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露馅

上一章:第006章 启灵母井 下一章:第008章 因祸得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像一下子炸开了锅,天精们的吼叫震耳欲聋,从四面八方冲向这里。

“轰!”一道赤红的光束从远空疾射而来,一连洞穿了几个天精,落在水柱附近,把地面击出一个深不见底的洞。

“轰轰!”赤芒接二连三射来,灼烈的光芒像一道道血红的栅栏,将水柱牢牢围在当中。

鲜血激溅,天精们陆续倒在赤芒中,其余的急速闪躲,但没有一个逃走的。他们远远绕着水柱飞舞奔腾,像盯着肉骨头的贪婪野狗,迟迟不肯离去。

赤芒所及之处,草木灰飞烟灭,石砾荡然无存,除了喷射的水柱之外,附近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然而一眨眼功夫,密密麻麻的痒虫草又钻了出来,在气流的剧烈震荡中摇摆,细密的草绒漫天飞舞。我暗暗称奇,这些痒虫草犹如附骨之疽,毁之不灭,连能够击毙风雷犼的赤芒也奈何不了。

天支风像是傻了,完全不顾痒虫草绒粘在身上,死死盯着晶莹剔透的水柱,脸上露出狂热的神色:“呼呼,启灵母井!呼呼,我走运了!我要成为最高贵的王族了!”

“这就是启灵母井?”我细细观察着水柱。湛蓝色的水光变幻莫测,清冽空灵,繁复的水纹像是无数符号图像,给人以一种玄异的感悟。

天支风恍如大梦初醒,一低头,猛地撞向水柱。“砰”,仿佛遇上了坚硬的屏障,他被反弹出去,摔得头晕眼花。

“呼呼,该死!果然和传说的一样,只有水柱喷干后井口才能开启!”天支风懊恼地摇摇大脑袋,急得团团转,“呼呼,该死,这可是亿年难逢的好机会啊!”

“急什么?只要这些天精自相残杀,你会有机会成为王族的。”我森冷地一笑,盯着空中不断飞近的三个天精。他们的形状像一只巨大的眼睛,两侧各生出一排密集的翅翼,迅疾拍动。随着眼睛忽闪忽闪,凌厉的赤芒从眼内射出,将附近的天精一一击毙。

“呼呼,是天眼族!”天支风道,“天眼族是十六层最强的族群了,能发出无坚不摧的分粒光。呼呼,不过他们的天眼虽然厉害,对我却没什么用处。”

我奇道:“你不是十五层的吗?怎么对十六层的天眼族这么清楚?”

天支风狡黠地眨眨眼:“我曾经成功闯上十六层,还和天眼族的族长天目交过手,就是飞在最前面的那个。呼呼,十六层强大的天精太多了,与其在那里提心吊胆,疲于奔命,还不如回到十五层称霸。呼呼,头好痒啊!”拨浪鼓般地摇动脑袋,表情似哭似笑。

三个天眼族天精也不废话,赤芒纵横披靡,四处扫射,把周围的天精杀得哀嚎遍野,血肉横飞。近百名天精只剩下最强悍的三个,各展奇技,与天眼族天精狠命捉对厮杀。

我识趣地紧紧贴着水柱,一动不动。赤芒一碰及水柱,顷刻消失。

“噗!”一个青面獠牙的天精伸出利爪,猛然扣住了赤芒,用力一扯,把赤芒抓成散乱的光点。他发出桀桀的狂笑声,刀形翅翼闪电般划过,将一个天眼族天精劈成两半。

另一个天精以硬碰硬,螺旋犄角射出一道道声势浩荡的冲击波,把赤芒连同天眼族天精击得粉碎。解决了对手以后,这两个天精又互相搏杀起来。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形似泥偶的天精,他面目阴沉,兀立不动,浑身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压力。他似乎只把天眼族族长天目当作一个戏耍的对手,目光浑不在意地绕过对方,紧紧锁住喷涌的水柱。疾射的赤芒刚刚接近他,就立刻改向拐弯,斜斜射偏。

“十八层!呼呼,他大概是十八层来的!”天支风颇为忌惮地望着泥偶天精,“天目和他差得太远了!”

我心中一动,泥偶天精对付赤芒的方式十分奇妙,通过操控周遭的气流,使整个空间产生错位移动,从而改变了赤芒的方向。这并非法术,而是凭借对气的超强感应力来完成。

想到这里,我不禁眼红心热,全神贯注地盯着泥偶天精,揣摩对方操控气流的妙法。自从融会了苍穹灵藤的气息,我对气的敏锐感应决不比任何高手差。一旦学会这个天精的能力,不但神识气象术有所精进,就连在无法施展法术的飞升期,也能从容发挥战斗力。

一丝丝细微难察的气流绕着泥偶天精四下起伏,宛如流动的波浪。泥偶天精体内的气像满出来的水,源源不断地溢出,挤压四周的空间,带动气流发生震荡。

我默察了片刻,有些迷惑不解。仅仅靠震荡气流,又怎能使整个空间都为之错位呢?其中应该另藏窍要。

“啪嗒”一声,天目猛地炸开。我清晰感应到,他周遭的气流彼此挤压,空间犹如实质般分裂成几十个碎块,纷纷错开。天目的尸体化作血腥的汁液,四散迸溅,碎裂的空间也随之弥合。

“太恐怖了!”我瞪着泥偶天精,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天精对气的运用登峰造极,轻轻松松就干掉了天目。即使我能施展出浑身法术,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还只不过是第十八层的天精,如果是顶层的王族,如果是王族中的统治者,那么就算是知微高手也不敢言胜。一旦天精能够大举进入迷空岛而不损失力量,整个北境的人、妖都会被灭绝一空。

此时,水柱渐渐变细,水花开始向四周溅开,轰鸣声却越来越洪亮。繁密的水纹仿佛一个个欢悦的精灵,从水柱上跃起,飘浮在空中,凝结成通幽发亮的冰霜,将方圆数里的空气沁染成美丽柔和的水蓝色。

“呼呼,启灵母井快要开启了!”天支风激动得浑身发抖,两个争斗不休的天精同时收手,展翅升空。泥偶天精腾跃而起,瞬息出现在水柱上方。他们都对痒虫草丛十分顾忌,不敢靠近地面。

这一刻,借助幽蓝色的水光,我明明白白地察觉出泥偶天精附近的气波被倏然压缩,波长变短,而空间也像纸一样被折叠起来。我恍然大悟,对方通过震荡气流,促使气波忽长忽短,引发整个空间错位移动。他改变的既不是气的节奏,也不是气的轨迹,而是气的波动长短。

水柱的喷涌慢慢枯竭,不断缩小,最终化成一朵明净的水花,悠悠洒落。在水花消失的地方,出现了一口深邃幽蓝的古井。古井像一尾滑溜溜的大鱼,灵巧游走,井边不停地扭曲,随时改变成匪夷所思的形状。井口被一层薄如蝉翼的冰霜封住,乍看极为明亮炫目,凝视久了,却使人生出幽暗莫测的感觉。

井口的冰霜缓缓消融,一丝丝冷冽的奇香透井飘出,沁人心脾。

“呼呼,冰霜完全融化的一刻,就是启灵母井开启之时。”天支风话音未落,天空骤然一暗。

“轰!”地动山摇,一只大如巨峰的脚丫从天而降,将半空的两名天精硬生生地踩到地下,踏成两滩肉泥。“轰”,另一只巨脚随即踩下,即将落到泥偶天精头顶时,像被托了一下,半途偏离方位,从泥偶天精身侧擦过,踏在了痒虫草丛外。

“天夸父?”泥偶天精缓缓抬头,望着高耸入云的虬髯巨汉,眼中爆出阴恻恻的凶光。

“天移?”巨汉蹲下身,笑声像隆隆炸雷滚过,庞大的阴影遮住了天空。“你果然也听到风声,来了这一层。”这个叫天夸父的天精实在是太高大,太巍峨了,黑黝黝的脚毛像粗壮的巨蟒,威风凛凛地耸动,俨然达到了“拔根毛比人腰粗”的境界。

“谁会对启灵母井不动心呢?”随着天移慢吞吞的语声,天夸父周遭的空间突然断裂,一部分气波被急剧缩短,另一部分气波被猛地拉长。我脑海中灵光一现,顿悟了其中的奥妙。

天夸父巨大的身躯晃了晃,居然毫发无损,肉体强悍得连空间断裂都能承受。

“没用的,天移,你我斗了几十万年,谁也奈何不了谁。等启灵母井开启时,我们再分胜负吧。”天夸父贪婪地盯了启灵母井几眼,目光瞥过我和天支风,诧异地“咦”了一声:“怎么还有几个低级货色活着?天移,你不会拿他们没办法吧?”

天移哼道:“你懂什么?情形不太对,顶层的王族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留下几只小爬虫,正好试探一下王族。”忽然面色一变,身形倏地闪开。

“噗!”天夸父突然目光呆滞,肚皮无声无息地裂开,鲜血怒江般奔腾涌出。一个半透明的女天精幽灵般从天夸父的腹内钻出,浮在半空,笑意盈盈地看着天移:“你逃得很快啊,在第十八层里应该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天移脸上闪过恐惧之色,额冒冷汗,浑身似已僵硬。

“轰隆!”天夸父沉重的身躯慢慢倒下,这个强悍壮硕的巨人被瞬间击杀,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不用天支风多说,光看女天精与众不同的装扮,我就知道她是顶层的王族。女天精淡紫色的长发被编成了精致的发辫,结满五颜六色的饰物。两片晶莹的圆铠以紫金链相连,覆盖住了高挺的双乳。晶铠在腹脐处收拢,向下延伸成闪亮的细片状战裙,紧紧包裹住臀部。除了屁股上那一根轻巧晃动的尖锐尾刺,这个女天精和人没什么两样。

天移突然怪叫一声,气波犹如惊涛骇浪翻腾,空间频频错位移动,将他跳跃般地一次次送往远处。

“逃得了吗?”半空中响起冷哼声,一根雪白如云的手指突兀出现,按住天移头顶,又轻描淡写地松开。天移“砰”地摔落在地,脑浆迸裂。

又一个王族天精的出现,吓得天支风彻底瘫软在地,一个劲地呼呼喘气,动也不敢动。什么猎杀王族的计划、部署,全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这个王族面目俊美,肌肤雪白,双耳又尖又长,身着一袭非丝非帛的白袍。他轻轻弹去指尖的血珠,对女天精点了点头,语声清朗悦耳:“天隐族长,你好。”

“天灵族长,你也好。”女天精笑道,“天蜡族长和天烈族长应该也快到了。”

“赶走那些闻风而来的低级家伙真是麻烦。”一个破锣般的嗓子远远地吆喝。

“你还算轻松,镇守十八层的通道才是苦差事。那些家伙一窝蜂地往这里闯,可把我天蜡累死了。”另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两个相貌奇特的天精勾肩搭背,呼啸而来。

天支风呆若木鸡,有气无力地道:“完了,呼呼!彻底完了,呼呼!除了统治阿修罗岛的沙脉部族,顶层的五大王族部落来了四个族长。”

我心知肚明,猎杀王族的计划已经彻底泡汤。这四大族长关系融洽,显然事先定下了合作的协议。想要他们为了启灵母井内讧是不可能了,而以我的力量和他们对抗更是痴人说梦。搞不好,今天的小命就要葬送在这里。一把揪住天支风,我冷冷地道:“有什么好怕的?大不了我们抢先进入启灵母井就是了。”

天支风惨笑一声:“你还能动得了吗?”

我微微一愣,旋即发现四周的空气陡然凝固,仿佛铜浇铁铸一般,手指都无法移动一下。想要再开口,连嘴唇都僵硬了,整个人就像被硬生生地嵌入了石壁中,动弹不得。

四大王族的族长分成四角而立,庞大的气势以启灵母井为中心,死死锁住了我们。

“天灵,天隐,你们怎么还留了三条杂虫?”满脸横肉的天烈喝道,他浑身裹在熊熊燃烧的烈焰铠甲中,口鼻不时地喷出烟火。

“他不是天精,呼吸的方式和我们迥然不同。”天灵白玉般的手指点向我,“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是从外面溜进来的。”

天隐发出清脆的娇笑声:“听说前些时候,第九层闯进来两个外人,把地穴族闹了个天翻地覆,很可能就是他们。如果把他们活捉献给阿修罗王,定会得到丰厚的赏赐。”

“外面来的?难道是飞升的妖怪?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天蜡凹陷的双目放光,他的身躯像混浊的鼻涕,缓缓流淌蠕动,散发出阵阵恶臭。

我的一颗心跌到了谷底,顶层的王族实在厉害,仅凭呼吸就辨认出了我的身份。好在他们打算活捉我,只要飞升时限一到,我自会脱离色欲天。至于空空玄,多半只能为他准备后事,风光大葬了。

“不对!”天烈粗声粗气地道:“这些飞升的妖怪迟早要离开,捉住也没用。”

天灵淡淡地道:“没关系,只要让他与天精融合,变成一个杂种,就再也离不开了。天隐,且助我一臂之力。”手指一点,天支风如同牵线木偶跳起,化作一根锐利的风刺,向我的体内钻去。

与此同时,天隐化作一缕透明的微光,直刺我的脑门。“轰”,魂魄仿佛被巨力敲击,凿穿了一个洞,天支风的意识潮水般疯涌贯入。刹那间,我脑子一片混乱,似乎既是天支风,又是林飞。

眉心的内丹猛然跳动。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6章 启灵母井 下一章:第008章 因祸得福
热门: 六兽铜匣 真珠塔 结局 孤独的精确度 黄色房间的秘密 地光 古墓之谜 我命清风赊酒来 为你师表 萍小姐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