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火焚花田

上一章:第002章 假空中 下一章:第004章 煽风点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艳阳高照,花田姹紫嫣红,仿佛绚丽的云霞飘落大地。五彩缤纷的花瓣摇着透明的露水,如同彩蚌吐珠,锦浪般随风起伏。

“大部分花精都被征召入伍,留在家园的只是一些老弱幼残,数量约在六万名左右。”猪哥亮盯着下方的花田,胸有成竹地道,“以山魈们的实力,收拾这些花精绰绰有余。”

半空中,“哀”化作一片灰雾裹住了我、鸠丹媚和猪哥亮。一万名精选出来的山魈有的化成老树盘根,有的变做山岩耸立,有的钻入地底,有的在天空凝聚成云雾……从四面八方,将一望无垠的花田包围得严严实实。

“有六万多花精?”我倒抽一口凉气,心中生出一丝犹豫。虽然我打定主意,要拿花精开刀,但事到临头,难免有些不忍。毕竟我曾经做客花田,和那些爱哼小调的小妖也算有旧。

“花精是魔主大人绝佳的立威对象。”猪哥亮续道,“当初为了保住花精一族,鸢尾大将军屈从楚度淫威,连自己的女儿都送出去了。杀了花精,就等于狠狠刮了楚度一记耳光。”

鸠丹媚恍然道:“这等于是在告诫魔刹天所有的妖怪,楚度并不能庇护他们。”

“主母冰雪聪慧,一点就透。”猪哥亮得意地摇晃着招风耳:“亮要让他们知道,哪怕牺牲再大,哪怕投顺楚度,也不能保得平安。这么一来,许多被楚度武力恫压,而不得不效忠的妖怪,就要重新考虑了。”

鸠丹媚像是对主母这个称呼十分满意,花枝乱颤地笑了一阵,道:“或许他们会生出异心,但不见得真敢出头反抗楚度。”

“若在平时,他们心里再怎么反抗,还得忍气吞声地听从楚度号令。眼下却不同。”猪哥亮笑眯眯地反问道,“主母玩过滚雪球么?一颗小小的雪球,在平坦的雪地里滚得再远,也不能滚成大雪球。可在雪山上就不一样了,从山顶滚下去的雪球,最终会变成声势浩荡的雪崩。”

我明白猪哥亮的意思,沉吟道:“如何才能将雪球从山顶滚落呢?”

“魔刹天与吉祥天开战,雪球就已经放在山顶了。”猪哥亮阴笑道,“我们要做的,只是轻轻地去推一把雪球。只要楚度对外战事不利,对内难护部属,魔刹天的大雪崩就不可避免。”

他越说越兴奋:“楚度号称魔刹天之主,统帅千万妖军,可真正效忠他的有多少?魔刹天的妖怪中,响应沙罗铁树开花传说,而忠于楚度的约在五成左右,剩下的五成里,人云亦云的盲从之徒占据了一成,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占据了一成,摄于楚度威压,不得不屈服的占了一成,远逃他乡,躲避楚度的又占了一成。只有最后一成,才是对楚度死心塌地的愚忠份子。”

“所以只要有一成的雪球滚下山,就能滚出九成的雪崩,剩下的一成也难以兴风作浪。”我微微一笑,“如果给楚度足够的时间整合魔刹天,当能令所有妖怪效忠。”

“可惜他没有时间。因为楚度并不是真正的魔主,所以他不得不急于求成。也正因为如此,亮才断定真正的魔主另有其人。”他含笑看看鸠丹媚,顺势拍了个马屁,“也只有真正的魔主大人,才能令主母这样的魔刹天第一美人倾心。”

“你倒是好眼力。”鸠丹媚媚笑着挽紧我的胳膊,挺拔的豪乳有意无意地挤压,带来阵阵销魂滋味。“小色狼,你的军师都分析得这么透彻了,还不快点下手?”

猪哥亮见我还在犹豫,劝道:“魔主大人,一将功成万骨枯,死几个花精没什么大不了的。”

“一个不留么?”我喃喃地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猪哥亮森然道,“要怪,只能怪他们站错了队。”

我默然半晌,一口三昧真火喷出,射入花田。由于花田地形复杂,状若迷宫,花精藏起来很难寻找。因此我们的计划是先引燃花田,将它烧成平地,山魈再趁势大举围剿。

三昧真火落入花丛,预料中的大火并没有出现。蓝汪汪的泥田像波浪一般起伏,自动喷出一股亮晶晶的泉水,迅疾浇灭了真火。

猪哥亮微微一愣:“我早听说凡火难以伤及花田,想不到连三昧真火也不行。”

“花田能在魔刹天生存至今,当然有些小门道。”我连续喷出几十口三昧真火,大团大团的火球迅猛扑入花丛。泥田随之冒出千百股泉眼,犹如水瀑喷泻,眨眼间覆灭了火团。

我冷哼一声,“喜”从神识喷薄而出,化作一团滚动的火球冲入花田,灼热的光焰如绚彩烟花向四周激射。

一道道喷泉刚刚冲出泥土,就被“喜”的光焰蒸发,连蓝色的泥层也被灼烧成了嗞嗞冒烟的焦炭。火苗一下子窜高,赤红的火舌吞吐,数处花丛“噼啪”燃烧,化作滚滚烈焰,火势开始向周边漫延。

“让属下助上一臂之力。”猪哥亮的招风耳忽地扇动,劲风源源不断地卷入花田,带动火势迅速扩大,转眼覆盖了方圆数十亩。

赤浪翻涌,浓烟弥漫,花田终于陷入了熊熊火海。“喜”像一头发狂了的猛兽,横冲直撞,恣意践踏花田。狂风紧随其后,将大火鼓吹高涨,以惊人的速度推向燎原。

随着“喜”不断深入花田,片片鲜花丛灰飞烟灭,赤红的火舌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贪婪地吞噬所有鲜活的生命,火光冲腾而起,浓密的黑烟滚滚翻腾,遮住了天空。

美丽祥和的花田变成了修罗地狱,到处传来花精惊恐的叫喊。不少花精浑身冒火,强行冲出花田,神情慌乱,四散奔逃。

“哇哇哇,为什么突然着火?谁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一个满头紫绒毛的肥胖花精在火焰里痛苦打滚,嘴里发出高亢尖锐的哀唱声,正是和我赛过歌的花田第一男高音——牵牛。

我默默地望着他,对山魈下达了进攻的号令。

一万名山魈从各个方向扑出,凶神恶煞般杀向逃出花田的花精。甫一接触,花精们溃不成军,断臂残肢横飞,碎皮片肉激溅,连抵挡山魈一合的实力都没有,惨叫着倒在血泊中。

这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没有丝毫悬念。花田内,“喜”肆意作孽,将鲜艳花丛烧成漫天飞扬的炭灰,扒皮一般,裸露出一望无际的黑黄色土坑;花田外,山魈层层把守,无情格杀,不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无数花精在火焰里哀嚎挣扎,痛不欲生,无数花精逃出花田,又如同被割掉的稻草纷纷仆倒,丧生在山魈层出不穷的攻击下。

天空映成了红黑色,大火持续了整整一天,山魈们也不停断地杀了一天。花田满目疮痍,变成了冒烟的废墟,偶尔有几片卷蔫残破的花瓣,被风一吹即刻灰飞。空气中飘浮着各种焦味和血腥味,掺杂在一起令人作呕,到处是花精尸体的残骸,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触目惊心。

我收回了“喜”,飘落在地,望着一片狼藉的花田,久久一言不发。

“花田很美,很安详,像是一个色彩缤纷的摇篮。”我想起小公主的话,不觉一阵惘然。为了一己之私,滥杀无辜,我是否已经越走越远?

“魔主大人不必挂怀。”猪哥亮察言观色道,“日后一旦魔主大人落败,我和主母的结局也和这些花精一样,甚至会更凄惨。”

我心中蓦然一凛。他说得没错,这原本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残酷争斗,一时心慈手软,只会连累自己人。当年小公主为了花田,不也出卖了我和海姬、甘柠真吗?“搜遍花田,不要放过一个活口。”我毅然下令,再无半点动摇。生逢乱世,只能牺牲别人保全自己。

山魈们如狼似虎般冲入花田,所有尸体都被摘掉脑袋,以确认不是在装死。重伤昏迷的花精,无一例外被补上一击,送往黄泉天报到。

远处突然传来愤怒的咆哮,一个矮小的人影浑身冒火,跌跌撞撞地冲过几名山魈的阻拦,向花田外奔逃。

“放他过来。”我一挥手,山魈们纷纷让开通路,任凭他冲到跟前。

“鸢尾大将军,好久不见了。”我平静地望着他,这个老熟人模样狼狈不堪,络腮胡子被烧光了,脸上一块黑一块红,衣衫各处还燃着火,裸露出来的皮肤焦黑一片。

“你……你……你是……”鸢尾大将军惊骇交加地看着我,在我强大的气势压迫下,他“扑通”半跪在地,耳鼻缓缓渗血。

我好整以暇地道:“大将军寿辰之日,我曾经亲自上门道贺。大将军贵人事多,恐怕早就忘记我这个不起眼的小人物了。”

“是你!我……我……我认得你!你叫……叫林飞!”鸢尾大将军神色一震,不能置信地叫道,“怎……怎么会是你?你不是被……被魔主大……大人关押了吗?”

猪哥亮一脚踢倒鸢尾大将军,呵斥道:“瞎了你的狗眼!你眼前的,才是真正的魔主大人!”

鸢尾大将军脸上露出茫然的表情,旋即爬起来,满目怨毒地盯着我:“原……原来是你毁……毁灭了花田!为什么?为什么要烧……烧掉我们的家……家园?为什么要杀害我……我……我的族人?你想和楚度斗,尽……尽管去找他,为什么要杀害无……无辜?”

“无辜么?身为棋子,就要承受棋子的命运。”我长叹道,“花精一族投靠了楚度,便是我林飞的敌人。我没得选择,你们也一样。”

“苍天啊!美……美丽的花田,何时变……变成了恐怖的地……地狱?我……我们花……花精向来与世无争,为何落……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鸢尾大将军捶胸顿足,仰天悲呼。

我面无表情:“我不会对花精斩尽杀绝的。你的女儿,我将来也会妥善安排。你好生去吧。”

“你这个恶魔!你也配当魔主?”鸢尾大将军指着我破口大骂,语气流利得出奇。

螭枪呼啸射出,赤焰矫夭回旋,将鸢尾大将军双腿齐齐射断,鲜血犹如泉喷。我冷冷地看着他:“死了那么多花精,还没有让你学会识时务么?你以为魔主是什么?美丽神奇的魔刹天传说?只有白痴才会这么想。让我告诉你,魔主的宝座是用血与火染红,是用白骨和生命堆积的!”

鸢尾大将军匍匐在地,口中大骂不止。

我正想结果他的性命,忽然心生一计。立刻下令山魈们停止杀戮,在花田寻找昏迷不醒的活口。随后对鸢尾大将军道:“既然大将军不领情,那么明日我就去葬花渊走一遭,亲手杀了小公主。”

“你!”鸢尾大将军目呲欲裂,血丝溅出眼角。

我一脚将他踢飞,笑了笑:“饶她一命也未尝不可。小公主美貌婀娜,我见犹怜,猪哥亮,你想尝尝她的味道吗?”

猪哥亮揣摩到了我的心思,十分配合地道:“被夜流冰穿烂的破鞋,属下没有什么兴趣。不如赏给山魈,十万名山魈日日夜夜地干她,想必会生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族群。要不然就把她送给血戮林的土著妖怪,他们一定会感激魔主大人的恩赐。”

鸢尾大将军浑身颤抖,张口却说不出话来,猛然一口鲜血喷出,溅得我满身。

“大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花精是否灭族,小公主是否惨遭蹂躏,取决于你的一念之间。反正你难逃一死,临死前为你的族群,为你的女儿做点好事吧。”我用脚踩住他的胸膛,继续威逼。

鸢尾大将军呆了半晌,万念俱灰地道:“你……你想要我做……做什么?说……说吧。”

“大将军果然爽快!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我装模作样地将他扶起,“你放心,我一定信守承诺,保小公主一生平安,花精一族得以延续!将来我杀了楚度,小公主便能逃出夜流冰的魔爪,岂不是为你着想?”

鸢尾大将军颓然倒地,老泪横流。

许久,山魈们前来禀报战果,花精总共阵亡六万五千三百七十二人,仅剩三个幸存者,都是在大火中烧伤昏迷的,没有和山魈照过面。

“看来魔主大人是想要留下这三个活口,栽赃嫁祸了。”猪哥亮微微一笑:“不知主公想嫁祸给谁?”

“清虚天。”我看了一眼鸢尾大将军,淡淡地道,“把他带走,教教他怎么写遗言。”

“属下明白。”猪哥亮一把抓起鸢尾大将军,拖向花田。

“那三个花精醒来以后,会相信是清虚天干的吗?”鸠丹媚问道。

“当他们看到鸢尾大将军临终前的血书,至少会半信半疑。接下来,就要看我们自己如何扩大他们的疑心了。”我把鸠丹媚揽在怀里,微微一笑,“别忘了,山魈具有变化外形的神通。而清虚天十大名门的法术,我几乎学全了。”

一个月后,一支道袍飘飘,由山魈们伪装成的清虚天奇兵,出现在了魔刹天的大地上。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2章 假空中 下一章:第004章 煽风点火
热门: 五大贼王5:身世谜图 噩梦大盗 怪屋女孩 推理者的游戏 征战五千年 天崩 最后的守护人 日本沉没 天贼 时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