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情欲之道

上一章:第009章 夜访山魈群 下一章:第001章 多出来的一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浓烈的酒气扑鼻而来。

斜躺在石床上,鸠丹媚醉眼惺忪地望着我,一副半梦半醒的样子。地上七零八落地堆着几十个土坛罐,坛口散发出隔夜的酒臭。

“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神识剧烈动荡,月魂震惊地大叫起来。

“这是酒,大唐里多得是,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心不在焉地道,目不转睛地盯着鸠丹媚。

“咦?我好像认得你。”鸠丹媚吃吃一笑,慵懒地撑起身子,污垢、泥屑顺着硕大的乳球窸窸窣窣地掉下来。油腻的头发纠结成团,连颜色也脏得看不清了。

如同被狠狠地当胸一拳,打得我心闷胸痛。

“我是林飞啊!”我冲过去,大声喊叫,“我是林飞!你是鸠丹媚,鸠蝎妖!你想想,仔细想一想!”

“林飞?”她迷迷糊糊地摇摇头,看了我一会,忽然向我抛了一个摄魂荡魄的媚眼。“啊,我想起来了!”

不等我欢喜,鸠丹媚臀后倏然甩出一根尖锐的蝎尾,撩向我的下阴。

我向旁闪过,鸠丹媚放浪地大笑:“咯咯,很多男人都想和我套近乎,你是最急色的一个。”

“扑通!”仰躺在床上,鸠丹媚顺手拿起一个酒坛,舔了舔。

我心情沉重似铅,她已经记不得我了。心念一动,片刻后,沂蒙惨叫着翻滚进屋。

“说!怎么恢复她的神智?”我厉声喝问。

沂蒙苦着脸:“没办法,被吸掉的魂魄又吐不出来的。她一辈子只能这样了。”

我万念俱灰,呆了许久,涩声道:“很好,好极了。”

目光缓缓扫过一个个趴在窗外、门外窥探的山魈,我的声音冷酷而绝望:“不管你用什么法子,把十万大山的山魈全部叫过来。少一个,我保证你会后悔生出来。”

沂蒙恐惧地望着我,结结巴巴地道:“我……我不……不能出卖兄弟姐妹。”

我一言不发,控制那丝气息在它体内轻灵摇动、舒展,犹如春芽盎然破土,释放出无限的勃勃生机。

“噢耶,哦,好舒服!我还要!”沂蒙心醉神迷,战栗着跪伏在地,癞皮狗一般死死抓住我的脚乞怜哀求。“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求求你!只要一点点!大老爷,大神仙,小的马上就叫,你说什么小的都照做!”

“那就快点!”我森然道。

沂蒙喉中发出宛转的泉鸣声,忽快忽慢。半个多时辰后,一片片蓝雾犹如翻涌的云团滚向这里,雾团里透出一双双幽亮狡诈的眼睛,整座大山被山魈挤得水泄不通。

傲立在崖顶,我的神识不断向上攀升,居高临下地紧紧锁住万名山魈。

神识气象术全力运转,体内的气分散成细密的丝丝缕缕,以“刺”字诀激射而出,暴雨般打中山魈。

没有一个山魈躲得过。许多山魈察觉到了奇异的生息,反而像贪婪的蚊子嗅到了血,前仆后继地主动抢迎上来。

“舒服,舒服死啦!”

“噢耶,极乐啊极乐!”

“啊……哦……爽!啊……哦……爽!”

山魈个个飘飘欲仙,满脸陶醉痴迷,野狗般向我爬来。

顷刻间,它们又被我从快活的云端打入痛苦不堪的魔狱。万缕生气疯狂震荡刺窜,恣意肆虐。山魈们痛得满山打滚,哀嚎哭叫,有的甚至像疯子一样互相撕咬。

如此忽乐忽悲,反复不停,足足折磨了万名山魈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傍晚,我才累得停手。纵然我的气已迈入循环不休,息息相生的境界,此刻也有些油尽灯枯的感觉。而山魈们连哭求的力气也没了,一个个匍匐在地,痉挛似的颤抖。

“谁知道被吸食魂魄的人如何救治?谁能告诉我,我一定重重奖赏,让他快活赛神仙。”我一一望向山魈,像是寻找一根渺茫的救命稻草。触及我的目光,山魈如遭蛇蝎,吓得魂不附体,惊慌摇头。

“既然不知道,你们还活着做什么?”我怒吼道,“我要你们全都为鸠丹媚殉葬!”

“求求大王,不要啊!”

“求山大王饶了我们,我们愿意为奴为仆,伺候你一辈子。”

“不要杀了我们,我们什么都听您的!”

上万个山魈五体投地,磕头如捣蒜,口呼“山大王”。

“一群欺软怕硬的废物。”我冷笑一声,操控生气准备大开杀戒。

“不要!”月魂和螭异口同声地反对。月魂不悦地道:“你怎能如此屠杀一个族群?”

“你修行的并非杀道,而是情欲之道,无意义的杀戮只会影响你的道心。”螭频频摇头,“何况杀了它们也救不回蝎妖,还不如收了这些山魈当小弟。你要和楚度斗,总得有自己的班底吧?”

“情欲之道?”我似懂非懂。

螭说道:“小子,你的法术天资举世无双,可惜你的道境实在太烂。你逐利、求名、好色、慕权……你易怒,易喜,易悲,易苦……你有楚度为了追寻道,不惜深入怨渊,弃千万妖军于不顾的决然吗?你有楚度为了追寻道,誓要打破天壑,统一北境的雄心吗?说穿了,你只是一个拥有强大法术的俗人。天赋再高,也休想达到知微之境。”

我无语叹息,心中禁不住泛起苦涩、茫然、孤独的复杂滋味。我终究是从十丈红尘的大唐而来,执着的东西当然和楚度有所偏差。“道”是楚度、公子樱、梵摩等绝顶高手的目标,却只是我的工具。而我的目标,却又是他们的工具。

螭忽然声调一振,道:“然而七情六欲镜与你融为一体,彻底改变了这一切。从此你有了自己的道,从此名利权色、喜怒哀乐都成为了你的道。你的道,是情欲之道,是生灵最原始、最本能、同样也是最执着的道。”

“这是一条从未有人涉足过的修炼之道。名利权色,如何享受而不沉沦?喜怒哀乐,如何掌控而非受制?走错一步,万劫不复。小子!”螭激动地喊叫,“别让大爷我失望啊!”

“情欲之道。”我默念了数遍,脑中忽地灵光一现,神识内的七情六欲怪齐齐欢腾,闪耀出绚丽的光彩。

“喜、怒、忧、惧、爱、恨、欲。”为七情,“生、死、耳、目、口、鼻”是六欲。这是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图腾,足以激发生灵全部的潜力!

“鸠丹媚或许还有救!”我狂呼一声,丢下满山跪拜的山魈,霍然冲入木屋。

站在床边,我念诵解结咒。体内闪出一缕晶莹剔透的光丝,倏然打成同心结,扣住了鸠丹媚。要救治她,必须先解开刺衣咒才能行事。

“好漂亮的链子,是送给我的吗?”鸠丹媚伸手触摸晶丝,眼中闪过痴迷之色。

“当然是送给你的,喜欢吗?”我一边开口稳住她,一边运转解结咒。同心结一闪,嵌入鸠丹媚体内,又缓缓浮现出来。鸠丹媚猛然打了个哆嗦,呕出一团紫黑色的垢污。肤下飞也似的钻出一根根黑色尖针,密密麻麻,把全身裹得如同一个刺猬。

“喜欢得要死了。”鸠丹媚的笑颜陡然透出杀机,“干脆你去死吧,白痴!”九根蝎尾眼花缭乱地抽向我。

苦笑一声,我气息震荡,转变四周的气波。九根蝎尾骤然一折,被反甩回去,缠绕住鸠丹媚,把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放开我,你这个小贼!我干死你!”鸠丹媚扭动着水蛇腰竭力挣扎,巨乳摇晃,春光大泻。

“哦,记得说话要算数。”我全速催发解结咒,同心结迸射涟漪般的光环,尖针纷纷剥落,掉在地上顷刻化烟。半炷香后,刺衣咒解除了。

不容鸠丹媚挣扎,我俯身上床,双臂紧搂,把她死死压在身下。

鸠丹媚的肌肤油滑饱满,充满了惊人的弹力。胸前双丸被挤压后,急促起伏,向外鼓扩成令人喷血的诱惑圆弧。加上她剧烈扭动,香腹耸起,丰满结实的大腿与我下体热烈摩擦,销魂的滋味令我热血沸腾。

咬了一下舌尖,我迫使自己迅速冷静下来。施展精神大法,神识如同一架桥梁将我和鸠丹媚连接起来。十三个七情六欲怪发出欢跃的叫声,彩芒流转闪烁。

我要用生灵的情欲,刺激鸠丹媚的精神、肉体,从而激发她自身的情欲,达到修复魂魄的目的。

“能有用吗?”螭将信将疑,“你不会是想趁机揩油吧?”

“只要她内心深处还有欲望,就一定可以。”我自动过滤了螭的后半句,全神贯注,第一次尝试如何利用这十三只情欲怪物。

“喜!”一只红色的怪物升腾而起,目射异彩,触须盘曲变幻,大口喷出绚丽的烟花光雨。而我的意识也随之刻意改变,心中其乐融融,欢喜无限,映出一幅幅人间乐事的画面。

仿佛受到了感应,鸠丹媚“啊”的一声高呼,眉梢眼角喜气洋溢,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媚惑的笑容。

“怒!”一头张牙舞爪的怪物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獠牙幻成利剑,八爪变成火焰,长尾甩出汹涌的惊涛骇浪。我的意识顷刻融入“怒”中,双目圆瞪,口中发出暴烈的嘶吼。

与此同时,鸠丹媚的笑容变成了满腔愤怒,脸涨得通红,目光喷火,好像是一头发飙的雌老虎。

“忧、惧、爱、恨、欲、生、死、耳、目、口、鼻……”七情六欲怪物一一闪现,鸠丹媚的神情变幻不定,时而迷醉,时而兴奋,时而泪流满面……我仿佛和鸠丹媚魂魄合一,情欲相通,在另一个玄妙的世界中尝尽人生百态,世事沧桑。

一记声嘶力竭的呐喊刺破午夜,鸠丹媚猛地坐起身来,神采奕奕,灵动的眼神一扫先前的迷茫。

“小色狼?”她惊喜交加地看着我,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成功了!我压抑住激动的情绪,真的成功了!如我所想,七情六欲的力量诱发出了她内心的欲望,不但完美修复了三魂七魄,还加以提炼升华。

“小色狼,是小色狼!”鸠丹媚尖叫起来,又跳又笑,“该死的小色狼,没良心的小贼!”

我只是对她笑。共同经历了七情六欲的洗礼,我们之间多出了一种灵魂上的熟悉感,心灵仿佛鱼水一般亲密无间。

“美女,你有多久没洗澡了?”我故意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鸠丹媚媚眼如丝,挺起酥胸,几乎贴住了我的臂膀:“这种味道是不是更刺激?”

我老脸一红,此时我还跨坐在鸠丹媚修长的大腿上,下身顶着绷紧的小腹。她稍一扭动,我就一阵酥麻,不由自主地生出了硬邦邦的反应。

真是惹火尤物啊。我暗自吞了一口唾沫,嘴上道:“我解除了你的刺衣咒,现在男人都能碰你了。”

“我一清醒,就感觉到了。”鸠丹媚脸上闪过一丝伤感,“一下子解除了诅咒,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轻咬我的耳垂,腻声道,“小色狼,你真的做到了。除了你,我不让其他男人碰,好不好?”

我心头一阵火热,飞快瞄了一眼她香艳的乳沟:“这个嘛,你做主就好了。我一向从善如流的。”

“嘻嘻,你的身上好烫。”鸠丹媚凑近了,檀唇微翘,凹凸起伏的胴体像一条战栗的美女蛇,贴着我轻轻厮磨,足趾尖轻点我的后背,再一点点滑至股间,慢悠悠地划着圈。

我血脉贲张,大感吃不消。她再这么诱惑下去,我真要忍不住上马拔枪了。

“咯咯咯咯,果然还是一头小色狼啊,刚才还假正经哩,这下露馅了吧。”鸠丹媚忽然娇笑着跳下床,弄得我青黄不接,难受得只好强行运功,炼精化气。

“我先去沐浴,回头再和你亲热。”鸠丹媚腰肢款摆,回眸冲我抛了个媚眼。“要一起洗吗?”

我终于落荒而逃,满山仿佛回荡着鸠丹媚荡人心魄的笑声。

山魈们一个也没敢走,战战兢兢地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我望着伏倒一片的山魈,禁不住仰天长啸,胸中荡起一丝异样的优越感。

俯视苍生,主宰沉浮!这一刻,我要它们生则生,要它们死则死!

“从今以后,我林飞就是你们的主人!从今以后,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厉声道,神识气象术运转,千丝万缕的生气投向山魈。

“好舒服啊!”

“谢谢主人,太爽了!”

“主人,再给一点吧,快活死啦!”

山魈们得到了生气的赏赐,一个个手舞足蹈,活蹦乱跳。我很清楚,御下的手段在于软硬兼施,一味高压并不能得到山魈的诚心效力,送给它们一些生气也是怀柔手段。

“哦!”一个特别强健的山魈蓦地发出呻吟声,靛蓝色的皮肤渐渐转为苍绿色,额头钻出了两根雾气状的尖叉角。不一会,很多个头壮硕的山魈都发生了同样的变异。

“主人,我突然觉得力气大得使不完!”

“主人,我的勾魂术变厉害了!”

“主人,我能吸收月华修炼了!”

变异的山魈们七嘴八舌,兴奋雀跃,剩下七成多的山魈满脸羡慕,争先恐后向我祈求生气。

我目瞪口呆,想不到我的气居然能令山魈进化。转念一想也释然了,苍穹灵藤本是吸收天宵之气而生,既与山魈的孕育殊途同源,又比后者高明玄妙了太多。难怪山魈对我的生气如此上瘾。

兴之所至,我不断运转神识气象术,勃勃生气犹如甘霖雨露向外泼洒。山魈们如痴如醉,亦喜亦狂,接二连三地飞速进化。不到一个时辰,全都麻雀变凤凰,产生了异变。

“哦……”

“啊……”

“哈……”

万名山魈同时发出畅快甜美的喊声,一时天宵风云变色,地动山摇。山陵大泽好似一下子复活了,如鬼影幢幢晃动。四面八方猝然响起奇异的声浪,深沉有力,像松涛簌簌鸣动,似海啸威武雄壮。它仿佛是群山深处的呐喊,与山魈彼此呼应,浩浩荡荡向外席卷。

“多谢主人成全。”山魈们激动得纷纷叩拜,宛如神祇座下最虔诚的信徒。

“你们已算是我林飞的门下,暂且称作神识气象门吧。”我不由得心动意摇,进化了的山魈合声实在可怖,类似龙眼雀的精神大法。一旦它们加以修炼,日后的威力可想而知。而我一点也不用担心它们背叛,山魈体内的生气越多,我就越容易控制。

“万灵之生,气之聚也。浊气落实而化形,清气升虚而为神,形神合一,众妙入出。是故聚则为生,散则为死,通天下一气耳……”月光朗照,我居高临下,俯视一双双恭顺崇拜的目光,舌灿莲花,将炼气的心得体会为山魈们细细论述。

山魈有的专注入神,似泥偶木雕一动不动;有的喜不自胜,手舞足蹈;有的忍不住提出疑问,求我解惑。

“气极则变,虚实法象,万变不离其中。”一时说到妙处,我体内气意交感,心口呼应,丹田紫府深处生出一道酣畅淋漓的气,瞬间贯小天地通大天地,压制不住地从口鼻喷出,直射霄汉。

“轰隆隆!”夜空电闪雷鸣,光耀倒泻。神识气象术犹如呼吸自然吞吐,即使不去刻意施术,也会主动运转不休。

“嘻嘻,小色狼论道说法的样子还蛮像回事的。”鸠丹媚向我袅袅走来,腰臀摇曳生姿。

我笑着站起身:“是不是有几分大师风采?”

“反正觉得和以前不同了。”鸠丹媚亲昵地将头搁在我肩上,柔滑的碧发犹如瀑布滴水,撩拨我的头颈,弄得身心俱痒。“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连这些山魈也能收服。”

“刚好相生相克而已。”我深吸了一口美女沐浴后的肌肤香气,心中暗忖,变得更厉害的恐怕是你啊。被七情六欲激发后的鸠丹媚,姿容妖冶,媚态倍增,举手投足都充斥着浓浓风情。

“你的心跳得好快。”鸠丹媚手指轻轻拨弄着我的胸膛,眼波乜斜了一下小腹处,吃吃笑道,“这也是大师风采?”

我尴尬地侧过身,赶紧转移话题。和我料想的差不多,自从罗生天一别,她便四处流浪。道法会后,才得知我的行踪,奈何已经身在魔刹天,当时各处天壑又被妖军重重封锁,不得已只能觅地隐藏。

“也是我大意了,有一晚喝醉了酒,迷迷糊糊便着了山魈的道。”鸠丹媚心有余悸地拍拍心口,“幸亏你有修复魂魄的法子,不然人家真变白痴了。”

“谁让你偷学我酿酒的秘法。”我微微一笑,震动气息,四周气波压缩旋转,霎时将她带入木屋。

“什么法术啊?这么奇妙!”鸠丹媚兴奋地问道。

我打趣道:“想学的话我教你,乖乖跪下来拜师敬茶吧。”

“你舍得我跪吗?”鸠丹媚娇嗔道。

耍闹了一阵,我抚摸着山石搭成的床,怅然道:“想不到你还记得这些,连摆设都跟过去一样。”

鸠丹媚凝神看了我一会,道:“我知道你的性子是闲不下来的,当年我便知道了。其实男子汉,本就是要轰轰烈烈,快意恩仇的。无论是和楚度斗也好,在北境称雄也好,你只需把这当作一场尽兴的游戏,不必太过在意成败得失。”

我哈哈一笑:“三个美女中,你倒是最了解我的。嗯,我有些累了,咱们一起就寝吧。”

“老规矩,小色狼睡下面。”鸠丹媚长腿一伸,作势欲踢。

我轻巧捉住她的脚,滑腻玲珑的足趾令我心中一荡,忍不住搔了搔脚心。鸠丹媚笑着缩脚,微微喘气:“啊,好痒呢,人家受不了啦。”

“那更要替你抓抓止痒了。”看着她波浪般起伏的胴体,我心猿意马,动手动脚,两人嬉笑着乱成一团。好半天,才停歇下来。

不知何时,外面飘起了淅淅细雨。湿漉漉的山气透过帘子渗进来,清寒沁人。

“你不会让我跟着去鲲鹏山的,对吗?”望着窗外蒙蒙山色,鸠丹媚的眼波也映上了一层朦胧。

“是,我必须抛开一切。”我点点头,鸠丹媚火热的肌肤在指间慢慢变凉。木屋、酒坛、雨夜……像是化成了水中恍惚的倒影,风一吹,便散乱了。

我忽然发觉,即使再本心的选择,也是一柄双刃剑。

第二十册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9章 夜访山魈群 下一章:第001章 多出来的一根
热门: 恐怖谷(刑警罗飞系列第三季) 摩天大楼 来自12个星球的敌人 穿成校草的绑定cp 苍白的轨迹 名侦探的诅咒 地海传奇4:地海孤儿 迷雾之子3·永世英雄 镜狱岛事件 琉璃美人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