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多出来的一根

上一章:第010章 情欲之道 下一章:第002章 铁树为谁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清晨,我独自走出木屋。

朝阳璀璨,雨后空气清新。昨夜的怅惘犹如山间的袅袅白雾,在阳光下消散。无论是鸠丹媚、海姬,还是甘柠真,都无法动摇我铁石般的意志。

从草叶滑落的水露滴在发白的岩石上,发出清晰的声响。我似乎有些理解,当年楚度抛弃师父的行为。

我也想起在与拓拔峰决战前,楚度提及师父的一刻眼中闪过的伤感。摇摇头,我摈弃杂念,盘膝端坐在崖角,开始了修炼。

悲喜和尚关于修炼元力的法子只能当作参考,并不适合我。我必须另辟蹊径,自创元力法门。

我把心思动在了十三头七情六欲怪的身上。严格地说,七情六欲中的六欲,都是生灵肉体的本能,“生、死、耳、目、口、鼻”,无不源自于肉身。也就是说,六欲是真正的元力本源,是最初的种子。六欲萌芽开枝后,才衍生出五花八门的肉身力量。

如果能将六欲从神识中分离出来,与我的肉体融合,就有可能炼出属于我的独特元力。而这种来自本源的元力,将比悲喜和尚、山魈们的元力高明出不知多少。

想起来简单,做起来却艰难无比。六欲早在我的神识内深深扎根,当我尝试着将它们移向肉身时,神识翻江倒海,鬼哭狼嚎,连螭、月魂也像怒海狂涛中的小船,跌宕起伏。我的意识变得混乱不堪,脑袋如同被千万根钢针齐刺,痛得死去活来。

而七情和六欲之间更生出古怪的吸引力,彼此纠缠牵引。移动六欲时,七情必然也跟着移动。即使我排除万难,把六欲转至肉身,七情也会随之离开神识。

无奈地长叹一声,我暂时放弃了尝试,苦思解决之道。

“小色狼,这么早就起来修炼了?”鸠丹媚打着哈欠从木屋中走出,笑嘻嘻地道,“你倒是挺识相的,居然打了一晚的地铺。”

我苦笑:“明明是你把我踢下床的。”

“考验你一下嘛,看看你有没有锲而不舍的劲头。”她腻声道,在我身旁坐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闪耀的阳光下,她的肌肤闪着动人的光泽,高耸的双峰夸张凸现,如同起伏的潋滟波浪,美艳不可方物。

我心中一动,眼前这一具美人胴体,自然灵动,昭示出天地至美的线条,隐含道的精意,令我有感于心。但如果撇开此念,她又无疑是活色生香的尤物,使人色授魂销,恨不得扑上去,恣意揉搓,释放本能的兽欲。

“傻看什么呢?”鸠丹媚依偎过来,香唇半启,挑逗般地对我呵气。两人臂腿厮磨,香艳销魂。

“情欲分离!”犹如明晃晃的闪电劈开夜雾,我恍然大悟。要想驱控六欲与肉体融合,就必须彻底丢开心中的情思——忘情存欲。眼前的美女再迷人,不过是交配的对象,发泄肉欲的工具。就好比一盘佳肴美食,哪怕色香味再好,究其本质也只有吃饱的用处。

只感不思,一切存在蜕化于本能。如同最原始的人、妖,心中仅有赤裸裸的生存欲望,再无它念。

“这样岂不是和野兽没有分别?”月魂困惑地问道。

“当然不同。”我解释道:“虽然都是忘情存欲,但野兽是被六欲操控,我却是操控六欲。”

螭怪叫道:“这么做太危险了!搞不好你就会变成一具只剩欲望的人形野兽。”

“只要七情还留在神识内,就不会有任何危险。”我沉思许久,打定了主意,目光停留在鸠丹媚身上。

“我要你帮我。”我不容置疑地对她道。

忘情存欲,首先必须将精神与肉体剥离。无论是肉体的享乐还是苦难,都不能在心灵的海洋中掀起任何波澜。否则反会沉迷,沦为六欲的奴隶,真正的野兽。其中过程确实像螭说的那样,凶险异常。

犹豫了半天,鸠丹媚才依照我的吩咐行事。

“唰!”一根蝎尾破风而来,直刺肩膀。衣衫随之裂开,即使有息壤护身,我还是感到了一阵刺痛,皮肤被蝎尾划出了血印。

“继续,用点力。”我纹丝不动。这是用近乎自虐的方法,承受肉身的痛楚。不存一念,不做一想,直至精神彻底麻木,从而忘却肉体的苦难。

在我的不断催促下,鸠丹媚咬咬牙,蝎尾狂涛骇浪般抽来。我不闪不挡,犹如岩礁,任凭鞭打,尽量不去想其中疼痛。一个多时辰后,我全身血肉模糊,摇摇欲坠,意识渐渐浑噩。“噗!”蝎尾穿透我的大腿,扯起一块血肉,我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地,陷入了昏迷。

醒来后,已近黄昏。我被包扎得像只大粽子,仰躺在石床上。略一动弹,浑身痛楚无比。

“别乱动。”鸠丹媚赶紧扶起我,眼圈隐隐发红,竟似有些肿了。

我一愣,沉默了一会,道:“没什么好难过的,只是修炼而已。”

“何苦这么折磨自己呢?你的法术已经够强了,慢慢来,总会有超过楚度的一天。”

“哪有多余的时间在等我?不用担心,这些皮肉痛我还撑得住。”

“可是我撑不下去了。”鸠丹媚嘶声喊道,一个劲地痛苦摇头,眼中恍惚有泪光闪动,“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换个法子吧。我受不了,这样对我太残忍了。”

我厉声道:“今日我多受一分苦楚,他日便多出一分活下来的希望。”猛力撕开包扎伤口的布条,从芥子袋内掏出一些丹草,捻碎了敷上。

“你看,我有北境最好的灵药妙草,伤口很快就能结痂生疤。”我推开她,挣扎着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屋子。伤口牵动之下,痛如千刀万剐,我犹如隔岸观火,只把这具肉身不当作自己的。

冷冽的月光下,漫山遍野的山魈匍匐在地,等候我的垂询。和昨天一样,我向它们讲述气的奥妙,并将生气打入山魈的体内,帮助它们进化。当气将近耗尽时,我内腑深处滋生出一道酣畅淋漓的崭新精气,直喷云霄,与空中天象交感呼应。物极必反,道穷则变。我相信如此修炼下去,臻至瓶颈的神识气象术必能再次精进。

而在我的反复要求下,鸠丹媚终于答应,继续以蝎尾锤炼我的肉身。如此白天修炼元力,夜晚说法炼气,我的日子被排得满满当当,没有丝毫空闲。

暮秋过后,山中草叶凋零,寒气彻骨。北风在光秃秃的树枝和山石间回荡,发出阵阵呜咽。

我立在崖顶,身躯犹如标枪般挺直,胸背布满密密麻麻的伤疤。鸠丹媚的九根蝎尾在空中连成绵密的鞭影,轮番抽打,不断溅起血水。“轰”,全身上下数百块肌肉同时震动,刹那间,千般痛楚,万种苦难退潮般纷纷敛去,消失得一干二净。

精神空空冥冥,再猛的打击,也不能令我感受到一丝折磨。站在崖上的林飞,似乎变成了一个空荡荡的躯壳,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行了。”我探手捉住一根蝎尾,满意地叫停。经过两个多月的肉身折磨,我的精神、肉体已能成功剥离。

“炼成了吗?”鸠丹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嗔道:“再这么下去,我还真当你有受虐的喜好哩。”

“还差一步。算了,我再想想办法。”我苦笑道,接下来,应该找一个女人进行情欲分离的修炼,在操控肉欲的同时剥离精神的享受。眼下,鸠丹媚当然是最好的人选,但把她当作泄欲的工具,我实在说不出口。

鸠丹媚也听我说过后续的修炼之法,当下啐道:“我去外面找一个美人,抓来供你糟蹋。”

我尴尬地道:“随便找来的女人,我哪会对她心中有情?自然也谈不上情欲分离。”

鸠丹媚红晕生颊:“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张口结舌,脸红耳热地说不出话。

“月前酿的酒差不多好了。”鸠丹媚忽然跑开了,回来时,抱着几只酒坛。拍开封口,香气四溢。不等我开口,她仰头猛灌,一口气喝下整整一坛。

这种野果酿成的酒并不辛辣,但后劲十足。不一会,鸠丹媚脸颊就像傍晚的火烧云,一片艳红。紧接着,她又抱起一坛酒,大口喝下。

我觉得不对劲,急忙抢过酒坛:“干什么喝得这么急?”

“我记得你说过,喝了酒,胆子就会特别大。”她美目迷醉,倒在我的肩头,吃吃地笑道。

我忽然明白了她的用意,涩声道:“你不能为了我委屈自己。”

“不是的,我愿意。”鸠丹媚的声音轻如蚊呐,她仰着脖颈,目光迷离地望着我。殷红色的酒珠洒在深陷的乳沟间,闪闪发亮。

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当我把这间木屋搭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是你的。”她喘息着,双臂环住我的脖子,战栗的肌肤仿佛要滴出水来。

“小色狼,还傻等什么呢?”鸠丹媚的娇躯仿佛融化得不剩骨头,香艳的酒气从檀口喷出。“我是你的。”

“咣当!”酒坛从我掌中滑落,我一把伸出左臂,搂住了鸠丹媚细软的腰肢。用力一紧,饱满馥郁的胴体贴入怀中。

宛如灵肉相合,水乳交融,两人全身紧贴,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自从用七情六欲帮她修复魂魄后,我们稍作亲密,便会产生无比迷醉的美妙滋味。

鸠丹媚抓紧我的背,眼中春波荡漾:“到底是小色狼,改不了吃腥。”

“我说过,一旦解开刺衣咒,定要把你摸个遍。”我的心怦怦乱跳,右手攀上鸠丹媚修长丰润的大腿,轻轻抚摸,畅快的肉欲犹如潮水席卷全身。我再也忍不住了,像一头发狂的野兽将她猛扑在地,左手顺着腰肢滑下,狠狠抓上翘起的肥臀,恣意抓捏。右手一把撕开她的胸兜,同时大嘴印上她丰厚的红唇,贪婪吮吸。

鸠丹媚尖叫一声,浑身僵硬。虽然我俩时常亲密调笑,但向来点到为止,从不过分轻薄。眼下我大动手脚,令她有些吃不消,本能地挣扎起来。

这越发激起了我的欲望,鸠丹媚的胴体像大蛇般扭动,就像故意在用凹凸的胸腹撩拨我,相触之间,弹力十足,如同一簇滚烫的火焰在我身下跳跃。毫不犹豫,我的嘴吻上了高耸的乳峰,含住了发硬的紫葡萄。

鸠丹媚的娇躯霎时酥软,大声呻吟,双臂死死地搂住了我。灼烈的欲火将我们淹没,不一会,两人衣衫尽褪,赤裸裸地挤压在一起。更销魂的是,她的八根蝎尾伸出,缠绕住我战栗游走,带来无与伦比的异样刺激,令我几乎控制不住地要喷射。

凭着脑海中的一点清明,我竭力控制住不断高涨的情欲,并不进入,只是大施手足,尝试着将肉体的快感分离出去。

“快,要了我!”鸠丹媚情动地大喊,四肢八爪鱼般缠住我,疯狂地扭动厮磨。热烫的肌肤红艳似霞,春潮汩汩泛滥,湿透茂密的草径。

和她截然相反,我的神智越来越清醒。胯下的妖艳美女,不再是鸠丹媚,只是一匹供六欲驰骋的健马,一具被我操纵的单纯肉体。

精神的愉悦被逐寸剥离,渐渐地,我再也感受不到一点快感,只剩下占有的本能。情欲终于彻底分离!犹如火苗上的一点冰雪,我猛然进入,伴随着鸠丹媚痛并快乐的一记呼叫,蝎尾迅速环绕住我们的结合处,层层包裹,宛似厚软紧实的肉壁。

没有多余的感受,没有情绪的激动,我熟练地唇舌撩拨,下体挺耸,挑动鸠丹媚的情欲。她硕大的乳峰像波浪颤动,丰润的香臀死命迎合,饱满的双腿忽紧忽松,滑腻的汗水像珍珠闪闪发亮。然而,这销魂醉人的一幕犹如雁过寒潭,不曾在心中留下丝毫痕迹。我就像一个冷静的棋手,一步步有序落子,无悲无喜,无得无失。

不知过了多久,鸠丹媚狂叫一声,猛地抱住我,又立刻瘫软下去。下身结合处,一股至阴至纯之气从她桃源处喷出,冲进我的内腑,与体内生气相溶。刹那间,我全身剧震,精气猛涨,神识气象术猛地冲破瓶颈,跨进了一大步。

“轰!”六欲像脱缰的野马,突然冲出了神识。肌肉以眼花缭乱的高速膨胀、收缩,似要爆炸一般。紧接着,一道道奇光异彩从我体内透出,肌肤上赫然渗出了六个怪物的花纹烙印。

“成了!我炼成了!”我心中狂喜,鸠丹媚的红丸神效惊人,不但令我法力精进,距离末那态仅剩一步之遥。还催化了六欲,使它们自发融入肉身,节省了我数月的苦工。而这种主动融合,自然而然,比起强行驱逼要好太多了。

“小色狼,我要被你弄死了。”鸠丹媚情热如火,紧紧抱住我,胴体兀自战栗不已。与此同时,“铮”的一声,从鸠丹媚的臀沟出,弹出了一根金光闪耀的蝎尾。

第十根蝎尾!

尾长十丈,一节节圆润的骨环凸起,闪烁着美丽的花纹。整条蝎尾华丽光亮,流畅的线条犹如天地杰作,完美得没有丝毫瑕疵。最奇异的,是它散发出的犹如烈日般的金红色光芒。

这样纯粹、炫耀、灼烈的金色,我只在一个地方见到过。

那是自在天的狂暴天壑。

那辆一晃而逝的金色战车!

我倒吸一口凉气。天刑的刺衣咒,鸠丹媚破身后生出的第十根蝎尾,天壑中神秘的金色战车,它们之间一定有关联。

莫非,北境真的存在自在天?我不安地搂住了鸠丹媚,直觉告诉我,一旦天刑得知鸠丹媚失身,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杀了她。

“咦?怎么进化出了一根新蝎尾?”鸠丹媚又惊又喜,轻轻晃动金色的蝎尾,收入臀内,又倏地展开,道:“九九归一,‘九’为极数,北境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十尾的妖怪啊。”

我沉声道:“千万不要在外人面前露出这根蝎尾,否则便是杀身之祸。”望着她不解的眼神,我摇摇头,道,“你也说了,对修行的人而言,‘九’是极数,多出来的‘一’等于打破了天地的法则,并非祥兆。”

话音刚落,四周狂风呼啸,天空风云变色,一片血红色的阴霾如同狰狞蠕动的鬼脸,幽幽升起,覆盖上空。

“玄劫!”鸠丹媚变色道,“是我的玄劫!”

第十根蝎尾,竟然引动了玄劫!天际泛出妖异的红光,暴戾的气息从上空铺天盖地压下来,令人心惊胆颤。看声势,比我的玄劫更猛烈。

我的心不由一沉,这样恐怖的玄劫,活命的机会微乎其微。

就在此时,一块块褐红色的甲壳从鸠丹媚肤下钻出,如同坚硬的铠甲,迅速裹住全身。我和鸠丹媚四目相瞪,啼笑皆非。玄劫来临时,她进化了!

“有甲壳保护,你不会有事的!”我精神一振,进化出现的壳坚实难摧,至少可以抵消一部分玄劫的威力。

“嗯。”她沉默了一会,深深地望着我,情浓如火,“无论结果如何,我心中再无憾事。”

“胡说什么?你一定可以安然度过玄劫!”我大声叫道,声音被轰鸣的雷声淹没。蓝色的电光从天空劈下,将一棵挺立的古松斩裂成两半焦炭。

天空仿佛变成了雷电的海洋,爆炸的霹雳密集如雨,轰得地动山摇,无数道蓝紫色的电光从血红色的天幕内钻出,狰狞扭动,闪耀的光芒照得四周如同白昼。

雷电环绕下,血色阴霾的色泽越来越浓,激烈地翻滚不休。陡然,阴霾像发怒的潮洪,挟着狂雷惊电倒泻而下。

鸠丹媚突然闷哼一声,四肢颤抖,甲壳发出刺耳的响声。

玄劫开始了!山魈们也被空中的异相吸引,纷纷现身,狂呼乱叫。来不及多想,我施展最刚猛的轰字诀,高高跃起,一拳击向天空。

我要引动天象,硬撼玄劫!

玄劫既然是天象,理所当然也是由气凝结而成。纵观北境,也只有我,才能以气破气。

出乎我的意料,气机牵引之下,千万山魈不由自主地同时发气,犹如众星捧月,紧随着我击向天空。千万道气汇聚成浩荡的洪流,滚滚冲向劫云。

“轰!”仿佛天崩地裂,震耳欲聋。我如遭雷击,从半空摔落,差点一屁股坐倒在地。山魈们犹如滚地葫芦,跌倒一片。

血红色的阴霾似乎裂开了一道缝隙,又顷刻弥合。鸠丹媚不声不响,嘴角渗出一缕血丝。

“裂!”

“断!”

“封!”

“化!”

“刺!”

我咬牙跃起,不停顿地击出神识气象术。同时强行操控山魈,逼使它们出手。千万道气与玄劫频频交击,风云惨淡,地动山摇,血红色的阴霾被不断撕开,又不断弥合。我心知肚明,在外人看来,玄劫只是短短几息,而对受劫对象,却是无比难熬的漫长岁月。

鸠丹媚惨叫一声,鲜血狂喷,甲壳塌陷了一大块,碎屑激烈飞扬。

“衡!”时光仿佛在瞬间停顿,我一拳遥遥击出,似快似慢,似攻似守。拳头犹如穿过遥远的空间,在另一个层面出现。

无色无相,无刚无柔,这是神识气象术返璞归真的一拳。

拳头与血色阴霾交击,气机纠缠交感,血色阴霾在瞬间荡然无存。然而下一刻,血红色的阴霾幽灵般浮出,厚重得宛如实质,层层翻涌,咆哮的霹雳声几乎要把天幕喊破。

“砰!”甲壳全部炸开,鸠丹媚浑身溢血,蜷缩的胴体犹如狂风中的小草,柔弱无助。

我痛叫一声,扑上去抱住了她。神识内的七情喷薄闪耀,与她紧密相连,六欲的元力源源不断地输向她。

情欲水乳交融,我仿佛又回到了为她疗伤的一刻。两人亲密无间,身心契合,七情六欲的力量在彼此间传送,形成时空变幻般的循环。悲欢离合,沧海桑田,诸般感受滋味尽在心头流过。

宇宙亘古不变,俯视苍生迭替。然而生灵却以情欲的力量,以生命的热烈和贪婪,美好和丑陋,对抗无情无欲的天地。

这是一场前仆后继,永无休止的战斗!无论是在大唐,还是在北境,无论是在蛮荒远古,还是任何宇、任何宙的任何一个角落。

这是最初,也是最终的道!

血红色的阴霾忽而散去。

天地静寂无声,玄劫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缕月光倏然透过云层,照在山冈一角,凝出闪亮的银色光斑。

一头重伤的山魈呻吟着,抓住焦塌的岩石,艰难地站起身。两头、三头……更多的山魈相互扶持着爬起来,呻吟着,低喘着,声音轻细如风,微渺如羽。然而,这声音经久不散,深幽弥远,像一支越来越亮的夜歌,响遍漫山四野。

生如长歌不衰!

我缓缓抱起鸠丹媚,她口中发出模糊的呓语,呼吸虽然微弱,但很稳定,皮肉虽然破损,但未伤筋骨。进化之后,她必然能够痊愈。

凌空跨出一丈,我左手伸出,抓住了对面嶙峋凸起的山头。

六欲的力量在肉身奔涌。

“轰隆!”近百丈的高峰被我猛力拔起!

天地月色朗照,山魈们的歌声如火如荼。

我将沉压压的山峰举过头顶。

这样的山,楚度曾经从容举过。

而和这不一样的山,我的死鬼老爸举过,老太婆师父举过,知音大叔也同样举过。

在北境,在大唐,在其他未知的天地时空里,总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山,这样的人。

生如长歌不衰!

总会有举起来的一个!

仰天长歌,我奋力将山峰扔向高空。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10章 情欲之道 下一章:第002章 铁树为谁开
热门: 女生寝室3:诡铃 波西·杰克逊与魔兽之海 异邦骑士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龙的命运(《术士的指环》第三卷) 螺旋状垂训 捉鬼实习生2:新学期与新麻烦 少女大召唤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上帝之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