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因祸得福

上一章:第007章 露馅 下一章:第009章 夜访山魈群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波涛滚滚,死气沉沉。一条深幽冥暗的长河仿佛挟着愁云惨雾,从另一个天地奔腾而来,冲入我的神识。

我头痛欲炸,千头万绪纷至沓来。一会儿我变成了天支风,飓风呼啸,狂掠过血腥蛮荒的阿修罗岛,我永无止境地杀戮,再多的尸体血肉也填不满内心的饥渴……一会儿我又是林飞,在北境苦苦打拼,活下去,活得更好,永无止境地向高处奔跑……

“行了。”天隐飞起一脚,把我连同天支风踢出草丛,戏谑地笑道,“想不到这次除了启灵母井,我们还有意外的收获。阿修罗王一定会满意的。”

“我是谁?我到底是什么?呼呼!”抱住头,我疯狂吼叫,在地上痛苦地打滚。脑海里翻江倒海,魂魄像被拆成了碎片。每一块残片里既有天支风,也有我自己。

“你是我,我也是你。”幽冥的长河内浮出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

龙蝶?我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龙蝶,快想办法!我要是出事,你也完了!”一旦与天精融合,我就会变成悲喜和尚那样不伦不类的怪物,彻底失去了自己。最糟糕的是,因为魇虎眼珠破风碎云的能力,天支风与我肉体的融合十分顺畅,不带丝毫滞碍。

“你是我,我也是你。”龙蝶冷漠的声音不急不缓,“你何必如此慌乱?林飞还是天支风,又或者龙蝶,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我微微一愕,神智暂时恢复了几分清明。既然龙蝶浑不在意,我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否则他早已出手相救了。当下心中安定了许多。

天支风的记忆依旧源源不断地涌来,许多经历怪诞离奇,匪夷所思。不知不觉中,这些事仿佛成为了我自己的亲身体验。“什么才是生命?你始终只能局限于一个人或者妖的角度来看待。你的认知永远是不够完满的。”突然间,月魂说过的这句话犹如一道耀眼的闪电,照亮了心海。

“你终于明白了,这是你我难得的体验。”龙蝶赤红的目光像闪耀的火焰,“无论是龙蝶,林飞还是天支风,都是在追寻心中的那一点饥渴。终究有一天,我们会明白,那到底是什么?”

“谁又会在乎我曾经有过一个怎样的名字呢?”我微微一笑,神识平静无波,索性敞开了心胸,接受天支风所有的东西。

这是无比珍贵的体验。我仿佛突破了人妖的局限,从一个天精的角度去感受天地的新鲜与奇妙。

黑色巨河波涛翻涌,也在同时吞没了天支风所有的记忆。这是龙蝶出现的目的。我们一起占有,一起分享,一起体验。灵魂是孤独的,但不仅仅是孤独的。我们是两个不同的自己,也是同一个我。

渐渐地,天支风的意识与我融合了一大半。准确地说,是被我吞噬、吸取、代替。在那条幽冥的洪流中,天支风丧失了反抗之力,只剩下了一点残存的念头。他的飓风身躯也被我一点点吸干,只剩下一个拼命挣扎的大脑袋,兀自抵在我的胸口。

“小心,不要伤了它!否则你我无法向阿修罗王交代。”天灵冷冷地道,他们围住了启灵母井。一张红光闪闪的大网被高高抛起,四大王族天精各执大网一角,向启灵母井频频扑去。

大网散发出浓郁的血厉之气,挥动时撩起阵阵红雾。启灵母井似乎预感到了不妙,左冲右突,极力逃避大网的捕捉。即使四大王族可怖的气势强行锁死四周,启灵母井还是游窜自如。它经过的地方,坚实的空气壁障化作柔和的气流。

井口的冰霜已经融化了大半,井深处闪烁着迷幻般的光泽。

“天隐,你那边!”天烈焦躁地挥动大网,扑了个空,只能目送启灵母井从网角溜出,游向对面。

天隐身形闪动,犹如飘忽不定的幽灵,紧追着启灵母井不断变向。天烈、天蜡负责包抄,天灵傲立不动,每当启灵母井甩脱大网时,他总能提前一步挥网,截住对方。

大网撩起的红雾慢慢侵蚀了启灵母井,晶莹的水光变得有些混浊。

“加把力,它快不行了!”天蜡兴奋地叫喊。

趁天精不注意,我向后稍稍挪动了身躯,和天支风的大脑袋分开,保留了他最后的残识。

受我影响,龙蝶的意识也不由自主地与天支风分离。

“你做什么?”龙蝶的目光闪过一丝阴霾。

“留着他一条命,我还有用。”

“彻底吞噬了他,你就会拥有变幻风形的奇妙力量!这是万载难逢的机会。”

“该怎么做,由我说了算。”我话里藏针,“体验而已,没必要吞掉他的意识。”龙蝶每次出现,都在千钧一发之际力挽狂澜,而越是如此,我就越要小心戒备,牢牢捏紧主动权。

龙蝶幽冷地望着我,不发一言,伴随着幽暗的黑色洪流渐渐退去。

逃脱一劫的天支风“呼哧呼哧”苟延残喘,几乎丧失了全部的力量,大脑袋仅仅连着一丝微弱的风躯。

我的目光随着启灵母井转动,井口的冰霜只剩下薄薄一片,即将开启。天灵他们显然并不打算进入启灵母井,而是奉了阿修罗王的命令,要活捉它。

“收网!等它开启就来不及了!”天灵一指点去,宛如擎天玉柱,截住启灵母井。右手顺势一抖,大网翻卷而上。

天蜡利爪扣向地面,泥土像蜡烛油一样融化流淌,困死启灵母井的退路。天隐、天烈趁势挥网扑上,大网透射出森森血气,像一只大手猛然合拢,罩住了启灵母井。

“成了!逮住它了!”天烈兴奋地吼道,“我们终于有希望离开阿修罗岛了!”

就在这一刹那,我抓起天支风,体内气息震荡,压缩气波,数丈远的距离被倏地拉近,如有神助地出现在启灵母井旁。

天烈们愤怒的吼叫震耳欲聋,我一把掀起大网,启灵母井趁机窜出,迎向了我,井口的冰霜恰好在此时融化。

“轰!”天灵的指尖几乎擦着我的肩膀掠过,庞大的巨力波及下,我喉头一甜,鲜血狂喷,顺势跌入井口。四周蓝光闪耀,重重叠叠的水波幻化出无数画面,淹没了我。

我像是进入了一个个古怪的场景,见到的景物都是颠三倒四,支离破碎。似乎有无数字符潮水般涌入脑海,但听不清楚,看不真切。潋滟的水光仿佛蕴藏了无穷无尽的力量,渗透肌肤,却偏偏被我体内运转的气排斥出去,无法吸取。

反观天支风,居然精神大振,双目放光,身躯不断膨胀,重伤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在恢复。就连背上的空空玄也苏醒过来,神情如痴如醉,嘴里梦呓般地念念有词。

我忽然明白过来,启灵母井只对精怪有用处,而人、妖无法洞悉其中的奥妙。也不知过了多久,天支风放声狂啸,浑身充斥出爆炸般的可怖力量。

“我成了王族!”天支风狂喜大喊,飓风的身躯正在缓缓化作人形,凝塑出模糊的四肢。

“恭喜你了。”我轻笑一声,拼尽全力抓住了他。

“你……你干什么?”天支风面色大变,激烈挣扎,他还没有完全变成人形,魇虎的眼珠对他依然有效。

“当然是需要王族的鲜血救人了。不然把你辛苦带进启灵母井干什么?”我平静地道。虽然空空玄精神大好,但全身的痒虫草并没有消失。

天支风又惊又惧:“原来你一开始就打算好了!一旦猎杀不到王族,就设法进入启灵母井,令我变成王族后再下毒手。”

“朝闻道,夕可死。能在临死前成为王族,你应该知足了。”我微微一笑,天支风已经成形的四肢又一点点化成风。不理会他的哭嚎哀求,我死抓不放,直到他最终萎缩。

“砰!”天支风的脑袋被我一掌拍碎,鲜血溅满了空空玄全身,痒虫草沾血后立刻枯萎蜕落。而空空玄犹如未觉,一心沉醉在启灵母井的奇妙中,时而欢叫雀跃,时而低头苦思。

我闲来无事,便潜心研究改变气波长短的窍要。正亏了它,我才让几个王族功败垂成。

明晃晃的波光逐渐暗淡下来,水流像是渗漏出了启灵母井,四周开始干涸,冒出一个个软绵绵的凸起。“哗哗”,视野忽地一暗,奇画异图消失无踪,周围变成了干硬的泥土。

“它走了。”空空玄如梦初醒,“我们现在应该位于某一层的地底。”

我忍不住蹦出一连串疑问:“启灵母井到底是什么玩意?精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你捞到什么好处了?脱胎换骨了吗?妙手空空的技巧是否大有长进?启灵母井里有没有宝贝?”

认真地看了我一会,空空玄摇头叹气:“比起这种珍贵玄奇的体验,宝物又算得了什么?盗贼技巧又算得了什么?唉,夏虫岂可语冰,说了你也不懂。从今以后,我当将宝贝看作粪土,偷盗视为草芥。”

哇靠!我差点一口气呛在喉咙里。这样的话真是从空空玄嘴里说出来的?难道一入启灵母井,猴子也能变成人?

“嘿嘿,我终于发觉,你才是我寻找到的最值钱的宝贝。跟着你,我一路福星高照,爱情事业双丰收!”空空玄亲热地咬着我的耳朵,神采奕奕,“所以啦,芝麻的芳心还是要偷的,玄机宝库还是要破的。”

呆了呆,我也终于发觉,穿衣戴帽的猴子,终究还是猴子。

没过多久,飞升就结束了。回到苍穹灵藤时,眼前一花,天壑内似乎有一辆金光闪闪的战车一晃而过。凝神再看,只剩下云诡波谲的万千天象。

“难道是错觉?”我暗自狐疑,在天壑前静心运功调息。迈入世态,我的法力急剧增长,经脉内的气鼓荡得像要溢出来。过了许久,天壑没有再出现任何异状,我才蹭掉脚底无意间沾上的几根痒虫草,离开了苍穹灵藤。

刚入菩提院,我便被黄鹂长老告知,吉祥天的莲华盛会已至尾声。今日大举设宴,恭送各位贵宾。

荷花池畔,和风含香,波光潋滟。黄鹂折下一张荷叶,邀我共立其上。翠绿的荷叶舟荡起涟漪,顺着池水轻盈流去。

筵席正设在八百万里的荷花池深处。金莲吐艳,银鱼争俏,水面上乳白色的云烟袅袅升腾,仿似千层万叠的纱帐,被荷叶舟撩拨开。

“其余的贵宾都已聚齐,只剩公子一人了。”黄鹂的神色有些不愉。

我揶揄道:“莲华会不是摒弃客套排场,讲究随意自然,道心通明吗?怎么也搞起了送别大会?”

“这是第一次。”黄鹂轻轻叹息:“天下之大,谁又能真正随意呢?如同这叶荷舟,看似自在遐意,其实也只是随波逐流。”

“不错,身在红尘,难避灰埃。”我唏嘘不已,顽固的规则,只会被更顽固的力量打破。现在北境动荡不安,与楚度、公子樱的谈判无果,吉祥天才会破例放下身价,设宴款宾。

一路曲曲折折,驶进荷池深处。四下里花繁叶茂,各竞奇姿。举目远眺,莲花丛在云雾里若隐若现,仿佛暗藏洞天丘壑。

荷叶舟穿花绕蕊,行近一簇硕大的莲蓬前。莲蓬大如碧坪,鼓起一团团花球似的莲子,清香沁骨。

“林公子请。”黄鹂跃上莲蓬,消失无踪。

我愣了一下,举步踏上莲蓬,眼前景物忽变,脚下溪涧犹如玉带,蜿蜒环绕。缤纷禽羽嬉戏其中,奇木异葩穿插其侧。

吉祥天还真是有一套啊。我啧啧称奇,四面吞云吐雾,烟缭霞绕,仿佛笼罩在一片海市蜃楼的奇境中。亭台楼阁在浩瀚云霞中浮浮沉沉,或以褐葛缠梁,碧藤搭棚,充满山间野趣;或以磐石垒栏,鹅卵砌几,极显素雅明净;或金碧辉煌,华丽富贵;或冰清玉洁,澄澈通透……

一朵硕大无朋的金色莲花中,梵摩、天刑盘膝而坐。众人三三两两,已按各自喜好选择落座。不远处的清雅水榭内,两双妙目齐齐向我瞧来,正是海姬和甘柠真。

“短短数日不见,林兄法力精进,可喜可贺。”公子樱跪坐在一间葛藤凉棚下,举起座前的莲花盏,向我遥遥示意。

“吉祥天洞天福地,灵气充足,在此修炼受益匪浅。”我下意识地瞥了一眼楚度,迈入知微的高手就是眼光毒,能轻易感应出对方的层次。

我在海姬、甘柠真当中坐下,这几十日忙于修炼,没有和海姬联络,难免冷落佳人,只好用甜言蜜语补偿,摸摸捏捏传情。再挑些闯三关的趣事说给甘柠真听,言辞极尽夸耀之能,逗得她抿嘴低笑。

“江山代有英杰出,各领天地风云变。在座贵宾,无一不是当今的英雄豪杰、宗师巨匠。能在莲华会上共参天道奥妙,问理解惑,实乃北境第一盛事。”梵摩缓缓地道。

公子樱笑道:“梵摩长老客气了,出席莲华会也是我等的幸事。”

梵摩客套了几句,又道:“每届莲华会都是匆匆半月,着实过于短暂,难令各位尽兴。为此,在座贵宾如愿常驻吉祥天,探求天道的话,我等不胜欢迎。”

天刑傲然接道:“无论各位是要炼丹炼器,还是论道修法,我等都会全力支持,吉祥天的资源予取予求。”

楚度、公子樱微微色变。吉祥天摆明了是要收揽天下英才,招兵买马了。以吉祥天高高在上的地位权势,丰富奇妙的物产秘笈,怕是没有人不动心的。果然,已有几个性急的客人出言相询。

“本届莲华会后,吉祥天将昭告天下,凡是北境有识英才,不分人、妖,皆可加入吉祥天各部。”梵摩的话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针锋暗指魔刹天。在座的都是聪明人,听到这里,大多目光投向楚度。

到了这个地步,双方已经彻底撕破脸。吉祥天此举也算破天荒了,竟然连妖怪也愿意招收。

“吉祥天要出兵了。”我低声道,目光缓缓扫过若有所思的宾客们。这一群北境最杰出的人物,将来有几个能在动荡的战乱中活下去呢。

“你还是执意不回龙蝶洞府么?”甘柠真的眼神仿佛流露出一丝央求。

“沧海横流,方显本色。”我铁了心地道,“如果避世隐居,我又何苦修行法术?既然付出了代价,又怎能回头?柠真,你不用再劝我了。比起简陋的龙蝶洞府,碧落赋才是你的安居之所。”

甘柠真沉默不语,我硬下心肠,道:“莲华会后,柠真你最好返回清虚天,不要在外逗留。海姬就留在吉祥天,等我安排妥当之后,再回来接你。”

“不,我要和你一起走。”海姬不安地道,“你有什么打算?难道连我也要丢下?”

握住她的手,我柔声劝解:“如我所料不差,吉祥天与魔刹天的交战迫在眉睫。首次战役至关重要,双方都会无所不用其极,以求先声夺人。你是脉经海殿的新掌门,惹人注目,如果离开了吉祥天,你恐怕逃不出楚度的毒手。”

海姬泪光盈盈,欲言又止。我心中一阵黯然,道:“为了脉经海殿的传承,你也必须暂时留在吉祥天。”

“可是……”

“我一定会回来的。”郑重其事地拿起案上的两只荷花盏,我递给她一盏,涩声道:“世事无常,如非战乱,也许你我已经成亲了。我自幼孤苦,从未得到过关爱的滋味,也不懂怎样去关爱别人。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但愿你不要怪我。”

“苍天为鉴。饮下此杯,你便是我林飞的妻子。生生世世,永结同心。”我举盏一饮而尽。

海姬双手颤抖,含泪饮盏。

我突然用力抱住了她,久久不愿松开,心中充满苦涩的愧疚。

命运似乎总是在艰难的时候,逼人做出更艰难的选择。

直到筵席结束,众人离开吉祥天,登上无底舟时,海姬梨花带雨的脸还在我眼前晃动。

无底舟在星海急速滑行,鼓浪戈壁遥遥在望。洒满月光的荒漠上,铁甲如山,旌旗似云,数百里的妖军阵营连成一片。

几十个妖将神色焦急地向楚度奔来。

望着遮天蔽日的妖军,我心头一凛,仿佛嗅到了血雨腥风的气味。魔刹天布重兵于此,分明做好了开战的一切准备。

“如果老夫所料不差,驻扎在罗生天的妖兵已经全军覆没。”阿凡提眯起双眼,石破天惊般地自语。

几大妖王齐齐色变,下意识地上前将阿凡提围住。这艘无底舟直抵魔刹天,因此舟上除了我,全是魔刹天的妖怪,包括阿凡提、孙思妙。让人意外的是,枭哭在临行前离奇失踪了。

夜流冰森然喝道:“阿凡提,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胆敢在魔主尊前信口雌黄。这些时日你身在吉祥天,又如何清楚罗生天的事?”祭出幽黑的梦潭,高高罩住阿凡提,杀机毕露无遗。

阿凡提仿佛对夜流冰释放的杀气丝毫未觉,神色泰然镇定,不慌不忙地道:“智者足不出户,能料天下大事。此时此刻,罗生天必然落入吉祥天之手。”

艄公摇橹的动作出现了一丝僵硬,楚度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对阿凡提正色道:“愿闻其详。”

阿凡提轻咳一声:“敢问魔主,此届莲华会召开的目的何在?”

夜流冰抢白道:“吉祥天的小花招谁人不知?不过是想保住罗生天的余孽罢了。”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魔主威震北境,势压天下,逼得吉祥天不得不放下姿态,做出妥协。吉祥天是想借助莲华会的机会,与魔主正式会面,以和谈的方式解决争端。”阿凡提道,“而双方的和谈必然破裂。这从今日吉祥天两位首座长老最后的言行便可得知。”

“你说的全是废话。”夜流冰语含不屑,“魔刹天横扫北境,指日可待,怎会和吉祥天那帮笑里藏刀的家伙啰嗦?”

阿凡提续道:“以吉祥天的老谋深算,想必在莲华会前,他们也料到魔主多半不愿接受他们的提议。”

夜流冰哼道:“那又如何?”

“吉祥天自然是要未雨绸缪了。”阿凡提道,“反正迟早一战,不如先下手为强,打魔刹天一个措手不及。而罗生天是最好的战场选择。”

夜流冰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他也是个聪明人,听到这里,当然明白了阿凡提的意思。吉祥天掌握了罗生天的名门掌教,可以师出有名,堂而皇之地进占罗生天,美其名为他们讨还公道。

“在上一个月圆之日,趁魔主率众前往吉祥天,大军群龙无首之际,吉祥天悄然兵发罗生天,伺机而动。一旦大战面临爆发,便可凭此战率先把握主动,赢得威望,甚至大批观望英豪的归附。如今和谈破裂,驻守在罗生天的妖军首当其冲,因为天壑相隔,魔主就算增派援军去罗生天,也要等到一个月以后。”阿凡提竖起第三根手指,似笑非笑地看着夜流冰,“这是莲华会召开的第三个目的。”

“这只不过是你的胡乱猜测。”夜流冰眼中的怨毒之色越来越浓。

阿凡提遥指等候在鼓浪戈壁上的众妖将:“瞧他们神情慌乱焦躁,必然有紧急军情禀报,你一问便知。”

“魔刹天第一智者,名不虚传。”楚度忽然叹道,看艄公的神情,就知道十有八九被阿凡提说中了。楚度衣袖一挥,木橹从艄公手掌间跳出,炸得粉碎。楚度足尖轻点,无底舟立刻落入他的控制,犹如疾射的利箭向鼓浪戈壁飞驰,转眼抵达荒漠。

“禀……告魔主,大,大事不好了!”妖将们急急上前,为首的妖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地道,“前些日,我们收到罗生天驻军的玉苻传信,说……说……”

夜流冰掠下无底舟,厉声道:“慌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罗生天突然出现了大批人类高手,向他们发起猛攻,情势十分危急。后来,就……就……就再也没有我军的消息了。据我等推断,罗生天恐怕已经失守了。”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露馅 下一章:第009章 夜访山魈群
热门: 大侠魂 焚香论剑篇 首相绑架案 网游之侠义天下 灾厄降临 朔月 心兵 英雄联盟之征途 猎魔人1:白狼崛起 红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