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螺旋生死气

上一章:第006章 居心叵测的访客 下一章:第008章 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悲喜和尚的眼神里脱离出来,我一时有些恍惚。仿佛对方自成一个运行的天地,与我所在的天地在刹那间交错,交点静止成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中的我。在这个神秘的交点上,我拥有一种言语无法形容的,可以同时沟通两方天地的灵妙触感。

“这到底是什么?”我喃喃自语,心驰神往,沿着两方天地无限延伸,仿佛可以捕捉到天地内万事万物的细微波动。这种近乎通灵的触感,难道就是冥冥中的另一种规律?

悲喜和尚不再解释,漠然道:“我答应给你的好处也给了,从此两不相欠。”话音刚落,两方天地倏然分开,我随之跌出交点,通灵的触感被硬生生截断,再也捕捉不到那种玄之又玄的东西。

我顿时心痒难搔,就像一个饥汉面对满桌佳肴,刚要狼吞虎咽,却发现美食突然消失了。“前辈还没有告诉我,你修炼的道遵循了哪一种规律?”

“我的神识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我微微一愣,回想起神识内的情形,似乎若有所悟,但又不是太明白。瞧悲喜和尚的样子,是不可能再透露什么了,只有靠我自己慢慢领悟。好在悲喜和尚不会赚我便宜,光是刚刚一番关于命运的奇论,就已是天大的惠赐,足够交换我的隐私了。何况他还将我引入那个神秘的交点,亲自体验了一次崭新的天地规律。

“多谢前辈为我指明了一条新路。”我略一沉吟,道,“楚度或许是世上,唯一可以强行击破因果规律的人。在这方面,我终究比不上他。所幸前辈令我茅塞顿开,既然天地间的规律不止一种,我又何必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来日我若能跳出因果,再战楚度,当拜前辈今日所赐。”

我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到时,前辈定会欣赏到一出好戏。”

天色渐暮,悲喜和尚似打算离开,又像是还有什么话要说,兀自徘徊不去。我暗觉纳闷,以他的性子,决不会吞吞吐吐,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不想知道外面的近况吗?”悲喜和尚犹豫了片刻,道,“北境眼下兵荒马乱,战火纷飞,吉祥天与魔刹天的大军正式开始了交战。光是这个月,大大小小的战役就有近百起。”

“楚度亲自领军吗?”

“嗯,除了我留守鲲鹏山,楚度和其余四大妖王都出动了。”

我沉思半晌,道:“让我猜一猜,双方的主战场可是红尘天?”

悲喜和尚讶然道:“你为何算得这般准?”

我对悲喜和尚解释道:“阿凡提号称魔刹天第一智者,自然要为楚度出谋划策,担当军师的角色。选择红尘天作为主战场,应该是他的主意。红尘天向来就有妖怪的势力,道法会后,魔刹天更是占据了红尘天大部分的疆域、资源,可谓基础雄厚,在红尘天开战对魔刹天十分有利。如我所料没错,妖军必然全面侵占红尘天,对人类赶尽杀绝,逼迫吉祥天不得不出手干预。”

“你推断得没错。三个月前,楚度宣告天下,红尘天更名为小魔刹天。许多反抗的人类被斩杀,更多的人沦为妖怪的奴隶。吉祥天不得已,只能率军进入红尘天,与楚度交战。”

“此计甚妙,将妖怪与人类推向了不死不休的对立面。吉祥天广招天下人、妖,试图分化魔刹天的战略不攻自破,同时把吉祥天牵入了红尘天的战场。但这么一来,魔刹天势必会惹怒清虚天,后者在红尘天的势力怕也被魔刹天扫荡了七七八八。”

悲喜和尚冷笑道:“所以这不是什么妙计,而是贪小利、惹大祸的蠢计,造成了清虚天和魔刹天联盟的裂痕。”

“未必如此,楚度可没那么傻。”我沉吟道:“在此之前,楚度一定和公子樱秘密会晤过,应该还许下若干好处,魔刹天才敢放手打压红尘天。前辈想一想,魔刹天和清虚天给北境造成双方翻脸的假象,吉祥天就能全力对付魔刹天。当双方到了关键时刻,各自背水一战时,清虚天突然以魔刹天盟军的姿态杀入战场,结果会如何?”

悲喜和尚微微一笑:“这么一来,吉祥天就彻底完了。”

我欣然道:“楚度和公子樱唱双簧,骗吉祥天入觳,才是这条计策的真正意图。不过世事难料,谁也说不准清虚天在坐山观虎斗的最后一刻,会站到哪一边。”

悲喜和尚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如果清虚天是公子樱一个人的,必然会选择对付吉祥天。可惜,结果未必如他所愿。”

我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前辈可以讲得清楚一点吗?”

悲喜和尚冷笑道:“楚度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妖怪,完全依赖自己的力量征服魔刹天。充其量,他只是一个从底层爬上去的野小子,和你差不多。北境各大名门的历史背景,错综复杂的关系,纠缠牵扯的利益,外人是永远无法了解的。公子樱代表了清虚天的各大名门,并不等于他可以如臂驱使这些力量。你懂吗?人类的世界,远比强者为王的妖怪来得复杂。”

我眼神一亮,悲喜和尚的这番话无疑价值连城,为我将来在魔刹天与清虚天之间周旋,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我心知肚明,他是故意透露给我的。只是目的何在?他没有理由白白帮我的。

“除此之外,你没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悲喜和尚又问道。

我沉默了许久,道:“有甘柠真、海姬和鸠丹媚的消息吗?兵器甲御派的那些人,在吉祥天过得如何?无颜不用问,一定识相地躲起来了,多半和屈玲珑厮混在一起。”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只能回答一个。”悲喜和尚神色平淡,但不知怎的,我似乎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意。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感应,说得好好的,对方怎么莫名其妙地动了杀机?或许只是我的错觉?疑惑不解地望着悲喜和尚,我稍作犹豫,问道:“甘柠真还好吗?”吉祥天一定会暂时控制住海姬,鸠丹媚不会来鲲鹏山白白送死,即使来也会乔装混入,偷偷进行。只有甘柠真外柔内刚的性子,会不顾一切为我犯傻。

“两个多月前,甘柠真孤身闯入鲲鹏山,结果被擒。看在公子樱的份上,她被送回了碧落赋。”悲喜和尚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浑身一颤,急切地问道:“她没受伤吧?”

悲喜和尚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当日,她雪白的道袍被鲜血染遍,大小伤口六十四处,有一道颈部的伤口差点要了她的命。”

我的心禁不住哆嗦起来,痛苦地嘶吼道:“我还是拖累了她!我……我要出去!我一定要逃出去!”

悲喜和尚缓缓地道:“我给你一句忠告。你可以是楚度的囚徒,甚至阿猫、阿狗任何人的囚徒,但你不能变成天意的囚徒。”

我心中一凛,正因为过于迷信魔刹天的预言,我才沦落至此。当下认真说道:“我决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悲喜和尚不再废话,身形冉冉浮起,虚空裂开了一道口子,将他的身影吞没。

我凝视着对方消失的位置,久久不言不语。

月魂忽然开口道:“破碎虚空!此人的修为简直骇人听闻。林飞你不用怀疑了,他应该是寻找到了一条因果规律之外的大道。”

“我只是怀疑他最初的来意。”我淡淡地道。七情中的“哀”、“喜”被我操控后,神识出现了质的提升。月魂似乎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清晰探测出我的想法了,最多也只是模糊地感应一下。

月魂不解地道:“他不是来帮你一把,从而挑起你和楚度继续争斗的吗?”

“我也曾这么想。”我摇了摇头:“但现在我怀疑,他原本是打算杀我的,只是后来改变了主意。”

“这怎么可能呢?”月魂不可思议地叫道。螭也怪笑起来:“傻小子,你大概当囚犯当得脑子糊涂了。人家把宝贵的修炼心得都告诉了你,还会有什么歹心?他和你又没怨没仇!”

我淡淡一笑:“所以我也想不明白。”悲喜和尚的法力太老辣,所以能将杀气收敛于无形,让我自始至终都察觉不出他的敌意。如果不是因为他在最后时刻,消散杀意时不经意地泄漏出了一点点,我还被蒙在鼓里。

不过,悲喜和尚是从什么时候改变主意的呢?我陷入了沉思,先前和悲喜和尚的每一句交谈,犹如一条条溪水流过我的脑海,被我反复斟酌,试图找出水底隐藏的东西。

螭满不在乎地嚷嚷:“小子,你与其动这些花花肠子,不如把力气放在修炼上,想想怎么恢复妖力吧!”

螭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也正为自己的妖力头痛不已。以前心如死灰,所以无所谓,现在神识内的“喜”令我生机勃发,再也没有了等死的念头,当然要一心谋求重修的办法。

“这哪是想就能想出来的。”我摇头苦叹,脑海中忽地灵光一闪,一时顺口续道,“时候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一言既出,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我的心境立刻平静下来。仿佛突然捕捉到了什么息息相关的神秘感知,令我不再烦恼。收敛杂念,我迅速臻至妙有的境界,充分体验新一重道境给我带来的变化。

春去夏来,昼浮夜沉,自从悲喜和尚走后,转眼又过了寂寞一季。

一片灰蒙蒙的雾幽幽浮出,在我头顶上空飘荡。雾浪汹涌翻滚,从里面不时探伸出无数根尖锐的利刺,长短参差,或粗或细,犹如各种怪兽的爪牙吞吐不定,择人而噬。

我的神识遥遥操控灰雾,雾浪宛如幽灵,无声无息地攀上一面山壁,融入坚硬的岩石内,无影无踪。“窸窸窣窣”,整片山壁的外层如同绵软的面粉塌陷下来,细碎的石末在风中飞扬。滚滚雾浪又从山壁内涌出,飘回到我的头上。

我神识微动,雾浪听话地向四周延伸,颜色变得稀薄,尖刺也缩了进去。此时看来,它就是一片普普通通的灰雾,绕着我缓缓起伏,毫不起眼。

就算把南宫平叫到灰雾跟前,他也认不出,这是七情六欲镜上一只叫做“哀”的蜘蛛怪物。

这几个月来,我对“哀”的驾驭越来越熟练。就在十天前,“哀”被我凝炼出了实质,得以释放体外,发挥出妖异古怪的威力。兴许是我的神识与天象相融的关系,当“哀”隐藏起尖刺时,形状和大自然中的雾没有什么两样。

至于“喜”,我还没能炼到离体这个地步。毕竟我和“哀”的感应最深刻,几乎算是不分彼此了。那种活着如同行尸走肉的绝望,深深镌刻在了内心。

“小子,已经很不错了。”螭满意地道,“再多练练,就能把‘喜’也实体化了。”

“可惜剩下的五情,我一样都不能操控,更别说离体实质化了。”

“你以为操控七情像吃豆腐那么容易?”螭哼道,“和七情相应的刺激、历练、心境,外境缺一不可。能操控哀、喜已经算你祖上积德了。”

“所以我更不能被困死在这里,否则永远别想领悟出其它五情。”我驱控神识,“哀”飘向捆绑我的沙罗铁枝,缠绕着铁枝翻滚,尖刺此起彼伏地探出。

几个时辰过去了,乌沉沉的沙罗铁枝不见丝毫损坏,连一丝细小的裂纹都没有。

“以后再用‘喜’试试。”我心态平和,并没有感到沮丧。如果沙罗铁树枝那么容易断裂,楚度也不会用它来囚禁我了。

“唉,这是楚度几万年精纯的妖力化形而成,比沙罗铁树本体的枝干都要坚固。”螭愁眉苦脸,它早已试了多次,螭枪同样毫无效果。

我凝收神识,灰雾立刻凭空消失,出现在神识内。

和往常一样,炼完“哀”、“喜”之后,我接着运转丹田内的生气。虽然七情有了突破,但我的妖力仍然不见恢复的希望。一缕生气既没有壮大,也没有萎缩,流到手脚筋脉处照旧停滞,到琵琶骨位置也是老样子,难以蓄存。尽管如此,我还是反复做着无用功,日复一日,从不中断。

我听到月魂轻若无闻的叹息,螭小声嘀咕:“死脑筋啊。你的气根本循环不了,再练也是浪费时间。”

“不一定。”我不急不躁,一次次运转生气。

“这么有信心?小子,你是不是悟到了点什么玩意?”螭激动地问道。

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这些天不断琢磨悲喜和尚的神识天地,令我似乎生出了一种玄之又玄的感知。“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脱口而出。

“切!”螭在神识内对我竖起鄙视的中指。

“林飞,你悟出因果规律之外的道了吗?”月魂问道。

“总觉得好像快明白了,可就是明白不了。如果能让我再次进入那个神秘的交点就好了。”我心有不甘地道。如今我可以确定,当时的奇妙感受来自于另一种天地运行的规律。

直到子夜,双头怪出现,我才停止运转生气。这个时候,月魂往往情绪低落。它总是无法接受,魅的好心反而办了坏事。

阴森森的蓝光闪烁,密密麻麻的双头怪迅速爬满我的全身。我毫不反抗,任由它们啃咬血肉。这未尝不是修炼元力的好办法,在双头怪一次次的破坏、治愈中,我的皮肉越来越结实,元力越来越凝厚,隐隐有了蜕变的倾向。

月魂茫然道:“千万年来,在北境的各重天,魅都播撒了异地的奇花异草种子。”

我忽然明白了月魂的担忧:“你是怕它们也会变成双头怪这样的凶物。”

月魂心事重重,螭却没心没肺地嚷道:“反正倒霉的是那些人、妖,我们魂器可不怕。”

我心中一动:“魅这么做,是否算是破坏了北境的平衡呢?”

月魂微微变色:“你也这么认为吗?”

我尴尬地笑了笑,月魂黯然道:“你照直说吧,我想听真话。”

我犹豫了一会,道:“即使是楚度、悲喜和尚,要去其它重天也只能等待天壑出现,或是飞升。而到了灵宝天、色欲天,再强大的人妖也施展不出法术。天赋异禀,肉身彪悍的天精,离开了阿修罗岛力量就要大打折扣。这就是平衡。无论哪一种生命,都会受到宇宙的局限。”

月魂喃喃地道:“但是魅可以自由来去各重天。”

“所以魅的存在,本身已破坏了天地之间的平衡。何况你们还搞免费快递。”我苦笑道,“想想吧,如果灵宝天的珍稀药草、魂器法宝在红尘天就能找到,飞升还有什么意义?各重天还有什么不同?北境最终将变成一个单调的世界。”

虽然不忍心再往月魂的伤口撒盐,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破坏了自然平衡的魅,除非突破知微,迈入道的无上境界,不然迟早要灭绝啊!魅的出生,便已注定了最后死亡的命运。所以,你也不必再对魅的灭绝耿耿于怀了。”

月魂半晌没有说话,神情痴痴呆呆,仿佛受了极大的刺激。说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逆天而为的楚度,如果不能突破知微,将来必死无疑。

这是自然法则,这是冥冥天意,这是因果命运。

所以楚度才逼走了阿萝师父。与其让心爱的人在甜蜜中殉情,不如让她在仇恨中活下去。

“噗哧!”鲜血喷溅,一头双头怪终于咬破了我的肩头,无数双头怪疯涌扑上,吞噬血肉。就在此时,天透曙光,双头怪立告变化,花冠开始分泌蜜汁,滋润伤口。

仿佛与眼前的景象玄妙地契合,我丹田内的生气猛然跳动,从这一缕生气内,缓缓渗出一丝幽暗的气息。

竟然是黄泉天的死气!

幽黑的死气犹如藤萝绕树,顷刻缠上了碧色的生气,两缕气息以惊人的速度纠缠成螺旋状,冲出丹田,直奔内腑。

一开始,生死双气仅如一道纤细的水线,然而随着两缕气息不断扭曲、旋转,气流宛如不断增强的龙卷飓风,越卷越粗,化成涓涓小溪,再汇聚成滔滔洪流。螺旋生死气在手脚筋脉处被阻,奔腾的势头却没有停止。螺旋生死气越积越多,越阻越急。“喀嚓”,穿破左脚筋脉的沙罗铁枝爆出一点轻微的声响,断裂开来。

下一刻,奔涌的螺旋生死气势不可挡,犹如洪水溃堤,接连冲破脚筋、手筋处的沙罗铁枝,只是到了琵琶骨处,才倾泻出体外。

惊喜来得如此突然,我一下子懵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如今,除了肩胛被沙罗铁枝穿透,死死固定在岩石上,我的手脚已经可以活动了。

“怪了怪了!你的身体里怎么会有死气?活人怎么会生出黄泉天的幽冥气息?”螭大呼小叫,“难道上次龙蝶没有离开,一直潜伏在你体内?”

我赶紧默察眉心的内丹,内丹一直沉寂不动,丝毫感应不到龙蝶的气息。

“不可能是龙蝶。”月魂道,“以你和龙蝶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长时间合体的。”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股死气分明是黄泉天幽冥河的气息!”螭困惑地道,月魂也百思不得其解。

我忽然想起和楚度决战的最后一刻:汹涌的幽冥长河被他一拳断成两半,昏迷的龙蝶随着半截洪流远逝,而另半截,还残留在我的体内。

“是那时候留下来的死气!”我恍然大悟,因为楚度猝不及防的一击,龙蝶没能带走所有的死气。按常理,残余的死气会在体内渐渐消散。可我体内的气偏偏如同苍穹灵藤一样,极富生命力。或许它吸取了死气,又或许生气和死气相互吸引,才造成了如此特殊的异象。

由于生气吸纳了不该有的死气,加上我受伤过重,导致体内的生死双气同时陷入了沉眠。幸好神识内的“喜”引动天象的春雨,唤醒生气,悲喜和尚的精气又进一步滋润,从而使生气充分活跃,死气却始终沉睡。

这些变化,我本应难以察觉,只属于黄泉天的死气更不可能在其他重天苏醒。然而,双头怪如同一个玄妙的征兆,改变了一切。

双头怪,丑陋的凶兽杀戮吞噬,美丽的花冠治愈滋润。两个互相矛盾的脑袋,以统一的方式同时共存。

就像在我丹田内,生机盎然的生气与幽冥黑暗的死气共存。

黎明前夕,双头怪的两个脑袋开始替换。就在杀戮和治愈变化的一刻,双头怪和我——产生了一个神秘的交点。

如同两个不同层面的平行天地突然交汇。

死气被唤醒了!

这不是因果!因为双头怪根本就没有催动死气的力量!

死气的苏醒是因为那个神秘的交点!

我激动得浑身发抖,这绝不是什么因果规律!而是一种神秘的契合!天地运行的另一种规律!

我突然想起小时候听到的一些怪异志:城里有个财主死了,屋子里的横梁也在同时断裂。有一个秀才梦见自己遇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结果当晚,他弟弟刚好露宿在他家门前。当时最离奇的一个故事是,青州城有一匹马突然发狂,冲上街道,撞死了一个叫孙长生的男人。十年后,孙长生的儿子路过青州城,在相同的路口又被疯马踩死。二十年后,孙长生的孙子重蹈覆辙,再一次在青州城的街上撞上了疯马。

这些怪异志,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也完全超越了因果规律。就像有一个神秘的交点,将毫无因果的两者联系在了一起。

这是另一种命运!

这也是悲喜和尚感悟的修炼秘法!我恨不得他马上出现在眼前,好让我问个明明白白。此时,天已渐亮,但不知何故,旭日忽然躲了起来,云霞的颜色越来越深,像浓烈的血团遮住了蚀魂壑的上空。

“玄劫!是你的玄劫!”螭惊慌地叫道。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居心叵测的访客 下一章:第008章 森罗万象魔煞玄劫
热门: 猛兽记 神控天下 侯卫东官场笔记3 新干线谋杀案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绿玉皇冠案 玫瑰帝国4·黑羽蝶之翼 暹罗连体人之谜 明日之劫 基里尼亚加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