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坐山观虎斗

上一章:第005章 运筹帷幄 下一章:第007章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yechenxiaochuran.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十多天后,我们成功混入了一支南下的妖军队伍,向云冈一带进发。

猪哥亮自愿相随,他还是个易容妙手。经过一番乔装打扮,我们几人都改变了模样,头发被树汁染绿,脸上涂满油彩,全身戴盔穿甲。海姬套上了一对毛茸茸的猫耳朵,甘柠真盘起发髻,斜插了一根尖锐的犄角,完全瞧不出原来的样子。就连猪哥亮自己,也画黑脸,裹起头巾,包住了一对肥大的招风耳。绞杀则变成蚂蚁大小,爬进了我的耳朵里。

天空灰沉沉的一片,乌云密布,闷雷声隐隐滚动。

“妈的,这个鬼天气,又要下雨了。”走在前面的虎妖仰起脖子,看了看天色,骂骂咧咧地戴上头盔。

道路泥泞湿滑,被踩得深一块、浅一块,像被胡乱涂抹的大花脸,到处是乱七八糟、布满脚印的黄泥坑。连日暴雨,昨晚又下了整整一夜,刚消停不到半天,雷雨又要来了。

前方十里有一座杨梅山,翻过山头,可以看到魔刹天的第三大江黄沙江,江水南岸就是云冈的范围。

边上的豺妖摸了摸湿漉漉的尾巴,咕哝道:“俺们东北现在可是太阳当头的好天气哩。”胳膊捅了捅我,“小子,你是哪个旮旯的?”

“西北狂犬山。”我龇牙咧嘴地回答。这支妖兵来自东北山林,是魔刹天刚组建的虎狼军,多为新兵。一路上,陆续有不少零散的妖军加入其中,妖多杂乱,常有内讧私斗发生,很适合我们混入。

“原来大哥是狂犬山的好汉。”豺妖面色发白,赶紧和我拉开距离。西北狂犬山的狗妖凶名在外,凡是被狗妖咬过的,都会发疯而死,很少有妖怪愿意招惹他们。猪哥亮事先为我们编排了这个身份,就是要令妖怪心生忌惮,不敢轻易接近我们,自然就不会暴露什么破绽。

空中猛然响起一记炸雷,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打落下来,迅速连成一条条雪白的鞭子,在四周溅起亮晃晃的水花。雨水汇流成河,积满坑坑洼洼,路不好走,浸水的冰冷盔甲贴着皮肤更不舒服,散发出酸臭味,妖怪们骂声一片。

“杨梅山是围剿罗生天人类的最外沿战线。不出意外,我们将在那里遭受严格审查。”猪哥亮靠近我,目光谨慎地扫过周围。

“希望你的计划可行。”我低声道,眼角余光瞥过,甘柠真混夹在臭烘烘的妖兵里,满脸雨水,几缕污浊的头发蓬乱搭在额前,衣摆、鞋面沾满厚厚的泥泞。

“你丫的走快点,磨蹭个屁啊!”一个妖将骑着四不象兽飞奔而过,顺势扬起皮鞭,抽了甘柠真一下。后者默默无语,加快了步伐。

我的一颗心仿佛被骤然揪紧,双眼被雨点打得酸痛。为什么,小真真要吃这样的苦?罗生天的死活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在碧落赋,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是清傲出尘的仙子。跟着我,风里来雨里去,处处担惊受怕,还不得不乔装成一个卑微的妖怪,任由打骂。

刹那间,我热血上涌,恨不得拉住她掉头而去。老子不玩了,不争了,什么都不要了!老子他妈的认命了!

一只手死死拽住了我,猪哥亮平静迎上我怒火燃烧的眼睛:“您会习惯的。”

“松手!”

“要握紧,就要先松开。要得到,就要先准备失去。做大事的人,必须学会接受许多不喜欢的东西。”他缓缓地道。“率性而为,那是楚度,不是魔主。”

我低吼一声,扑通半跪在地上,狠狠一拳砸向泥坑。冰凉的雨水顺着头盔滚落,迷花了眼睛。

我恍惚听到月魂轻幽的叹息声。妖兵们从两侧纷纷走过,皮靴溅起的泥泞打在我脸上,麻木得没有一点感觉。

暴雨如注,挣扎是一种痛苦,不挣扎一样是痛苦。

“我会习惯的。”暴雨如注,我对自己说,仿佛告别岁月远去的影子。

“我会习惯的。”我抹了一把脸,慢慢爬起来,大步向前。暴雨如注,苦涩的雨水流进嘴里,习惯了便不会再觉得苦涩。

猪哥亮站在前方,凝视着我,脸上流露出复杂的表情。白茫茫的雨幕中,远处的杨梅山依稀浮出青翠的轮廓。

“您一定会成功的。”我听到他用从未有过的肃敬语气说道。

“我会的。”我冷冷答道。

队伍行进的速度逐渐放慢。从四面八方,不断涌来一队队妖军,汇聚成庞大的洪流,向杨梅山推进。

“还有十六天,就是月圆了。”我道,附近各条要道都驻扎了妖军,把这一带铁桶般围住。

“楚度定会在这几天发起总攻。”猪哥亮胸有成竹地道。

“心细、多智、有耐心,够狠够果断。”是我这些天对猪哥亮暗中观察所得。混入妖军的第一天,曾有妖将对我们生出了疑心,反复盘问。猪哥亮巧言蒙混过关,随后足足等了七天,在雨夜猝下杀手,悄悄结果了妖将的性命。

“既然起了疑心,那就不能再留,否则总会生出祸事。”猪哥亮当时的话清晰印在我的脑子里。

杨梅山脚下,妖军纷纷驻足待命。大批装备精良,妖力强悍的妖将从杨梅山奔出,分成几十个小队,分别迎向各路妖军。这些妖将神情冷漠,浑身透出无形的肃杀之气,显然久经沙场。

我深深地看了猪哥亮一眼,一旦登上魔主之位,此妖我也不能留。“等到各路援军集齐再动手,楚度的耐心也不错嘛。”我淡淡地道。

“这是关系他声威的一战,不容有失。”猪哥亮眼中闪过一丝讥诮的笑意。

随着杨梅山的妖将一路冲来,各方援军的队首出现了短暂的骚乱,涌成一团,我们这支虎狼军也不例外。雨声、叫骂声、兽吼声夹杂成一片喧闹。

“你,一边待着!你站过去!”几个妖将骑兽来回驰骋,像挑选猪崽一般,大声吆喝着挥动皮鞭,把前面的妖军分成两个经纬分明的大、小阵营。小阵营里的妖怪多是身躯魁梧,凶神恶煞的模样。

“他们在选兵。”猪哥亮道,“战力低弱的妖怪恐怕进不了主战场,只能留守此处,负责外围防线。”

“我们一定要被挑中。”我站直身子,抬起头,凶狠地盯着纵马前来的花脸妖将,目光毫不退让。

“小子,有种!滚去那边!”花脸妖将刀鞘一指远处的小阵营,我刚起步,后背就被刀背狠狠砸了一记。我故意一个趔趄,引来花脸妖将的狂笑。

“您比我想象的还能忍。”猪哥亮从后面快步赶上,口气里透出钦佩。他和、甘柠真、海姬都被相继挑中,以我们的身手,只要稍微散发出几分气势,足可入选。

“因为我早已习惯了。”我轻描淡写地道。

挑选出来的精兵被整编成纵队,在数名妖将的带领下,继续向前进发。余下的妖怪在杨梅山外围安营扎寨,封锁住各条通道。山上,泥浆如流,涧溪暴涨,满山的杨梅树在狂风大雨中摇颤。不少山地看似坚实,但一脚踩上去,立刻化作稀软的泥石倾泻滑下,砸得下面的队伍满头满脸。数千个妖怪在山顶驻守,帐篷被吹得晃来晃去。

一路上,妖将们催促行军,动不动便挥鞭叱喝。甘柠真倒还神色从容,逆来顺受,海姬眼神里充满了屈懑、怨怒,死死咬着嘴唇,一丝鲜血从唇角渗出,被雨水迅速冲淡。

我叹了口气,走到海姬边上,悄悄握住她的手:“这些天你可吃苦了。”以她的大小姐脾气,和妖怪们虚与委蛇实在难为了她。

“都怪你。”她一脸委屈,赌气般拍开了挡在前面的树枝,几颗紫红的杨梅砸落到我头上。

“嗯,都是我不好。”我涩声道。“我应该一个人来的。”

海姬内疚地看着我:“人家只是随便说说。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才会冒险来救女武神的。是我不懂事,不该冲你乱发脾气。”

我像是被猛抽了一个耳光,脸孔火辣辣的。怔怔地看了她一会,我掉过头去,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这是一个会嫁给我,成为生命中最亲密伴侣的女人,我却要一次次欺骗她。

这是第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我却无法用全部回报的女人。

翻过杨梅山,波涛滚滚的黄沙江横戈在前方,绕过北面的沉香谷,呼啸南下,奔腾穿过两侧低矮的坡地。江水混浊,水流湍急,和灰白的雨幕连成滂沱一片,对岸的烟丘笼罩在朦胧烟水里。

“多日暴雨,水位急速上涨,两岸不少地方都被淹没了。”猪哥亮指了指江水里冒出的树冠。迅猛的浪涛卷过,几棵飘荡的柳树残骸被彻底吞没。

我们开始分批游淌过江,天空中妖群飞舞,江底无数水妖来回巡曳,亮晃晃的水下钩网沿岸密布。猪哥亮手臂划动,游到水流最汹涌的江心时,道:“我们要分头行事了。”

“我记得,在楚度发起总攻后的第三天下手。”我仔细察看对岸地势,绵延隆起的烟丘像一道长长的堤坝,暂时阻挡住了江水的泛滥。我要做的,就是在妖军与罗生天交战最惨烈的时刻,用螭枪把烟丘地势最低处击穿,好让江洪从那里宣泄而出,冲向烟丘腹地,使战场变成一片混乱的汪洋。

“我去沉香谷了。”猪哥亮身躯顺势一沉,在漩涡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手法术很特别啊。”我盯着猪哥亮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

海姬游过来:“他真是龙眼雀的家臣吗?你怎么这么信任他?”

我笑了笑:“他一定是龙眼雀的家臣,但我并不信任他。”

海姬睁圆美目,疑惑不解地看着我:“万一他把我们出卖给楚度,在这里来个瓮中捉鳖,我们逃都没地方逃。”

“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喜欢楚度的。跟着我,他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而出卖我就意味着出卖龙眼雀,龙眼雀既然敢对他委以重托,自然有令他不敢背叛的要挟手段。叱咤魔刹天的妖王,哪一个会是省油的灯?”

“奇怪,为什么龙眼雀宁可背叛楚度也要帮你?我怎么也想不通呀。”海姬俏脸一板,“老实交代,你和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说完噗哧一笑。

“勾当?我和娘子倒是有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我戏谑地探出手,重重捏了一把她突翘的丰臀。

“小无赖。”她撒娇地打掉我的手,香躯却缓缓靠了过来。

进入烟丘后,妖军的防卫分布愈见森严。时不时有大队妖怪一路吆喝,纵横驰骋而过。或是扎营的军队突然开拔,朝某个方向急行军,调兵遣将十分频繁,充满了大战前的紧张气氛。

我们这一队在江边原地待命多时后,收到传唤,继续深入烟丘。这一带都是低矮的丘陵,一连行进了几十里,妖军才在地势较高的一座丘坡上停下,安营驻扎。东、西两个小山头上,还各有一队妖军驻守,与我们恰好形成“品”字形,牢牢掐住了对面一片宽阔平原的出口。

平原周围多山环抱,更像是一个盆地,另一端的出口通往云冈。一眼望去,附近烟雾迷蒙,仿佛灰白色的云浪贴着原野滔滔滚过。山岭上将旗招展,妖兵人头撺动,刀枪成林。不断有全副武装的骑兵冲入平原,兽吼声穿透风雨,响彻云霄。

天空中,传讯的妖怪四处飞掠,将最前线的命令、消息传达给每一队的将领。

“这里至少布下了五十万大军。”我站在军帐前,倒抽一口凉气。云冈那边应该还有五十万左右的妖军,加上外围、机动的军队,妖数超过了一百五十万。用来对付区区万名罗生天高手,楚度颇有点小题大做的味道。

甘柠真道:“这一战对楚度太重要了。如果不能全歼罗生天,不但颜面全失,还会让罗生天死灰复燃,彻底影响魔刹天的士气。”

“更重要的是,在这场战争的棋盘上,罗生天的人只不过是棋子,真正对弈的双方是楚度和吉祥天。这是他们交锋的第一仗,楚度决不会容许自己失败。”

“如果猪哥亮的计划可行,楚度似乎注定要失败了。”

“他一定要败。在破坏岛,楚度首次受挫于公子樱;在怨渊,又在我身上吃了瘪;回到魔刹天的老家,如果楚度再一次输给了吉祥天,他就真的到头了。接二连三的失利,对楚度这样的绝世高手来说绝对是会影响道境的,不但终生止步于知微的境界,甚至还有倒退的可能。”

甘柠真唏嘘道:“楚度太强了,强得连吉祥天都要除掉他。”

我惋惜地摇摇头。可惜毒影除了我之外,不分敌我。否则放出去,包管楚度百万妖军一蹶不振。但要是我不能救出罗生天那些人,楚度的妖军就算全死光,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得益的只会是吉祥天和清虚天。损人不利己的事,非智者所为。

海姬插口道:“最好楚度这个魔头死在吉祥天手里,从此北境太平。”

“不!”我冷漠地道,“我希望楚度一直活着,但不断地失败。”

“为什么?”海姬满脸疑惑。

我笑了笑。一旦失去楚度这个威胁,我就对吉祥天没有了利用价值,会被立刻抛弃,庄梦也会腾出手来对付我。在我没有登上魔主之位,号令魔刹之前,楚度决不能死。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在云冈东面被发现!”天空中蓦地响起传讯妖怪的尖叫。大队平野巡曳的骑兵立刻出发,旋风般向云冈呼啸奔去。

“要开始了。”我激动地跳上树,向云冈方向了望。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在云冈东山与第三军激战!”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败走,向北面溃逃!”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再次冲向云冈东山!”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突破东山,逃往云冈贺兰谷!”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冲破贺兰谷,扑向云冈三峡!”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在三峡遭到第四军伏击,全线败退贺兰谷!”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撤回东山!”

战讯一次比一次紧张,一次比一次频繁,宛如一个接一个的霹雳。听得我心潮起伏,情不自禁地捏碎了身前的树枝。

“罗生天想从云冈东线突围。”我沉思道,这从双方主要围绕贺兰谷一带,展开反复激烈的争夺战便可看出。

海姬奇怪地道:“怎么听上去楚度一直在被动防御?他有百万大军,如果一鼓作气掉向主战场,岂不是立即确立优势?”

我笑道:“因为楚度胃口太大。”

甘柠真轻轻叹息:“楚度要全歼对方,而不是击溃。如果现在就发动总攻,混战下,会有不少罗生天的高手仗着绝妙的法术趁乱逃走。”

我接口道:“所以他并不急于主攻,而是任由罗生天的人四处突破奔逃,利用稳固的防线一点点消耗对方的实力、士气,围而不歼,守而不攻。如此一来,罗生天的名门掌教也不好丢下门人,自己逃跑,等于被死死拖累住。”

甘柠真道:“等到他们法力消耗殆尽,人员伤亡不断增加,士气跌落到最低点的时候,楚度才会发起雷霆一击。”

“到那时,恐怕连罗生天第一高手珠穆朗玛也逃不掉。楚度会亲自出手,加上四大妖王,完成一个堪称完美的全歼战。从而赢得对北境最强势力吉祥天的漂亮一仗!”我想了想,道,“吉祥天想利用莲华会打击楚度,楚度同样希望通过这一战,教训吉祥天。一旦成功,楚度的声威将达到前所未有的顶点。”

“楚度按兵不动,恐怕也是暗防吉祥天突然插手。”甘柠真沉吟道。

“所以最可怜的,是罗生天这些棋子了。”我赞赏地看了一眼甘柠真,小真真心思缜密,聪慧灵敏,如果肯死心塌地帮我,定能成为有力臂膀。只是——我不能把她拖入这局生死攸关、残酷无比的争霸棋盘上。

我不能,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我只希望她能离得远远的,离开这盘凶险丑陋的棋局,离开日益改变的我。

忽然间,我想起老太婆师父。当年楚度对她下咒,逼得她不得不远逃,在暗无天日的龙鲸体内苟且偷生。其中,难道别有隐情?

我的心“突突”乱跳,以楚度的妖力,如果猝然暗算师父,她很难逃得掉。难道说……

“罗生天的攻势停止了。”海姬涩声道。这时,夜色渐浓,雨却未停,黑暗中溅射着无数白花花的水箭。

“罗生天目前还在东山一带。”我脑海中浮现出魔刹天的地图,思索道,“今天他们试图从云冈突破,明日应该还会继续。楚度围而不杀的话,那么他们还能支撑一周左右。如果够聪明,罗生天就不该急于突围,而是尽量保存有生力量,拖到十五月圆。”

“也不知脉经海殿的姐妹们牺牲了多少。”海姬哽咽道。

“总要死人的,会习惯的。”我淡淡地道。

第二天破晓时分,战况传来。罗生天再次冲击贺兰谷,激战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终于被他们打破缺口。当我们以为双方将在云冈三峡大战时,罗生天突然折返东山,向云冈西北面急行。

接下来的几天,罗生天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与妖军来回周旋,避实就虚,甚至躲藏起来,按兵不动。而妖军在云冈的第一道防线开始向前逐寸推进,以蚕食的战略,不断压缩罗生天活动的地域。

烟丘的妖军则全部按兵不动,固守防线。大量的骑兵从后方奔入平原,开始地毯式的搜索,寻觅罗生天零星的逃生者。

大雨时断时续,湿漉漉的原野闪烁着水光,仿佛变成了一片沼泽。前线消息不断传来:“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在云冈南岭遭遇第六军!”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败走,逃往石林!”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被围困石林,激战一夜,向南溃逃!”

我和甘柠真对视一眼,道:“今天是第七天,楚度已经慢慢加重拳头,收缩包围圈了。”

“急讯!急讯!罗生天余孽在云冈大窟遭到第二军伏击!”

我面色一变,云冈大窟是云冈最南线,再向南便是辽阔的平原。一入平原,罗生天众人就将遭到烟丘、云冈的双重包夹,插翅难飞。

“他们被一点点逼向了平原。”甘柠真蹙眉道。

“离月圆还有多少天?”

“还有九天。”

“奇怪。”我心中一凛,喝道,“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什么?”

海姬疑惑地道:“你不是和猪哥亮那个小妖商量好了嘛。你负责引水冲入烟丘,冲散妖军防线,在这一带制造出一个缺口。一旦黄沙江水漫过平原,附近山体滑坡,这里必然成为汪洋大泽。等到猪哥亮的信号后,我们就杀入主战场,寻找脉经海殿的姐妹,带她们从这个缺口逃出去。”

“不错,你也说了,我们要去寻找脉经海殿的姐妹!也就是说,我们根本不清楚罗生天的人会在哪里与楚度展开决战。水淹计划,只是为了在烟丘造出一个逃跑的缺口,令妖军混乱。我们无法判断出最后的主战场,它可能在三峡,可能在云冈大窟,也可能在平原!”

甘柠真若有所思,海姬愣愣地问道:“那又怎么样?”

“罗生天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计划?”我冷笑一声,在地上草草涂画起来,“这几天,他们从云冈西北角冲入腹地,再拼命突破到云冈大窟,后一步必然进入平原。罗生天的逃亡路线是一路冲我们来的!”

我森然道:“他们早知道烟丘才是逃出生天的地方!他们选择烟丘作为最后的主战场!”

推荐热门小说知北游,本站提供知北游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知北游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echenxiaochuran.com
上一章:第005章 运筹帷幄 下一章:第007章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热门: 焚香论剑篇 沙娜拉之剑Ⅲ:希望之歌 OFFICE怪谈 朔月 犬神家族 血手印案件 庆余年 流水的国王(《术士的指环》第二卷) 帝疆争雄记 七宗罪6:八棺尸场