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莲华花开

上一章:第007章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下一章:第009章 暗定盟约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九月十五,魔刹天,鼓浪戈壁。

一轮落日坠在荒凉的地平线上,似浮似沉,晕影昏暗。如同丽人迟暮,脸颊上渐渐褪去红润的光彩。

风沙扑面,我负手而立,遥眺日落残晖。罗生天最后的幸存者围坐在地上,沉默不语。无痕、琅森、隐无邪、慕容玉树、花生皮这几个掌门都安然无恙,牛郎抱着珠穆朗玛的尸体发呆,无颜懒洋洋地仰卧,手肘枕头,一个劲地打哈欠。

“楚度会来吗?”甘柠真从身后走来。

“一定会。因为他绝非输不起的人。”我斩钉截铁地道。今日就是月圆,鼓浪戈壁,正是魔刹天通往吉祥天的天壑。

甘柠真看了看罗生天众掌门:“楚度会不会带兵前来,把他们……”

“不可能。一月期限已到,楚度怎会再耍无赖?这点心胸他还是有的。何况他也不愿为吉祥天提供一个出兵的借口。”

六天前,我们从杨梅山突围,得到猪哥亮接应,从他事先挖好的秘道逃脱。并在近百名神秘高手的帮助下,绕过重重阻截,甩开追兵,一路辗转藏匿,最终成功抵达天壑。

经此一役,罗生天只剩下七十六人,其中包括二十二个脉经海殿的女武神。因为莲华会的受邀者只能带三名随从,多余的人只好由猪哥亮安排,带他们寻找藏身地,以后再想办法逃出魔刹天。

“把姐妹们交给那个阴险的小妖,我真不放心。”海姬小声嘀咕。

“猪哥亮是不会对她们不利的,吉祥天会竭力保护罗生天最后的一点血脉。”我安慰她道,忽然心生警兆,直视前方三丈处。

地上的沙砾缓缓震动,向上竖起,像开出了一扇门,两个身影从门内先后跃出。当前一人身材瘦长,长袍破烂邋遢,脸上带着一副愁眉苦脸的面具。后面是个葛衣老头,背着药筐,脚旁的小白兔冲我直吐舌头,又对海姬、甘柠真挤眉弄眼。

“孙思妙!阿凡提!”我惊讶地道,旋即明白,他们一定也收到了吉祥天的请柬。阿凡提贵为妖王,孙思妙则是医术上的一代宗师,当然够资格参加莲华会。

孙思妙对我们善意地点点头,阿凡提定睛看了我一会,长叹道:“想不到昔日的无名小子,如今变成了北境的风云人物。”

我笑了笑:“和楚度作对,想不出名也难。你的师妹还好吗?”

“师妹在半月前去了。”阿凡提静默片刻,涩声道:“当年救出她时,师妹就快不行了。要不是老孙凭借神妙的医术硬拖了几年,她早就不在了。”

我不露声色:“都是夜流冰害的。”

听到夜流冰的名字,阿凡提眼角微微一跳:“听说你在罗生天重创夜流冰,前几天还以一人之力,从千军万马中救出罗生天众掌门。难道就不怕得罪楚度吗?”

我淡淡地道:“你来赴莲华会,难道就不怕夜流冰找你算账吗?”

阿凡提和我对视许久,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和过去不同了。”

我略一沉吟,道:“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如果我们再见面……”

“你是我的朋友。”阿凡提打断了我的话,缓缓地道,“说出你的需要吧。”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简单。我道:“我可以为你杀了夜流冰。”

阿凡提没有急着附和,反问道:“你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我还能给你什么?”

我踌躇半晌,上前一步,凑近他,耳语道:“对于一个能令沙罗铁树开花的人来说,你能给什么?”

“什么?”饶是阿凡提城府极深,也禁不住发出惊呼,“你……你开什么玩笑?”

“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不然,我为什么要和楚度作对?我又能得到什么?”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有两个?”

“其中一个自然是假的。我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楚度可以令沙罗铁树开花?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谁会撒这种一戳就穿的谎?还要甘冒和北境第一高手势不两立的危险?”

阿凡提急促喘息了几声,目光变幻不定,许久才道:“只有疯子和傻子才会这么干。你显然不是。”

“我已暗中得到了龙眼雀的承认。”这句话再次震惊了阿凡提,好一会,他才平静下来。

“我们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不击倒楚度这顶保护伞,就不能放手对付夜流冰。想想你师妹承受的凌辱和痛苦,想想你报仇的希望会有多大,想想你还要忍受多少年漫长的煎熬。”

阿凡提绷紧的指节发白,我笑了笑:“去投靠楚度吧。我需要一个信得过的朋友,成为楚度的首席谋臣。以魔刹天如今的形势,楚度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更不会在乎你和夜流冰之间的恩怨。”

“所以,我需要你的智慧帮我夺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这是一个朋友的请求。”我温和地道,“也是未来的魔主对你的要求。”

“考虑一下吧,聪明人是不会逆天而行的。”我微笑着慢慢退后,目光投向远处。

落日缓缓消失在地平线,鼓浪戈壁隐没在灰暗中。楚度和四大妖王齐齐而至,四周的气氛立刻变得紧张压抑。罗生天众人聚集成圈,脸上充满戒备。

“大哥。”我亲热地和碧潮戈打招呼,夜流冰阴冷的目光在我和阿凡提之间游移不定。

楚度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你越来越让楚某刮目相看了。”语气如同波澜不惊的海面下汹涌的激流。我清楚,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我从容道:“阁下过奖了。我只是运气好些而已。运气这东西是上苍的恩赐,谁也勉强不来。”

楚度忽然微微一笑:“说起来,我要感谢你,令楚某此次功败垂成。”

我笑了笑,等待他的后话。

“楚某终于明白,人生是需要有一次失败的。”楚度从我身边洒然走过,气韵空灵,神意悠然,比过去更深不可测。这一次打击,竟然戏剧般地提升了他的道境。

回头望着他的背影,我突然道:“比如……像我师父那样?”

楚度身形顿时一滞,我在心中无声冷笑。

“咚……咚……咚……”远方蓦地传来奇特的鼓声。

“咚……咚……咚……”鼓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仿佛在催促月亮快一点升起。

随着鼓点的节奏,在遥远的鼓浪戈壁边缘,冒出了一朵一朵深蓝色的浪花,纯净剔透,流光闪烁,很快哗哗连成一片。当朗朗圆月升起在中天时,那里已变成了光华璀璨的大海。

“星海出现了!”甘柠真曼声道,众人纷纷向海边掠去。

“猛火烧干柴,竹针穿麻线。来时买珠玉,归去踏云烟。”海上飘来古拙离奇的歌谣,一艘独木舟缓缓驶来。舟无底,摇橹的艄公竹笠蓑衣,轻飘飘立在舟中,麻鞋浑不沾水。

艄公向我们挥手:“莲华会的各位贵宾,请上船。”

从外看,窄小的独木舟长不过二丈,宽不足二尺。但几十个人全上了船,还不觉得拥挤,似乎更多的人也能容下。脚底仿佛隔着一层透明的气幕,稳稳托住了我们。

即将启程之际,一道身影急掠而来,飞鹰般落在舟上。他浑身裹在惨绿色的袍服内,三角形的瘦脸上双目深陷,幽幽闪着碧绿色的光芒。虽然静立不动,身体却不停地起伏抖动,像一团绿荧荧的火焰。

“枭哭?”阿凡提、龙眼雀等妖王不约而同地叫道。

水波湛蓝,映射出斑驳星光。独木舟向星海深处驶去,海面忽然像山坡般倾斜下滑,独木舟顺势疾冲,犹如风驰电掣般在一个圆球上滑行,使人生出坠落的奇妙感觉。

“艄公唱的什么?”听着艄公哼的歌谣,我好奇地问。

“家常事。”艄公随口应答。

无颜笑眯眯地道:“道乃家常事。”这小子系出罗生名门,打机锋比吃豆腐还容易。

“公子高见。但何为家常事?何为天下事?你既已心存分执,又如何谈道?”艄公含笑反问。

无颜沉吟不语,显然被艄公问倒了。

琅森哼道:“那么依阁下所言,何为家常事?”他们虽然家毁门灭,从此只能四处流亡,寄人篱下,却不愿轻易向吉祥天屈服,更不能在论道上输给对方一个小小的艄公。

艄公笑道:“凭一颗家常心。”

琅森哑口无言,慕容玉树眼珠转了转,和颜悦色道:“敢问艄公,何为家常呢?”这个问题十分刁钻,家常空泛无边,既难以细述,也没有明确的界定。

艄公拍拍蓑衣:“小老儿这件蓑衣三斤二两。”

我暗自叫绝,对待空泛的苛问,这种间接回答远比直答巧妙有力,令人无从接口反驳。慕容玉树讪讪一笑,退了开去。

“原来你心中背负着三斤二两。”一言既出,举座皆惊。

几十双目光唰地聚集在我和楚度身上。

对视一眼,我和楚度同时露出复杂的表情。这一句回击艄公的机锋,竟然是我们两个同时说出口的。

艄公呆了呆,苦笑一声:“不愧是叱咤北境的魔主,不愧是北境最出色的后起之秀。小老儿甘拜下风。”

罗生天众人木然无语,想不到论道辩战,是我和楚度替他们扳回了颜面。

独木舟恰好在这时靠岸。

一轮清皎的明月高悬在蓝冰般明澈的夜空,彩云缭绕,锦霞氤氲,长长的银白色光梯从月亮内垂落,一直延伸到我们跟前。

我目瞪口呆,吉祥天在月亮里?我一定还没睡醒。推了我一把,海姬咯咯笑道:“傻了吧?多年前我跟着姐姐来过一次,比你还吃惊呢。”

拾梯而上,我恍惚是在光芒交织的梦中游荡。下方的星海退潮般缓缓消失,变成了浩瀚深邃的虚空。

迈步踏入月中,我进入了吉祥天。

清幽的异香扑鼻,视野内是一座座无穷无尽,流光溢彩的莲花池。池水乳白生烟,莲花是闪闪的金色,大如伞盖,绽放出无数道霞光瑞气。圆润的荷叶犹如翡翠雕琢,滚动着珍珠般的水珠。

莲花池边,零星坐着几个麻鞋麻袍的老者,正在凝神弈棋,也不搭理我们。

“各位贵宾请随意。”领路的艄公洒然离开。

我一愣:“这就是北境最顶级的莲华会?怎么连个迎接的使者、侍女都没有?至少也要剪个彩、放点烟花,顺便吃喝,赠送一下礼品嘛。”

无颜幸灾乐祸地道:“土包子了吧?随意,懂吗?这里没有繁文缛节,没有客套排场,讲究的是道心通明。”

我笑骂道:“你小子还道心通明?怕是内裤通透吧。”不知为什么,和无颜斗嘴我觉得很快活,就像面对一个童年的玩伴,可以丢开所有沉重的心事。

边上的屈玲珑立刻打抱不平:“林小子,熟归熟,可别把你自己的脏水泼在我们无颜身上。”

“没关系,我是出了名的淤泥不染。”无颜笑嘻嘻地道。

“两位一勾一搭,在下佩服。”我翻翻白眼,多日不见,无颜倒是和屈玲珑打得火热,看来生死战场就是能培养痴男怨女啊。

“应该是一唱一和吧?”海姬小声道。

我坏笑道:“勾搭成奸嘛。”

一路绕过荷花池,前方奇石耸立,怪峰成群,千姿百态,形成一片巍峨壮观的石林。石林中三三两两站着人,有的席地而坐,有的干脆躺下,公子樱、庄梦等清虚天掌门赫然在内。

在一座形似莲花盛开的秀丽石峰顶上,一个相貌清奇的黄衣老人盘膝而坐,娓娓说法。众人都在仔细聆听,偶尔有人发问。说到精彩处,竟然有不少岩石抖动,纷纷点头。

“这是菩提院的丁长老,论道机锋可排在吉祥天前十位。菩提院和天刑宫并列为吉祥天法、力两部,他们动嘴皮子论道,我们费力气干活。”隐无邪从身后接近,悄声对我道。

我有些奇怪,从这些天隐无邪对我的态度来看,他似乎并不知道我就是魔主的秘密。难道猪哥亮没有告诉吉祥天?

“长老,请问如何才能分辨是非呢?”一个吉祥天仆役打扮的男子开口问道。

“不迷不昧。”丁长老答道。

“何来是非?”楚度清越悠扬的声音,引得听法的众人纷纷向他望去。

“原来是魔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丁长老微微一笑:“是非因人而来。”

“既然因人而来,莲华会岂不是招惹是非?”楚度淡淡地道。

我暗道好戏开锣,魔刹天这次失利的场子,楚度是铁定要在莲华会上找回来了。果然,双方唇枪舌剑,展开了激烈的辩驳论战。

“柠真,你也来了。”公子樱翩翩迎来,微笑着向我们依次打招呼。趁众人交谈时,隐无邪对我暗中使了个眼色,起身离开。

我稍等片刻,瞄见无人注意,悄悄尾随而去。

“这次你做得非常好,不枉我们在海妃身上折损了六名天刑宫的高手。”拉我进了一个隐秘的石洞,隐无邪满意地道。“特别是你救出了罗生天的人,大长老非常赞赏。”

我淡淡地道:“可我成了楚度的眼中钉。”

隐无邪干笑几声:“楚度可没功夫对付你。趁他此次失利,士气低迷,我们和清虚天都会有大动作。你要尽快迎娶海姬,重新打起脉经海殿的招牌,我们会给你人手的。”

我心中暗暗冷笑,这岂不是变相控制我?不过听隐无邪的口气,他确实还不知道魔主一事,否则决不会说出“楚度可没功夫对付你。”这样的话。

猪哥亮为什么不告诉吉祥天呢?我默默沉思,仿佛陷入了迷雾中。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7章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下一章:第009章 暗定盟约
热门: 七宗罪10:雨夜屠夫 地狱 为你师表 女郎她死了 至高悬赏 同学两亿岁 青春的叛逆 被告 异乡人·谜一样的武士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