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暗定盟约

上一章:第008章 莲华花开 下一章:第001章 过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夹带着清新莲香的风吹进石洞,沁人心脾。这里的岩石厚重浑朴,灰中透红的色泽透出独特的凝实感。岩石表面,奇异的花纹隐隐浮现,勾勒出千奇百怪的动植物形貌,仿佛无数生命长眠于此,沉淀出漫长的岁月。

“短期之内,我恐怕无法和海姬成亲。”望着隐无邪被阴影笼罩的脸庞,我平静地道。“海妃死了没多久,现在还不到办喜事的时候。”

隐无邪微微一愕:“凭你还掌控不了海姬那个丫头?何时成亲,不过是你的一句话罢了。”我这种推托之辞,他当然听得出来。

我顾左右而言他:“我会全力配合吉祥天打击楚度的计划。”

隐无邪眼中爆出一丝森冷的精芒,我从容迎上他的目光。想让我对吉祥天惟命是从绝无可能,但我会尽量与吉祥天合作。

“呵呵。”石洞内回响起隐无邪低沉的干笑声:“林飞小友,这可是你难得的机会。北境芸芸众生,能令吉祥天瞧得上眼的又有几个?难道说,罗生天名门掌教的位置也满足不了你?以你的才智,将脉经海殿发扬光大指日可待,未来罗生天第一人的宝座多半逃不出你的手心。”

我一再推托:“脉经海殿的殿主历来由女子担任,我是高攀不上的。”脉经海殿殿主的位置一定要让给海姬,由我幕后操控,才能避免沦为吉祥天的傀儡。

隐无邪默不作声,目光有些阴冷。我语气谦和:“我不在乎什么虚名权位,只想为吉祥天对付楚度尽一点微薄之力。”与吉祥天周旋,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软,拿捏分寸至关重要。

隐无邪嘴角牵动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道:“你的话未免太假惺惺了。”

我笑了笑,试探着道:“还望隐长老替我在吉祥天多担待一些。”

沉吟许久,隐无邪叹道:“你这样让我很为难。”

我心中一喜,闻弦知雅意,隐无邪这句“为难”透露了他的心思。如果他是吉祥天一条愚忠的走狗,自然会把我的态度如实禀告天刑宫,不会和我再做纠缠。但人总有私心,我的利益已经和隐无邪挂钩,他想在吉祥天爬得更高,就离不开我的帮助。特别是我这次在魔刹天的出色表现,令我的价值水涨船高。

明年腊月,我就要远上鲲鹏山赴楚度之约,生死难料。留给我的时间并不多。这一年里,我必须绞尽脑汁,抓住所有可以利用的力量。沉思良久,我大胆抛出了诱饵。

“隐长老,一个人可以站得多高呢?”我静静地道。“首座长老的第一执事,形同傀儡的影流掌教,真的可以让你满足吗?”

隐无邪瞳孔微微收缩:“林飞,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有话直说无妨。”

“一旦北境安定,你我便再也没有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机会。一旦吉祥天重新掌控了天下大势,你我还能继续往上爬吗?没有了纷争,刀剑便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这几句话近乎赤裸裸,我留神观察隐无邪的眼神变化,只要他有野心,就会接下我的话茬。

“你到底想说什么?”隐无邪面色微变,随即不置可否地道:“你想得很长远,但也想得太多了。”

我暗骂一句老狐狸,循循善诱:“要好好把握北境战乱带给你我的好处。天刑宫首座长老的位置,隐长老就没有一点动心?”

隐无邪断然摇头:“你说笑了,隐某还有几分自知之明,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我胸有成竹地道:“以吉祥天强大的实力,击败魔刹天或许不难,但要想杀了楚度以绝后患,根本不可能,楚度的羽道术出神入化,逃跑轻而易举。想要除掉他,吉祥天不但要出动长老级别的高手,还需要一个绝顶高手作为主力牵制楚度。届时,天刑宫首座长老恐怕不得不亲自出马,带领众长老围杀楚度,双方势必两败俱伤,死伤在所难免,空缺出来的位置隐长老当然会有机会。”

饶是隐无邪隐忍深沉,也被我的言外之意吓了一跳:“你难道要……”

“不错,我们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将他们一网打尽。无论是楚度还是天刑宫长老,谁也休想活着回去。”我冷冷一笑,无论是否能登上魔主之位,我迟早都要摆脱吉祥天的控制,让他们和楚度双双败亡是最完美的结果。

过了好半天,隐无邪才涩声道:“你疯了,隐某怎能做这种毫无希望的蠢事?”

他拒绝的言辞别有一番深意,让我不惊反喜。如果他没有一点野心,当会直接指责叛逆,而不是用“蠢事”这两个字。

“若是有希望呢?若是碧潮戈、龙眼雀、悲喜和尚也愿意听从我的安排呢?”我紧紧盯着隐无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别忘了,公子樱、庄梦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只要你事先将吉祥天围杀楚度的详细计划泄漏给清虚天,他们一定会心甘情愿地当一只黄雀,而你我则是最后得利的猎人。”

静寂的石洞内,隐无邪微微喘气的声音清晰可闻:“你可以令三大妖王背弃楚度?”

我正色道:“碧大哥那里决无问题,悲喜和尚我有五成把握,至于龙眼雀,你比我更清楚吧?”

“你手里掌握的东西还真不少。”隐无邪和我对视片刻,坦言道:“猪哥亮的确是我们的人,连首座长老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龙眼雀会站在你这一边。这也是吉祥天对你刮目相看的原因之一。”顿了顿,道:“猪哥亮是天刑宫最年轻的长老,潜伏魔刹天多年。和他打交道,你要多留个心眼。”

我心头一震,终于确定猪哥亮并没有泄漏魔主的秘密,同时听出了隐无邪刻意表露的善意。虽然他表面上是位高权重的罗生天名门掌教,但充其量是个傀儡,隐无邪又怎能甘心?只是他老奸巨猾,不会轻易冒这种叛逆的风险。“隐长老,你终其一生,也不见得再有如此良机了。事成之后,你可以权掌吉祥天,堪称北境风光无限的第一人。”

“那你能得到什么呢?难道是整个魔刹天的拥护?”隐无邪想了想,摇摇头,“除非是沙罗铁树预言中的魔主,否则就算你收服四大妖王,也没有多少用处。难道你想借助脉经海殿一统罗生天?虽然你对各大名门有救命之恩,但即使吉祥天不干涉,以你的资历仍然难以服众。”

他眯起眼,似是想看穿我的心思:“为什么要冒这样大的风险?你得不到太大的好处。”

“你我想要的都是同样的东西。”我笑而不答:“我们都希望站得高一些。”

“嘿嘿,高处不胜寒啊。”隐无邪沉吟了一会,问道,“你已迈入空的道境了吧?”

“如果我全力放手一搏,不会比知微高手差多少。”龙蝶与我合体的威力,让我充满自信。那种充满幽冥死气的力量,连楚度也深深忌惮。

“你好像很有把握。”

我洒然一笑:“有了你的合作,我才有把握。”

隐无邪眼神变幻不定,久久才道:“路要一步一步走。何况,有一句老话叫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我会让你看到的。”我淡淡地道,他显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角色,要想彻底吊起他的野心,我必须做出一些证明。

彼此深深对视,会心一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心中雪亮,只要利益所在,我们既会成为互助的盟友,也会毫不犹豫地出卖对方。

“林飞小友,你初来吉祥天,我带你四处逛逛。”隐无邪亲热地携住我的手,缓步走出石洞,忽而道:“托你的福,我已升任天刑宫的外事长老,手上的实权比普通长老要强一些。”

我眼神一亮,隐无邪的地位越高,他就越想往上爬。如果只是区区执事,首座长老的位置当然对他遥不可及。

仰望云霄,隐无邪笑得意味深长。探手一招,空中响起脆生生的清鸣,气浪颤动,浮出一只水波般晶莹剔透的大鸟,展开银光闪闪的双翼,缓缓飞落到我们跟前。

隐无邪跃上鸟背,道:“这是吉祥天特有的月空雁,只要向虚空催运内息,便可召唤而来,供莲华会的贵宾们驱策。”

我试着运转气息,向空中虚招,一头月空雁浮出虚空,翩然而至,比隐无邪召唤的个头几乎大了一倍,十丈宽的翅膀宛如弥漫的月光,皎洁生辉。

隐无邪语带羡慕:“道境越高,召唤出来的月空雁就越大,菩提院和天刑宫的两位大长老召出的月空雁堪比魔刹天的巨鸟鲲鹏。”

我跨上月空雁,会心一笑。隐无邪这样的人决不会说废话,他无疑是在暗示我,吉祥天法、力两部的首座长老可能都有知微的境界。

月空雁的飞行十分奇异,看似速度不快,下方千姿百态、雄奇秀丽的石林却在飞速倒退,犹如跳跃一般。吉祥天清奇悠古的地貌犹如旋转的万花筒,绚丽纷呈,目不暇接。

“刚才是八百万里环绕的莲花池,一直通向东方的翡羽江,北面是三千万里的药圃,遍植奇花异草,灵芝妙果,由法部隶属下的药系掌管。参加莲华会的贵宾可以前去采摘、服食。”隐无邪指着一片花花绿绿的北方,笑道:“其中许多珍稀药草堪称绝品孤种,天材地宝,连灵宝天、色欲天都找不出来。”

“三千万里的药圃?我也能去采几株么?”我俯视广阔无垠的药圃,在北境,药材是战争最强有力的支援,比金银珠宝贵重多了。

“任何贵宾都可以,哪怕是楚度。”隐无邪语声忍不住透出一丝骄傲。“这就是权掌北境的吉祥天的气魄。”

我摇摇头:“楚度是不会要的,他太讲究风范。”

隐无邪嗤之以鼻:“做大事的人,怎么能死要面子呢?”

我欣然称是:“能忍辱才能负重。楚度这样的性子,根本不配做魔刹天的领袖。”

“不错,上位者必须有一颗百无禁忌的心。”隐无邪连连点头,一路指点江山:“再向北,是方圆九十万里的冰火石窟群,由地下的一条赤阳火龙脉和一条寒魄冰髓脉交汇形成,是吉祥天炼丹造器的场所。石窟群旁是庞大的精矿山脉,蕴藏了数以亿计的珍稀矿石,提炼出来的兵器比昆吾石更坚硬锋利,还能打造各种法器。西面是占地三百万亩的聚宝盆地,每一百年,都会自动生出千万颗昂贵华美的宝石珠钻。”

我暗暗咋舌,以吉祥天如此雄厚的底蕴,一旦出兵与魔刹天打持久战,必然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我们是不能轻举妄动的。”似是猜出了我的想法,隐无邪叹了口气,“吉祥天的宗旨是操控,而非破灭。菩提院的大长老曾言,万物成住坏空,北境的气数同样有自身的平衡。任何一重天灭亡,都有可能造成整个北境的连锁溃灭。像楚度这么搞下去,最坏的结果是大家一起完蛋。”

我吃了一惊:“还有这么玄乎的事?”

隐无邪苦笑道:“说实话,我也不太懂。不过法部的玄系擅长命理占卜,天数推算。他们力主平衡北境,避免生灵涂炭。所以法部一直要求我们力部尽量以暗杀的方式对付楚度,而不是直接出兵魔刹天。唉,暗杀一个知微高手谈何容易。楚度又没有亲人可以要挟,随时可以一逃了之。”

我的心忍不住一跳,以干笑掩饰:“楚度孤家寡人,的确无从下手。”就算他们知道老太婆师父的存在,也很难在红尘天的茫茫大海中找到龙鲸。

月空雁飞过一片巍峨群峰,山势峥嵘伟岸,高耸入云,岩石莹泽如玉,光润细腻,上面刻满密密麻麻的字迹。

“这是吉祥天最著名的书山,绵延一千五百万里,数以亿计的北境典籍、秘法、掌故被镌刻在山峰上,隶属于法部下的书系。”隐无邪介绍道:“有些山上还刻着不少长老的修炼心得,天道感悟。”

我饶有兴趣地催动月空雁,向书山飞落。还未近身,磅礴而又混乱的气息狂涛骇浪般冲来,我几乎立足不稳,要从雁背上摔下来。

仿佛陷入了无数高手的包围,各种各样凌厉、沉浑、灵动、诡异的气劲从书山四面八方扑至,山石上镌刻的字隐隐跳动,透出庞大惊人的压力。霎时,我臻至空的境界,整个人恍若虚无空冥,任由气劲压身。

可怖的气息顷刻消失,四周一片平静,再也感受不到丝毫压力,山石上的字迹也停止了跳动。

隐无邪落到我身边,道:“吉祥天的历代高手在书山上刻书时,暗蕴各自的精气内息,一旦入山,如同面对这些高手残留的气势威压。除非佩戴吉祥天炼制的玉符,否则只有迈入空的境界,才能在书山来去自如。”摸出一个古雅的黄玉符以示。

我微微一哂,隐无邪无非是想测试我是否真的迈入了空。老家伙小心谨慎,的确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未必要动用空。”我沉吟片刻,深吸一口气,撤去了空的境界。

刹那间,山洪般的气息滚滚扑来,冲撞得我气血翻涌,胸闷心燥。我脚步闪动,身影飘逸,以平衡之法迈步,卸去压力,巧借外势,犹如一叶扁舟在怒海中颠簸。

隐无邪惊异地瞪大了眼,我的身形越来越灵动,初始还有些滞涩,后来已是行云流水,举重若轻,完全掌控了各种气息的节奏。

仰天清啸,精、气、神在某一刻忽然攀升至顶点,我这叶扁舟反客为主,主宰沉浮,驾驭起气海的惊涛骇浪。

“衡!”我仿佛立于天地的深渊尽处,悠悠拍出一掌。以神识为基,平衡节奏为主,时间快慢为辅。一掌划出,至柔至微,不露一丝锋芒,仿佛在不同的时光中穿越,缥缈不定。

这一招突悟的“衡”,真正超出了拓拔峰的破坏六字真诀。它不再是刚猛的毁灭攻击,而是平衡御守,取自天地未开,宇宙混沌时的天象。

神识气象术终于有了第九式。

“无痕断言你三年内必将迈入知微,看来所言非虚。”隐无邪长叹一声,“你真是天纵奇才。”

我心中泛起复杂的感受,平衡之法得自楚度,将各门法术融会一炉创出属于自己的法术,也同样受了楚度的影响。然而,上苍却注定了双方敌对的宿命。

或许在天地的棋盘中,我和他都只是被摆布的可怜棋子。可悲的是,明知如此,我们还不得不拼个你死我活。

因为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都没有退路,抑或是我们都不愿意选择退路。这究竟是本心的抗争,还是本心的扭曲?我已经无从辨别。

狂风暴雨般的气息一浪高过一浪,我心念一动,双掌变得莹白如玉,施展胎化长生妖术,毫不客气地吸取四周庞大的气息。自从我法力精进后,胎化长生妖术吸取精气的作用越来越薄弱,俨然达到了瓶颈。但此刻置身书山,等于无数高手硬把精气朝我的体内塞,稍一运转胎化长生妖术,精气便滚滚入体,毫不费力。

我心中大喜,体内气息不断膨胀,浑身精力弥漫,经脉如同充气的皮球急速暴涨。直到像要炸开来,我才停止吸取这份厚礼。一丝奇妙的感觉涌上心头,魂魄仿佛要透体冲出,飞升向茫茫虚空。我清晰觉察到,三十日内,我必将进入世态飞升。

隐无邪骇然望着我:“你似乎和刚才有些不同。”

长笑一声,我这才留心观看书山上的典籍。上面的内容几乎包罗万象,从琴棋书画到医卜星相,洋洋洒洒的各种法术秘笈、北境历史典故、秘闻使人目不暇接,许多法术虽然残缺不全,但其中几句片羽磷光,往往令我霍然感悟。我一时心醉神迷,浑然忘却了时间。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由明转为半边昏暗,再到逐渐尽墨,又光亮满天,犹如月亮变幻阴晴圆缺。当我攀过重重书山,来到一座陡峭高险的山峰前,发觉峰前已有一人独立,对着石壁怔怔出神。

“枭哭?”我轻呼道,想不到这个一直潜藏不出的妖王也到了空的境界。枭哭双目发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我们,兀自望着山峰发愣,一副浑浑噩噩的模样。

“这是上一代天刑宫大长老临终前留下的心得。枭哭沉迷其间,一时无法自拔,所以看不见你,也听不到你在说什么。”隐无邪目视山壁,偌大的石峰上,仅仅刻了一个“一”字。

简简单单的一划,看似歪歪扭扭,细瞧却灵妙多姿,仿佛衍生出无穷无尽的变化。似是法术诀窍,又似玄妙招式。最奇特的是,这个“一”字看久了,让人眼花缭乱,意动神摇,仿佛心智被它牢牢摄制住,挣脱不得。

闷哼一声,我口喷鲜血,强行运息猛冲内腑,才从“一”字中摆脱出来。“厉害!”我骇然移开目光,不敢再看,却又忍不住想再瞧一眼。

隐无邪满脸苦笑:“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瞧得出其中奥妙,寻常弟子看了反倒无事。”眼中精光一闪,“想不到你如此轻易就挣脱了出来。”

我沉声道:“此人道境绝对在我之上,这便是知微么?”暗施胎化长生妖术,试图吸取“一”字内蕴含的精气。然而精气犹如一条滑不溜手的鱼,怎么也吸不到,再强行吸取时,精气好似分解成了无数条游窜的小鱼,从胎化长生妖术的渔网里钻出。

隐无邪点点头:“这位长老惊才绝羡,修炼千年已迈入知微境界,执掌力部。可惜十多万年下来,始终无法再做突破,难逃奔赴黄泉的命运。”摇摇头,叹道:“也许是天刑宫的诸多琐事耽误了他的修为。”

我心中泛起百般滋味,修炼到了一定境界,自然而然会对“道”充满向往。犹如食髓知味,很难抗拒更高境界的诱惑。此时,便必须在虚无缥缈的道与世俗的权利中做出选择。当日楚度在罗生天军情紧急的时刻,毅然丢下大军,只身进入怨渊,无疑是选择了前者。

而我的选择只会是前者,但这未尝不是属于我的道。

隐无邪瞥了一眼枭哭,道:“此妖性行孤僻,向来离群索居,据传枭哭是其母飞升色欲天时,遭精怪强暴产下的孽种。”

见到我吃惊的表情,隐无邪笑道:“这有何奇怪?据我们力部属下的密系探知,大约在一千多年前,罗生天还有女子被阿修罗岛的天精凌辱过,只是查不出究竟是谁。”

“怎么可能?”我失声叫道。

隐无邪冷冷一笑:“你以为迷空岛上被楚度杀死的天精是唯一进入罗生天的吗?实话告诉你,千万年来,共有三个天精前后抵达过迷空岛。其中千年前那个可怖之极,不但未曾陷入沉眠,力量也只消耗了稍许。亏得天刑宫首座长老亲自出马,才将他收拾了。世人只道我们吉祥天控制北境,争权夺利。孰不知我们维护北境平衡出过多少力。光是监控迷空岛,就花去无数人力、物力,前后牺牲了近百多名天刑宫的高手。”

我越听越震惊,看了看泥偶般一动不动的枭哭,不由生出一念:“此妖如今心神沉迷,倒是控制他的良机。”在我修炼的秘笈中,有一门摄心术,最适合在对手心神恍惚的时刻乘虚而入,令其变成惟命是从的傀儡。

隐无邪断然摇头:“莲华会期间,决不允许伤害任何贵宾。”目光扫过四周,悄声道:“你以为这里只有我们?每一座书山禁制重重,都有法部的高手潜伏监测。”

我暗叫可惜,远方倏然传来浑厚的古钟声,悠悠回荡。天空中,荡开层层气浪的涟漪,一朵朵红莲凭空而生,清香扑鼻。

枭哭蓦地惊醒,目光在我和隐无邪身上一闪而过。霎时,我仿佛被妖异的烈焰灼烧,连神识都隐隐生出疼痛的感觉。

好诡异的妖力!

“咫尺天涯桥开通了!”隐无邪仰望盛开的红莲,欣然道:“走吧,莲华会已经正式开始,北境各路高手一展神通的时刻到了!”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8章 莲华花开 下一章:第001章 过桥
热门: 恐妻家 我真的是炮灰[快穿] 挂剑悬情记 狼的恩赐 幻影怪人 死亡万花筒 末世法师 鸽群中的猫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 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