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煽风点火

上一章:第003章 火焚花田 下一章:第005章 突围战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骄阳似火,没有一丝风,黄土坡的山道被烘烤得冒出了热气。两旁植木纹丝不动,卷曲打焉的草叶无精打采地垂下,似乎在闷热的天气里昏昏欲睡。

树丛草窝内,万名山魈静悄悄地匍匐,一双双眼睛隐隐透出碧光。

“来了。”鸠丹媚拨开茂密的枝叶丛,探头望去,远处妖影喧腾,尘烟滚滚飞扬,一路妖军正从北面疾驰而来。

“从扬起的尘土势头看,妖军在三千左右,车马货物的数量不少,很可能是开赴前线的运粮队。”猪哥亮气定神闲地分析道。“队伍队形散乱,显然没什么防备。”

“老规矩,全部做掉。”我盯着渐渐走近视野的妖军,犹如耐心等候猎物的猛兽,直到对方全部进入了埋伏圈,才断然下令,亮出了锋锐嗜血的爪牙。

山魈旋风般扑出,从四面八方冲入妖军阵营。几千个妖怪措手不及,被杀得人仰马翻,混乱不堪,山道喷出了无数股鲜红的血泉,在阳光下昭显出血腥的异样艳丽。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哪一路的?认错人了吧!”

“怎么像是清虚天的人,我们不是盟友吗?”

妖怪们手忙脚乱地大喊,挤压推搡,慌成一团。山魈则一言不发,闷头狠杀,毫不留情。这几个月来,我传授了山魈许多清虚天的法术,虽然他们施展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效果更妙,留在妖怪尸体上似是而非的伤口,反而会使人怀疑是清虚天欲盖弥彰的伎俩。真要是一模一样的清虚天法术,只能徒增嫁祸之嫌。

妖怪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澎”,一颗妖兵的头颅带血冲天飞起,摔落到跟前。我平静地望着头颅上鼓凸的翻白眼球,心中一片漠然。这已经是山魈们的第十次围剿了,凡是在魔刹天巡视的小股妖军,一旦被我们发现,便绝无幸理。如果屠杀花精让我觉得于心不忍,那么习惯了战场的一次次杀戮之后,我开始无动于衷。

任何东西,都会在习惯中麻木。

妖怪们竭力稳住阵脚,四五成团,布成一个个圈形的防御小阵,拼命顽抗。山魈们忽地四散开来,熟练地分成两队,从头尾两端再次冲入战场,将对方的阵形撕裂,搅成一锅乱粥。

战到酣处,山魈们不再掩饰,纷纷显出各自本相法身。有的暴涨如巍巍山岳,岩石般宽厚的巨脚大肆践踏,把妖怪们踩成肉泥;有的展翅冲天,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频频扑击;有的横冲直撞,犄角迸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束;有的化身缥缈气雾,发出阵阵勾魂摄魄的歌声……

“这些山魈的作战配合越来越纯熟了,假以时日,必将成为一支纵横沙场的精兵。”望着不断栽倒在血泊中的妖怪,猪哥亮露出满意之色。

“这是你的功劳。”我坦言道,术业有专攻,我并不擅长行军练兵,索性放权给猪哥亮,由他负责操练山魈。百日下来,山魈们以战养战,演练配合,俨然有了几分军队的腔调。

“亮并非将才,充其量只是一知半解。”猪哥亮颇有自知之明,“魔主大人欲成大业,必须招揽精通兵法的良将。”

鸠丹媚道:“楚度出现以前,北境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北境众生早已习惯了各自修炼作战,哪里去找领军打仗的将才?”

“我有一个极佳的人选。”我脑海里浮现出龙眼鸡古灵精怪的模样。早在血戮林,这小子便展露出了杰出的军事天赋。需费一些手段,才能令他与楚度反目,投靠到我的麾下。

此时,伏击战接近尾声,场上只剩下几十个妖怪浴血苦战,狼狈支撑。其中一名花脸妖将尤其勇猛,左冲右突,势若疯虎。手中一对巨大的八角铜锤舞得呼呼有声,风雨不透,山魈们甫一接近,就被强烈的锤风震开。

“是白眉山的黄老虎!此妖在魔刹天出了名的好勇斗狠,至少有转态修为。”鸠丹媚跃出丛林,向花脸妖将黄老虎扑去。

“让我来吧。”我看似随意跨出的一步,犹如御风轻舞,后发先至,掠过鸠丹媚数丈之遥,将魅舞的精髓发挥得妙到颠毫。

“澎澎澎……”举手投足,我从容挥洒,一个个挡在前方的妖怪飞了出去,喷溅成肉泥血块,全无招架之力。山魈们知趣地散开,场中空留下黄老虎孤单单的一人。

“你是……林飞?”黄老虎又惊又骇,眼角余光瞄向周遭,双锤示威般高举过顶,肩胛的肌肉块块鼓起。

“放肆,你应该称呼本座为魔主。”我淡淡一哂,仿似闲庭信步,向黄老虎走去,气机死死锁控住方圆十丈。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我的感应。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黄老虎不自觉地向后退去,手臂微微发抖,鲜血顺着锤角淌落,滴在赤裸的胸毛上。

我亦步亦趋,逼向对方。黄老虎面色如土,不断后退。

我的心灵忽而臻至一种玄妙的状态,仿佛天地万物,匍匐脚下,任由我摆布操控。眼前的妖将,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手捻死的蚂蚁。他微张的汗毛,收缩的瞳孔,加快的心跳,妖力贯通四肢的流向分布……无不被我清晰捕捉。

一阵窃喜涌上心头,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调养,我不但法力尽复,还隐隐有了迈入末那态的突破预兆。

狂吼一声,黄老虎再也无法抵抗我不断高涨的威压,双锤抡起,向我轰然砸落。

我昂然而立,不躲不挡,准确无误地判断出对方是在虚张声势。

果不其然,声势威猛的双锤压至头顶,突然向左右分开,锤柄呼地脱手,掷向我的双肋。黄老虎翻身跃起,头也不回地弃锤狂逃。

我轻笑一声,脚步微错,贴近他的后背。黄老虎猛然转身,双腿间诡异地甩出一条粗如锤头的虎尾,又快又狠,凌厉抽向我的脸。

“花样还不少嘛。”我悠然飘起,身影贴着抽动的虎尾灵妙转动,探手轻松抓住虎尾,生死螺旋胎醴透掌而出。虎尾凭空不见,生死螺旋胎醴过处,黄老虎的双腿、小腹、胸膛一一消失,整个人仿佛被虚空无声无息地吞噬了。

刹那间,我似乎连通了另一个世界:血浪翻腾,黑雾弥漫,恶鬼凶灵的哀嚎凄叫响彻天地。

黄泉天!我心头一颤,蓦然生出感应。滔滔奔腾的幽冥血河中,一双赤红如火的眼睛浮现出来,与我遥遥对视,目光中充满了无法置信的惊异。

“龙蝶!”我几乎要脱口喊出这个名字。转息间,龙蝶已经隐入血海。我试图搜找他藏匿的方位,然而视野被无边无际的幽冥波涛淹没。阴戾之气陡然暴涨,铺天盖地向我卷来,像要把我从魔刹天硬生生地拽入黄泉。大惊之下,我立刻分离生死螺旋胎醴,碧色的生胎醴旋转成飓风,割断了与黄泉天的联系。

回过神来,我兀自感到肌肤阴森发寒,鬼魂们的刺耳嚎叫仿佛还回荡在耳边。我不由忧喜交加,这是我第一次主动找上龙蝶,大改过去他暗我明的不利局面。但以我目前的实力,还不足以破除阴阳之隔,探窥黄泉天。只有生死螺旋胎醴大成,我才有机会深入黄泉,找出龙蝶,永绝后患。

“魔主神功盖世,举世罕见。”猪哥亮在背后呼道,语声难掩惧意。黄老虎死得如此奇诡,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鸠丹媚也喜滋滋地赞叹起来:“小色狼现在真的好厉害,就算我已是末那态,也挡不住你这稀奇古怪的法术。”

“江河不遇到海洋,永远不会知道自身的渺小。大道无极,我还差得远呢。”我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蚀魂壑的囚禁岁月,不但沉淀了我所有的浮躁,还因为七情的觉醒,使我依稀感受到了冥冥中的道。而越是道境提升,便越能察出自己的不足。

山魈们开始清理战场,己方尸体全部销毁,不留丝毫蛛丝马迹。捣翻着妖军运载的货物,猪哥亮捧起一堆丹药,递到我的面前:“魔主大人请看,三十车的货全是药草。”

我捏碎一颗鸽卵大的红色丹丸,闻闻气味,又轻轻舔了舔:“炼制的主要原料是黄精、血参和七星肉质,都是补血修元的疗伤药。这批货多半是送往前线的红尘天。”

猪哥亮欣然称是:“看他们车马行进的方向,的确是奔天壑而去。”

我走到一具妖将的尸体旁,仔细摸索,从束甲的腰带内侧找出了一块令牌。紫铜打制的圆形令牌中央,镌刻了“补给军,第十三大队,商毛松。”几个字。

“这是标明身份职守的令牌。”猪哥亮介绍道,“正式从军的每一个妖怪都有。”

把玩着手里的令牌,我的目光落在了散乱一地的药材上:“这也许是个机会。”

猪哥亮眼神一亮:“魔主大人莫非想让山魈变化成运药的妖军,借机混入红尘天?”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要亲自率领三千山魈,前往红尘天的战场。只有确保楚度的大军被吉祥天击败,我才能趁势而起,捞取最大的利益。”在魔刹天,我顶多小打小闹,难以对楚度造成强有力的打击。混入红尘天可就不同了,虽然我无法直接抛头露面,但在魔刹天与吉祥天交战的紧要时刻,偷偷制造几场大混乱,便足够决定整个战局的胜负了。

猪哥亮思虑片刻,道:“既然魔主大人决议已定,亮愿领一部分山魈,赶往魔刹天与清虚天之间的天壑,对那里驻扎的妖军采取骚扰的战略,把嫁祸这场戏继续演下去。”

我微微一笑:“吉祥天在清虚天应该会暗插一个够分量的内应吧?到时候我再联络隐无邪,让他推波助澜一番。”

即刻整军,我们兵分两路。三千名精锐山魈变化成妖怪的模样,驾着装满药材的车马奔赴红尘天。我和鸠丹媚虽然不会变化,但也涂脸粘毛,细细乔装打扮了一番。其余七千多山魈跟着猪哥亮,冒充清虚天的人继续开展游击战。

紧急行军十余日,我们抵达至龙门天壑附近。一路上,岗哨关卡逐渐密集,临近天壑处,妖军更是层层布防,安营扎寨。沿途的茂林里时不时冒出点点寒光,一群群妖兵在天空来回逡巡,展开的翅膀撩起阵阵狂风。

“站住!”树木搭建的寨楼前,一队妖军喝止住了我们。再往里走,是密密麻麻的妖军兵营,把龙门天壑所在的大湖围得犹如不透铁桶。粗略估算,这里驻扎的妖军至少有十万之众。

“我等是押运药材的补给军,还请将军放行。”一个冒充队长的山魈赔笑掏出令牌,递了过去。我混夹在队伍中间,悄悄打量四周的兵营分布。

“所有人下车。”为首的妖将接过令牌看了看,挥臂喝道。手下的妖兵纷纷围上来查验药材,并对我们逐一验对令牌。这里的防卫警戒,明显比沿路森严许多。

“咦,你们的队长黄老虎呢?”妖将目光炯炯,从我们一行身上掠过。

黄老虎的令牌早被我连同尸体送去了黄泉天,幸好我们早有准备。山魈打着哈哈道:“黄将军临行前身体抱恙,所以没有跟来。这支押运队暂时由我这个副队长统领。”

“身体抱恙?”妖将神色愕然,额头的黑白色条纹斑拧成一团,他深深地望了一眼山魈,“难道黄老虎半年前的旧伤发作了?”

我直觉地感到他有些不对劲,灵机一动,抢在山魈应答前叫道:“黄将军只是叫嚷着肚子痛,小的们也不知是不是旧伤。”对方言辞似乎暗藏试探,万一黄老虎根本没受过什么半年旧伤,山魈顺水推舟地敷衍称是,岂不反中了妖将的圈套?

妖将狂笑一声,猛然抽出背后的双矛,口中大吼:“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最好乖乖跪倒在地,束手就擒接受盘查!再敢妄动,就把你们当作敌军细作当场处决!”

周围近千个妖兵顿时舞枪弄棍,紧逼上来。

我暗叫糟糕,不知哪里暴露出破绽,引得对方起了疑心。嘴上兀自强辩:“将军何出此言?我等辛辛苦苦押送药材来此,怎会是敌方细作?将军莫要冤枉了小的们。”

在我的示意下,山魈们七嘴八舌地抱怨起来,将含冤受污的表情演绎得淋漓尽致。

妖将展开双矛,乌黑发亮的矛尖直指我的胸膛,一个劲地冷笑:“你也算狡猾。不错,黄老虎身上的确没什么旧伤。但他既不会肚子痛,也不会抱恙生病。因为在他六岁时,机缘巧合地吞服过一株万年车马芝!”

我心头一沉,立刻明白己方露馅的原因了。空空玄曾经提到过车马芝这种灵草,形状类似一个驾着马车的小人。车马芝灵智半开,几近成精,堪称北境最神奇的药草之一。据说服食过车马芝的人,百病不染,百毒不侵,又怎会抱恙成疾呢?“将军说笑了,车马芝何等珍贵,哪里能随便遇到?”我给鸠丹媚使了个眼色,形势不妙,逼不得已只好放手蛮干了。

“说笑?老子刚巧也是白眉山出来的,和黄老虎情同手足,对他的事再清楚不过了。”妖将猛然喝道,“尔等还不放下兵刃,乖乖从实招来?”又恶狠狠地吩咐手下妖兵,“他们胆敢抵抗,格杀勿论!”

我默立片刻,无奈长叹一声:“将军难道不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自取灭亡么?”

妖将倒也机灵,听出了我言语中的杀意,双矛顷刻舞成一团呼啸的光影,疾刺而来。

我倏然跃起,迎向双矛。一拳“轰”字诀全力击出,犹如电光火石,破开双矛。

“砰!”妖将胸膛塌碎,铁铸的双矛化作碎片激溅。

“先杀回去!”我厉声叫道,转身扑向来路。“喜”浮出神识,化作熊熊烈日,灼热的光焰喷射向几十车药材。山魈们纷纷显出原形,跟随我汇聚成一条奔腾的怒龙,冲向妖兵,誓要杀出一条血路。

“敌袭!敌袭!”妖怪们大呼小叫,纷纷堵截追击,附近的妖兵前仆后继地杀来。寨楼上响起刺耳的竹哨声,从最近的一座兵营内涌出流水般的大队人马,气势汹汹地扑向我们。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3章 火焚花田 下一章:第005章 突围战
热门: 名侦探的咒缚 超凡黎明 未来天王 大唐悬疑录2:璇玑图密码 官路(我的官样年华) 百骨夜宴 灾厄纪元 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 民调局异闻录5·赌城妖灵 从天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