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唾手可得

上一章:第002章 刀光剑影 下一章:第004章 崭新的神识气象术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刑宫后山内,云深雾重,阴气森森。处处乱石腐叶,断树残桩。偶尔一声兽啼禽鸣刺破寒霄,激荡起满山的肃杀苍凉。

梵摩驾驭观涯台,向山岚深处飞去。我站在他身侧,俯视下方山林,暗暗思忖梵摩将我带来这里的用意。天刑长老跪坐在台角,披散下来的银发半遮住眯缝的老眼,俨然昏昏欲睡,刚才那一战的凌厉锋芒消敛得无影无踪。

观涯台从半空缓缓落下。

“这里不像是吉祥天。”我奇道。四周尽是古木凋毙的残骸,落叶厚积成荒败的沉淀,在山风中簌簌悲吟。破缺的树墩鳞次栉比,宽广如屋盖,鳞皮比铜铁还要硬,裸露的圈圈年轮被岁月的风霜摧磨得模糊不清。

“林公子认为吉祥天应该怎样?”梵摩反问道。

“华美庄严,雄冠北境。”我不假思索地答道。这片后山既没有什么霞光瑞气,也没看到什么灵草仙禽,死气沉沉得像个坟地,和吉祥天别处的景观天差地远。

梵摩微微一笑:“有华美就有丑恶,有华彩便有阴影,此乃阴阳对立共生。天道万物皆是如此,吉祥天哪会例外?”

我心弦微震:“所以标榜公正的吉祥天也会对鸠丹媚暗下毒咒?”

梵摩轻轻叹息:“每一个人心中的吉祥天不尽相同,而吉祥天却依然是吉祥天。林公子何必对鸠丹媚一事耿耿于怀?”

“既然每个人心中的吉祥天都不相同,那么就有无数个吉祥天。”我冷然道:“无论如何,请两位首座长老给我一个解释。”

梵摩涩声道:“带你来此处,便是解释。天地之道,是堂堂正正,也是奇诡阴暗。吉祥天素持天地之道,既非公正,亦非邪恶,所以才会有论道谈法的菩提院,主宰杀伐的天刑宫。”

我嘿嘿一哂:“梵长老何必和我绕来绕去,尽玩些虚的?依你言外之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蝎妖难道干扰了天道,需要天刑长老亲自出手惩罚?”

梵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刺衣咒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我将信将疑,鸠丹媚孤家寡妖一个,全无势力根基,凭那点妖力也能兴风作浪?未免太高看了她。至于手下留情一说,我倒也相信,在强悍的天刑面前,鸠丹媚只有逆来顺受的份。我旁敲侧击地追问了几句,梵摩只是摇头,再也不肯透露丝毫口风。

“告诉他,也无妨。”一直沉默的天刑忽然开口道。

梵摩讶异地望向天刑,后者木然看了我一眼,道:“林飞,你可有兴趣接承天刑宫的衣钵?”

一语石破天惊,听得我张口结舌。饶是我向来心计多端,一时也反应不过来。接承天刑宫衣钵,也就是成为未来的天刑宫首座长老——整个北境的掌权者!

我做梦也想不到,天刑会对我青睐有加。这个突然从天上砸下来的香饽饽,砸得我眼冒金星,心如蛙跳。权力、声望、力量、财富……不费吹灰之力地一下子送到我跟前。

从此,像楚度、公子樱、梵摩一样,高高站在云端,俯视芸芸苍生。

梵摩满脸震惊,失声喝道:“天刑首座在说笑?”

天刑一摆手,深深地盯着我:“你若受我衣钵,执掌天刑宫,鸠丹媚的隐秘自然不再瞒你。”

我禁不住呼吸急促,欲言又止。然而惊喜之余,心中又生出几许疑虑。打死我也不相信,我的人品能让天刑对我“一见钟情”。

梵摩微微蹙眉:“天刑首座是否操之过急?执掌天刑宫的重任非同小可,还需再三斟酌。”显然不赞同天刑的意见。

“传位之事刻不容缓。”天刑道:“莲华会一旦落幕,北境必将血雨腥风,吉祥天要同时面对清虚天、魔刹天的联军,胜负难料。天刑宫不可后继无人。”

梵摩面色剧变:“莫非你……”

“斩草当断根!楚度不除,北境难安。”天刑斩钉截铁般喝道,“只要能制造机会,成功伏击楚度,截断魔刹天的援手,用天刑宫百名精英拖困住他,我再以玉石俱焚咒加殃及池鱼咒,全力催发天道刑罚,至少有五成把握与他同归于尽!”

我倒吸一口凉气。殃及池鱼咒是非常歹毒的咒术,施咒时,方圆千里的生灵都会被抽光生机,灭绝一空,包括施咒者自己在内。但最可怕的是天刑的行事性格。他根本不在乎自己一代宗师的身份,宁可用不光彩的伏击方式暗杀楚度,不惜赔上己方百条人命,端的是心硬如铁。什么尊严地位,气度礼仪,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是他脚下可以践踏的烂泥。

梵摩呆了半晌,怆然道:“只有如此么?”

天刑道:“只有如此。吉祥天亿万年的道统,岂能在你我手中而断?”

梵摩神色凄楚,对天刑合掌为礼:“天刑首座以身殉道,当为吉祥天众生表率。”

“楚度一死,各大妖王定然四分五裂,魔刹天重归一盘散沙。到时清虚天孤掌难鸣,不得不偃旗息鼓。梵首座便可掌控北境大势。”天刑缓步走下观涯台,满山的残根断树竟然蠢蠢欲动,似要化作山精木怪。一簇峥嵘虬蟠的老树根猛地绽开,盘根像筋骨暴起的指爪,破土钻出,向空中狠狠撕抓。

梵摩沉思许久,道:“天刑宫数十万精英长老,难道没有一个可以传位的?恕我直言,林公子并非吉祥天之人,阅历尚浅,威信不足,恐怕难以服众。”

天刑漠然道:“在海妃一事上,足见林公子心狠手辣,可得天刑杀伐之术的精髓。其二,林公子闯出菩提外院,全凭心志之坚。这一点,楚度、公子樱也不如你。而唯有坚定无移的执念,方能行天刑之道。其三,林公子的机智、权谋,在烟丘战役崭露无疑,加上和我方多次合作,也算是半个吉祥天的人了。”

他双眼猛地爆出异芒,用一种诡异起伏的声调,念咒般地说道:“林公子,请过来一叙。”

我不自禁地走下观涯台,奇变突生!“蓬”,满山落叶激烈飞旋,发出牙酸的摩擦声。老木树墩纷纷扭动,犹如群魔乱舞,向我攀爬而来。鳞爪虬根从脚下破出,“啪嗒啪嗒”抓扣泥土,几乎把我附近围得水泄不通。

“咦?”梵摩吃惊地望向我。天刑似乎早料到这一幕,屈指虚弹,口中道:“此其四也。”指风所及,断树残根绕着我和天刑舞动得更激烈了,仿佛山魈精怪,抽风似的疯狂扭曲,发出凄厉的怪音。

“此山名业障,寻常人入得山中,必然心生种种魔幻之念,导致心神错乱,法力走火入魔。即使梵摩首座,也要凭借观涯台才敢进山。”天刑若有深意地瞥了我一眼,接着道,“普天下,除了本座的至杀之气,只有苍穹灵藤的活气可以在业障山中毫发无伤。”

正如天刑所言,盘根残木张牙舞爪,死死围住我,却不敢接近。我一旦向前走,它们也畏惧般地随之后退。

我顿觉不妙,洞悉天刑诱我走下观涯台的目的。也不知自己是哪里漏了底,居然被他察觉出了蛛丝马迹。耳听天刑一声冷笑:“你去过那里了。”

我的心骤然一沉,故作惑然表情:“长老言下何意?”

“先前你进入天刑宫,我便察觉你体内运行的气息颇为奇异,竟与苍穹灵藤相仿。而在菩提院时,你并无此异状。”天刑一语道破,他以剑气擅长,对气的感应自然敏锐无比。

“想来,你应是在苍穹灵藤处有了一番遇合。”天刑森然道,“你有螭枪在手,又曾得到过自在天地图,怕是连天壑也见到了。”

我叫苦不迭,再狡辩毫无意义,索性光棍承认。这兴许是天刑笼络我的真正原因。自在天的秘密决不能泄漏出去,莲华会期间,吉祥天又无法杀人灭口,只能对我许以高位。

“难怪林公子失踪一天一夜,众多长老遍寻不得。”梵摩定定地看了我许久,面色数番变幻。与天刑对视一眼,梵摩似有所悟,眉宇间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色。

“林公子福缘深厚,居然掌握了苍穹灵藤的气息之术,确有接管天刑宫的资格。”梵摩一反前态,言辞变得热络起来。

我情知其中有鬼,世上绝没有白给的好事。但如果登上天刑宫首座长老的高位,手握赫赫权柄,就不用再害怕楚度、庄梦,拥有足以争雄北境的本钱。一时间,我心中复杂难明,忽而患得患失,忽而狂喜兴奋,忽而一阵茫然,忐忑不安。

梵摩道:“有吉祥天庞大的资源为林公子炼制灵丹、提精补气,无数妙法奇术典籍任林公子参研,天刑首座再亲授你天刑宫绝学,还有观涯台、苍穹灵藤、天壑三个得天独厚的修炼地加以温养,林公子在一年内冲入知微绝非奢望!”

这又是一份抛出的诱人香饵,听得我耳热眼红,心潮澎湃。如果能长期在天壑处修炼,我的法力必然突飞猛进,一日千里,对道境的提升也有莫大的好处。尽管如此,我还是以极大的意志力控制住发热的情绪。

接承天刑宫衣钵,意味着我将要走到台前,与楚度、公子樱正面对抗,不排除天刑宫利用我当炮灰的可能。更重要的是,梵摩和天刑让我接任天刑宫,应该和我类似苍穹灵藤的生命之气有关,其中定藏隐秘。

苦候多时,梵摩忍不住问道:“一步登天的大好良机,林公子莫非还要犹豫?”

我权衡再三,此事终究利大于弊。只要答应下来,从此我便一飞冲天,不再是洛阳城墙根下的一摊烂泥。

但不知怎的,我偏偏开不了口。仿佛内心深处有一股莫明的力量,竭力拒绝这份触手可得的荣耀。

“林公子,你与隐无邪合作,与楚度作对,不正是为了今日么?”天刑淡淡地道,“送给你的,还不要?”

我心中蓦地一凛,在北境苦苦挣扎,要权势,要力量,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我欺骗海姬?为了什么,我拼命修炼?为了什么,我要和龙蝶斗,和楚度斗,和庄梦斗?

如蒙大恩地接过权势地位,和昔日的乞丐又有什么不同?恍惚中,我仿佛站在高高的鲲鹏山巅,风从天上来,沙罗铁树繁花盛放,如雪如云。

“这只是时间的无限可能性之一。”楚度如此说。

“只要走下去,总会走到山顶。”我对自己说。

“希望两位长老承诺在下,今后不要再动鸠丹媚。这算是我成功闯关的要求,先前提出的条件就此作罢。”望着眼巴巴等待我答复的二人,我忽然道。

梵摩爽快应允:“鸠丹媚之事关系北境气运,林公子接管天刑宫后,当会明白其中奥妙。”

天刑道:“林公子先前提的要求也不算什么辛秘,只要将北境人、妖的名字刻在业障山的老树残根上,施以咒法七七四十九天,便会浮现出对方的确切位置。”

我恍然道:“难怪吉祥天对所有人、妖的行踪了如指掌。多谢天刑长老坦诚相告,以后我们还会有许多合作。”心中暗忖,若是要和吉祥天斗,必须先一把火烧了业障山,以免泄漏己方行踪。

“合作?”天刑眉毛一挑,“林公子此言何意?”合作二字,已经委婉拒绝了天刑的提议。

“他日狙杀楚度,请务必算上我一份。我可以向诸位保证,如果按照在下的安排伏击行事,楚度活着的机会不会超过一成。”我微微一笑:“如果没有别的事,在下暂行告退了。”

梵摩愕然,天刑涩声道:“大好前途,林公子为何弃而不顾?”

“我要的东西,自会凭双手来取。”我向两人一揖,洒然而去。

枯藤残根纷纷避退,让出了前方的山路。

“为什么?”月魂不解地问。

“与其成为权势的奴隶,不如做权势的主人。”我抬头,虚空苍茫,云气浩渺,在那里或许有一个属于我的自在天。

“这一局棋,我要自己下。”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2章 刀光剑影 下一章:第004章 崭新的神识气象术
热门: 独裁之剑 三体1:地球往事 天空的孩子 末日新世界 坠落之上 网游之我是武学家 双子杀手 隐花平原 团宠不好当 枯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