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天梯蓬门

上一章:第001章 过桥 下一章:第003章 进还是退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子,怎么现在才来?一座小小的咫尺天涯桥就把你累趴下了?”无颜笑嘻嘻地拍着我的肩膀。

我耸耸肩:“我可学不会你那般耍无赖,只好凭真本事硬闯了。”

无颜一本正经地点头:“我充分理解你酸溜溜的嫉才心情,哈哈。”

我嘿嘿一笑:“看来头脑简单的人的确活得快活一些。”

无颜懒洋洋地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没有烦人的心事?关键在于你是否放得下。所谓知足者常乐,你做得到吗?”

我闻言一呆,当年为了海姬,我远上罗生天比试抢亲,大削了无颜的面子,他却浑不在意。这等洒脱纯是天性使然,谁也学不来。

无颜指了指天梯:“让本公子热心指点一下你这土包子吧。这里是通往菩提院的第二关——罗浮天梯,梯顶共设六扇蓬门,顺利登顶的人便可进入蓬门,直达第三关。而一旦有人成功进入,相对的蓬门也会随之关闭。”竖起四根手指,摇头晃脑:“所以,我们当中只有四个人可以进入第三关。”

我奇道:“既然只有四名人选,你们该抢着上才对,怎么站在这里干等?”

无颜道:“先前楚度、公子樱未到,所以大家并不急于登梯,乐得观望碧潮戈一展身手。何况罗浮天梯暗藏玄虚,你待会就明白了。”冲我神秘地眨眨眼。

我淡淡一哂,心知众人是把碧大哥当作了探路石子。细瞧罗浮天梯,每一级阶梯色泽雪白,材质非石非玉,不断喷出氤氲云雾。光润的阶面上,雕琢了栩栩如生的奇禽异兽,花鸟鱼虫,刀枪剑戢,魔怪妖精……碧潮戈每上一层天梯,雕刻的生物也随之复活,向他展开狂风暴雨般的猛攻。

“这些怪异的东西是被吉祥天封印在罗浮天梯内的。”无颜道,“一旦有人登梯,触动禁制,封印就会自动解除。”

我神色凝重,如此逐级登梯,一路耗费的法力可想而知。雪玉似的刀芒中,碧潮戈陷入重重围困,艰难地向上突破。

楚度毫不犹豫,足尖一点,缩地成寸,一步跨越几十级台阶。疾风呼啸,台阶上雕刻的一柄黑沉沉的利剑破阶飞出,暴射出刺眼的乌芒,向他兜头斩下。

“轰!”利剑只斩中了一个残影,楚度已身在更高的阶梯上,不等阶面的奇兽扑出,楚度再迈一步,十丈高的距离被倏然缩短,奇兽的攻击纷纷落空。楚度脚步连错,身形晃动,闪过一连串攻击,向碧潮戈不断接近。

无数触手从台阶上射出,一只浑圆如球的土黄色奇兽浮出台阶,触手交织成漫天罗网,封住了楚度四面八方。

楚度身形一滞,在触手的挥舞下,四周的空气竟然被凝成浅黄色的实质,隐隐泛光,犹如铜墙铁壁,再也无法轻易穿越。清啸一声,楚度十指宛如鲜花绽放,轻柔弹拨,仿佛一根根无形的丝线牵动,巧妙引导触手自行纠缠成一团,打了多个死结,再也无法舞动。飞起一脚,楚度将奇兽踢飞出去,连跨数层阶梯,一路势如破竹,风驰电掣般直掠而上。

天梯上,蓦地升起一座古色古香的三耳青铜鼎,喷出耀眼的七彩火焰,冷不防罩住楚度,将他吸入鼎炉。炉身光华变幻,七条色彩各异的虬龙张牙舞爪,绕着鼎炉嘶吼。

我暗自捏了一把冷汗,想不到罗浮天梯越往上,威力就越强,连楚度也被困住。“砰砰砰”,鼎盖剧烈跳动,鼎肚一点点鼓起,虬龙发出惨厉的吼声,一条接着一条断裂。轰然巨响,鼎炉炸开,楚度冲天而起,全身肌肤莹润,不带一丝伤痕,只是青衫下摆被炉火烤得焦黑。

底下的人瞧得心动神摇,鸦雀无声。无颜凑到我耳边,悄声道:“你有几分胜算?”

我沉吟半晌,道:“我与碧大哥在伯仲之间,但法力底蕴远远不如。连碧大哥都这么吃力,我多半也徒劳无功。”如果使用毒影,或许机会很大,但这等秘密武器不能轻易亮出。

无颜窃笑一声:“我的恒河沙数盾堪称北境防御第一的魂器,倒是能赚点便宜。不如我们合作。”说罢细细道来。

“各位,我先上了。”公子樱对众人一拱手,徐徐拾级登梯。他手拂琵琶,不急不躁,意态优雅得犹如闲庭信步,不带一丝烟火气。“叮叮咚咚”,琵琶声空灵清越,像是一个个深奥玄妙的法咒,竟然压得天梯上的奇禽异兽无法破阶而出,一个劲地挣扎蠕动,被乐声死死束缚。

天壑般凶险的罗浮天梯,在公子樱面前变成了坦荡通途,他一路如履平地,从五花八门的生物中缓步穿过,犹如观光赏玩一般。

无颜咋舌道:“怎地公子樱比楚度还厉害?”

我摇摇头:“不见得。公子樱以乐声强压天梯上的奇兽,看似轻松,其实已尽了全力。因此他只能一步步逐级攀梯,无法像楚度那般扶摇直上。”不出意外,楚度、公子樱势必占去四个名额中的一半,剩下两座蓬门就成了争夺的焦点。

众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展动身形,向罗浮天梯跃去。

无痕化作一团沙影,出现在罗浮天梯上。几头背生双翼的白虎怒吼着飞出,无痕不慌不忙,周遭生出一颗颗沙粒簌簌滚动,聚合成一朵沙之花,花瓣层层合拢,将他密密实实地包裹在苞心里。

“砰!”锋锐的虎爪砸在沙花上,如击败革。沙花的花瓣骤然绽开,把白虎震飞出去。

“以你家老头子的实力,大有可能进入蓬门。”我看了看无颜,奇道,“要是你和无痕父子联手,登顶应该十拿九稳吧?”

无颜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色。“以家父的身份,怎能和我联手闯关?”默然了一会,他掩饰般地笑道。

这时,无痕已连越数级,沙之花犹如一座坚不可摧的移动堡垒,挡住了天梯层出不穷的攻击。

一时间,众人好似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枭哭像一团绿莹莹的鬼火,幽灵般移动。奇禽异兽一旦触及,顷刻变成一具具白骨,不剩半点肉渣。阿凡提发疯般地挥动生花妙笔,彩汁淋漓泼洒,凭空生出无数鸟兽,为他作战。孙思妙的天狗躯体不断暴涨,后肢人立而起,变成一个参天巨人,乌黑色的铠甲覆盖全身。天狗抡起前腿幻成的巨锤,猛砸猛打,威风凛凛地在孙思妙身前开道。小白兔躲在药筐里,一个劲地扔出各种药草、花粉,许多奇兽一嗅之下,便懒洋洋地趴在地上,打不起一点精神。

一些隐世的无名高手也显露出真材实料,一名蓬头乱发的老者面对金光灿烂的蛊虫群,也不动手,嘴里“叽哩咕噜”地念念有词,蛊虫群像被驯服的绵羊,乖乖散开。一个凶狠的花脸木魈居然还把脑袋凑过去,任由老者抚摸,丑陋的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复生秘道术!”无颜突然惊异地叫道。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个枯瘦如槁木的汉子不急不缓,向天梯攀去。他面目僵硬,形如泥偶,任由奇兽怪虫蜂拥而上,咬破、抓烂了他的肩、胸、腿、臂各处,但全身的伤口飞也似的生出血肉,急速愈合。甚至脑袋被一道雪亮的刀光斩落后,颈腔内又冒出了一个头。

我目瞪口呆:“这还是人吗?简直是一个打不死的怪物。”

无颜脸上骇然犹存:“复生秘道术失传了数百万年,想不到今日能得一见。传说中,这种秘道术可以肉身进入黄泉天,在万鬼噬体、幽冥炼魂后依然不死不灭,魂不飞魄不散,保持原有的灵智,称得上是北境最神秘的法术。”

我脑中倏然闪过一丝灵光,猛然抓住无颜:“你说什么?复生秘道术可以凭借肉身进入黄泉天?”

无颜点点头:“我书房里的古残本《法网罗志》是这么记载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喂,干吗抓得我这么紧?本公子可不习惯和男人亲热。”

“多半是真的。”我松开手,喃喃自语,心中冒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龙蝶与格格巫,都研习了《轮回妖典》,利用幽冥河的涨潮期得以转世,而前者显然更高明,不但分出了无知的“我”进入大唐,有知的“自己”依然藏匿在北境,伺机而动。一旦吞噬了我,龙蝶将合生死的力量为一炉,前生后世的智慧、经验、法力融会贯通,达到最理想的转世效果。

这才是真正完美的转世,不但重生,还能令力量暴增质变,一举破道,颠覆天地法则,迈入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最玄妙的是,他能使两个“自己”同时身处北境,前世、今生各行其是。

相比之下,格格巫简直就是小孩子家的玩意。尽管转世成功,但他始终被困在蟒身内,难以恢复前世的原态。浸淫《轮回妖典》多年的格格巫,岂会不如龙蝶?除非后者掌握了格格巫不了解的异术,从而创出更胜一筹的转世方式。

而龙蝶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是黄泉天,那么他如何保持不死不灭,避免魂飞魄散?甚至吸取黄泉天的死气加以修炼,拥有全新的力量?

唯一的解释,便是他拥有类似复生秘道术的奇术,所以他极有可能接触过天梯上的枯瘦汉子。进入黄泉天的复生秘道术,转世必修的轮回妖典,利用被吉祥天追索自在天地图的时机假死遁世,迫使甘柠真三人成为我的保镖……龙蝶这一系列安排,仿佛一张交织的罗网,环环相扣,滴水不漏。

我清楚地知道,龙蝶在等待我的成长,等我“生”的力量增长成与他死的力量完美契合的一刻,彻底把我吞噬。想到这里,我又惊又佩,当楚度、公子樱还在天道途中苦苦求索,超越知微时,龙蝶已经踏上了一条崭新的路。

无颜在我眼前一晃手,眼神古怪:“你发什么呆?复生秘道术的确神奇,但说穿了只是挨打的法术。碰上楚度、公子樱这样的高手,连续的重击足可令他灰飞烟灭,血肉根本来不及复生。何况谁会活得不耐烦,去黄泉天转悠?”

我随口称是,目光死死盯着这个枯瘦男子,只要莲华会一落幕,此人我势在必得。这时候,天梯脚下只剩下我、无颜和龙眼雀三人还在观望。

痛呼声陡然从半空传来,一人被几头火红色的貔貅围住,硬生生打下阶梯,消失得无影无踪。

“罗浮天梯只能进不能退。”无颜解释道,“否则就会被自动送出此地。”话音刚落,又有一人被击飞出去,消失在天梯上。

龙眼雀瞅瞅我和无颜,摸出十几颗干梅子,一骨碌丢进嘴里,嘴里含糊不清地道:“两位才俊怎么还不上?”

我刚要答话,脑海中传来龙眼雀的声音:“林飞,顺利闯过三关进入菩提院的人,事后必然名震天下。你若成功,当可在将来行事时建立足够的威望。”

我微微颔首,瞥了一瞥毫无所觉的无颜,后者不解地道:“龙姑娘为什么不登梯呢?”

“我只爱瞧热闹。这种出风头的机会,还是让给你们小伙子吧。”龙眼雀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

我心知这是龙眼雀送的人情,以她深不可测的精神大法,登顶颇有胜算。如果她再占去一个名额的话,留给我的希望近乎渺茫。

“没穿内裤的小子,轮到我们出场了。”无颜望着天梯上被云霞渐渐遮住的人影,率先冲了上去。

我随即施展羽道术,飞起跟上。谁料到,身形一滞,似被粘在了半空中。“轰隆隆”,炫目的蓝光映亮了视野,四周炸开无数天雷闪电,劈头盖脸击来。

无颜怪叫一声:“糟糕!忘记提醒你了,罗浮天梯上是禁止飞行的。”眼中透出恶作剧般的笑意。

“哇靠,你是故意的!”我郁闷地道,难怪先前楚度没有飞,我还当他故意炫耀法力,原来另有原因。

“封!”我厉啸一声,神识气象术将四面八方的雷电悉数挡住。足尖连点数级台阶,追上无颜。

几十头奇兽气势汹汹地破印扑出。为首的奇兽面如童子,豹身凤尾,滴淌脓水的獠牙传来腐臭的气味。

无颜的胸口立刻幻化出恒河沙数盾,一化百,百化千,绕着我们形成绵密的防御网。“砰砰砰”,兽爪沉闷地轮番撞击盾牌,如击败革。没有了后顾之忧,我放心进攻,猩红色的螭枪呼啸而出,一连射穿数头奇兽,足不停顿地向上冲去。

一攻一守,我和无颜配合得天衣无缝。我全力开路冲锋,螭枪锐不可当,好似出海狂龙,纵横驰骋,所向披靡。而无颜紧随身侧,恒河沙数盾防守得风雨不透,将天梯形形色色的攻击一一化解。

半炷香的功夫,我们已陆续越过五人,以惊人的高速逼至天梯中段。头顶上方,不时有人因为抵挡不住被送出天梯。等我们又冲上数百丈时,登梯的人已经寥寥无几。

楚度一马当先,距离梯顶已经不远,正与一团似雾似云的东西交战。相隔近百丈的下首处是无痕,周遭被一节节碧绿的竹笋组成的道阵围住,笋尖时而破开沙之花,时而又被沙之花吞没。其后是公子樱,从容迈步,风姿雅然。最先登梯的碧潮戈反倒落在了第四,只比枭哭领先了一级阶梯。

他们五人遥遥领先,显然是最有希望进入蓬门的。只是越往高处,天梯的阻力就越大,加上法力急剧消耗,每登一级花去的时间变得更长。

“锵!”螭枪射中一个浑身泛着金属光泽的蛋形怪物。出乎我的意料,无坚不摧的螭枪只在对方咽喉留下了一个小洞孔。怪物并不见血,腹内发出“隆隆”的噪音,对准我狠狠直撞过来。

无颜倏然转到我身前,翘起拇指,将怪物化成一座沙雕。螭枪紧接着喷射而出,怪物化作粉末飞溅。

“小子,卖力点,快追上前面几个了。”我和无颜再次交换位置,急速飞掠。在上方数十丈处,是阿凡提、孙思妙以及擅长复生秘道术的汉子。三人中,反而以修为较低的孙思妙赶在前面,他手里挥动着一把异香扑鼻的药锄,在天狗和小白兔的护卫下,屡次涉险过关,还不时回头察看身后的阿凡提。

“老孙,我不行了,管你自己吧。”阿凡提咬牙道,他被一团黏稠蠕动的溶液缠住,从溶液张开的嘴巴里,喷出一串串混浊的泡沫,沾满了他全身。

孙思妙留在原地,犹豫不决。片刻后,我已掠至阿凡提身侧,对准溶液,喷出一口三昧真火。

“滋”的一声,火光熄灭,溶液不但完好无损,而且急速膨胀起来。

“没用的,这个怪物根本就不怕火。”阿凡提匆匆瞥了我一眼,咬牙道,“老夫承你的情了。”

“老哥不必见外。”我全力运转神识气象术的“化”字诀,右拳击出,溶液从阿凡提身上轰然滚落,化作一大滩湿漉漉的泡沫。与此同时,我左手抓住无颜,施展“刺字诀”向上急掠。

枯瘦汉子的背影映入视线,我冷冷一笑,螭枪瞄准他的后背,冷不丁地射出。枯瘦汉子惨叫一声,背上溅起一连串血雨。他正应付一头正面冲撞过来的白玉犀牛,怎料到突然腹背受敌?仓促之下,他身形一个趔趄,我们已擦身而过,飞起一腿,我将他踢下天梯。

消失在空中的一刹那,我清晰瞧见他脸上愤怒、怨毒的表情。

“这样也行?你也太黑了吧?”无颜蹙眉道,恒河沙数盾倏然横移,挡住了左侧银芒闪闪的箭雨。

我脚步连错,以玄妙的轨迹避开几头凶兽,淡淡地道:“既然只有四个名额,那么挡在我们前面的就都是敌人,何必假惺惺地客气?”离开吉祥天后,此人一定会怀恨盯上我,到时不用我满北境地查访,他就会自动送上门。这才是我暗算他的真正目的。

“我们已经赶过他了,没必要平生枝节。”无颜略一沉思,道:“你想要复生秘道术?”

我心头一跳,这小子够聪明,居然猜得八九不离十。“你也说了,这种秘道术形同鸡肋,我怎会稀罕?难道我喜欢在黄泉天安家么?”我口中满不在乎地道。

随着不断攀高,我们突破每一级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无颜的法力消耗大半,胸膛急促起伏,汗流浃背。我却越战越勇,神识内的十三只七情六欲怪欢舞奔跃,焕发出流光溢彩。全身精气流动,生生不息。

再上一层阶梯,碧潮戈赫然就在眼前。他笼罩在弥漫的刀气中,如临大敌地盯着前方,一动不动。而在这一层,压根没有任何奇兽怪物出现。

“碧大哥!”我刚上前一步,一股深不可测的巨力犹如汹涌的暗流,突兀地从右方袭来。可怖的是,这股巨力无声无息,轻松穿透了恒河沙数盾。

“飞弟小心!”碧潮戈右掌猛然劈出,“轰”的一声,气浪交击震荡,我身躯微晃,无颜被震得向后跌去。我的左臂顷刻化作一根铁链,闪电般缠上无颜的腰,把他硬生生拉了回来。

“好险!”我骇然道,要不是碧大哥及时出手,我和无颜多半摔下了天梯。

“这一级天梯十分古怪,只要你移动,就会生出无形的力量压制住你,使人无法再上一层。”碧潮戈匆忙解释道。

我试探着向前迈步,四周压力骤增,一道道狂暴的气浪犹如千军万马,纷至沓来。我全力运转轰字诀、化字诀、封字诀、裂字诀,四诀并用,才堪堪挡住。

“我们岂不是被活活困死在这一层?”我心中焦急,抬眼望去,在罗浮天梯的尽头,四扇青藤缠绕、枝叶婆娑的木门在霞光中半遮半掩。楚度距离梯顶,仅仅一步之遥。而楚度、公子樱、无痕三人之间,各自相差了一级阶梯。

与他们相距十多级阶梯的,则是枭哭。他变身成一团碧绿欲滴的磷火,不断扭曲,断裂、分解,而与他对敌的生物也在同时扭曲、断裂,化作了飞散的残肢断臂。

“枭哭难道比大哥还强?”我惊讶地道。

碧潮戈豪笑一声:“那倒未必,只是对付罗浮天梯上的怪物,他的解体分尸妖术更管用一些。”欣慰地看了看我,又道:“你也不差,居然能登到此处。”

无颜咕哝道:“看来我们也只能到这里了。唉,累个半死,今晚定要好好睡一觉。”

我还不肯轻易放弃,脑中意念急转,数百种法术在心中流过,苦苦思索该如何突破这一层。实在不行,只有试一试我刚领悟的“横”字诀了。

碧潮戈突然喝道:“飞弟,静气凝神,做好准备。”浑身衣衫如风帆鼓动,刀气疯狂暴涨,散发出雪玉般的光芒。刀芒愈来愈盛,又渐渐转淡,直到变成若隐若现的半透明色。

碧潮戈的四肢开始发抖,这是刀气催发到极致,超过身体承受极限的征兆。

“大哥,你要……”不等我说完,碧潮戈猛然掠起,犹如一颗光芒万丈的流星划破长空疾射。排山倒海的气浪随即扑来,正面相撞。“轰”,仿佛天崩地裂,空间猛地撕开一个小缺口。

“还不抓住机会?”碧潮戈厉喝道,身躯被澎湃的气浪震飞,向天梯外跌去。

“大哥!”我狂叫一声,含泪抓住无颜,冲向缺口。这是碧潮戈舍弃自己,成全我的兄弟情义。

无论如何,我都要登上梯顶,进入蓬门!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1章 过桥 下一章:第003章 进还是退
热门: 网游之荒古时代 占星术杀人魔法 刺客正传1·刺客学徒 忘尘阁4:蛟龙劫 未来:神世界 六爻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尤金尼亚之谜 捉鬼实习生7:纷乱之冬 联盟之佣兵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