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尸斑

上一章:第009章 共时交点 下一章:第011章 人形逆生丸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爸爸,那个人一定很好吃哦。”晏采子离开后,绞杀忽然发出甜美而妖诡的笑声。浑身泛滥着刺眼的赤潮,无数煞魔在血光内发出千奇百怪的笑声。“吃了他,吃了他!吃了他!”

我心中不自觉地一寒:“乖女儿,你以后想吃什么,都要先问问爸爸,好吗?”

“可是,我不吃,别人也会吃呀。”绞杀反问道,“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爸爸想吃了楚度,楚度也想吃爸爸,妖怪想吃人,人也想吃妖怪。这个世界,谁厉害,谁就吃别人,谁弱小,就被别人吃。”

我愈发感到不安。绞杀对我的话,向来言听计从,如今却明显有了自己的想法。等到煞魔的灵智彻底开启,我还能不能控制住她?

“这个……东西不能乱吃,会……会吃坏肚子的。”我用哄骗小孩子的口气说道,“听爸爸的话,爸爸不会害你的。”

绞杀想了想,欣然道:“哦,我晓得了。爸爸的敌人可以吃,爸爸的朋友不能吃。”

“这么说……也对。”我暗忖道,一旦绞杀成长为顶级的域外煞魔,北境还有谁是我的对手?就连楚度、晏采子,也能正面相抗。有了她,我甚至可以横扫天下,予取予求。说不定还能将神识气象术与绞杀结合,人为地制造出森罗万象煞魔玄劫,成为北境真正的“天意”!想到这里,我的心热乎起来。

像是感应到了我的野心,绞杀“咯咯”地笑起来,煞魔们千呼百应,群起乱舞。

“呐咔哩咯嗒……”随着绞杀嘴里念出一连串古怪字节,汹涌起伏的血水渐渐平息,最终凝结成一条条凶气腾腾的血纹,蚯蚓般钻入绞杀体内,无数煞魔也随之消失不见。

我心中一动:“乖女儿,《悲喜换身秘笈》练成了吗?”

绞杀傲然道:“我可没有完全照着它修炼,不过这套功法,会让我想起一些藏在心里的东西,它们可比《悲喜换身秘笈》有用多了。等我慢慢想起来,会变得很厉害呢。”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爸爸,我吃得太饱,想睡觉了。”

“等等,能帮爸爸弄断沙罗铁枝吗?”我急切地问道,只要断开穿过琵琶骨的铁枝,我就能脱困逃出,重获自由了。

绞杀探出触手,缠住沙罗铁枝,不断拧紧。“滋滋”,坚硬的铁枝发出一丝轻微的声响,却始终不见裂痕。

绞杀似是被激起了凶性,厉叫一声,张嘴向沙罗铁枝咬去。影影绰绰的煞魔在她雪白的牙齿间舞动,张牙探爪,凶相毕露。

忙活了半天,还是白费功夫。我已经痛得死去活来,沙罗铁枝牵动着肩胛,像两柄搅动的利刃。连带着螺旋生死气也大受影响,在体内横冲直撞。

“算了,把它弄碎也一样!”我忍痛咬牙,指了指身下这块灰白色的岩石。然而结果更令我目瞪口呆,岩石被绞杀咬崩的一刹那,豁口又重新弥合,仿佛拥有奇异的再生能力。试了几十次,都是如此。仔细察看,我才发觉,岩石与沙罗铁枝的交接处,紧密无隙,像是融为了一体。

“这块石头很奇怪啊,大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材质。”螭忍不住飞出神识,化作一道赤焰射向岩石。

“砰!”石屑飞溅,岩石的裂缺处当即分泌出新生的石料,在同时恢复了原样。

“难道是肉菌石?”月魂怀疑道,“我也只是听说过,但从来没有见过。传闻肉菌石是北境初成时,大地精华凝缩而化。它并不坚硬,也没有什么宝光瑞气,却世代不灭,永生不损,具有一种神奇的生命力。”

永生不损?我无言苦笑,难怪楚度会特意把我锁绑在此处。不得已,我只能收起绞杀,以后再想办法。

暂时打消了逃走的念头,我又沉浸在修炼中。夏秋更替,日起月落,转眼又是一季。

“惧”已经被我熟练操控,炼化成了雨幕形状的实质。浮出体外时,“惧”犹如密密麻麻的黑色雨滴,跳动喷吐。我曾用双头怪试验“惧”的威力,它们一旦沾上黑雨,就会不断萎缩,直至缩小成一滴腥臭的黑汁。

相比之下,“喜”的进步不大。虽然也能实质化,但远远没有烈日光耀万丈,焰流喷射的威力。想想也是,以我阶下囚的处境,怎能体会出发自内心的喜悦?

至于共时交点,更让我头痛。越是刻意去琢磨,越是难以进入交点。它仿佛只存在于冥冥中的感应,然而感应这种东西,是最缥缈不定的了。

唯一脱困的希望,被我寄予在了螺旋生死气上面。妄想有一天,螺旋生死气继续变异,可以冲断肩胛处的沙罗铁枝。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救命的螺旋生死气,竟然变成了我的催命符!

大概是在重阳左右,我的手背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了一块灰黑色的斑纹。黑斑犹如指甲盖大小,乍一看,像是无意中染上的污渍。

刚开始,我并没有在意。渐渐地,手掌、大腿、胸口都生出了灰黑色的斑块。它们散发出腐败的气息,蔓延全身肌肤。到了子夜,双头怪也不敢靠近我了,仿佛我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妖魔。

我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常做噩梦。在梦中,血河滔滔,冥气荡荡,无数白骨载浮载沉,四周响彻着冤魂恶鬼的哀嚎。

“黄泉天!”我浑身冒出冷汗,又惊又骇。对共时交点的体悟,让我预感到了一丝不妙。

“像是……像是尸斑。”螭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地道。

仿佛被触痛了隐患,我厉声吼道:“你说什么?什么尸斑?”

螭白白眼:“就是你身上生出来的黑斑,它们像尸斑。你……你看看你的手。”

我仓皇低头一瞧,手背上最先长出的黑斑,已经开始流出黄色的脓水。黄黑混杂,和死人皮肤上出现的斑纹一模一样。

“怎么……怎么会这样?死人身上才会有尸斑,我怎么会有?”我慌乱地大喊,似乎叫得越响,越能遮掩心中的恐惧。“我怎么会死呢?不可能的!我还要逃出去,我还要重振旗鼓,称霸天下!我是域外煞魔的主人,我是转世轮回的独特存在,我是天定的魔主!我不可能会死,决不可能!”

“活人,是不应该有死气的。”月魂字字如巨石,压在我的心头。“你恐怕是被死气反噬了。”

我如遭电击,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我要死了,我要去黄泉天了。”

这个声音如同无数个惊天霹雳,在耳畔爆炸,震得我四肢发软,脑海一片空白。

“死气不但被留在了你的体内,还滋生出螺旋生死气,慢慢与你的血肉、经脉、精、气、神彻底融合。”月魂沉重地道。“死气是属于黄泉天的,它会一天天侵蚀你,把你变成真正的孤魂野鬼,带入黄泉天。”

螭没心没肺地嚷道:“要散伙了吗?唉,倒霉的小子,大爷会陪你到最后一刻的。”

我犹如虚脱一般,被抽光了所有的精力。想要开口,唇齿哆嗦个不停,一句辩驳的话也说不出。在我炼化七情,接触了共时交点,滋生出一丝希望的时候,却被更大的绝望迎头痛击。

秋风萧索,我就像凋零的树叶一样,等待慢慢枯黄。

“不会的,我不会死,我不会这样默默无闻地死。”我喃喃地道,慢慢握紧拳头。“我不会死,因为老天爷不会让我死!”

抬起头,望着浩瀚无际的苍穹,我的叫喊越来越疯狂:“我不会死,因为我是你指定的魔主!只要活下去,我愿意相信你!什么唯我本心,什么逆天改命,都是没用的屁话!只要天命能让我活下去,只要天命能让我变得更强,我什么都不在乎!”

“轰”,神识内,七情中的“欲”腾跃而起,它形似一条蓝鳞密布的巨蟒,生有四眼,头顶四角、背生四翅,腹探四爪,蛇口咬着自己的尾巴,相连成环。一道道凌厉的闪电从“欲”全身劈出,犹如曲曲折折的电蛇,将神识变成蓝光纵横的海洋。

下一刻,“欲”已破体而出,实质化的电光此起彼伏地劈斩虚空,照耀得四周犹如白昼。

“这样会影响你的道境啊!”月魂变色道,“还记得晏采子的忠告吗?你不能变成天意的囚徒!你是我见过的法术天赋最好的人,别说迈入知微,就是突破知微也大有可能!一旦屈从天命,知微就是你的极限了。”

我狂笑道:“如果不能活下去,还谈什么道境?如果命都没了,还谈什么抗命?天意能令我沦落至此,同样也能令我起死回生!它或许是最大的阻力,但也是最大的助力!”既然以我目前的力量,不足以破除因果的命运,那么只有选择相信。

相信天命,相信它能为我所用!何时阻碍了我,再将它一脚踹开!

“欲”在上空腾跃,明耀的电光仿佛闪现出生命与天地之间微妙的一丝矛盾至理:相互依存,却又彼此争斗。生命要生存,就不得不依赖大自然的资源,生命要发展,又必须改变自然。

没有一味的顺,也没有一味的抗。进退收放,取决于“我”。

“你这么想,倒也可以。”月魂沉吟道,“不过你要记住,相信天命,并不代表屈服。稍有偏差,反会被天意奴役。”

螭嘿然道:“按照人类的说法,就是能屈能伸呗。小子,这才是你的本心啊。”

月魂苦笑:“也不知天命如何医治你的死气?”

螭挤眉弄眼:“最好天上掉下来一颗逆生丸,刚好砸进你小子的嘴巴。”

“没错,逆生丸!只有起死回生的逆生丸,才能改变死气的反噬!”迎向螭看白痴似的眼神,我沉声道,“天地为鉴,《太清金液华》,铁定会落到我的手里!”

一个多月后,尸斑更严重了,犹如浓黑的墨团,散发出刺鼻的腐味。黄脓已经扩散全身,皮肤都溃烂了。我开始整日高烧不退,脑子迷迷糊糊,几乎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绪。

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在苦苦支撑:我一定能活下去,我一定能得到《太清金液华》,起死回生。

就在这半梦半醒,半迷糊半执着的心境中,虚空陡然一颤,像是呈现十字形裂开,两个迥然不同的天地碰撞了。

我进入了一个神秘的交点,时光停留在这一瞬间。

无限的距离被拉近,有限的一点被延伸。仿佛万象纷呈,五光十色,又浩渺虚无,空空荡荡。这是最幽深、最晦涩、最玄妙的世界,也是一眼洞穿,一览无遗,一触即灭的光尘。

晏采子的身影从交点内“吐”了出来,面目栩栩生动。我几乎分不清,他到底是我心中的幻象,还是一具真实的肉躯。

“《太清金液华》,在你的手里!”犹如醐醍灌顶,灵光迸现,我用尽全力地对着他喊道。几乎在同时,我退出了交点。

蚀魂壑的半空中,晏采子悬浮而立,遥遥凝视着我,和交点内的形象姿态一模一样。

这种玄之又玄的现象,让我一阵恍惚,仿佛捕捉到了共时交点的一点点奥秘。

“你居然没有死?”晏采子讶然挑眉,“死气滋生了这么久,你还活着?”

“你早就算到了?”我惨然一笑,“原来上次离开时,前辈就知道螺旋生死气会致我于死地。嘿嘿,我没有死,前辈很失望吗?看来我猜得没错,第一次见面时,前辈就有了杀我的念头。”

晏采子神色漠然,一言不发。

“是为了亲生女儿吗?杀了我,柠真就不会犯傻冒险?杀了我,柠真就能得到安宁?”我嘲弄地望着他,“前辈你错了,你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女儿。我若死了,柠真会不顾一切地为我报仇。她……会为我陪葬的。”

我的冷笑仿佛毒蛇“嘶嘶”喷吐毒芯:“或者说,在前辈的内心深处,期盼柠真的死可以斩断你唯一的因果?真是痛苦不堪的矛盾啊,父女之情,天道诱惑,孰轻孰重?只是前辈你不要忘了,无论你是为了保全柠真而杀我,还是为了毁掉柠真而杀我,都会牵涉更多的因果。这种刻意的机心,并非悟道的上乘手段,与共时交点的玄妙通灵背道而驰。”

晏采子的表情波澜不兴:“你对共时交点也算是有了一点感悟。”

我侃侃续道:“前辈与其强行斩断心结,不如将共时交点修至圆满,自然而然地摆脱最后的因果,成就北境有史以来的第一人。”

“修至圆满,谈何容易?”晏采子乜斜了我一眼:“你想要救柠真?”

我坦然相告:“既是为了柠真,也是为了保全我自己。这些天来,我反复揣摩共时交点,颇有一些心得,愿与前辈共享。”

晏采子不为所动,我说得口干舌燥:“前辈定然在想,以你万年来的感悟,怎会在乎我这一点心得?可蚂蚁虽小,也是肉,何况还是另一世界的智慧呢?”

晏采子神色微动:“另一个世界?大唐吗?”

“不错。相传伏羲大神开创,周朝文王衍化的《易经》。它参天地变化之妙,合阴阳八卦之性。上穷天理,下悉人事。”我展开如簧之舌,竭力勾起晏采子的好奇心,“最重要的是,《易经》与共时交点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并非诳言,对共时交点的感悟,常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易经》之理。当年在大唐,为了想算命骗钱,我对易经还下过一番工夫研究。

晏采子双目暴闪出灼热的光芒:“你想要什么?”

“《太清金液华》!”我死死盯着他,“我知道,这本秘笈一定在你的手里!否则你决不会出现在共时交点内!”

如果共时交点的规律无误,那么对太清金液华充满执念的我,构成了一个心灵天地,而与这个心灵天地交汇的,必然是另一个和太清金液华相关的天地。

晏采子微微蹙眉:“我没有这本秘笈,换个条件吧。”

我心头骤然下沉,仿佛在悬崖边一脚踏空。晏采子不会骗我,难道共时交点出了差错?

“当年我手里,倒是有一枚太清金液丹。”晏采子沉思道,“后来当作妖王对魔主的贡品交给了楚度,为了收服孙思妙,楚度将太清金液丹转交给了夜流冰。孙思妙归顺楚度以后,这枚太清金液丹,最终应该落在了孙思妙的手里。”

“太清金液华,太清金液丹……”我反复默念,忽然想起昔日葫芦岛的一幕。

“你看到了什么?”目视绽开的桑树嫩芽,楚度问我。

“一叶而知秋,我看到了流动。”我仿佛重回那一瞬间的妙悟,喃喃自语。激动地望着晏采子,我几乎喜极而泣:“太清金液丹!我要太清金液丹!只要你告诉孙思妙,这是我要的东西,他一定会乖乖双手奉上!”

七天七夜后,一颗金黄色的药丸送到了我的手中。这时候,我的血肉完全溃烂腐坏,脓水直流,如果没有丹田内的生气支撑,早已奔赴黄泉了。

鸽蛋大的丹丸,散发出浓郁的香气,药丸表面泛光,犹如镀金一般,隐隐透出一丝丝碧色的暗纹。捧着这颗宝贵无比,世间仅存的太清金液丹,我的手忍不住发抖。

“你怎么知道孙思妙一定会给你?”晏采子问道。

“因为阿凡提。他要为天定的魔主,也为自己留一条后路啊!”我大笑,仰头,一口吞下了太清金液丹。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9章 共时交点 下一章:第011章 人形逆生丸
热门: 402女生寝室 穿成总裁的炮灰配偶[穿书]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荆楚争雄记 卜王之王 迷雾之子1·最后帝国 告别天使 网游之练级专家 地上地下之大陆小岛 冰与火之歌7:冰雨的风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