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 人形逆生丸

上一章:第010章 尸斑 下一章:第012章 因为遗憾,所以美丽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叶而知秋。

太清金液丹就像一片叶子,《太清金液华》是酝酿它的季节。

正如叶子不仅仅是叶子,它是来日绽放的鲜花,也是昔日落地的种子。而无论是叶芽,鲜花,果实还是种子,无不映示出季节的更替变化。

太清金液丹化作一道灼热的液流入喉。

看破外相,直面真如。

液流仿佛分解成一条条细微的脉络,清晰呈现在我的心中。每一条脉络的生成,每一条脉络的构造,每一条脉络的变化,每一条脉络的流向……映示出背后隐藏的根源——纷呈衍变的一个个“季节”。

这些“季节”的名字,就叫《太清金液华》。

如果丹鼎流以《太清金液华》秘笈,炼制出太清金液丹被称作“顺”;那么以炼出的太清金液丹,倒推出《太清金液华》秘笈,就是“逆”。

没有本质的区别,改变的只是流动的方向。

正如生和死。

光阴也只是一种方向。

一念及此,螺旋生死气忽然开始逆向旋转。

太清金液丹的液流在我内腑游窜,犹如化作了一个个鲜活生动的文字,看不见,但在心灵的眼睛中一览无遗。“精金为液母,清液为金子。金母隐液胎,太清藏母胞。金入于猛火,色不夺精光。金不失其重,日月形如常。”

沉眠的龙蝶内丹陡然跳动。“轰”,丹田内,缓缓升起鼎炉。螺旋生死气当即涌上,绕着鼎炉盘旋,形成炼丹的熊熊炉火。

“糟了!没有丹草入鼎,你拿什么开炼?”螭如梦初醒般大叫,丹鼎流的秘道术,必须要有药草内丹当作鼎料。

“等你提醒,黄花菜都凉了。”我没好气地回应道,鼎炉缓缓转动,鼎口对准了我身下的肉菌石,气息紧锁目标。既然肉菌石是北境开天辟地时的地母精华,我怎会轻易放过?

或许是我的错觉,肉菌石仿佛蠕动了一下,像是预感到了危机,竭力挣扎。然而,沙罗铁枝把肉菌石与我死死绑在了一起,难以挣开。片刻后,肉菌石似是发出一声哀鸣,一股无比浑厚温淳,柔韧庞大的流汁被鼎炉强行吸出,流入我的体内。

吸取了肉菌石的精流,炉火立刻暴涨,鼎炉悠悠转动,按照《太清金液华》的口诀开始炼制。

炉内,肉菌石的精流渐渐凝聚成一颗乳黄色的液滴。“凝丹外金,内怀液华,金从月生,朔日受符。金返液华,太清相包。藏其匡廓,沉浮洞虚。金性不败,清液不腐。”

炉火翻腾,液滴跳跃。“轰”,炉火蓦地暴起,螺旋生死气飓风般冲入鼎炉,卷起液滴,贪婪吮吸。直到彻底吸取了液滴,螺旋生死气猛地喷出鼎炉,绕着丹田游走,呈现出清亮的半液体状。昔日丹田上方三寸处的暗点,已被螺旋生死气覆盖。

太清金液华炼成了!我惊喜万分,恨不得仰天长啸,发泄心中长期累积的郁结。瞥了瞥身下的肉菌石,虽然它号称永不磨损,虽然始终不碎不裂,但肉菌石的整个轮廓缩小了一圈,明显被我盗取了部分精华。

“肉菌石还能用啊!”螭兴奋地嚷道,“不愧是大地精华凝聚出来的。”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按照丹鼎流九品的顺序,将《红花神种》、《朱光云碧腴》、《紫华流精》重新炼制过,随后打铁趁热,向第二品的《玉胎琼液膏》进军。

鼎炉紧紧锁住肉菌石,吸取它的精华当作材料。可怜这块拥有生命力的远古奇物,被迫再次减肥。

“滋润琼液,化转流通。潜胎见玉,发散琼光。玉胎渐进,日以益长。”随着炉火升腾起伏,鼎炉内的肉菌石精华,慢慢转化成一团莹莹生辉的玉胚。

螺旋生死气倏然钻入玉胚,玉胚表面时不时地鼓起一个个柔亮的水泡,色泽愈加明润。“盈盈春泽,溶溶玉膏,含元纳虚,播胎于玉。”玉胚“啪”地炸成粉末,激溅的碎末重新融汇成螺旋生死气,在丹田内明净流彩。

几个时辰的功夫,《玉胎琼液膏》就被我势如破竹般炼成。此时的螺旋生死气犹如黏稠的膏状,色泽黑碧相间,散发出玉石般的润光。最可喜的是,我的身体不再流脓,尸斑淡化,腐烂的血肉有了愈合重生的迹象。

肉菌石元气大伤,几乎缩减了一小半。晏采子站在对面,专注地望着我,也不催促发问,似在以心神感应我的体内变化。

夜色覆盖了蚀魂壑,苍凉的秋风带来远方的雁鸣,孤寒的鸣声里隐隐透出一丝冬意。

被囚禁在这里,已经快一年了。

从绝望,到希望,又回到绝望,再重新生出希望。不到一年的时间,让我的心境起起落落,恍若历经千锤百炼,几世轮回。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丹鼎流第一品——《太和自然胎醴》!

成败在此一举,死活就看今朝。我毫不犹豫,冲向最后的一关。

鼎炉贪婪地掠夺肉菌石的精华,源源不断地送入炉内。螺旋生死气化作醇浓的炉火,环绕鼎炉。

“混沌初开,鸿蒙乃生。化气既竭,亡失至神。道穷则返,归乎坤元。恒顺地理,承天布宣。”如果说丹鼎流的前八品,是急火烧烤。那么第一品的《太和自然胎醴》,则是慢火炖汤。炉火缓缓起伏,簇拥鼎炉,炉内的肉菌石精华化作一团迷迷蒙蒙的气,慢吞吞地涌动。

我舌抵上颚,含津吞液。闭目观心,心与意合,完全沉浸在炼丹的过程中,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冥冥渺渺中,我的心神莫明地一惊。不知何时,肉菌石消失了,它的精华全部被吸入了鼎炉,炉内的气,模模糊糊地呈化出一个婴儿的模样。只是婴儿一动不动,像一具僵硬的尸体。

坏了!我的心骤然一紧。肉菌石已经被消耗一空,但《太和自然胎醴》还没有炼成,鼎炉仍然试图向外吸取鼎料。

冷汗渗出我的额头,炼丹的材料竟然不够了!第一品的《太和自然胎醴》简直变态,连肉菌石这样的奇宝也满足不了炼制的需要。如果没有新鲜的材料入炉,我会被鼎炉反噬,熬成一锅人肉汤。

意念急转,我全身冒出一蓬青黄色的光芒,冲入鼎炉。息壤被我硬生生地褪下,当作了鼎料。

炉内的婴儿微微动了一下,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随着息壤不断炼化,婴儿的轮廓渐渐清晰。

我方才松了一口气,只觉得眼皮沉甸甸地透着森寒,睁开眼,雪块“簌簌”从眼皮抖落。放眼望去,蚀魂壑内一片皑皑雪白,竟然已是隆冬。我全身被积雪覆盖,浮在黑水中央。没有了肉菌石,我已经能够自由行动,逃出蚀魂壑。唯有穿绕双肩的沙罗铁枝,犹如耻辱的烙印,兀自标识我曾经是一个囚徒。

晏采子已不知所终。

合上双眼,我重新将心神投入丹田。

“玄幽远渺,隔阂相连。应度育种,阴阳之元。寥廓恍惚,莫知其端。先迷失轨,后为主君。无平不陂,太和自然。”螺旋生死气的炉火温养着鼎炉,婴儿的面目开始变得栩栩如生。

好像又过了许久,息壤被一点点炼化,当《太和自然胎醴》即将完成的时候,材料再次告急。

我瞠目结舌,这也太邪门了吧。肉菌石、息壤,无一不是举世罕见的天材地宝,竟然还不够炼《太和自然胎醴》!当年丹鼎流能炼出逆生丸,估计掏空了整个门派的收藏。

怎么办?我束手无策,炉内的婴儿又有僵化的迹象,总不能半途废弃,功亏一篑。可是我远赴鲲鹏山时,两手空空,所有的家底都留给了鸠丹媚。身边再也没有什么药材异宝,可供消耗了。

“傻瓜,骑驴找驴!你肩膀的沙罗铁枝难道不是上佳鼎料?”螭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心花怒放,沙罗铁枝!万万没想到,楚度用来捆锁我的铁枝,会变成救命的鼎料!机关算尽太聪明,冥冥中的上苍仿佛在戏弄楚度。如果他当初放我走,一旦丹田内死气苏醒,我必死无疑,根本不可能有修炼丹鼎流秘道术的机会。而如今在蚀魂壑内,太清金液丹、肉菌石、沙罗铁枝简直像超级大赠送,一样样自动上门,连车马费也省了。

鼎炉开始全力吸取沙罗铁枝,但远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沙罗铁枝精气固锁,凝然不动,鼎炉连零星半点也吸不过来。

螺旋生死气迅速暴涨,黏稠的膏体如同沼泽一般转动,形成强大的螺旋吸力。沙罗铁枝受到牵引,颤动不停。然而螺旋生死气无法抵达肩胛,因此再如何旋吸,终究难以触及沙罗铁枝,后者的精华丝毫没有泄出。

炉内的婴儿似是预感不妙,不安地动来动去。我心急如焚,鼎炉“怦怦”跳个不停。《太和自然胎醴》炼制到了最后关头,再不添加材料,所有心血都要付诸东流。

鼎炉越跳越急,“嘶嘶嘶嘶”,炉内倏然传来一阵类似漏气的声响。婴儿摇摇晃晃,清晰的身体又变得隐隐约约,仿佛随时会消散。

我的心一片冰冷。

异变陡生!炉内婴儿猛然挣扎了一下,颤颤巍巍地探出手,朝着肩胛处沙罗铁枝的方向,奋力一抓。

“喀嚓!”肩胛处的肌肉一松,沙罗铁枝断开了!铁枝融化成一道雄浑锋厉的乌色精气,向婴儿的手喷射而去,瞬间投入鼎炉,当场炼化。

“变易更盛,消息相因。终坤复始,周连循环。”炉火腾跃,婴儿手舞足蹈。片刻后,鼎炉轰然剧震,螺旋生死气迫不及待地冲入鼎炉,婴儿张开嘴,长鲸汲水一般吞入螺旋生死气。婴儿的身体越来越亮,绽放出黑碧色的神异光芒,一道道螺旋气飞舞环绕。

婴儿像吹气似的鼓胀起来,涨到鼎炉的极限时,婴儿猛地炸开。炉内喷出一股非液非固,非光非气,非虚非实的奇特物质——太和自然胎醴!

月魂和螭齐齐爆发出喜悦的呼喊。

我欣喜若狂,由于螺旋生死气的特殊性质,炼出来的太和自然胎醴已经变异,应该称作我独有的“生死螺旋胎醴”。它晶莹光润,分成玄黑与清碧双色,密不可分地扭转成一个循环复始,首尾相衔的螺旋纹。

生死螺旋胎醴像甘美的琼浆玉液,流转内腑。流过处,断裂的手筋、脚筋顺势相连,浑身掉落下一块块黑黄色的坚硬疤伽,露出里面温润如玉的新生肌肤。这种光洁无瑕的玉质感肤色,近乎完美,我只在楚度、晏采子和公子樱身上见到过。

蚀魂壑内,水声潺潺,四处的积雪正在融化,俨然已是初春季节。《太和自然胎醴》用了四个多月的漫长时间,才炼制成功。

而我在蚀魂壑,也被囚禁了整整一年有余。其间悲喜变幻,抑扬顿挫,恍若隔世。

孤独悲惨的囚徒生涯,磨掉了当年我独上鲲鹏山的狂气、锐气,也为我沉淀了丰富的经验、智慧。就像河水带走了卵石峥嵘的棱角,却令它光洁滑润。

这或许是我不想经历的,却是我不得不经历的。又或许是每一个生命都必须经历的。

其中的得、失,永远难以清楚衡量。唯知一年前彼岸的我,与一年后此岸的我,再也不能掉换。

一个人在蚀魂壑内,我发了半天的呆。直到夜深,双头怪纷纷涌出,我才如梦初醒。

我……已……经……自由了!

抑制的喜悦狂喷而出。

“炼成了!逆生丸……我真的炼成了!我自由了!”我向着天空纵情大喊,手舞足蹈,如痴如狂。全身精、气、神弥漫,每一个毛孔仿佛都在欢呼,激动兴奋的狂潮一波接一波涌至,将身心彻底淹没。

活下来了,我又一次活下来了!

我重获自由了!

“轰!”“喜”感同身受,化作一轮实质的金红色太阳,升腾离体。千万道光焰喷吐,无数圈彩晕闪烁,映得夜空流光溢彩,七色缤纷。

继“哀”、“惧”、“欲”之后,“喜”终告大成!

由于吸取、融合了息壤,我的肉身再次增强,加上双头怪的锤炼,六欲的元力蜕茧化蝶,攀上了一个崭新的高峰!我隐隐觉得,只要再添一把火,六欲甚至也能实质化,离体御敌!

惊喜不止于此。生死螺旋胎醴在内腑流转了数百周之后,肩胛处竟然生出藕断丝连的感觉。变异的人形逆生丸比原装逆生丸的功效更强,即使没有琵琶骨,一点点生死螺旋胎醴依然艰难地穿过了肩胛,破天荒形成了一个大周天循环!

这意味着不用琵琶骨,我照样能修炼,能施法!

美中不足的是,大周天循环时,绝大部分的生死螺旋胎醴都从肩胛处泄出,白白浪费,只有极细微的生死螺旋胎醴能够继续流转。等于我修炼一千年,其中九百九十九年是在做无用功。尽管生死螺旋胎醴的级别远远超过了一般的气,仍然不能让我满足,若是等我猴年马月地恢复妖力,楚度早就开天辟地了。

“月魂,我要结魅胎!现在就要!”我毅然说道,“哀”从神识内浮出,化作一片缥缈游移的灰雾,裹住我全身,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向半空。

“你确定吗?”月魂神色肃穆,语气异常郑重,“你要考虑仔细了。魅是打破平衡,逆天而行的生命。一旦你结成魅胎,在各重天来去自如,必然遭至天忌。”

我轻松地道:“我这个‘人形逆生丸’早就打破平衡了,哪有什么好顾虑的?天命对我有利,我就信。对我阻碍,我就不信。何况我是上天指定的魔主,少不得它要给我一点优惠吧?”

月魂忍不住笑出声来,又道:“当年杀害魅的凶手,说不定会找上门来,要你这个魔主大人的小命。”

“杀害魅的凶手?”我心中一个激灵,“魅到底是怎么灭绝的?”

月魂沉默了一会,道:“等你迈入知微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魅胎我一定要结,不然白活了。”我略一思索,道,“你放心,为魅复仇,我会量力而行。对了,结成魅胎需要一些什么?”

月魂“嗯”了一声,道:“一个安静的环境,还要有人在旁护法,以免发生意外。去鸠丹媚的住处吧,那里好一些。”

“一路上未必太平,‘哀’的实质化时间也有限,坚持不了太久。”我想了想,欣然道,“我倒是有一个绝佳的地点,正好顺便还债。”

“你是说……”

“还有比晏采子更好的护法人么?”我微微一笑,驾驭着“哀”,飞出了蚀魂壑。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0章 尸斑 下一章:第012章 因为遗憾,所以美丽
热门: 第三死罪 1/7生还游戏 碟形世界:平等权利 御手洗洁的问候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大侠魂 湖底的祭典 谜踪之国III:神农天匦 请借夫人一用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