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共时交点

上一章:第008章 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下一章:第010章 尸斑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劫云消失了,晴朗的天空中,依稀回荡着煞魔们绝望不甘的凄鸣。

舔了舔嘴唇,绞杀飞了回来。她的模样变得妖诡莫明,脸似女童娇嫩红润,双目灿若星辰,目光流动犹如水银泻地,寒亮晶莹。脖颈以下,覆盖着数寸厚的黏稠血液,盘绕肌肤缓缓蠕动,时不时从血水内钻出一个个域外煞魔的嘴脸,或娇媚或狰狞,或呻吟或厉吼,或张牙或吐舌……在煞魔们的额头,无一例外印着血红色的奇异符号。

“爸爸,我吃得好饱哦。”绞杀心满意足地舞动触手,暴戾阴骘的气息向四处弥漫开,令人不寒而栗。

“幸亏你醒得及时,不然老爸就要挂了。”我下意识地偏过头,离她远一些。虽然乖女儿不可能伤害我,但我心中还是涌上一丝不可抑制的忌惮。

“谁敢吃爸爸,我就吃它。”绞杀缩小身躯,跃落到我的肩上。我冷不丁地打了一连串寒颤,一股奇诡的煞魔气息穿透肩头,渗入内腑。这股气息变化多端,似来自阴森的恶魔地狱,血腥残暴,令我产生恐怖、痛楚、迷乱等负面情绪;又忽而化成暖洋洋的春流,醉得五脏六腑又酥又麻,飘飘欲仙,眼前生出无数活色生香的美妙幻象,令我不由自主地手舞足蹈,口水直流。

螺旋生死气自动生出感应,以迅猛的速度旋转成一道龙卷飓风,绞灭了煞魔之气。我这才心定下来,觉得一丝丝后怕。吞噬了域外煞魔的绞杀,明显发生了进化,要不是神奇的生死双气,我一碰她就会被煞魔气息侵蚀。

“果然是域外煞魔。”悲喜和尚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绞杀,若有所思,“所谓血戮林里的妖神种子,可能是远古年间,域外煞魔进入北境时无意留下来的卵,凑巧被你孵化。”

我恍然道:“难怪楚度为了她不惜杀光血戮林的土著。他一定感应到了妖籽的煞魔气息,想要占为己有。”

悲喜和尚道:“只有经历过森罗万象魔煞玄劫的人,才会知道域外煞魔有多么可怖。你的运气不错,白捡了楚度的便宜。”

我有自知之明,如果没有绞杀挡住了第六道玄劫,我会把内脏一一呕吐出来,死得很难看。至于后面三道威力最恐怖的玄劫,就更不用说了。

“爸爸,我要看那本书。”绞杀忽然央求道,“就是上次爸爸读给我听的那本书。”

她仰起脸,出神似的回忆道:“悲喜换身秘笈。我需要它!”

我心头一震,乖女儿这几个字说得老练流利,全然没有了过去的懵懂。虽然《悲喜换身秘笈》早被双头怪咬碎,但凭借我的记忆,还是将秘笈慢慢记起,读了出来。

随着我念出的一字一句,绞杀目射厉芒,浑身的血水像怒浪汹涌起伏,无数煞魔咆哮乱舞,在血水中千变万化。

“吞噬了煞魔,它已经彻底开启了灵智。”悲喜和尚道,“一旦绞杀进化成最顶尖的煞魔,整个北境将变得哀鸿遍野,尸骨累累。”

从悲喜的言辞中,我嗅到了一丝危机,讪讪笑道:“前辈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心中暗自转念,揣测悲喜话中的意思。

悲喜和尚冷笑一声:“无论哪一种域外煞魔,活着的唯一目的便是吞噬。绞杀的煞魔血脉,注定了它会灭绝北境所有的生灵!除了你,我、楚度等几个顶尖高手,无人可以幸免。”

“不可能!绞杀不会滥杀!她认我为父,一定会听我的话!”我强行大声辩解,脑海中却闪现出绞杀吸干一具具生灵血肉的画面。

“听你的话,活活饿死吗?成为域外煞魔之后,它的胃口会越来越大,会不停地寻找猎物吞噬。”悲喜和尚的话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是域外煞魔生存的方式,是绞杀的宿命!”

我如遭雷击,心里一片混乱,不由自主地望向绞杀。她浑身的血水冒出刺眼的光芒,血光扭曲成千奇百怪的纹图。目光一触及纹图,就像陷入了无穷无尽的血海中。

悲喜和尚缓缓地道:“或者现在杀了它,根除后患。或者任由它成长,直到毁灭北境。”

我大惊失色:“前辈要杀她?”如果悲喜和尚动了杀机,我只有拼死和他一搏了。

悲喜和尚微微摇头:“就算北境洪水滔天,生灵涂炭,也和我无关。”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旋即心中生出一丝明悟:“是否前辈一旦干涉,便自动卷入了因果的命运,会对前辈所持的另一种规律产生阻碍?”

“你不用费尽心思套取我的修炼心得。”悲喜和尚一哂,又道,“其实北境灾难的真正根源,应该是你。”

这话说得我差点要跳起来,耳听悲喜和尚道:“难道你没有发觉吗?楚度、绞杀、魅、天精这些乱世的东西都和你密切相关,你就像一根无形的命运之线,将他们串联在了一起。依我看,你——才是北境覆灭的祸根!”

我嘴唇发麻,想要分辩又无从说起。没有我,楚度也许不会生出代替魔主之意;没有我,绞杀至今还在血戮林沉眠;没有我,魅的传承已经中断;没有我,阿修罗岛对人妖永远是一块禁地。

难道真像庄梦卜算的一样,我是个灾星?

悲喜和尚目光中闪过一丝讥诮:“你和楚度两人很有意思,你们比拼的,是谁先毁掉北境。”

我默然许久,道:“路遥方知马力,水落才见石出。前辈不是我,又怎知我不能走出另一条路?”

“我拭目以待。”悲喜和尚和我对视片刻,话锋一转,问道,“你体内想必生出了一番新的变化,居然将手脚的沙罗铁枝也弄断了。这才是你招来森罗万象魔煞玄劫的原因吧?”

“前辈这次又拿什么来交换我的秘密呢?”如果对方是楚度,一定毫不犹豫地抓起我,用法力透体强行察看。可是以悲喜和尚高傲的风骨,打死他也不会这么做。

这是真正的名门风范。

悲喜和尚稍作犹豫时,我已经抢在他的话头前,把螺旋生死气的缘由说得明明白白,没有一分一毫的隐瞒。说罢,我朝悲喜和尚微微一笑,甜头你不吃也吃了,总不能赖账了吧?

“一因一果谓之命,因果难测谓之神。寂然不动心之体,感而遂通神之用。”悲喜和尚轻哼一声,终究还是不得不吐露真言。我立刻竖起耳朵,凝神倾听受教。

“每个人一生中,或多或少会遇到几件难以用因果常理解释的事。当你苦苦思念一个人时,也许她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当你步入某个场合时,你会发觉,在梦里有过似曾相识的经历。当你面临劫难,惶惶不可终日时,佩戴的美玉会莫名其妙地碎裂……世人往往称之为巧合。”悲喜和尚的声音飘忽不定,仿佛一点幽暗的烛光,在浓雾弥漫的荒野小路中闪烁,若隐若现的路尽头,通向一个神秘莫测的世界。

巧合,不正是一个交点吗?我忍不住心潮澎湃,两个完全不同的天地陡然交汇,发生了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事。

“第一次接触到那个神秘的交点,是在一万年前。”悲喜和尚缓缓地道,“当时,我已臻至妙有道境多年,始终难以迈入知微,就像隔了一层模模糊糊的薄纱,似乎伸手可触,但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还清晰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天气炎热湿闷,黑暗无光,仿佛酝酿着一场雷雨,却迟迟悬而不下。我打坐至半夜,忽然觉得心浮气躁,再也不愿意继续修炼下去,索性出屋,在山中漫无目的地走。”悲喜和尚露出深思之色,“修炼半途而止,这对我来说是极为罕见的事。平时哪怕再苦闷,我都会凭借意志坚持下去。可是那一晚,竟然犹如鬼使神差一般,令我无法控制自己,总感觉要有什么事发生。”

“当我走到后山时,漆黑的夜空忽然被星光照亮,我就像坠入了一个美妙的梦境,无数颗璀璨的流星从头顶上空掠过。”悲喜和尚的眼中仿佛闪耀着流星的光芒,“我不经意地想起了门中一段流传已久的戏言。当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后山的石头会唱歌,有幸听到歌声的人,能永远快乐。”

“对当时的我而言,迈入知微便是快乐。我突然着了魔一般在山间狂奔,寻找传说中会唱歌的石头。找到它!我一定能找到它!我一定能迈入知微!”悲喜和尚的声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响亮,犹如漫山遍野的脚步声,将我带入了那个神秘的深夜。

“我全部的身心,都被这个念头涨满得发抖发颤。仿佛除了这个兴奋而疯狂的念头,我就只剩下一具空壳!我几乎把后山掘地三尺,翻遍每一个角落旮旯。”

“找到了?”我忍不住问道。

“没有。我找遍了山上所有的石头,还是一无所获。”悲喜和尚忽然平静下来,“我孤零零地站在山巅,虽然形影相吊,两手空空,但这个念头自始至终在我心中燃烧不熄——我一定会找到!”

“就在此时,流星雨消失了。一块冒着火花的石头从高空坠落,仿佛冥冥之中的感应契合,我摊开手,接住了它。”

“那是流星的碎片,落在掌心,它发出了奇妙幽玄的声音,犹如大自然的神秘之歌。”悲喜和尚闭上眼,回味般地微笑,“也是在这一刻,我进入了交点,迈入了知微。”

我怔怔地望着他,千百种复杂的滋味交缠心头:悲喜和尚,清虚天的名宿,后山会唱歌的石头,碧落赋……甘柠真凄然地说“我的父亲,是晏采子。”

“原来如此。”我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早该想到了,除了那个消失无踪的晏采子,天下还有谁能与楚度分庭抗礼?

踌躇再三,我还是难以决定是否要道破对方的身份。

“其实神秘的交点无处不在,能否随时随地进入,才是把握这一天地规律的关键。”晏采子接道,“这条因果之外的崭新规律,我把它称作共时交点。”

我喃喃地道:“内心感应的天地,与外界的天地在同时出现交汇。简单地说,就是在某一个时刻,心想与事成之间的凑巧,情与景之间的完美契合,梦与现实之间的相互对应,对么?上次你的神识,无不展现出这一种奇特的规律。”

“交点变化无穷。”晏采子颔首道:“屋漏逢夜雨,久旱逢甘霖。不同的心境和相同的外物,交点也各自巧妙不同。”

我道:“我在大唐听过一个故事。有人梦见自己被一只金绿色的甲虫啃咬,尸骨无存。梦醒后,他为此担心不已,不久忧虑成疾。家人请了一位有名的相士为他解梦,恰好此时,窗纸窸窸窣窣响个不停,原来在屋外,一只飞虫正贴着窗纸飞舞。相士撕破窗纸,一把抓住了这只飞虫。说来古怪,飞虫正是一只黄绿色的金龟子,与此人梦中的甲虫极为相似。”

晏采子欣然道:“看似巧合,实则自有意味深长之处。共时交点,与因果迥然不同。”

“这就是啃咬你血肉的甲虫。相士对此人说道,随后让他亲手捏死了金龟子。几天后,病人痊愈了。”我深深地望着晏采子,一语双关地道,“对我来说,开花的沙罗铁树,便是我梦中的甲虫。敢问前辈,日夜困扰你的甲虫,又是哪一只呢?”

晏采子不动声色:“你如今自身难保,还有闲工夫打探别人?”

我一咬牙,终于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柠真是别人吗?你眼睁睁地看着她浴血闯山,危在旦夕,如何狠得下心肠袖手旁观?晏采子前辈,找到了会唱歌的石头,你真的快乐了吗?”

空气仿佛骤然滞重,夏日正午的炎风说不出的燥闷。

“你不也为了魔主之位,抛下了甘柠真吗?”晏采子缓缓地道。“何况她是为了救你,才自投险地,这是你制造的因果,理应由你了结。别说是区区一个甘柠真,就算碧落赋所有的弟子都倒在鲲鹏山上,也和我没有半点干系。”

“可柠真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你怎能这么对她!”

“她连最不愿意提及的身世都告诉你了么?”晏采子的神色变得十分奇怪,仿佛五味瓶突然打翻,甜、酸、苦、辣、咸流了他一脸。转瞬间,所有的表情敛去,似恍惚的过眼云烟。

他的身影也在云烟中淡去:“甘柠真,是昔日一个名叫晏采子的人的女儿。今日的我,是了无牵挂的悲喜和尚。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了无牵挂?”我心头剧震,恍然大悟。甘柠真兴许是晏采子在北境留下的唯一因果,也等于是他共时交点规律的唯一破绽。斩断最后的因果,晏采子便能彻底圆满自在,突破知微,直达北境从未有人涉足的无上境界!

未来的某一天,他会亲手除掉甘柠真吗?我不知道,在晏采子漫长的求道岁月中,这样的念头是否如暴涨的野火,烧得每一个深夜发抖发颤。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下一章:第010章 尸斑
热门: 重生之领主时代 霸海屠龙 女王蜂 质量效应第1卷:天启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 三寸人间 全能游戏设计师 吞天记 战神领主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