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因为遗憾,所以美丽

上一章:第011章 人形逆生丸 下一章:第001章 易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夜的鲲鹏山一片寂静,春雾清寒料峭,夜露湿重。各处山道岗哨,只有零零散散的妖怪来回巡视,铁制盔甲的摩擦声显得十分刺耳。

绝大部分妖军都已开赴战场,或是镇守魔刹天的各个天壑,留在鲲鹏山的不过千数。我抓住一个站岗的妖怪,很快拷问出了晏采子的住处。

寻至主峰东侧的山头,我按下灰雾,飘向浓荫遮掩处的一座洞府。

紧闭的洞门忽然缓缓开启,让我伸手推了个空。

“你真的脱困了。”晏采子的语声突兀响起在耳畔,未见我人,便已察觉出我的到来。这等近乎鬼神的通灵感,分明源于共时交点之秘。

“是的,我自由了。”我兴奋地点点头,走入幽黑的洞口。

“自由?你只是脱困了。”石门在身后“吱呀呀”地合拢。

我愣了一下,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有什么不同吗?”

“不拘一物,不羁一念。方是自由。”洞深处,亮起朦胧的光点,晏采子的身影随着光点放大,由模糊而渐渐清晰。

“那么我永远不会有自由的一天了。在我看来,有物可拘,有念可挂,才能更好地领略生命的丰富滋味。否则,自由还有什么意义?”我不以为然地道,向晏采子走去。

虽然双方距离不过数丈,我却无法走近对方,反倒越走越远。最终,居然发现自己走到了洞府门外。

“是道阵禁制么?还真是奇特,难怪碧落赋能荣登清虚天第一名门。当初在千洞窟见识了玄凝钉签,我就该想到,前辈隐身在魔刹天。”我对着石门道。“前辈,我是来兑现当日的诺言,没理由让我吃闭门羹吧?”

“我何时关过门?”石门消失在黑暗中,我仍然站在洞内,远处是晏采子古井无波的面容。

“越是拘限,越是羁挂,就越会偏离。”晏采子轻轻一步,迈到我的跟前,“越想得到什么,就越会失去。”

我摇摇头:“难道因为怕‘失’,就不敢去‘得’?如果连渴望得到的念头,都失去了,才是真正的‘失’。”

晏采子默然。

我笑道:“我今日来此,是为了用《易经》,抵消那颗太清金液丹。”

晏采子打量了我一阵,叹道:“想不到丹鼎流的秘道术,竟然可以抗拒黄泉天的死气,令你起死回生。不过若是没有你体内的生气中和,也是枉然。”

“前辈法眼如矩。只是其中过程复杂,待我慢慢细述。”

“不必了。”晏采子漠然道,“你只需讲出《易经》之理,便可离开,其余的东西我没兴趣。”

“前辈对我体内的生死螺旋胎醴也不感兴趣吗?”我不紧不慢地诱惑道,“我敢说,即便是前辈苦修多年的醇厚内气,在质上都比它差了一筹。”

“生死螺旋胎醴?”晏采子好像有点动心了。

我不失时机地添了一把柴火:“除此之外,前辈将亲眼目睹,我是如何塑出魅胎,重得法力的。”像楚度、晏采子这样的人,俗物俗事已经不能打动他们了,只有稀奇古怪的东西才会有吸引力。

晏采子盯着我看了许久,冷笑道:“是想找一个免费的护卫吧?”

“我早说了,前辈法眼如矩!大家互惠互利,共同进步嘛。”我顿了顿,见对方没有反对,便坦言魅胎一事,又把炼出生死螺旋胎醴的经过一五一十道出。

“如果生死螺旋胎醴能够壮大,我恐怕连黄泉天也能闯一闯了。”我运转生死螺旋胎醴,黑碧双色的胎醴从肩胛处泄出,幽冥的气息与勃勃生机水乳交融在一起,宛如孪生双子。

散泄的胎醴触及洞壁,整片岩石莫明地向内凹陷,像被吃掉了一块。凹陷处,既没有裂痕,也不见碎落的粉末。

晏采子微微动容,袍袖一卷,透出至精至纯的清气,迅速形成了一个气罩,向生死螺旋胎醴罩去。胎醴犹如未觉,毫不费力地穿透气罩,两者接触的刹那,部分气罩竟然消失了,就像那块被吃掉的石壁。片刻后,生死螺旋胎醴缓缓消散在洞中。

“怎么样?这股新的力量还不错吧?”我暗地里一阵窃喜,生死螺旋胎醴太奇妙了,轻松化解了晏采子的气罩。

“何止是不错,简直匪夷所思。”晏采子满脸压抑不住的惊讶,伸手抚摸石壁,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凹陷处慢慢划动。“缺了的这块岩石,去哪里了呢?”他眉头微蹙,神色凝重。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古怪。生死螺旋胎醴再厉害,但碎石要见粉,杀人要见尸,总不会凭空把东西变没了吧?

“继续运转生死螺旋胎醴,不要停。”晏采子忽然喝道,双手按住了我的肩头。当生死螺旋胎醴从肩胛处泄出时,晏采子的手掌轻轻抖动了一下,旋即面色剧变,他的十指指尖诡异地不见了,像是被“吃”进了一个无形的大嘴里。

轻哼一声,晏采子双手冒出氤氲清气,手腕如同灵活的鱼儿飞速滑游,灵幻之极。须臾,十指指尖重新出现在手上,仿佛他又把指尖从无形的大嘴内拔了回来。

“有意思。”晏采子凝视双掌,目光闪耀着一丝灼热,“很久没有这种恐惧的感觉了。不错,非常难得的体验。就像被一点点拖向冥狱一样,恶鬼厉嚎,血流成河。”

我奇道:“怎么会这样?”

晏采子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现在我知道,缺少的那块岩石,消失的部分气罩,究竟去了哪里?”

“难道是……”我心中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骇然叫道,“黄泉天?”

晏采子缓缓点头:“生死螺旋胎醴,就像人为地打开一个通往黄泉天的天壑。胎醴过处,所有的人、物都会被吸入黄泉。”

我不禁忧喜参半,喜的是生死螺旋胎醴威力奇特,可以将对手直接送入黄泉天;忧的是对敌时,生死螺旋胎醴会波及到自己人。

“你初得生死螺旋胎醴,还来不及领会其中的奥妙。如何收敛,如何释放,如何运用存乎一心,都要花工夫琢磨,才能学会控制。”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晏采子掌心喷出一缕氤氲清气,凝成晶莹剔透的液流,裹住了泄露出来的生死螺旋胎醴。就像一个水晶球,包住了黑碧双色。

“眼下你还差得远呢。”晏采子一哂,水晶球流动起来,生死螺旋胎醴的色泽越来越淡,如同被流水冲散而逝。

我心里清楚,生死螺旋胎醴的质虽高,但量太少。只有想法子使其壮大,并参透它的奥妙,才能用来克敌对战。

晏采子又道:“生死螺旋胎醴既然可以将人送入黄泉天,也应当能将黄泉天里的东西取出来。”

我心头一跳,丹鼎流秘道术的最高成果逆生丸,不就有起死回生的奇效么?依术炼制出来的生死螺旋胎醴,也该有类似的作用吧?想到这里,我心头火热,如果生死螺旋胎醴日后大成,我岂不是要谁活就活,要谁死就死,变相地掌控了整个黄泉天?

“这对你未必是一件好事。”晏采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你离龙蝶更近了。”

“多谢前辈提醒,我自会小心。”我沉思片刻,开始将《易经》各卦慢慢道来。

这一说,就是三天,我还觉得有些词不达意。《易经》易学难精,各卦的推衍变化更是巧妙,别说三天,三年都不见得能搞通透。晏采子听得如痴如醉,时而闷头苦思,时而击节喝彩,石壁上画满了种种卦象变化。

“在用《易经》卜卦之前,古人通常会沐浴、斋戒、燃香,然后选取蓍草或者铜钱,进行占卜。”我娓娓细诉,随意抓起三枚石块,刻成铜钱正反模样,抛掷了六次。“显示出来的卦象,往往和事实有着惊人的巧合,所以《易经》常被用来算命挣钱。”

“沐浴、斋戒、燃香,都不过是为了静心。”晏采子目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错,正是‘心诚则灵’!”我拊掌笑道,“心灵的世界犹如一汪清澈的碧水,流向另一个外部的天地。用心扔掷出来的铜钱结果,正是水流过的痕迹。从水痕中,便能透视出外在天地的变化。”

“所以扔掷铜钱看似偶然,其实是心灵天地的驱动所致,同时与外在的另一个天地契合。铜钱正反的结果——卦爻,恰恰成为了双方的交点!”晏采子霍然站起,不住来回走动。

“所以看似偶然,实则必然。两个独立的天地各自运行,交点便是我们口中的‘巧合’。这些巧合,又往往被说成是吉兆、凶兆。战国时,晋国的君主晋景公得了病,秦国派了一个叫做医缓的神医,去替他医治。在神医还没有到达前,晋景公忽然做了个怪梦:梦中有两个长得稀奇古怪的小人,一个说‘坏了坏了,神医要来抓我们啦,怎么办呢?’另一个答道‘在心的下面、膈的上面,有个叫膏肓的地方。只要躲到那里面,神医也拿我们没办法!’后来,医缓到了晋国会诊,对晋景公无奈地说‘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晋景公的这个梦,其实就是与病情产生的神秘交点。”

“所以梦,也是心灵的水流痕迹啊。”晏采子神采奕奕,在空中虚画了一连串卦爻,突然盘膝坐下,陷入了不语不动的沉思。

过了几天,晏采子依然保持着入定的姿势,周遭清气蔚然起伏,不时凝出一滴滴晶莹的液珠,悬浮在半空,片刻后又化作云烟蒸腾。

我看他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就不再干等,尝试先结出魅胎,功成时再向他细述也是一样。

一腿微曲独立,一腿向左凌空挑起,脚尖偏内,斜斜向上。按照月魂的指示,我摆出了一个魅舞的姿势,双臂犹如弱柳,飞扬成曼妙的弧线。

“张口!”月魂沉声道,一粒类似黄豆的东西跳进我的嘴巴,遇唾即溶。

“这是什么?好像有点眼熟嘛。”我砸吧了一下嘴,回味它的怪涩滋味。

“它叫做源心。还记得在龙鲸肚内,你的第一次飞升吗?”

我这才回想起,初次飞升时随意一抓的收获:“难道源心是什么宝贝?我的运气好得太离谱了吧?”

“源心不是什么宝贝,只能称作‘异物’。它能与你的神识共鸣,将你带入任何种族生命的本源,昭示出生命衍化的漫长历史。正是因为你得到了源心,我才下定决心随你入世。”月魂的声音越来越渺茫,听得我昏昏欲睡。

“来吧,闭上眼,不要有丝毫的抗拒……”月魂的语声像是一缕越飘越高的轻烟,飘入了另一个世界。

“轰!”四下里光华清亮,粼粼闪烁,冰澈的月辉流成无边无际的皎洁光海。月魂化作一条弯弯的月亮船,载着我向深处漂去。

“有了源心,你才能进入魅的意识之海,融入魅的本源,结出魅胎。”月魂缓缓地道,“魅胎,是需要你用心结出来的。”

高高翘起的船头,源心化成一叶风帆,轻盈摇曳,控制着漂流的方向。月光在前方流泻成一座魅魂之门,拱门内,依稀有魅婆娑多姿的舞影。

“准备好了吗?”月魂在门前缓缓停下,“进入之前,你必须暂时放下所有的功利俗念,扫净心里每一个角落的阴暗。因为魅的本源,容不下半点尘垢。”

我愣了一下:“这可能吗?我又不是圣人。”

“暂时丢开杂念吧。就像拂去镜面上蒙染的灰尘,回到最初的明净。”月魂发出“叮咚”清鸣,乐声高洁通透,淙淙盈盈,犹如月光下闪烁的甘泉沁入心脾。

我顿觉精神一爽,如沐甘霖,仿佛在空灵剔透的乐声中,身心也变得渐渐通明透彻。

“想一想,追根溯源,慢慢地往回走,回到你最初的心。”月魂悠然鸣唱,源心风帆呼地鼓胀而起,带动月魂冲入了魅魂之门。

闪耀的光芒刺眼。我忍不住眯起眼睛,粘糊糊的汗珠随之滚落,流进了脖颈。日头烈辣,我趴在一棵高大的槐树顶上,眯着眼,伸长了脖子,盯着对面高耸围墙内的花园。

秋千上的少女像一只飞舞的彩蝶,洒满园子的娇笑声是彩蝶抖落的花粉。

王大小姐?我怔怔地望着她,恍若惊梦。树上的知了叫得起劲,前尘往事潮水般涌入脑海,一时忘却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的疑虑。

趴在树顶,远远地望着她,树上的少年仿佛在墙外慢慢变老。

墙真的太高了。

园里和园外,是两个世界。

所以爬上了最高的树,也是枉然。所以我一天天看她,也一天天离她更远。

越是想抓,就越抓不住,越是抓不住就越想抓。

这一切她永远不会知道。她永远不会知道,墙外的一个少年于她寄托了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喜悦,和所有的哀伤。

就像嬉戏在百花丛中的美丽蝴蝶,永远无法知道,藏在树荫里的丑陋知了。

这种遗憾不够深沉,但轻得透明。这种遗憾永远无法代替,所以只能填补。

是的。

“遗憾。”当我想起这个词时,乐声盈耳,浑身泛出青碧色的光彩。一蓬亮如银霜的长发喷泉般从我头顶散开,身躯开始变化,九条雪白如玉的手臂曼妙伸展,身下化作矫夭舞动的一腿。

“轰!”我腾空跃起,化成了魅!

天空化成了月光的海洋,我向着最璀璨的光源飞去。

下方变成了北境辽阔斑斓,声色变幻的山河,无数魅从各重天飞来,欢舞相聚在一起。

在寂美的落日沙漠,在静美的月光海峡,在奇美的冰雪山川,在壮美的彩霞高原——我们起舞!

因为人生有太多的遗憾,所以更要美丽地起舞!

正因为生命有太多的遗憾,所以要用激情的飞扬来填补!

也因为太多太多的失去,所以要用一生去追寻。

魅——是遗憾所化。

每一个北境的生命,都会或多或少地留下遗憾,无穷无尽的遗憾执念生出了魅。所以魅可以穿越任何一重天,所以魅竭力挽留逝去的美好。

我跟随着魅飞舞,舞过北境的风土地理,舞过悠长的岁月。我的心神和魅紧紧相连,体验着它们的经历,感受着它们的内心,学会如何将埋藏的忧伤跳成一曲喜悦的舞蹈。

“魅的本源,是遗憾,也是升华。”我喃喃地道,像是陡然抓住了一道闪耀的灵光。“月魂,其实,魅并不希望你为它们报仇呢。”

轰然巨响,刹那间,空气凝滞,我浑身上下被一团黏稠的腔体包裹。腔体闪闪发光,流动着温热的液体。柔软的腔壁有节奏地起伏,一条柔软的肉管缠绕出来,连接我的肚脐,滋润的汁液源源不断地流入体内。

我就像一个子宫内的婴儿,贪婪地吸取养分,渐渐地,陷入了平和香甜的睡梦。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沉睡中醒来,四周昏暗,岩石的洞壁投下浓重的阴影。

一粒黄豆大小的东西从喉内喷出,掉在地上,碎成了残渣。正是我先前服下的源心。

晏采子站在我的对面,目光灼灼,像在观察一个珍稀动物。“是源心?”他捡起地上的残渣,仔细瞧了瞧。

“是源心。”我好像睡了数千年,口舌都有些不流利了。

“我曾在灵宝天得到过一颗源心。”晏采子出神地道,“因为源心,从此我走出了‘我’。”

我无暇分辨晏采子话中的意思,神识内,月魂的幽鸣如泣如诉。

第二十一册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1章 人形逆生丸 下一章:第001章 易经
热门: 女生寝室4:玉魂 绿胶囊之谜 西班牙披肩之谜 紫禁城魔咒Ⅲ:还魂 黑暗降临 魔鬼主教 超禁忌游戏1 人间的十字架 旅游真人秀不是相亲节目 侯卫东官场笔记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