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天壑

上一章:第007章 天外天 下一章:第009章 难找的玄机宝库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纵横交错,无限延伸的藤蔓,仿佛一根清晰的线索,将我脑海中许多支离破碎的谜团串连起来。

为什么得到过自在天地图的人大都凶多吉少,什么样的势力才能令他们神秘失踪?谜底昭然若揭。

然而,如果那个宇是传说中的自在天,为什么吉祥天要死死守住这个秘密呢?如果只是为了敝帚自珍的私欲,他们为何要将那个宇封印起来?早就可以大举向自在天开拔,直奔幸福生活了。

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慢慢回忆自在天的地图,我决心继续前行,一探究竟。虽说我没有完全记住地图,但好歹也留下了七、八分印象,再加上螭,应该能走对路。

也不知走了多久,四周云气渐热,云霞仿佛火烧一般,熊熊翻滚。藤蔓的颜色也变得紫里透红,纠缠成千奇百怪的形状。

“再往左,攀上中间的灵藤!这下不会错了,我们很快就要到达那个宇了。”螭忽然兴奋地叫起来,前方的藤蔓尤其粗壮,向上弯成巨大的拱形,犹如一座彩虹桥,跨向云霄深处。两侧细长的灵藤犹如尖锥,纷纷向外伸展,仿佛虹桥张开的翅膀。

我的脚刚要踩上桥形灵藤,心中蓦地闪过一丝危险的警兆。在自在天的地图上,此处特别标识了许多颜色鲜红的“叉”形,与其他地方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不由得缩回脚步,仔细察望。附近似乎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只是藤蔓微微有些摇晃,云霞翻涌得更激烈一些。然而,那张自在天的地图决不会多此一举地添上标识,这里一定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别磨磨蹭蹭了,快点上,你明天还要赶回来哩。”螭急躁地嚷嚷,这一路反复摸索,至少花了四个多时辰。

我沉吟道:“当年你主人经过这里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

“异常?能有什么异常?”螭不解地道,想了想,忽然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主人走上这座藤桥的时候,步伐忽左忽右,十分奇怪,像是为了避开什么东西。”

我心中一寒,连昔日天下第一高手都要小心翼翼,可见其中凶险。我更加不敢大意了,索性静立不动,放开神识,精神宛如无形触手向藤桥延伸而去。

刚开始,神识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只是像探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空洞,越向内延伸,空洞就越广阔。但随着神识的不断深入,我发现在空洞极处,又有许多向无尽虚空辐射的空洞,这些空洞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生出极强的吸力。刹那间,我的神识犹如脱缰的野马,发疯般地挣脱我的控制,冲向空洞。

我大惊失色,如果神识彻底脱体而出,我会变成一个失去意识的傻子。与此同时,神识内千万个漩涡激烈旋转,急速收缩,竭力把神识拉回来。

“怎么会这样?”螭骇然大叫,在神识内跌跌撞撞,东倒西歪,几乎无法稳住身形。

我头痛欲裂,神识变成了一个战场,在空洞与漩涡的拉扯中急剧动荡。就像天空中的风筝,脆弱的线在狂风中摇摆,随时会断裂。

“不能这样下去了,你要快做决断!”月魂清鸣一声,明澈的光辉洒满神识。神识稍稍稳定了片刻,又猛烈震荡起来。

此时,我想要转身逃跑已经不可能了。空洞的吸引力不断增强,神识渐渐遥远,变成了一颗渺不足道的微尘,在无垠的空洞深处迷失。我的神智开始模糊,往事潮水般涌现,又不断消逝。

不再犹豫,我凭着脑海中仅剩的一点清明,控制住身躯,施展神识气象术的刺字诀,冲上藤桥,紧追神识而去。

轰然一声,四周景物变幻,藤桥消失了,茫茫天地中,只有一个个密布的空洞,通往不可知的深处。在某一个空洞内,陷入了我的神识。我扑入空洞,与神识重新合而为一。

“这是哪里?”我听到自己如释重负的喘气声,在沉寂的四周久久回荡。

“我们可能在苍穹灵藤的根须内。”螭发了一会呆,用不肯定的口吻道。

“根须内?你的意思是我们正在苍穹灵藤里面?”我将信将疑,在我看来,藤桥上分明设置了许多极为厉害的法阵禁制,所以才会吸取神识,并将我也吸入了阵法中。何况这里空荡浩淼,何来藤木的迹象?

螭哼道:“苍穹灵藤的奇妙哪是你想象得到的?它吸取天气云霞生长,早就不再是单纯的植株了,更像是一种‘气’。”

“螭说得有点道理。”月魂沉吟道,“唯有如此,你的神识才会被苍穹灵藤当作气吸入,险些成为它生长的养料。我也能感觉到,这些空洞是一个个凹陷的巨大气洞,悄无声息地吞噬天地灵气。还有那个‘宇’,光靠人力是很难封印的,吉祥天应该是借助了苍穹灵藤的力量。”

我目瞪口呆,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能够结果抽藤的苍穹灵藤竟然不是植物,而是一种具有生命力的“气”。试问,气又怎么可能成为生命呢?

“什么是生命?”月魂反问我。

我脱口而出:“能呼吸的血肉之躯。”

“呼吸吞吐的,不正是气吗?藤果不就是苍穹灵藤的血肉吗?既然呼吸是生命的标志,那么气当然应该被看作是生命。”

我茫然无语,一时难以接受这种荒诞的说法。月魂续道:“什么才是生命?你始终只能局限于一个人或者妖的角度来看待。你的认知永远是不够完满的。就像楚度、梵摩、无颜或者公子樱,坚持的道也只能从自身出发。”

“如果这样说的话,月魂和螭也是生命吧?”我沉思片刻道。

螭蓦地一震,双目赤红,猛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吼声中充满了悲愤、不平、欣喜、激动……良久,螭停止了发泄般的狂吼,在神识内,对我深深鞠了一躬。

“谢谢你,我的……”它像是要找一个合适的词,犹豫了许久,最终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我的……朋友。这么多年,你是第一个说我们魂器也是生命的人。”

月魂喃喃地道:“我们也是生命吗?林飞,这是我听过的最动听的话了。”

我没有想到,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他们反应如此强烈,心中不禁浮上一丝酸涩。螭枪再锋锐,月魂再聪慧,也需要主宰这个天地的人、妖认同。哪怕这种认同有多么局限。

楚度试图征服北境,在他内心深处,需要的也是认同吧?孤独潇洒如无颜,也同样需要我这个唯一的朋友。也正因为如此,怨渊选择了海沁颜。

真正的生命,永远不可能是个体存在的。这是一种悲哀,但也是一种幸运。因为有此,生命从此不息。

“好了好了,先想想怎么出去吧!”螭大声咋呼,脸涨得发紫,分明是想掩饰刚才的心情流露,语声却透露出一丝关切,“我们魂器无所谓,迟早能回到灵宝天,但你就不行了。万一出不去,你就得困在这里直到死。”

我皱眉道:“难道硬冲不出去?”

“螭枪是神识之枪,对付苍穹灵藤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你的神识气象术源于气,一样会被死死克制住。”螭罕见地耐心解释,“而有形的利器也无法破开虚无的气,甚至你的毒影也无计可施。”

我忍不住苦笑,照这么说,眼下等于死路一条。难怪自在天的地图在此处描画了许多红叉,藤桥上原来分布了大量的根须,任何人、妖一旦踩到,就会被吸入。所以当年天刑宫的首座长老也要避之不及。

左思右想,我索性展开身法,向空洞深处掠去。螭惊讶地道:“你怎么反倒往里跑?这株苍穹灵藤至少生长了亿万年,体形硕大无朋,你要是深入根须,恐怕永远也转不出来了。”

我断然道:“以苍穹灵藤根须的强大气洞,想要原路逃回根本不可能。只有碰碰运气了。”月魂说过,那个狂暴的宇很可能是靠苍穹灵藤封压住的,果真如此,两者之间必然存在衔接的地方。找到那里,不但可以脱困,还有机会到达那个宇。

“你大有长进。”月魂忽然一笑:“此时此地,深陷绝境,你不但没有为安危焦虑,反倒更激起了你对那个宇的探索之心。现在的你,颇有几分楚度勇闯怨渊的气度。”

我摇摇头,当日楚度早就下了置死地而后生的决心,是一飞冲天般的毅然决然。我却是看一步走一步,然而每一步,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沿着气洞不断深入,周围赫然现出更多的气洞,密密麻麻,四通八达,给人一种深陷其中,再也无法走出的可怖感觉。不过,这里的气息清灵精纯,随着呼吸在肺腑内吞吐,使我神清气爽,灵犀脉水银般在体内贯流,连法力也略有增长。

我稍稍放开一丝神识,任由气洞牵引,寻找根须最粗壮,引力最强的部位。我相信那是唯一可能与那个宇相接之处,否则难以抵抗那个宇狂暴庞大的力量。穿梭在无穷无尽的气洞中,不知过了多久,我忽然意识到这也是一种机缘,顷刻平心守神,默默感应四周的气,体会其中看似平静,实则无孔不入的波动节奏。

渐渐地,我心与意合,完全沉浸入玄妙的气机感应。原来苍穹灵藤的气与天象的气不尽相同,前者孕育了勃勃的生命力,犹如活物,滋养生长。想到此处,我怦然心动,要是神识气象术也贯穿了生命力,岂不是威力大增?而最有生命力的东西,莫过于魅舞。过去,我的神识气象术结合了魅舞,但两者还远远谈不上融汇一体,如果能将充满美妙生命力的魅舞与神识气象术彻底融和,我的力量一定会更上一层,臻至崭新的境地。

隐隐中,我仿佛找到了向知微进军的突破口。

“前面是什么?”螭激动地喊道。

正前方,缓缓飘浮着一具异物,包裹在福寿图纹的深紫色绸袍中。它有手有脚,乌发浓亮,像是一个人,然而即使是尸体也不会这样干瘪,四肢、躯干包括脸都扭曲成麻花。

我靠过去,轻轻拉起绸袍,衣带顺势滑落,一枚青色的高古玉佩、一册古籍从衣带上掉下。

“欧阳圆。”玉佩上镌刻的三个字触目惊心,古籍的封面更让我惊喜交加——《太和自然胎醴》,丹鼎流秘道术的第一品!

“他是如意城的城主欧阳圆!他怎么会在这里?”我抚摸着玉佩,失声道。对照眼前的干尸,我怎么也没办法和那个白胖油滑的家伙联系起来。

月魂苦笑道:“他体内的气应该被苍穹灵藤慢慢抽取,才会变成这副模样。你如果在这里待上几年,也难逃此劫。”

我“哗啦啦”地翻动《太和自然胎醴》,不能置信地道:“像是真货!奇怪,欧阳圆怎么会有丹鼎流的最高层秘笈?”

翻到秘笈的封底,几十行血字映入眼帘,字迹工整,词意条理分明,没有丝毫凌乱。在最后写着:“丹鼎流第四千一百九十七代掌门欧阳圆临终绝笔。”看完整篇遗言,我不由深深叹服:“欧阳圆真是一个人物!”

这是一桩辛秘尘封的往事:在多年前,丹鼎流宣告炼出了一颗起死回生的灵丹后,灾祸降临。丹鼎流几乎满门被杀,只逃出了掌门在内的十多个法力精深的高手。这些高手各自携带本门秘籍,四处流亡。他们有的最终被杀,有的隐居遁世,秘收弟子,欧阳圆恰好是掌门一系的传人。

肩负振兴门派重责的欧阳圆,明察暗访数百年,终于发现灭门惨祸与吉祥天的天刑宫有关。得到自在天地图后,他故意送给甘柠真,用我们牵制外人的视线,随后以丹药改变容貌,逃出红尘天,还想方设法加入了吉祥天,成为菩提院的一名长老。

他和我同样发现了苍穹灵藤的秘密,试图寻找传说中的自在天,结果被灵藤根须吸入,丧命于此。

“欧阳圆卧薪尝胆了一辈子,最终却功败垂成。”我收好秘籍,感慨万千。大浪淘沙,北境多少风光无限的英雄豪杰,谁又会在意一个不起眼的小城主?而那些可能成为英雄豪杰的人、妖当中,又有多少在半途倒下,化成默默无闻的尘土?

螭疑惑不解:“吉祥天为什么要追杀丹鼎流?”

“大概是因为平衡吧。”我继续追踪神识而行,深思道,“在吉祥天眼中,生死也是天道运转的一部分。如果丹鼎流真的炼出了起死回生的丹药,北境将会人满为患,会为了有限的物产争夺不休,黄泉天也不再有存在的意义,八重天的平衡势必被破坏。”现在想来,吉祥天谈不上什么善恶对错,他们只是顽固地守护着北境的法则。

月魂涩声道:“为了守护北境,就可以任意杀戮吗?”

“丢卒保车,无可厚非。”我淡淡地道,清晰感受到神识内月魂异样的激动。顿了顿,道,“正像你所说,每一个人都只能以局限的角度看待外物。除非,生命可以超越‘我’的存在。”

月魂陷入了久久的沉默,螭也难得地安静下来。我不知疲倦地穿过无数个气洞,算算时间,应该是第二天了,如果梵摩发现我失踪,也不知会捅出什么篓子。就在此时,神识猛然剧烈动荡,静寂的四周隐隐发出气流的窜动声,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气洞,光芒依稀闪耀。

“是那个宇!”我狂叫一声,兴奋地向前冲去,扑面而来的气浪几乎让我站立不稳。

一个狂暴绚烂的世界在视野中绽开:蝗虫般密集的陨石群从头顶上空呼啸飞掠,无时无刻不在碰撞,响声震耳欲聋,激溅的碎石掀起滔天乱尘。一条条金红色的火焰河流犹如瀑布,倾泻流淌,沸腾翻滚,无数团火浆此起彼伏地炸开,射出炫目的光线。千万个色彩缤纷的光环、光晕、光球在蹦跳,旋转,时而光芒大盛,溅起艳彩光雨,时而熄灭,化成幽深的黑洞。

这是一个充满了浓烈色彩、丰富声响的宇,它像喷薄的彩汁,恣意挥洒,它是狂躁的怒兽,发泄着旺盛的精力。

然而,它和我想象中世外桃源般的自在天差得太远了。

在这个宇前,是铺天盖地的苍穹灵藤。晶莹剔透的藤蔓像一张密不透风的巨网,封住了宇。偶尔渗漏进来的宇的力量,令我心惊神悸,不能自持,连气也喘不过来。

“这不是宇。”月魂突然道,“这是天壑!”

我蓦地惊醒,如果自在天是一个宇,吉祥天是一个宇,那么在两个不同的宇之间,必然存在天壑。否则彼此力量撕扯,早就崩溃爆炸了。

“原来是天壑。”我怔怔地道,在这狂暴绚烂的天壑对面,可是传说中的自在天吗?就算如此,我又有何能可以越过呢?

月魂平静地道:“如果你能越过天壑,你会去吗?抛下一切,抛下你所追求的东西,你会去吗?”

我一呆,木立良久,猛然放声大笑。此时此地,我终于明悟到楚度、拓拔峰这些绝世高手对自在天地图不屑一顾的心境。

生命终究不是个体,也不可能是个体。就在同时,一个个曼妙的魅舞姿态在脑海乍现,与眼前天壑的万千气象交相辉映。“卷”、“裂”、“轰”、“断”、“封”、“化”、“缠”、“刺”、“缠”、“衡”九字诀的真髓仿佛化作魅翩然起舞,神识气象术脱胎换骨,与魅舞彻底融为一炉。

冥冥气息在体内流转,盈亏循环,完满如意。充满了生命力的神识气象术犹如苍穹灵藤的一部分,不再受它牵引吸取,可以轻松抵达它的任何分枝,进出自如。

在心境空灵,精气充盛的巅峰状态下,几种不曾修炼成功的秘道术、甲御术也水到渠成,豁然贯通。

体内轰鸣如雷,白炽的光海将我淹没。

我飞升进入了灵宝天。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天外天 下一章:第009章 难找的玄机宝库
热门: 豪婿韩三千 罗杰疑案 还剑奇情录 超·杀人事件 藏书室女尸之谜 大宇宙时代 分歧者3·忠诚者 地海传奇2:地海古墓 孩子们 篮坛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