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启灵母井

上一章:第005章 杀戮的天精 下一章:第007章 露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空空玄看上去妖异而恐怖,如同一个毛茸茸的稻草人。他似乎痛楚得失去了理智,拼命撕扯痒虫草。“噗哧噗哧”,草根连着血肉被硬生生地拔出。饶是如此,空空玄仍然使劲狠抓血肉模糊的肌肤,发疯似的叫嚷:“痒,好痒!”

一会儿功夫,从空空玄糜烂的血肉里,一株株痒虫草又钻了出来,仿佛永远也清除不尽。

我心急如焚,面上却不能流露出半点焦躁。长叹一声,我对天支风道:“他若真的死了,你我就白白错过了那件东西。唉,可惜。”

天支风摇晃着大脑袋,将信将疑:“难道他争得过顶层的王族?呼呼,我看你纯粹是胡说八道。不过说什么也没用了,他必死无疑,除非你能猎食到顶层的王族。”

我大为失望,听天支风的口气,并不像在说谎。刚才之所以和天支风虚与委蛇,以那件东西为诱饵,就是为了套出医治空空玄的办法。想了想,转过身,我故意背对天支风,装出苦苦思索的样子,企图诱他近身偷袭。

“你到底是哪一层来的?呼呼。”天支风忽上忽下地盘旋,并没有趁机对我下手。这个天精小心谨慎,简直是一个异类,完全打破了我对天精的印象。

“我是特意带他来抢那件东西的。”我头也不回,语气消沉,“看来是白忙一场了。”

“嘭嘭哗哗……”前方数里远的地方,陡然响起一连串奇异的轰鸣。如同怒海崩堤,巨瀑倾泻。蓝莹莹的水烟腾空而起,宛如烟花直冲云霄,倏然绽放,涟漪般向四方扩散。

“那是?”我极目远眺,蓦地心中一动,莫非那件东西出世了?

空气出现了异常的波动,仿佛细密的雨点洒落在平静的河面上,荡起一圈圈气流。所有杂乱的气遵循着相同的轨迹,清晰而有力地涌动。就连我体内的气,也无法控制地受到了牵引。

一丝若有若无的微风袭向后背,急速暴涨,化作澎湃厉啸的飓风。在我心神被吸引的一刻,天支风出手了!

我嘴角渗出一丝冷笑,施展魅舞向左疾闪,避开力量最强劲的风头,双足交替互踩,高高跃起。

在我完全不设防的诱惑下,天支风终于迈入了为他准备好的陷阱。

“呼呼,乖乖进我的肚子吧!”天支风的狂笑声震得我耳膜发胀。

“轰!”飓风犹如毒蛇昂头,扶摇直上,猛地捣向我的后腰。

飓风还未近身,沉重的压力已经逼得我眼冒金星,腰肢犹如折断。我不惊反喜,系在腰间的痒虫草裙被风势一冲,“蓬”地炸开,碎末飞扬。

“呼呼,痒虫草!”天支风仓惶变色,硬生生顿住冲势。

“可惜啊,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我冷冷一哂,激散的痒虫草绒毛笼罩了方圆十多丈,对方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而天支风身中痒虫草,必然要想办法救治,这也是空空玄得救的唯一机会。

怪叫一声,天支风大脑袋往后一仰,庞大的飓风体型倏地缩成一条狭窄的风线,向后旋转着飞逃。一边退,风线一边以惊人的高速扭动、腾挪、闪避,仿佛表演着一场惊心动魄的刀尖上的舞蹈,纷纷扬扬的痒虫草绒毛总是差之毫厘,紧挨着天支风飘落。

我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这样都会被天支风躲过,高层天精的实力简直是恐怖。好不容易才诱他上钩,怎能功亏一篑?反向扭身,施展魅舞,我双掌卷起飞散的痒虫草粉末,拼尽全力,拍向天支风硕大的脑门。

千钧一发之际,天支风两腮鼓起如球,张大阔嘴,猛地一吹。“呼”,粉末被迅疾的气流喷开,天支风趁势抽身,一退数十丈,堪堪逃过劫难。

没有丝毫沮丧的时间,我果断转身,掠向草丛。既然暗算不成,保重自己的小命才是正理。

“呼呼,想逃?”天支风含恨的咆哮声瞬间追到了身后,巨大的风势犹如狂涛骇浪,压得我双腿一软,“扑通”倒地,距离痒虫草丛仅仅几步之遥。

来不及闪避,化作尖锥的飓风直刺我的后颈,凌厉披靡的风劲令脖子上的汗毛根根倒竖。

死亡近在咫尺。

脑海中倏然一片空白。

没有恐惧,甚至没有遗憾,这一刻,心灵出奇地安宁。四周仿佛蓦地静下来。我恍惚听到洛水河畔的波涛声,在缥缈的远方响起。

它像是在呼唤我回去。

无论多少刀光剑影,无论多少耳鬓厮磨,无论多少欲望天道,到最后,终究只剩下一个孤独的灵魂。

除了自己,还能抓住什么?

我只是北境的一个过客么?

生命终将是宇宙的过客么?

平静地闭上眼,我忽然想,死了以后,我会奔赴黄泉天,还是回到大唐的阴间呢?

这些念头匆匆闪过,也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飓风刺进了我的脖子,犹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

“咦?”天支风惊呼道,飓风化作锋利的风刃,斩中我的背心。我依然奇迹般地毫发无损。

天支风愣在当场。

难道是魇虎眼珠?我脑海中灵光一现。服下魇虎眼珠后,我拥有破云碎风的神奇力量。当风力接近时,莫可沛御的压力确实令我内腑剧痛,苦不堪言。但真的击中了我,反倒没事。

一念及此,我又惊又喜,猛然转身,探手抓住了天支风。

像突然被毒蛇咬了一记,天支风痛呼出声,风刃化作旋转的风柱,将我卷入。我咬紧牙关,死死抓住对方,就是不送手。天支风发出凄惨的嚎叫,像发了疯的公牛横冲直撞,时而窜上天际,时而撞向地面;身躯时而变成翻滚的龙卷风,时而收缩成纤长微弱的风线。

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灼烧发烫。在天支风惊人的高速运行中,我的内腑频繁震荡,痛如刀绞,只凭着胸中一股坚韧的血性,苦苦支撑。大约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天支风的速度放缓,身躯渐渐缩小,似被我抽干了精气。

狂吼一声,天支风左闪右突,不断拔高,又陡然从几万丈的高空笔直冲下,一头撞击入地。“砰”,泥石崩溅,地上炸开一个大凹坑。我口中鲜血狂喷,眼前发黑,几乎要晕死过去。

“呼呼,饶了我吧。”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天支风忽然变脸,趴伏在地,痛哭流涕:“呼呼,小的我油蒙了心,竟然不知好歹和您作对。请您高抬贵手,饶我一条小命吧,呼呼。”

我一下子如释重负,跨骑在他身上,双手紧抓不放。急促喘息了一会,我才道:“饶你?让我……考虑……考虑。我的……芥子袋呢?快……快去找!”

天支风乖乖听令,背负着我满场游走。找到芥子袋,我立刻掏出一把把补药丹草,吞进嘴里。大量的灵丹妙药颇建奇效,我调养片刻,便缓过劲来了。

天支风偷瞄了一眼芥子袋,眼中闪过贪婪之色。

“哗啦哗啦……”奇异的轰鸣忽然再次响起。遥远的视野尽头,依稀晃动着水蓝色的光波。四周气机牵引,有规律地运转起来。

“咦,这次怎么换了个地方?”我蹙眉道,“那件东西已经被人掠走了?”

“它还没出世,怎会被掠走?即使出世了,谁又能掠走它?”天支风奇怪地看着我:“启灵母井会走动,难道你不知道?呼呼,你到底是谁?”

启灵母井?原来出世的宝物叫做启灵母井。我狞笑一声:“你现在有什么资格问我?老实点跟我走!”我揪住天支风,拽向痒虫草丛。可怜的空空玄,已经痒得昏倒在地了。

天支风面色如土,口口声声求饶:“您一定是高层来的大人物。不,您一定是血脉最高贵的王族!大人有大量,只要您放过我,我甘愿做您忠实的猎物。”一直被我死抓不放,他的身躯急剧萎缩,大脑袋也痉挛般抽搐不已。

“好,我饶你一命。”我拔起一根痒虫草,丢到天支风脑门上。

天支风呆若木鸡,我好整以暇地松开他,笑道:“不就是痒虫草吗,有什么好怕的?”

“你,你……呼呼。”天支风瘫软在地,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痒虫草的绒毛一旦沾身,就会寄生,慢慢吸取宿主的精血,直到对方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呼呼,完了,这下完了。”

我这才确信他没有骗我,沉吟再三,道:“被痒虫草寄生后,能活多久?”

“呼呼,最多一天。”

“你反正一死,不如碰碰运气。”

天支风骇然叫道:“猎杀王族?”

“难道还有其他办法吗?”我冷冷地盯着他,“我看你颇有头脑,算是个狠角色。如果你我携手合作的话,也许会有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你要帮我?”天支风一脸困惑:“既然如此,为何又要害我?”目光落到空空玄身上,恍然大悟,“折腾了半天,原来你是为了救他?”

我抱起空空玄,用衣带把他绑在我背上,牢牢系紧。天支风看了我许久,颤声道:“呼呼,你不是阿修罗岛上的天精!你是从天缝外溜进来的精怪!除了开启灵智的王族,寻常的天精决不会这样费尽心思地救助同伴。”

我淡淡一哂:“废话少说,到底干不干?”

天支风一咬牙:“干!为什么不干?呼呼,吸噬了王族的血肉,我的力量也能大增!呼呼,豁出去了!”

我无声冷笑,施尽手段,总算把天支风绑在了同一架战车上。猎杀最强悍的顶层天精,我只能顺势而为,以尽人事,也算对得住和空空玄相识一场。

“启灵母井出世,王族必然会来这一层。高层的天精也会纷纷下来争抢。呼呼,如果他们自相残杀,我们就有了猎杀王族的机会。”天支风瞥了我一眼,非常识相地介绍道,“启灵母井是阿修罗岛最神奇的东西,传说它是阿修罗神的脑颅所化,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智慧和力量。呼呼,有幸进入启灵母井的天精,就会脱胎换骨,开启灵智,成为王族那样顶级的天精。”

我不觉好笑,揶揄道:“难道你们天精很蠢笨吗,需要开启灵智?我看你就挺机灵的。”

天支风苦笑道:“呼呼。除了顶层的王族,所有的天精终年厮杀,无休无止,这和野兽有什么区别?自相残杀,是天精活着的唯一方式。你以为我很乐意杀害天足族长他们吗?我不杀他们,他们迟早会杀我。血腥的杀戮,是天精的天性,是骨子里燃烧的饥渴,无法改变。呼呼。”

“这就是天精的命运。”他用力摇摇大脑袋:“呼呼,痒死我了,该死的痒虫草。呼呼,其实我早厌倦了,却又不得不顺从与生俱来的血脉天性,继续杀戮。”

我奇道:“难道启灵母井可以改变你们的天性?”

天支风道:“启灵母井每隔百亿年出现一次,传说它首次出现时,诞生了天精的王族。而上一次启灵母井的出现,令王族中的沙脉部落成为整个阿修罗岛的统治者。听说他们不但力量强大,还聪慧无比,创造了几种叫做礼仪、等级的东西,甚至能够看穿其他天精的心思。”

“读心术?”我震惊地道,不由自主地想起无颜,心中冒出了一个异常荒诞的念头。

沉默了一会,天支风幻出风刃,使劲刮抓了一下脑门,道:“呼呼,只有启灵母井,才能改变天精的命运。呼呼,不过进入启灵母井的机会,通常都是被王族占据。呼呼。”

“轰……哗……”轰鸣声又一次响起,惊天动地,震耳欲聋。湛蓝色的光环犹如火树银花,不停顿地从每一个角落喷出,溅洒高空。视线所及,到处闪烁着蓝色的光尘,整个阿修罗岛迸耀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启灵母井马上就要出世了!”天支风激动地东张西望,“呼呼,它会不停地走,直到破土而出的一刻。你看,好多上层的天精现身了!”

犹如群魔乱舞,天空黑压压的一片,至少有上百个奇形怪状的天精四处飞掠。大地震动,尘土飞扬,许多天精来回奔腾,从我们附近急速跑过,颜色各异的眼睛射出暴戾凶残的光芒。

“呼呼,怎么还没看见顶层的?”

“急什么?我们只需坐山观虎斗,看看有没有机会捡便宜就行了。”我冷静地道,索性走进痒虫草丛。现在一片混乱,这里反倒是最安全的地方。

天支风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来。显然打算孤注一掷,放手搏命了。

四周忽然生出一丝凉意,空气涟漪般荡开,我和天支风不由自主地被气流带动,绕着圈子。“轰”,左侧的痒虫草猛然炸开,一根深蓝色的粗壮水柱破土射出,直插云霄!

水柱仿佛用最纯净的蓝宝石雕琢而成,清澈得不含一丝杂质。无数玄妙奇异的水纹在柱面浮动,蓝色的波光照花了我的眼睛。

“呼,呼,呼,启灵母井!”天支风发狂般地大叫,“启灵母井在痒虫草丛里出世了!”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杀戮的天精 下一章:第007章 露馅
热门: 分歧者2·反叛者 地狱 魔道祖师 幻影城主 全星际都是我的迷妹 豪婿韩三千 犹大之窗 怪屋女孩2:空城 刀尖:刀之阴面 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