体。

“老子不想惹事,但也绝不怕事!”我伸舌舔了舔拳头上的鲜血,直愣愣地喊道。

满座议论纷纷,秋轩面子下不去,一撩衣摆,就要上场。胖财主重重打了个哈欠,不耐烦地道:“打一场就够了,难道还要一场接一场闹下去?我们来捧小凤仙的场,可没兴趣看死人。”

“金福兄说得是。”独坐一隅的中年英俊男子忽然发话了,他峨冠博带,宽袍广袖,一直斜靠在侍女怀里,眯着眼睛打瞌睡。如今双眼忽睁,犹如虚室电闪,使人不敢直视。

美髯公微微一笑:“丹石公开了口,秋轩你就忍耐一下吧。小凤仙也快出来了,你就别惊吓佳人了。”目光与丹石公在空中一触,各自避开。

秋轩对丹石公也十分忌惮,怨毒地盯了我一眼,闷头坐下,一言不发。

美髯公,丹石公,这两个“空”的高手显然都用了假名。这也意味着,他们的真名可能会暴露身份。我暗自思量,瞧双方的神色,似乎颇有渊源,但又并不合拢。锦烟城的形势,还真够复杂的。

“果然是一条过江龙啊!”李老头举杯向我致意,口中大声赞道,“林龙兄弟,你身负何种神功,居然刀枪不入?”

“咱大哥曾经吃过一颗昆吾果!”鸠丹媚左顾右盼,一派狐假虎威的神态。

四下里一阵哗然,美髯公也微微动容,忍不住发问:“世上真有昆吾果么?”据传产自至阴至寒之地的昆吾石,如果常年受地火烘烤,就能结出一种叫做昆吾果的奇物。一旦服食,全身肌肉会比昆吾石还要坚韧。这本是北境荒诞不经的谣言,试问至阴至寒之地,又哪来的地火呢?空空玄明确告诉过我,昆吾果是北境大众的臆淫产物。

我向鸠丹媚投去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谁说没有昆吾果?咱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但那个鬼地方太恐怖了,我可不敢再去了。不然摘上几万个,保准大发横财。”

四周一片轰然,众人的眼睛都红了。“几万个?”李老头眼珠乱转,“林龙兄弟别拿大伙开涮,昆吾果这种传说中的珍品,一个也多了,何况上万?”

“老子骗你不是人!那座昆吾石山就在地沟下面,一半黑一半红,黑的一面光秃秃得滑不溜手,红的一面结满了椭圆的大果子!”我摆出被冤枉的义愤表情,心道我不是人,是人、妖、魅的合体。

美髯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情故作平淡:“地沟下的昆吾石山?这倒是奇了,不知是哪处地沟?”

“就在红尘天的……”

“大哥!”

我看似鲁莽地脱口而出,鸠丹媚看似为了保密而喝止,两人配合得衔接自如,天衣无缝。从我击杀阿里巴巴,高调出场开始,鸠丹媚就察觉出了我的意图。借着李老头的发问以及元力的特性,她编造出子虚乌有的昆吾果,诱引各方觊觎。几万个昆吾果,意味着几万刀枪不入的军队。在战火连天的北境,还有比这更诱人的东西吗?即使梵摩和楚度见了,也得动心啊。如此一来,锦烟城的各方势力会和我主动接触,不管是硬逼还是软诱,暗藏的身份都会自动浮出水面。最关键的是,夜流冰也在锦烟城,很快就会得到这个消息。他将如何行动?他和城里的哪些人会有接触?一路顺藤摸瓜,我们大有机会找出夜流冰此行的真正目的!

“姓林的,你真见过上万颗昆吾果?”霸天虎浓眉轩扬,把怀里兀自撒娇的妓女推开。

我心叫第一条吞饵的大鱼来了,刻意吞吞吐吐地道:“这个嘛,那个嘛,咱常常管不住自家的嘴,各位就当我胡说八道,信口雌黄。哈哈,小凤仙怎么还不出来?”我知道越这么说,对方就越相信昆吾果真有其事。

霸天虎森然道:“你耍我们?我等可不是供你消遣的。来人,替我拿下这个骗子!”身后的妖怪如狼似虎地冲出。

“且慢。”李老头慢条斯理地道,“林龙兄弟只是开个玩笑,没什么恶意,霸天虎你又犯什么浑?美髯公的地盘,由不得你作威作福。”

霸天虎双手按住桌子,身子前倾,犹如作势欲扑的饿虎:“老匹夫,你真要和我作对?”

李老头从腰间抽出旱烟袋,在鞋底敲了敲,点着石火,美滋滋地吸了一口:“我和林龙兄弟一见如故,瞧不得他被人欺负。谁要对他动手,就得掂量掂量。”

第二条大鱼上钩!我对李老头一抱拳:“多谢李老哥仗义相助。”掏出一大把万年白线茯苓,在他桌上“哗”地撒开。“一点小意思,还请老哥笑纳。”

众人瞠目结舌,万年茯苓只能算是非常普通的药材,但白线的万年茯苓价值连城,服用后至少能长上几年功力。我这般浑不在意地送出去,可想而知,我身上有多少珍贵的顶级药草。上下一对证,关于昆吾果的消息又确实了几分。

“人傻,钱多。”众人瞧我的眼神越来越灼热,每一张脸仿佛都化成了雪亮的爪牙和亮晶晶的口水。

“林兄弟快快收回去,我怎么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李老头客套推让了一番,才收好万年白线茯苓,连连称谢。

我心中一动,这等珍贵的药材,李老头随手放进怀里,并不多瞧几眼,显然不太稀罕。晃动着手里的旱烟袋,李老头道:“从今往后,林兄弟就由我罩着了。”

“老匹夫,你罩得了吗?”被激怒的霸天虎轻按桌子,茶盏碗碟如同弹珠跳起,在半空变化成五色斑斓的毒蚊怪虫,“嗡嗡”地向李老头飞去。

“雕虫小技。”李老头不慌不忙地吸了一口旱烟,一团烟雾呼地喷出,烟雾过处,毒虫纷纷坠落,落地时化作碎裂的杯盏。

“砰!”霸天虎面色紫气一闪,上前跨出一步,整个地面猛然颤抖起来,仿佛有什么凶兽正要从地下钻出。李老头面色凝重,狂吸旱烟,一团团烟雾激烈涌动,绕着他聚而不散。

正当双方剑拔弩张之际,洋洋盈盈的弦乐声忽然响起,一个美妙悦耳的女声袅袅传来:“有劳诸位大爷久等,凤仙姑娘已经准备好了。”

我不由一愣,这个女人的声音似曾听闻。转念间,弦乐丝竹声大作,极尽宛转缠绵。屏风后冉冉走来十来个美貌婢女,彩云拱月般簇拥着一个身披绛红蝉翼纱的粉黛佳人。

为首的婢女美目流转,娇滴滴地道:“凤仙姑娘来了。”声音令人骨头发酥,越听越熟悉。再仔细审视,为首的婢女,以及这个名叫小凤仙的清倌人,居然全是我的老熟人!最要命的是,婢女目光与我相触,顿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震惊之色,分明认出了我!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锦烟城 下一章:第009章 竞价
热门: 莫雷尔的发明 游戏旅途 鲁班的诅咒 觉醒日1 再见玉岭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闻香榭之一脂粉有灵 地海传奇6:地海奇风 都市妖奇谈 天官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