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上一章:第007章 螺旋生死气 下一章:第009章 共时交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深红色的劫云迅速聚拢,层层叠叠地堆积在一起,乍看,仿佛凝结的厚实血块。我的神识竟然感应到,血云内隐隐散发出肃杀的腥气。

“终于来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严阵以待。和龙蝶合体,就必须承受玄劫的代价。这一次玄劫,比我想象中来得要晚。

月魂不安地道:“你丧失了妖力,怎么应付玄劫?”

“再惨痛的打击我也经历了,玄劫算什么?”我心知肚明,玄劫犹如雪上加霜,以我眼下的废人状态很难抗过去。就活下来,就要靠我对天象卓绝的领悟,以及七情六欲的功效。

“哀”从神识内浮出,笼罩住我,周围三丈以内被滚滚的灰雾覆盖。

半空的劫云越堆越多,云层和云层之间彼此渗透,就像凶兽互相吞噬一样。吞噬后的劫云变小了,颜色却更加浓烈,如同被反复沁染上色的布匹。渐渐地,云层不再杂乱如浪,而是合并成了诡秘的一整片。窒息般的强大威势压得空气“毕剥”作响。

我暗忖不妙,这次玄劫好像并不比鸠丹媚那一次弱,奇诡处还犹有过之。整片劫云慢腾腾地蠕动,仿佛一头可怕的恶魔刚刚苏醒,准备露出獠牙利爪。

半炷香后,劫云深处陡然涌动,向外翻出两块,就像睁开的眼皮。眼皮眨动了几下,“唰”,两束妖艳的紫红色厉光猛地射出,如同俯视大地的狰狞恶目。

“嗷!”一张血盆大口从劫云内张开,发出凶怖的吼叫。吼声中充满了残暴的戾气,震得风云变色,地动山摇。

我瞠目结舌,劫云竟然变成了有生命的凶物,难不成是我的幻觉?

“咦?居然是森罗万象魔煞玄劫。”前方的虚空骤然裂开,悲喜和尚从裂缝内从容走出,神色诧异地仰望上空。

“刚遭祸事,就遇贵人。前辈是被玄劫引来的吗?看来我这次可以高枕无忧了。”我含笑招呼,内心一阵窃喜。说曹操,曹操就到,想不到老家伙主动送上门,我正好趁机讨教交点的秘密。

“高枕无忧?”悲喜和尚嘲弄地看了我一眼,“森罗万象魔煞玄劫,据传是域外煞魔所化,我一生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我刚刚迈入知微的时候,森罗万象魔煞玄劫让我当场昏迷不醒,差点去掉了半条命。”

“第二次呢?”我故作轻松,心里直呼倒霉。这么变态的玄劫怎么会落到我头上?十有八九,是我体内的螺旋生死气惹的祸啊。

“第二次,恰逢楚度出世,一统魔刹天。我亲眼目睹楚度受劫吐血,滚落山坡的狼狈样子。域外煞魔千变万化,无孔不入,受劫之人会被它们吸髓蚀骨,吞得渣子都不剩。”悲喜和尚似笑非笑,“你的运气不错,一般的人根本没资格迎接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凶魔般的劫云已轰然扑下。

眼前骤然一暗,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无比邪恶的天地,四周滚涌着紫红色的黏稠液体,像沸腾的粥冒着热气。无数条血舌从液体内钻出,贪婪地向我舔来。在热气腾腾的舌头上,一个个丑陋的小恶魔欢呼腾跃,张牙舞爪,发出“嘎嘎桀桀”的狞笑声。

我神识一动,“哀”立刻凝聚成浓密的雾团,将我包裹进去,封得严严实实。一时雾浪汹涌,外面“噼里啪啦”乱响,也不知“哀”与血舌交击了多少次,耳畔充斥了小恶魔的尖叫声。

突然间,灰雾向两旁激散,斜向里裂开了一道缺口。雾浪迅速弥漫,正要闭合缺口,一只霜皮鳞疤的巨掌伸了进来。

这只手大得出奇,肌肉厚实得像一团团凸起的肉瘤。手指粗长似铁柱,指甲漆黑如墨,巨掌伸动时,一条条青筋暴绽而起,化作绿皮蟒蛇,勾曲游走。

“啪!”手掌猛地抓住了我,用力一捏,手背上的巨蟒也随即扑出,缠绕住我。

我当场口喷鲜血,眼珠外凸,浑身疼痛欲裂,仿佛肚子里的肠子都被巨掌挤出来了。与此同时,我体内的螺旋生死气猛地旋转起来。

“滋滋!”巨掌忽然冒出青烟,化作一堆腥臭的焦炭,灰飞烟灭。四周一下子光线明朗,血舌也不见了,我仍然置身在蚀魂壑内。

半空中的劫云浓厚得触目惊心,时不时变幻出各种妖诡的嘴脸。

“这么轻松就应付了两道森罗万象魔煞玄劫?”悲喜和尚颇感意外地望着我。

轻松?我有苦说不出,血沫不停地从嘴里喷溅,浑身皮开肉绽。以我今时的元力,双头怪忙活半宿,也只能咬破一点小伤口,却被巨掌差点捏暴,可见煞魔的厉害。要是没有螺旋生死气,没有双头怪这几个月的打磨元力,我早就死翘翘了。

“嗷……呼……嘎……”空中的血盆大口爆发出毛骨悚然的怪音,仿佛妖魔哀嚎,鬼魂啼哭。白森森的犬牙缓缓从血口内刺出,牙尖喷射出一道道阴冷的寒光,狂风骤雨般向我射来。

“哀”死死守护住我,雾浪剧烈震荡,像柔软的屏障隔绝了寒光。“扑通扑通”犬牙突然纷纷掉落,在半空变成一个个白色的骷髅。这些骷髅的动作十分敏捷,骨节扭动灵活,像跳蚤般纵跃,一蹦就是几十尺的距离。

我全力催动神识,将“哀”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骷髅们一触及灰雾,立刻腐蚀成粉。但骷髅的数量实在太多,成千上万的犬牙像密集的雪花落下来,前仆后继地变成骷髅,四下里白茫茫一片。

也不知过了多久,灰雾渐渐稀薄,雾浪不住向我收缩。“哀”的力量被耗得七七八八,眼看就要撑不住了。

空中的劫云恰好在此时消散,“哀”化作一缕淡雾,飘回神识,再也无力实质化。

正当我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背脊上倏然传来一丝痒酥酥,麻飕飕的感觉。就像有一只美不可言的巧手在温柔搔动,搔得我甜美畅快,又酥又软。

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呻吟出声,血肉仿佛瘫软如泥,全身毛孔无不如醉如痴。

丹田内的螺旋生死气陡然窜动,暴躁地横冲直撞。我蓦地一惊,从酥软的滋味里清醒。目光所及,一条毛茸茸,类似尾巴的东西正缠绕着我,在周身上下时隐时现。这条尾巴色泽雪白,既看不到头,也瞧不见尾部末端,细密的茸毛洁美如缎,滑如凝脂,正钻入我的皮肉,吸食骨髓。

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骨髓被一点点吸走时的流动,偏偏我还觉得十分畅美,巴不得对方多吸食一点,好让自己更舒服。

这么下去,我一定会被吸成干尸。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的手根本不愿推开这条尾巴,更不想用元力伤害它。我的肉身已经失去了控制,彻底迷醉在被吸噬的美妙感受中。

焦急之下,我不顾一切地催逼“喜”。一轮光芒耀眼的红日猛然跃出神识,凝聚成实质,悬浮在我身前。“轰”,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半生不熟的“喜”被打回原形,散溅成凌乱的光点,重新落入神识。

全身骨头传来一阵阵酥痒,实在是舒适极了。我情不自禁地发出满足的叹息,心里却越来越害怕。雪白的尾巴像蛇一样滑动,我的骨骼仿佛融化成了软绵绵,暖洋洋的春水,整个人痉挛般地战栗起来。

我心中猛然爆发出强烈无比的恐惧。“轰”,一头七情怪从神识内升腾而起。“惧!”,它乌黑发亮,形似毛毛虫,慢吞吞地蠕动着,锯齿状的口器里不停地喷出汁水。

俨然是我此时心中的恐惧所化,“惧”瞬间跃出神识,强行凝聚成实体。浓黑的汁水从“惧”的口器内喷出,仿佛下了一场密集的黑雨,溅得雪白的尾巴墨汁斑斑。后者立刻发出惨叫,从我身上滚落在地,化成一摊湿乎乎的黑汁。“惧”也在喷出墨汁后耗尽了力量,退入神识。

空中的劫云开始变得色彩斑斓,似霞若锦,云深处传来勾魂摄魄的歌声。

四周袅袅浮起粉红色的烟雾,芬芳醉人。氤氲香雾内,环佩叮当,弦乐洋洋,偶尔惊鸿一瞥到滑腻的玉臂美腿,偶尔丰满的雪乳香臀晃过眼帘……若即若离,乍隐乍现,并不令人一窥全貌,但烟雾内时时传来的娇腻呻吟,更加撩人心思。

原来是色诱,我反倒不怕了。和鸠丹媚这样的尤物颠倒鸾凤,我都能牢牢控制情欲,何况是这些女煞魔?漠然望着香雾,我犹如老僧坐禅,心平如水。

怀里忽然一热,多出了一具香馥馥的胴体。这是一个妖媚艳丽到极点的女煞魔,眉眼春意荡漾,却又似闪耀着灼热的火苗。金红色的鱼鳞串连成两条精美的长链,分别从雪白的双乳上绕过,深深嵌入滑腻的肌肤,将一对高耸的乳峰勒得愈加凸起。闪烁的鱼鳞链在她圆圆的香脐交汇,向下延伸至芳草鲜美的腹沟,再从饱满圆润的玉腿反缠上去,诱惑十足,极易勾动男人狂野的欲望。

我蓄满元力,毫不留情地一拳击向对方。

女煞魔发出销魂的荡笑,浑身柔若无骨,蛇一般在我怀里滑动,不但轻松躲开了我的攻击,反而在肌肤厮磨中,撩拨起我的欲火。

我眼观鼻,鼻观心,六欲元力牢牢控制住感官,把怀里的尤物当作了泥塑木雕。

女煞魔忽然伏下身,潮湿的香舌沿着我的脖子一路舔落,在双腿间吞吐起来。我暗叫不妙,女煞魔猛地抬起身,大腿勾住了我的腰,坐怀吞棍,潮热的腔体紧紧包裹住我的小弟弟,收缩蠕动。

我欲哭无泪,玄劫也能这么霸王硬上弓吗?女煞魔上下动作,发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不知不觉中,呻吟变成了“吱吱”的叫声,再看女煞魔,哪里是什么美艳妖娆,分明是一具白骨。

我又惊又骇,精、气、神陡然飞速流逝,源源不断地涌入怀中的白骨。白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肌长肉,不一会,恢复成女煞魔的模样,只是比先前更加光彩照人了。

这显然是采阳补阴的邪术,如果妖力未失,我倒是可以和对方交流一下,取长补短。眼下却只能任凭女煞魔予取予求,毫无反抗之力。

片刻后,女煞魔又变回白骨。我心知再这么搞几回,真要做个风流鬼了。下意识地,我运转螺旋生死气。像是受到了白骨的吸引,死气猛然暴涨,带动生气旋转。随着黑色的死气覆盖住生气,我的血肉竟然以飞快的速度消失,同样变成了一具白骨,而女煞魔刚巧变回血肉丰满的原貌。

倒采补开始计时。对方的精、气、神犹如潮水一般涌入我的体内,血肉在骨骼滋生。女煞魔脸上露出惊恐之色,抽身欲逃,却被我死死搂住她的腰肢。不到半个时辰,女煞魔的血肉干瘪下去,化成一堆雪白的骨粉簌簌飞扬。

第六道森罗万象魔煞玄劫接踵而来。

劫云凝聚成一个怪异的煞魔形状,它有九个生出犄角的脑袋,十八条密布鳞甲、粗毛、花纹的手臂,三十六根长满尖刺的尾巴。煞魔肥胖的大肚腩突然裂开,蹦出了一只类似青蛙的煞魔,蛙形煞魔“呱”地厉叫一声,鼓起的左眼球内,缓缓游出一条赤红的蛇形煞魔。后者张嘴吐出了一只圆溜溜的蛋,“砰”地砸落在蚀魂壑内,“噼里啪啦”地碎裂成一块块。

空气里顿时弥漫开刺鼻的恶臭。蛋的碎块有的变成黏糊的内脏,有的化成黄白色的脓包,有的如同一条条蝌蚪跳动,有的像沱粪便冒着腾腾热气……

腥臭的气味令人昏眩,我立刻施展元力,封闭口鼻。然而这股难忍的臭味怎么也挡不住,就像是从我的灵魂深处泛出来的。

蚀魂壑仿佛受到了恶臭的感染,从山壁缝隙、岩石表层,不断渗淌出臭烘烘的浓液,汹涌的黑水内也冒出油腻难闻的泡沫。

臭气愈来愈浓烈,简直看得见,摸得着,仿佛整座山壑都在腐烂。我再也忍受不住,大肆呕吐起来。

最先吐出的是唾沫,接着是胃里的酸水,再后来,呕出的是淋淋鲜血。我觉得不对劲了,想要止住呕吐,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哇!”一块黄色的内脏碎片从我嘴里喷出。内腑好像被猛烈搅动,翻江倒海一般扑腾,直冲咽喉,让我情不自禁地张开了嘴。我试图运转螺旋生死气压制,不想气息一动,肠胃翻涌得更剧烈了。

当一截花花绿绿的肠子被呕吐出来时,我浑身冰冷,心知难逃此劫。悲喜和尚说得没错,森罗万象魔煞玄劫千变万化,无孔不入,远远超过了一般的玄劫。

一记暴戾凄厉的啼叫,突然从我的耳朵孔里传出,刺得耳膜胀痛。

绞杀苏醒了!

没有任何停顿,乖女儿扑出耳孔,身形膨胀,双眼闪动着嗜血的光芒。她像是凶兽嗅到了鲜血的味道,冲向四周煞魔变化的垢物。触手眼花缭乱地飞舞,以风卷残云的惊人速度,绞杀将臭气扑鼻的垢污吸噬得干干净净。

腐臭的气味一扫而空,我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心里充满绝处逢生的喜悦。只是我疑惑不解,玄劫只能依靠自己化解,连法宝都毫无作用,凭什么绞杀可以替我抵挡?

“它真是来自血戮林吗?”不知何时,悲喜和尚站在我的身旁,眼神奇异地凝视绞杀。

我点点头:“在土著妖怪眼中,绞杀就是血戮林的守护妖神。”

悲喜和尚露出沉思之色:“我看未必。”

“前辈的意思是?”

“如果它仅仅是一头血戮林的妖兽,哪来的本事吞噬域外煞魔?何况还是你的玄劫!”悲喜和尚缓缓地道,“拭目以待吧,森罗万象魔煞玄劫的最后三道,威力最是可怖。但有了它,你也许就不用花力气抵抗了。”

抬起头,绞杀贪婪地盯着半空中煞魔浮现的劫云,突然展开风翼,飞扑而去。

出乎我的意料,凶神恶煞般的劫云居然瑟瑟发抖,煞魔们发出惊恐慌乱的吼叫,匍匐在云层中,吓得动都不敢动。

绞杀犹如虎入羊群,大肆吞噬煞魔。劫云不断变小,颜色越来越淡,像滋补品一样被吞进绞杀的肚子。

“难道绞杀是……”我浑身剧震,不可思议地望向悲喜和尚。当初,我之所以能帮助鸠丹媚抵抗玄劫,是因为神识气象术与玄劫的天象同根同源。如今,绞杀可以轻松吞噬域外煞魔,那就意味着绞杀是……

“域外煞魔!还是血统最凶残最顶尖的域外煞魔!”悲喜和尚似乎倒抽了一口凉气,“绞杀和你一样,来自另一个世界。”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螺旋生死气 下一章:第009章 共时交点
热门: 冒牌大英雄 神探伽利略 吴承恩捉妖记 貌似高手在异界 碎便士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双子杀手 分歧者3·忠诚者 团宠不好当 冰之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