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琵琶音对磨剑声

上一章:第009章 难找的玄机宝库 下一章:第002章 刀光剑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剑气无处不在,笼罩了天刑宫方圆数千里。我不得不运功,抵抗侵体蚀骨的剑气。

“天刑宫首座长老?”我询问地望向黄鹂。

黄鹂点点头,在半空轻灵翻跃,脚下生出一朵五彩的筋斗云。云团不断被剑气扯动,仿佛随时会裂开消散。

天刑宫共设十八重天阙,一路而来,每一重天阙化为嵯峨高山、无尽沉渊、滔滔恶水、熊熊火海……无一不是凶险极恶、杀伐腾腾之地,法力差的人别说通过,就连看几眼都会心悸魂飞,难以自持。

“十八重天阙暗含天道刑罚之理,夺人心魄神志,杀势威慑惊人。林公子的心神居然没有一丝波动,不愧为北境第一后起之秀。”黄鹂略带讶异地看了我一眼。

“公子樱和天刑宫长老的一战开始了么?”我避开黄鹂的话题。比起那个狂暴璀璨的天壑,十八重天阙如同小巫见大巫,根本算不上什么。在天壑前修炼过的我当然不会受眼前一幕的影响。

“公子无需心急,天刑宫首座还不曾出手呢。”黄鹂袖中飞出一枚古朴玉符。玉符散发出柔和的青白色光晕,十八重天阙不停地晃动,惊涛骇浪般的杀气渐渐平缓。

“天刑宫首座的法力恐怕不在梵摩之下吧?”我试探着问道,天刑还没有出手,就催发出如此凌厉披靡的剑气,要是真动手,场面还不知有多惊人。如果换成我是公子樱,此刻只有强行攻击,破除对方不断高涨的剑气,才能化被动为主动。否则等到天刑蓄势至巅峰,只能坐以待毙。

意外的是,我始终没有感应到公子樱出招的气机。

“两位首座修行的道不同,难做比较。”黄鹂圆滑地答道,玉符骤然分裂成闪耀的光雨,纷纷嵌入天阙。“轰隆隆”,十八重天阙慢慢变成十八扇巍峨壮丽的宫门,重重开启。

“玉符化咒?原来黄长老还是咒术大行家。”我盯着缤纷激溅的光雨,暗暗沉思。细若游丝的咒力随着闪烁的光点变化无穷,至少蕴含了十多种不同的咒术。吐鲁番曾说过,只有咒术宗师才能把咒术炼制成符。领悟解结咒后,我才通晓玉符化咒的诀窍。

“我可没有这样的能耐。”黄鹂犹豫了一下,道:“这是天刑宫首座长老恩赐的通行令符。”

我颇感吃惊,天刑不但剑气披靡,居然还精通咒术,他和公子樱的决战必然精彩无比。我不由加快速度,向前赶去。每一重宫门内,守卫着无数长老。与菩提院静坐的长老不同,天刑宫的长老们头戴式样各异的高古战冠,身披光彩灿烂、千奇百怪的战甲,手执五光十色的法宝、利器,一刻不停地腾挪挥舞,似与无形的敌人征战不休。一时间,四周响声如雷,宝光迸溅,杀气冲天。

“这是天刑宫长老的修炼方式?果然别具一格。”我沉吟道:“天刑宫莫非是以战修道,以杀养生?”

“好眼力。”黄鹂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当今北境纷乱,林公子如此人才,可要辨是非、知取舍啊。”

我微微一笑:“古语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吉祥天号令北境,众望所归,在下自然不会做出逆流而上的蠢事。”

黄鹂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领我进入最后一重宫门。四周骤然变暗,乌黑黝沉的巨石砌成封闭的甬道,尽头是一座恢宏无匹的大殿,宽百丈,高千丈,散发出阴寒的气息。

剑气滔天巨浪般冲来。

一人跪坐在地,低着头,长长的银发垂落覆脸,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我们进来。在他的膝前,摆放着一块黑沉沉的磨剑石。此人双手虚捏,仿佛握着一柄有形的长剑,专心致志地磨剑。每一次摩擦,磨剑石发出铿锵激越的鸣响,一道道剑气破空而出,纵横披靡,令人生出磨剑石上真的有一柄绝世宝剑的错觉。

毫无疑问,磨剑之人正是天刑!在他对面一丈开外,公子樱怀抱琵琶,飘然而立,风姿优雅出尘。

楚度负手立在外围,静观两人对峙,若有所思。半空中,赫然悬浮着观涯台,梵摩端坐台上,无颜站在一边。此时的观涯台宛如云雾凝结,朦朦胧胧。我心中震惊,观涯台明明在菩提内院里,怎地这里又出现一座?

“小子,怎么现在才来?去哪里鬼混啦?”无颜笑嘻嘻地向我招手,“别傻看了,这是梵长老用观涯台的灵气炼成的观涯台分身,你还不快点上来,以免被剑气波及。”

我愣了一下,器物也能被炼出分身?吉祥天的绝学还真是五花八门,难怪眼前的观涯台和菩提院的有些不同。略一踌躇,我拒绝了无颜的好意,独自走向殿角。

黄鹂也和我一样,退到了边上。在观涯台上观战,犹如隔雾观火,虽说轻松安全,不会被双方气势波及,但也失去了磨炼自身的机会。只有亲涉险地,深处战斗的暴风核心,才能真正体会这一战的精义,了解知微高手的境界,为我将来的突破打下基础。

我心知肚明,如果明年达不到知微境界,鲲鹏山便是我的埋骨之地。虽然当初楚度承诺决不杀我,但他也不会轻易放过我。

“锵锵……咣咣……咚咚……”磨剑声愈来愈响亮,耳畔犹如炸开接连不断的惊雷,重重轰击心神,一般人甚至会被剑气的轰鸣直接劈倒。旁观者尚且如此,首当其冲的公子樱可想而知。

直到此刻,公子樱还是纹丝不动,任由对方剑气一浪高过一浪地催逼。我暗暗纳闷,公子樱并非楚度,不会等到对方使出最强手后再摧毁。他之所以甘愿被动,必然有原因。

响声不绝于耳,我突然察觉,天刑的动作从来没有出现过丝毫停滞,磨剑的姿势与声音完美融合,带动奇异的韵律,层层叠叠,无穷无尽。无论公子樱何时出手,都会陷入磨剑的节奏中,被拖动挨打。

我立刻醒悟,难怪公子樱静立不动,分明是要等待对方露出破绽,才给予痛击,一举破除天刑的磨剑韵律。同样,如果公子樱不能成功打断对方的节奏,就不得不迎接天刑攀至巅峰的惊天一剑。

“轰!”磨剑声不断拔高,刹那间犹如龙吟。恍惚中,一道雪亮的剑气滚滚射来,遍殿生寒。与此同时,公子樱指尖拂过琵琶,弦音清鸣,刚好击在磨剑声的余音上,奔腾的剑气顷刻断开。

我忍不住为公子樱恰到时机的一记喝彩,接下来,就是他反客为主,大举反攻的时候了。

“叮咚”,公子樱手挥四弦,琵琶音犹如水银泻地,洋洋洒洒,琮琮绵绵,瞬息压过了磨剑声。

“公子樱要糟了!”月魂忽然道。

我疑惑不解,如今形势倒转,公子樱处于主动,月魂何出此言呢?

月魂道:“天刑的磨剑之音暗藏后手,高亢的音律烈而不断,余音别有转折,应该是故意引诱公子樱的琵琶音切入。”

果不其然,无论琵琶音如何浩浩荡荡,磨剑声始终犹如一根纤细的丝线,弱而不断。表面上似乎公子樱占尽上风,但细细聆听,却似乎是被磨剑声牵着鼻子在走。随着磨剑声由轻而重,琵琶音不得不跟着水涨船高,仿佛一条巨龙被绳索捆绑,左冲右突,竭力挣扎。

月魂嘻嘻一笑:“没说错吧。论起乐理造诣,我可是北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高手。唉,高处不胜寒,无地觅知音啊。”

我恍然道:“刚才的那道剑气也是天刑刻意弄出来的假象?”

螭插口道:“天刑的剑气已经到了虚实皆生相的地步。公子樱如果截断剑气,那么它就是虚像,如果不抵抗,那么它就会化成真实的剑气。”

我苦思道:“挡又不行,不挡又不行,岂不是两难?”

螭摇头晃脑地卖弄:“唯有以‘中观’破之。”

我奇道:“什么是‘中观’?”

螭讪讪地道:“我也不太懂,当年偶尔听主人说起过。等你到了知微,大概就会明白了。”

此时,磨剑声由轻转重,由重复轻了数百遍,彻底压制住了琵琶音。琵琶音仿佛萎缩成一条小蛇,愈发不振,困锁它的绳索则变成了沉重不堪的铁链。

形势完全倒向了天刑,除非公子樱出刀,否则劣势会渐渐化成败势。然而一旦出刀,便意味着第一轮交锋的失败,对公子樱的心境产生不利的阴影。

“刺啦”一声,公子樱的衣摆被激荡的剑气割裂。我忽然觉得奇怪,天刑磨剑既要主导节奏,又要不停地催动虚实剑气,怎么可能循环无止地进行下去呢?即使是楚度,也不可能压得公子樱一面倒。

一念及此,我的神识向外延伸,试图感应天刑的气机波动。神识游走间,倏然遇上另一股庞大的神识,正面碰撞下,我脑海传来轻微的疼痛,默察这股神识的源头,竟然是楚度。两人对视一眼,神识悄然错开,对彼此的用意了然于心。

“铮!”公子樱手指突兀外勾,硬生生崩断了一根琵琶弦。刺耳的声音顿时划破磨剑声,公子樱紧接着一番密雨打芭蕉的轮指,利用来之不易的喘息机会,强行与磨剑声争斗。

半炷香过后,磨剑声又压过了琵琶音。不得已,公子樱再次崩断了一根琵琶弦,苦苦支撑颓势。我暗暗摇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等到琵琶四弦俱断,公子樱出刀也来不及挽回败势。

一道滚滚剑气骤然亮起,犹如天河倾泻,照得漆黑的殿石白亮如昼。“铮”这一次,天刑主动催发剑气,隔断了第三根琵琶弦。摆明了是要赶尽杀绝,将公子樱的反击扼杀在摇篮中。

此时,我的神识突然察觉出磨剑石上的微妙波动。以镜瞳秘道术望去,黝沉无光的石头表面隐约浮动着暗纹,暗纹玄奥深涩,线条复杂难辨,仿佛遵循着某种天地至理缓缓流动。我意识到,天刑磨剑的动作、声音和磨剑石上的暗纹保持着相同的韵律。

刹那间,犹如拨云见日,我茅塞顿开。天刑以无上玄法,巧妙地借助磨剑石上的暗纹,带动磨剑声与剑气,看似是他在出手,实则只是充分发挥了磨剑石的物性!天刑能把一件死物发挥到如此淋漓尽致的地步,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天下万物,皆有物性。天刑掌握了物性的本质,将自身与外物水乳交融,从而令万物皆为他用。换言之,无论在哪里决战,天刑在地利上的优势无可匹敌,可以充分利用周围的环境攻击对手。

第四根琵琶弦戛然崩断!刺耳的音波犹如激射的利箭,钻入磨剑石。

千钧一发的最后关头,公子樱终于力挽狂澜,瞧破了对手的奥秘。磨剑石上的暗纹裂开,再也无法流动。磨剑声被迫中断,漫天剑气犹如没头的苍蝇,四处乱窜。

“不错。”天刑缓缓抬头,闪亮的银发向后披散,露出一张苍老枯败的面容。

我吓了一跳,天刑的脸丛生密密麻麻的皱纹、色斑,耷拉的肉皮褶皱层层叠叠。像一张纸被揉成一团后,又在上面胡乱涂鸦。他的耳朵又尖又长,两侧额角微微隆起淡黄色的两点。

“他不是人!”月魂惊奇地叫道,“天刑和你一样,都是人妖!”

我目瞪口呆,堂堂天刑宫首座长老,竟然是一个人妖!

双手虚抱,向外轻推,天刑缓缓立起。满殿乱窜的剑气犹如乳燕投林,纷纷射向四周石壁。石壁上的暗纹立刻流动起来,刹那间,庞大的宫殿化作循环奔涌的剑潮,扑向公子樱。

公子樱翩然而动,十指时而如鲜花绽放,姿态迤逦,时而如电闪雷击,大开大阖。剑气一旦触及指影,顷刻烟消云散。到后来,公子樱的十指生出清莹灵气,缭绕流转,渐渐覆盖住了殿石。

被隔断了与殿石的联系,剑潮疲软地散开,四分五裂。

“好!”天刑森然道,“我开始有点兴奋了。”双掌一搓,剑气消散无形。

“还望天刑长老不吝赐教。”公子樱好整以暇地道,指间弥漫的清气化作崇山峻岭,向天刑当头压下。

天刑冷冷地看着公子樱,身躯不动如山,迅速被上空黑压压的山影覆盖。巨山砸下时带起的狂风令人窒息,碎石“哗啦啦”从山顶滚落。即使我站得远,衣衫也被刮得向后疾扬。

我心头骇然,公子樱显然也深谙虚实皆生相的妙术,甚至造诣比天刑更高。后者只能局限于剑气变化,公子樱却可以幻化出山峰这样的实物。

天刑兀自伫立,不做任何抵抗。“轰”,山峰猛然砸中他,四分五裂,石块崩碎,“砰砰砰”地在地上弹跳、翻滚,扬起蒙蒙尘埃,淹没了天刑的身影。公子樱探手一招,碎石残屑化作氤氲清气,重新飞回指间。

烟尘散去,天刑岿然不动的身躯犹如地狱杀神,幽幽浮现出来。“替我搔痒么?”他面无表情地道,衣衫褴褛,身上却不见半点伤痕。

我暗叫邪门,就算天刑是铜头铁骨,也该被砸破了。楚度双目暴起明亮的光彩,问道:“天刑长老修炼的是何种奇功?”

“奇功?”天刑扯掉破烂不堪的上衣,露出精赤强健的肌肉。无数道大大小小的疤痕密布全身,和脸上的皱纹一样多。

“魔主口中的奇功,不过是无数次的战斗、受伤换来的。”天刑缓缓举起手,一道锋锐的剑气在半空闪过,猛然劈向自己的胸膛。

剑气斩在肌肉上,犹如泥牛入海,连一点印痕都没有。众人瞠目结舌,我失声道:“这还是人吗?”天刑的肉体比昆吾石还要坚硬,这不是什么法术,也不是法术可以造就的。这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再经历了亿万次的残酷杀伐,承受了不知多少次的流血、创伤洗礼,才进化后的强悍肉体。

这是真正的千锤百炼!

“来吧,拔出你的刀。”天刑发出嘶哑的笑声,“很多年了,没有人能让我再受伤。说起来,我真是很怀念从前受伤的滋味。”

“来吧,拔你的刀!”

“拔你的刀!”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9章 难找的玄机宝库 下一章:第002章 刀光剑影
热门: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坟墓的闯入者 幻色江户历 迷雾之子番外篇:执法镕金 逆转死局 未来镜像 女生寝室 黑暗塔4:巫师与玻璃球 女神捕 忘尘阁2:玲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